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洛杉磯千車齊發遊行示威「停止仇恨亞裔」
馬雲神預言:中國企業家沒一個善終
黎安友(上):美国“单独”面对中国崛起不可行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1-04-22 22:13:52
黎安友(上):美国“单独”面对中国崛起不可行|观点
COMMENT:与一个暴政合作会有双赢吗?我发现基辛格基金会所创办的智库以及所有想对中国友好的专家教授,对美国的[中国政策]有几个基本点:1,合作。2,引导。3,影响。4,说服。他们完全没有考虑到,与一个价值观完全不一样的,毫无人性的独裁暴政,谈合作双赢,就是与虎谋皮。对方只想它山之石为我所用,借船过河,借桥越壑。当实力相当,目的达到,对方就是要拿掉你。(中国的独裁者不是要平视世界、指引、引导世界、重新建构世界新秩序吗?)当悲剧发生,以上几个基本点就是悲剧发生的根源与引子。二战前的情景,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的警觉吗?在合作双赢方面,黎安友教授居然列举了“北韩问题”。我要说的是,北韩有今天的核武,也是在“几个基本点”的时期,由中国主导的“老鼠捉猫”的非常规游戏而达成的。先是双边谈判到最后六边,或许还有十边谈判,使北韩从无资金、无技术、无资料、无材料到今天拥有了核武。对东北亚及整个亚洲的和平与安全构成巨大的威胁,难道还不能引起美国的专家教授们警觉吗?简单说,就是美国的绥靖政策所造成的。中国一旦进攻台湾,不管美国介入已否,之后进攻美国就是顺理成章的事。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悲剧重演。
https://www.rfa.org/mandarin/duomeiti/guandian/gd-04212021211909.html/@@images/221d3b7b-5453-4045-b612-daf7b4eb6db2.jpeg


大家好,这里是《观点》,我是唐琪薇。今天来我们《观点》节目做客的嘉宾,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主任黎安友教授。黎安友教授师从费正清先生,是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出版过很多和中国问题有关的研究著作。黎安友教授会如何形容美中关系的现状?他对美國现阶段的对华政策又有一个怎么样的观察?一起来听听黎安友教授的观点。


https://cdnapisec.kaltura.com/html5/html5lib/v2.84.4/mwEmbedFrame.php/p/1251832/uiconf_id/33031161/entry_id/1_bllp795i?wid=_1251832&iframeembed=true&playerId=kaltura_player&entry_id=1_bllp795i&flashvars%5BstreamerType%5D=auto#


记者:从1970年美中建交到现在,两国关系是经历了很多起起落落,作为常年致力于美中关系研究的政治学者,您会如何形容今天美中关系的现状呢?


黎安友:今天的现状是中国从90年代初开始有非常戏剧性的崛起,所以现在中国比过去强(很多)。在80年代90年代,中国不能挑战美国,但是现在中国完全可以挑战美国。应该说是这样,美国从苏联解体之后,它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它可以享受各种各样的特权。但是现在因为中国的崛起,美国的既得利益受一定的危害,我不是说美国对中国错,或者谁对谁错,我只是说自然而然,如果有两个大的国家,它们当然会有一定的利益冲突。


记者:所以对于两国近年来的冲突,您是比较认同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吗?也就是中国人会说”一山容不得二虎“。因为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冲突是美中双方意识形态上的分歧愈来愈大造成的。


黎安友:我同意艾利森这方面的观点,就是说如果有两个庞大国家的话,它们当然会有一定的利益冲突。我也同意艾利森书里面说,这个不一定会导致武力冲突。武力冲突是一个危险(的可能),但是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这个我也同意。两国的竞争至少包括三个方面的竞争,一个是意识形态的竞争,一个是经济势力的竞争,一个是军事势力的竞争。所以都有,不能说只是一个方面的竞争,而是三方面的竞争。但意识形态的竞争跟艾利森的这个学说不是一个冲突的学说, 我认为两个学说都对。


记者:谈到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战略目标来应对美中之间这种复杂的竞争。我们看到大西洋理事会最近发布了一份叫做《更长电报》的战略报告,据说是有丰富中国经验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高官匿名写的,您是如何看待这份战略报告当中,强调要以围堵政策为主,全面性压制中国这样一个观点的呢?


黎安友:这个《更长电报》的关键内容,我所理解的关键内容,是说美国要说服中国永远接受一个老二的地位,《更长电报》里面说我们要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不是打仗,但是我们要表现我们的力量,我们要说服中国的一些精英等等。让他们认为中国可以永远接受老二的地位,永远接受美国是老大,这个我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无论是习近平,无论是许志永或者什么民主的人士来领导中国的话,任何一个国家会尽量保护它自己的利益,因为国际关系就这样,中国的利益跟美国的利益不可能是完全一致。当然有些地方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你比方说 climate change,气候暖化。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合作。但是有些问题,你比方说台湾问题,我们的利益是不一致的。


记者:我们还看到这篇文章中特意提到换习的重要性,您觉得换习之后美中关系可以回到之前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吗?


黎安友:因为习近平上台的时候,中国的国力比较强。习近平有更多的资源,所以他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但你说《更长电报》要换习,我自己从外面看中国的权力结构的话,我不认为习能够被换,我不认为习在权力圈子里面有一些有力量的敌人。我的印象当中,在中共里面有权力的人差不多都支持习。当然他如果犯错的话,或者在某一个方面失败,经济或者军事方面面临一个非常大的失败的话,可能大家对他的观念会有变化,但是现在的话我认为他们比较支持他。





记者:所以您认为目前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地位还是非常稳固。


黎安友:这是我的印象,对,当然我没有办法掌握这个情况,但是看起来是非常稳固。





记者:您之前提到中国已经崛起,我们看到另外一份报告是由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题目是《实施克制》,这份报告则是认为面对中国的崛起,应该和中国商量出一套和平共存的双赢的方法,这份报告里面谈到的战略思维和之前的《更长电报》可以说是完全相反,您的观察如何呢?


黎安友:双赢有些比较有限制的领域,我们会追求双赢的结果。你比方说气候变暖、国际恐怖主义、北韩问题。而且我们两个国家还有非常深厚的经济的关系。但不可能全部是双赢。因为有些地方,又要提到台湾问题,有些地方我们的利益客观上不是双赢。所以我们只能够竞争,只能够两方的每一方都表现出它的力量、它的势力。两方面都需要在一些方面有所克制,否则的话,我们打起仗来就是双败的一个局面。但我不认为你可以把所有的问题都用双赢和双方克制的方法来解决。


记者:说到台湾,您觉得在未来的美中关系当中,台湾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美国会像一些观察人士批评的那样打台湾牌吗?


黎安友:中国一直认为台湾是中美关系里面的第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也认为它或者是第一或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怎么发展,最后取决于实力,真的实力不是取决于口号或者什么的。所以(美国)国防部现在要组织一个小组来考虑怎么防止中国攻击台湾,我认为这个是决定性的问题。但美国会不会玩台湾牌?特朗普时代他们好像是愿意把台湾作为一张牌。但这个不是智慧的政策,而是个非常笨的政策,也不是有利于台湾。拜登周围的中国专家,他们更聪明,他们不会利用台湾来挑衅中国,这个是非常 stupid (愚蠢)的一个办法。但他们还会找办法保护台湾的自决权,台湾的所谓的和平解决的原则。





记者:您觉得中国武攻台湾的可能性有多大?





黎安友:假如中国判断美方没有办法防止中国武攻台湾,那中国早晚就会以各种方式武力攻台,现在还不到那个时间。





记者:如果中国大陆武攻台湾的话,您觉得美国依照《台湾关系法》出兵援助,和中国全面开战的可能性有多大?








黎安友:这个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说,如果中国武力攻台美国会不会反应会不会介入? 《台湾关系法》不是非常明确,在这个问题上。主要情况是美国在那个时候,有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来有效的介入,这是一个问题。那么第二个问题,你说会不会是一个全面的战争?我认为两方面都宁要局部的战争,而不要全面的,因为全面的战争将是非常非常悲剧性的。





记者:我们知道美中关系面临的问题可以说是错综复杂,您对拜登政府现阶段的对华政策有一个怎么样的观察呢?








黎安友: 我认为拜登说的非常清楚,就是说我们对华政策有两方面:一方面是 competition(竞争),这个competition主要是要自强;第二个方面是合作,在可以合作的地方上要合作;那么第三个问题,就是他说我们要避免冲突的话。我非常支持这个概念,我认为这作为一个很宏观的政策,应该说是对的。





记者:问题是如何合作和避免冲突呢?我们看到拜登总统早先在接受媒体访问的时候,谈到要和毫无民主概念的习近平打交道,美国显然是要团结理念与价值观相近的盟邦。我想请教一下您这里所说的“价值外交”的定义是什么?








黎安友:我认为在国际关系有三种权利,三种力量。一个是军事力量经济力量、以及意识形态或者价值观的力量,它不是空洞的东西,它有一定的力量。一个力量是可以吸引别的人和国家的合作,这与特朗普的政策相反,特朗普政策是说America First,美国优先的政策,是说我们没有必要跟欧洲合作,没有必要跟东南(亚)民主国家合作,我们跟谁(都)没有必要合作,我们可以。。。但美国 alone单独面临一个崛起的中国是不合算的,他这个是不可行的。我们需要跟别的国家别的人合作。虽然中国是非常注意软实力,但是中国的软实力是比较。。。我自己认为是比较弱。它对异议人士、知识分子、它对维吾尔族对香港(的做法) ,这就让相当多的人认为这个模式伤害人的价值。所以价值外交就是说我们要强调我们这个方面的优势,我们的价值观的吸引力是一个优势。





记者:我们看到和美国注重普世价值的价值外交不同,中国近年来是推动了一系列像一带一路,还有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亚太自贸区等等,这些都被中国政府称为是以经济发展为着重点,您对中国这种发展外交有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呢?








黎安友: 总的来讲我认为发展外交是非常成功,因为中国有钱。当然发展外交也会面临一些问题,一个问题是说中国的各个地方的投资可能不赚钱,可能是失败。第二个问题是说在每一个中国投资的国家会有一个亲中派,也会有一个反中派,这个是他们各国的国内的政治,就是说谁当权他会借中国的钱,他的反对派会反对他借中国的钱,这种机制在很多地方存在。第三个问题是,中国在某一个国家的行为是不是得人心?你比方说你是不是雇佣那个地方的工人?你是不是伤害它的环境等等,都是问题。你比方说中国的一带一路,中国现在在90多个国家有投资,在每一个国家它的故事都不一样,有的地方是非常欢迎,有的地方后来不高兴,停止跟中国的这种项目的合作等等,有各种各样的情况。总的来讲这个政策非常成功,但是每一个地方有它特别的问题。





记者:您觉得美中关系未来的走向如何,如何才能去避免一场两败俱伤的零和游戏?








黎安友:我想拜登说的又要竞争,又要合作,不要冲突的方向是正确的,也可以说应该是一个正确的推测。我是认为我自己的判断是至少是未来4年,但是应该是未来几十年,两国关系可能是往拜登提出的这个方向发展,因为我们如果打仗的话太可怕,那么竞争的化不可避免,这个是必然的事情。那么合作的话,如果不合作也是太可怕,所以这三个方面的原则我认为是历史的潮流。








主持人:随着国力增强,中国有野心取代美国,最终成为世界秩序的建构者吗?黎安友教授又会如何评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执政风格?更多内容,请您关注我们的下期节目。好,《观点》节目,让我们分享不一样的观点,我是唐琪薇,非常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自由亚洲电台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分析:首尔面对美中陷入两难 中国逼迫韩国并不明智
新冠疫苗危机中台湾陷外交与执政窘态, 民间组织如何助力
氫燃料電池轎車市場已經準備好起飛了!
中國取代台灣,成為蘋果最大供應商
习近平要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战狼外交走到头了?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