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胡平: 中共为什么要把地主妖魔化?
上海音樂學院有至少11位名教授被逼上絕路
祭祀這個重啟種魔鬼出籠的族災難日子—— 1,五一六通知三十年祭 2021-05-20 21:32:09

祭祀這個重啟種魔鬼出籠的族災難日子——1,五一六通知三十年祭
周勍
5.16日,想起我的紀錄片《運動員》的主角、九旬老詩人的一首詩和紀錄片的大綱,祭祀這個重啟種魔鬼出籠的族災難日子——
1,五一六通知三十年祭
江嬰 1996年
一紙通知下九州,
狂飆吹落萬人頭。
烽煙遍起天將墜,
血雨橫飛地欲浮。
造反風生忠字舞,
防修火照左妖游。
千年古國成蠻野,
革去文明誰自由?
2,纪录片《运动员》簡介
編導:周勍
缘起
如果要用一个词汇来概括中国共产党从20世纪初夺取政权、以及随后长达60多年的治国方略,“运动”一词是最为恰贴精准的了——
中共在取得政权以前的战争方面,其在所辖的“苏区”和后来的“解放区”大搞轰轰烈烈的“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等“支前运动”,用以动员战争所需的人力、物力。而残酷的“土改运动”又是战争期间为发动“人海战术”而动员并拨动全社会神经的最佳切入点。在国统区,则用“统一战线”等运动分划瓦解合法的民国政府,再煽动学生此起彼伏的“运动”来扰乱社会、近而夺取人心。而对此一套路,作为共产党的核心人物毛泽东,早在20世纪初尚浪迹湖湘时就深得个中三味,毛在其早期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就在大力的为野蛮粗鄙的“痞子”们“运动群众”的恶行鼓与呼了。
“运动群众”是中共起家的法宝,而在毛取得政权后的27年间,“运动”仍是其治国驭民的重要手段:如始于1950年代初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三反五反的“打老虎运动”、思想改造运动、“批红楼梦”运动、反胡适运动、反胡风运动、反右派运动、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反右倾、四清等频繁的运动,其实质就是用枪杆子运动群众。而在一些大的运动中,还套着不同名类的运动,比如持续10年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还依时序分为:“一打三反”、“清除五一六”
、 “批林批孔” 、 “评《水浒》批宋江”和“批邓反击右倾翻风运动”等,且就连学习他们自己树起的“模范人物”都要贯以诸如“学习雷锋运动”之名,就连一个普普通通的“讲卫生”,也要搅动全国搞一场声势浩大的“爱国卫生运动”。
毛在位27年,不完全统计,煽动全国性的群众运动70多次,依毛每次运动打击面千分之五的概率,中国将有多少受害的家庭和个人?!而毛却在1966年7月8日写信给其妻子江青、借机转达他的同僚的内容竟是: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文革”)过七、八年来一次······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还要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运动,尔后还要多次扫除!
庆幸自然规律终结了毛这个运动狂的性命,而深受“运动”之害的邓小平上台,也曾声言要结束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方略不再搞运动,改辙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可其深灸毛的手腕和衣钵,仍频频发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清除精神污染运动”等,特别是1989
年,其干下了毛都不敢干的事:调动数十万大军,在全世界的目光下血腥地镇压了此前被他们此前以再称道的“北京学生爱国运动”。
而他的继承者江泽民在位八年,也是运动不断:“三讲运动”、“全民学习三个代表运动”,而尤为残酷的是其为打压“法轮功”在全国煽动的不亚于第二次“文革”的的“打击邪教运动”。
浦以上台被各界盲目的誉为“胡温新政”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其“运动”治国的套路也是不逊前朝,仅全国性的群众运动就有:“保持共产党的先进性运动”、“八荣八耻运动”和“科学发展观运动”等,而在社会不公和财富分配严重不平等等病灶,导致了群众对中共彻底绝望、而社会又被撕裂的现状下,胡、温又祭起了煽动群众的法宝:频频在全国掀起癫狂而狭隘的民族主义“爱国运动”:2008年全国上下狂热的迎接奥运“圣火”,毫不逊色于“文革”中全国倾动迎接毛的“最新指示”;而和近邻日本稍有摩擦,就鼓动全国的游行抗议浪潮。前者的“圣火”在巴黎受阻,法国在华企业频遭不幸,而中国国内“反法爱国怒潮”也再三迭起,而后者也使得日本与中国的贸易屡屡受挫。需知一个常识,在中国即就是要举行一场支持共产党的游行,若得不到当局的首肯,也是绝对不可能成行的,遑论此种近乎“义和团”式的波及全国的暴力排外游行?足见“运动治国”在中国现实中的社会动员魔力和广深的社会基础,也印证了其无论是现在或者未来都是执政者屡试不爽的治国不二法宝了。
“运动”一词,是开启中国乃至所有集权专制社会结构的钥匙,而本片的主人公、诗人江婴,则几乎见证了中共从建政前的学生运动,到建政后的“反右”、“文革”、“六四”和“打击法轮功”等所有政治运动,而其在中共建政前就在清华大学搞学生运动并与中共后来的总理朱镕基同宿舍生活、以及在其建政初在中国政权核心中南海工作、“反右”后漫长的牢狱灾、“文革”中的生死惨痛等经历,是其无愧于见证中共运动治国的活化石!
内容简介
一个长江边上长大的农家子弟,1946年在30多万考生中以第7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凑巧和后来成为中国国家总理的朱镕基分到同一间学生宿舍,在朱等同学专心学习时,他受共产党地下组织“民主与自由”等口号的蛊惑,参加了“反饥饿”等学生运动,并在学生运动中收获了浪漫的爱情。当1949年10月1日中共“开国大典”时,被挑选作为升国旗的4个护旗手之一。随后夫妻双双被调入中南海的政务院(国务院前身)文教委员会工作。
在中南海他一直工作到1953年初斯大林死了以后,期间的“三反五反”等运动令他深刻的认识到:刚刚建立起来的这个政权,只不过是一次成功了的农民革命,而其中的争权夺利和等级制度尤为厉害,特别是新政权根本上就不信任知识分子,一次他在怀仁堂听刘少奇讲
话,竟然被保卫干部用藏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枪逼走。他深感身处权力中心的危险,在人们都大破脑袋往中南海挤时,他7次上书要求调离中南海才获准。
他在到调远离权力中心的天津教书后,原以为逃脱了政治危险,可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他就第一批被打成极右分子关进监狱劳动改造,他的10多名学生为他辩白,也被打成反党小集团。此时他已有四个儿子,最小的才出生40天。其夫人的单位频频劝与之离婚,而其夫人一人的工资难养活四个孩子,社会的压力和生活的艰辛,使其夫人几欲跳河自杀。迫不得已夫人将最小的儿子送回他老家给老人代养,不幸使这个孩子染上了肺结核,脊椎骨弯曲成90度,成人后身高不过140厘米。但两人坚贞的爱情使他渡过了漫长的苦难。
在监狱里里,他被狗咬,被殴打,由于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吃变质的食品拉肚子还要在稻田里插秧劳动改造不能歇息,不断拉着的稀屎就顺着裤子在稻田的水里漂浮成一行!“文革”出狱后他看管过自行车,当过污染最严重的翻砂工,批斗,殴打和凌辱又折腾的他死去
活来。期间他开始写古体诗,用以抒怀打发寂寞。共写了3000多首针砭时弊的诗。
可就使这些诗,在他平反以司局级待遇离休后,又为他惹来了祸事;在80岁时仍成为中国秘密警察严管的对象,因为他的诗不但针砭时弊,还严厉批判毛泽东,反思反右,悼亡六四,甚至为打压法轮功鸣不平,而他的诗在无法出版的情况下,通过读者口口相传成为中国最有影响的古体诗人。而他的诗在地下出版后,被中共当局冠以“反国家,反军队,和支持法轮功”等罪名查禁,印刷者也被捕,可意外的是他被查禁后的诗集,却在2009年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亮相了。当读者问他如何能写出如此深邃的诗时,他平静的答道:
在中国写诗就不要怕吊脑袋!他的诗和人生,见证了一个只是分子在中共的统治下的境遇和“运动治国”带给中国的巨祸。
用他的话说: 我现在仍是严控对象。我的信件要受到检查,家里装有窃听设备,一举一动安全局都知道。但是我觉得假若不用生命去抗挣的话,我觉得我有愧于我的良心。
我考虑我自身安危的很少,安全局几次到我这儿来要我的书,在两会之前必然要来一次,看我是不是乱说乱动了,我都很平静。我跟我老伴讲,少先队员在入队时讲的一句话叫:时刻准备着!我也是时刻准备着,我已经做了22年的牢了,无论是大牢小牢,关进去是大牢,放出来是小牢,无论大小,哪怕再坐8年,就凑够30年了。
如此对代一个年过80岁的老诗人,在当今世界,对整个人类都是一硕大的讽刺。
附录江婴诗作和简历:
一,诗作:
1.中华正气歌
奔驰坦克碾雄魂,寸寸天街留血痕。肉体为屏谁独立?中华正气铸昆仑。
──为六四王维林挡坦克所作
2.无题
谁采他山石,裁为两磨盘。
灵魂非菽黍,碾作泪汍澜。
──为知识分子境遇所作
3. 暮年自勉
残年最忌气先亡,大劫犹生信自刚。纵令年凶如一虎,岂甘卧地作羔羊。
4,闻故乡霪雨绵绵江淮泛滥然救灾中公款大吃大喝之风犹未减愤而歌之
粤鲁川苏集一餐,圆台方桌满杯盘。鱼虾自是江淮好,水困灾民酒困官。
5. 犬齿痕
牙痕留股白森森,痛史书身岁月深。渤海滩头删野草,新中国里革良心。
刑徒治右徒能勇,警犬巡监犬克忱。咬透囚衣不张口,松开犹作最强音。
6. 長詩《北瞻墓压灵台暗》(批毛泽东纪念堂)
……
龙熊杂育出神胎,一语狂飙卷地来。强令苍生作陈土,妄为娲氏塑新材。
……
防修劫火烧坯出,护位冰城畏日开。未灭良知终崛起,僵尸镇国必重裁。……
二.江婴简历:
江婴(1927──), 安徽省无为人, 原名伍先祯。
一九四七年以第七名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在校期间参加了闻一多先生手创的新诗社,以及华北诗联的活动,而且通过学运进入所谓共产党的革命队伍,其后奔赴当年为许多热血青年仰慕的解放区。共产党获得政权后,他被调到政务院(即现在的国务院)任职。
1955年胡风事件之后开始“肃反”,江婴遭到“隔离审查”。翌年秋,平反。
1957年6月间师专党委召开整风座谈会上畅谈了自己的意见:
一、不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社会主义必须另来;
二、扩大民主生活;
三、允许独立思考;
四、反对要奴才不要人才;
五、反对“小汇报”,有问题拿到桌面上谈;
六、一视同仁,党不应置于人民群众之上;
七、任意整人,禁闭、是法西斯作风;
八、思想上陷入了主观主义、教条主义、组织上则陷入了宗派主义。希望效法铁托,进行改革。反右开始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极右分子。
1958年4月4日,被命令在“罪状”上签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后写下了“伍先祯”三个字。遂即被便衣以手枪顶着腰押到天津河西区公安局。后被送到李七庄收容所。翌日,即被押上卡车,一车均是右派,前有警车开道,后有兵车,驾驶楼上架着机枪,一路押送到南郊板桥“劳改农场”。受到开除公职,劳动教养的处分,接受没有期限的“劳动教养”。超强劳动,农忙时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六、七个小时,有病仍须出工。三年大饥馑中,江婴浑身浮肿,肝大五指,不仅得不到应有的治疗,而且仍须出工。
1962年冬,被摘掉了右派帽子,作为“留用职工”被送到滨海的板桥盐场(也是劳改场)教公安干部文化学校,每月工资54元,为原工资一半。后因强调阶级斗争为纲,不许教书,被送到盐田推“毂辘马”,一车盐上千斤,在轨道上推,遇上坡,力谒难上。时江婴仍患浮肿与肝大病。
1965年,被认为放出去不会“危害”社会,于是责成“病退回家。”江婴回到家里,失去了54元工资。一家六口,南方还有两个老人,最小的孩子患胸椎结核尚须治病,妻子曹葆珍每月70元工资难以维持。江婴向区政府劳动科请求给以工作机会,遂被安排到河东医院存车处看自行车,每月可有30元工资,于是一家勉强度日。
1966年,文革“横扫牛鬼蛇神”,存车处呆不下去了,便转到天津第一机床厂铸造车间清沙,每月可有50元收入。然初进车间,江婴因长期患病连风镐都掌握不了。这是又脏又累的活,并有矽肺的威胁
。随后又要送回原籍的,但原籍无人接受,“造反派”只好作罢。再次失业家庭再次陷入困境。年幼的孩子拾破烂,以缓窘迫,共度时艰。当时,粮食计划供应,四个孩子,均为半大小子,谚云“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然而无食物可供他们果腹,他们遂为早点部帮忙,挣点豆渣,拾菜帮、烂水果等充饥。
1970年,“战备疏散”,全家五口被赶到东郊贯庄,接受贫下中农监督劳动。时长子因“上山下乡”,已去了“内蒙兵团”。
在生产队与次子小明劳动,多少可以挣点工分,两个小儿子,则拾穗捕鱼拾柴禾。
1978年,恢复了高考,江婴四个儿子,先后于77、78两年考取了大学,长子伍晓鹰考进了南开大学经济系,次子伍晓明考进了复旦大学中文系,三子伍晓平考进了天津财经大学,四子伍晓亭考进了天津城建学院。后来,前面三个孩子均考出国深造,读博士。长子现在香港理工大学任教,次子在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任教,三子在英一公司任职,四子虽体残,毕业后分到天津建筑设计院,后又读在职研究生,现任该院总工。
1988年4月,被批准离休,还给了一个“享受司局级待遇”,即高干待遇,然而他并未改变直面人生的态度。
被打成右派劳教期间,常腹吟旧诗以抒怀,大约从1972年开始。原因是“内心悲愤太多,不吐,则将憋闷而死“。共写了三千多首诗
,先后有《泥涂》《半叶》《半叶续集》《霜前横笛》《江婴诗集》《江婴诗百首》《半叶诗选》。
其诗作被称为史诗,有当代杜甫之美喻。然而这却招来了祸事。2001年公安部门曾以检查户口为名入室察看,并询问伍先祯是否即江婴;2002年派出所警察于两会前夕入户并索取《江婴诗集》。后北京公安大学又函购《江婴诗集》。从2001年起,信件遭开口检查,而后再封起来,并不怕留下拆检痕迹,一直被迫献出“初读权”。电话遭窃听,2005年,长子伍晓鹰出差到北京,在电话中说:“爸爸,你的电话有窃听,因为通话中间忽然中断;稍后又通了”。
2007年,江婴诗获得了国际学者基金会之诗歌奖,2008年江婴去国外领奖,遭到阻止。
2009年4月其出版的《江婴诗存》一书被多名警察查禁,参与编辑印制的3人被抓,书籍全部收缴禁毁。
一生追求自由,目前因严管与疾病,只能闭门不出了。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