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脳脹潞脧脛脷脠脻
印度一名半个月大婴儿被猴子抱走 不幸落入水井中溺亡
邓文迪携女儿看望前夫 默多克表情激动相视无语(组图)
华人是应该反对AA中不合理的部分 还是将其全盘否定?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8-03-30 01:02:06

华人是应该反对AA中不合理的部分 还是将其全盘否定?


王家语蔫 美国华人  



2003年华盛顿最高法院前的“平权法案”游行(Credit to Joseluis89 | Wikimedia Commons)

首先有必要声明立场:我认为现有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以下简称AA)政策存在问题,在大学录取、社会招工等问题上有许多不合理之处。但华人不应笼统地反对“AA”,而应呼吁改革现有制度,重新审视弱势群体的界定标准。

在华人圈子里,很多人对大学招生、社会招工中实行“AA”深恶痛绝,挖苦道:以后是不是连NBA也得按种族比例选拔球员?

我不得不说,朋友,你想得太多了。

在谈大学录取时,我们是在谈什么?我们是在谈教育资源的分配。在谈社会招工时,我们是在谈什么?我们是在谈工作机会的分配。



NBA是资源分配吗?是普通工作吗?姚明倒是说过:他就是个体力劳动者。玩笑话你也当真?

严格说来,只有公共教育资源,换言之,只有公立学校,才是我们合法质疑的对象。

我们所说的Affirmative Action,主要始于1961年肯尼迪总统颁布的10925号和1965年约翰逊总统的11246号行政令中的规定:政府部门及相关合作单位必须在教育和招工时对少数族裔(后来加上了性别)加以一定的照顾。

请注意,虽然后来多次增补,但AA约束的始终是政府部门及相关单位。

公立中小学必须接纳学区内的每一个孩子;到了大学阶段,因为公立大学用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在有限资源的分配上必须尽量照顾到社会的所有层面。

那私立大学呢?如果这所大学没有花纳税人一分钱,对不起,想带谁玩都是它自己说了算。你可以从道德层面谴责它无视社会正义公平,谴责它招生有偏向,但没有权力强行规定它的运作方式。事实上,以哈佛为首,私立大学都是主动积极实行“AA”,没有哪家愿意背上道德缺欠的污名。

再说招工。同样道理,政府部门必须要照顾社会弱势群体,可是私人公司就不必。私人公司是否决定这样做,是自己的选择。

有个词大家都不陌生——“道德绑架”。很多网民对某些明星不肯捐款或是捐款很少报以愤怒谩骂,就是这样一种行为。你可以鄙视某些明星没有同情心,道德低下,可是,你无权干涉他们支配私人财富的自由,除非这财富是用公权力得来的。

我们对“AA”的怨气,多半只能针对公立大学,谁让它们是拿税收养着的呢?

对于私立藤校耿耿于怀的,还是向当年的犹太人学习吧。拼命挣钱,捐钱挤进校董会,从此就有了对藤校指手画脚造福华人子孙的权利。

分清了在什么范围我们有权置喙,什么范围我们只能加以道德期许,再来具体看看华人面临的尴尬境地。

华人最大的不满在于:说是照顾弱势少数族裔,可是,无论招工还是大学录取,华人都不在被照顾之列。

我想,这里有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怎么定义“弱势”。从族群人数和政治力量上讲,华人当然处于弱势;可是,一旦看社会经济地位,华人家庭收入平均值相比于其他族群已处于较领先地位,的确和弱势不沾边。

华人的尴尬就来源于此。一方面,大家为家庭收入和受教育程度名列前茅而感到骄傲;另一方面,也正因为同样的原因,在实际社会操作上受到了逆向歧视。

同样觉得受到逆向歧视的还有一些白人。不过,他们还可以用整体优势来安慰自己,我们就很尴尬了,政治上处于弱势,却又享受不了弱势的实际好处。

于是很多华人怒了:“AA”不但没有帮到华人,反而成了其他族群挤掉华人名额的帮凶。所以我们要反对!

可以反对,但是要说清楚,我们是反对帮助弱势群体,还是反对这个制度的不合理之处?

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之一就是对弱势群体的关怀程度。对于信奉“优胜劣汰”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能力是衡量一切的唯一标准的人,我只好说:“I 服了 You”。

真是自信超强啊!你怎么能保证自己永远不被淘汰,怎能保证你的强大基因能代代相传,你的子孙也永远站在食物链的上端?

我想,多数反对“AA”的华人,并不是要排挤其他少数族裔,也不是不关爱弱势群体。如果需要为弱势群体做出一点牺牲,我想大家还是愿意的。

所以,其实我们反对的并不是“AA”实现社会公平的目标,而是其某些施行办法,具体说,如何界定应受照顾的群体。

目前,“AA”是以种族作为界定“弱势群体”的标准,这有历史的原因,无需多说。但是,在制度层面实现了种族平等的今天,各族群的发展快慢已经个体化。再以种族为参照系,已经不合时宜。

每个族群内部都有不同的收入阶层。许多白人提出“逆向种族主义”,指出“AA”对处于社会底层的白人是不公平的,就因为他们的肤色,他们就失去了受照顾的机会。

不知道他们提出“逆向种族主义”,是否受到安兰德(Ayn Rand)的启发。在安兰德发表于1963年的文章《论种族歧视(Racism)》一文中,她提出了这个观点。认为当时的一些黑人民权领袖过分强调肤色,以肤色来决定社会资源分配的倾斜,是另类的种族主义。

不得不说,安兰德是有远见的,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这种“逆向唯肤色论” 未来将会引起的矛盾。

底层穷苦的白人觉得自己被不公平对待了吗?华人内部也是一样,既有来美留学、现已跻身于社会中产及以上的专业人士,也有一句英语不会、一辈子呆在唐人街的底层劳动人民。当我们因为整体优秀不再被当做弱势群体受照顾的时候,这些华人中的底层成了无辜的陪绑。



2014年3月3日,北加州华人在Cupertino市政府前集会抗议SCA5法案(照片由薄雾提供)

华人追求种族平等,追求公平的大学录取,本来无可厚非。可是,如果不能理清思路,找到真正问题所在,恐怕会适得其反。

如果只是一刀切地反对“AA”,不仅得不到多数的支持,而且会将其他少数族裔推到我们的对立面。将自己从有色人种中孤立出来,不论从哪个方面,都无异于自杀。

在美国这样一个多种族共存的国家,讨论社会资源分配的问题时,唯有像金博士那样,跳出种族的框架站在更高的角度,大家才可能找到一条共同的出路。

我认为,呼吁大家重新审视并修改“AA”中不合时宜的规定,才该是华人努力争取的方向和重点。

这样的争取不只是为了华人自己,与时俱进的新“AA”制度符合所有族裔的利益。这也是华人融入美国社会、为改善社会制度所做的贡献。

作者:王家语蔫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你绝对没见过的32张图片 令人惊叹造化之神奇!(组图)
4年前大叔救了只受伤的松鼠 却被它赖了一辈子!(组图)
放弃明星地位,宁愿去美国端盘子
美女服务员遭遇咸猪手 出其不意急转身制伏色狼(组图)
善良失去原則的時候,往往可能比惡還惡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