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脳脹潞脧脛脷脠脻
妻子卖淫丈夫望风 北京居民楼里暗藏淫窝
你和几个情人上过床?”美600名女性的性告白
我不会去好莱坞---张艺谋谈电影生涯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04-06-11 10:37:07
我不会去好莱坞---张艺谋谈电影生涯



【世界民意网6月11日】
5月25日,大陆导演张艺谋在纽约亚洲会社(Asia Society)接受了曼哈顿现代艺术馆馆长Barbara London的采访,就电影、歌剧艺术、大陆电影状况等话题,畅谈了自己的感受。下面是他的叙述:

关于“第五代”导演

对“第五代”一说,我自己到现在都不清楚,可能是某一天某一个人发明了一种分代的方法。现在已经查无实据了。可能是按年龄吧,按最早的一批算起,就把我们算成了第五代。开始我们大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叫,现在叫惯了,就成了一个名字了。现在又接着叫比我们年轻的“第六代”,还有“第七代”、“第八代”,越叫越不清楚了。年轻的有的提出抗议--别人不乐意,但还是往下叫。

关于《菊豆》中的性爱

在中国,表现爱情、尤其表现“性”,有限制,所以必须发挥想象力,用含蓄的方法来处理。包括用颜色、道具、镜头处理去表现这个压抑了很长时间的爱情过程。我跟西方的同行们讨论过这场戏,他们觉得我们有这个限制反而好。他们觉得这场戏如果在西方直接去拍,可能就没意思了。有限制就迫使我们去想些招、想些办法,这样更有味道。这场戏除了两个演员的表演之外,声音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关于对历史片情有独钟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第一部片子《红高粱》起,我就比较喜欢历史性题材。其实我回忆起来,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对电影有一个比较严格的审查制度。你要拍一个电影,尤其是一个悲剧电影,表现人在压抑下反抗命运的悲剧,但是处在什么压抑下呢?你要把故事放在当代社会就有点问题了,不是很容易拍的,不容易获得通过。所以我就干脆把它放在旧社会。反正旧社会有三座大山,有封建主义,这个题材就容易一点。

其实我们的本意也不是去表现政治的东西,故事是表现人的命运。放在旧社会也比较合适,因为中国有两千年的封建社会的历史,放在那个年代没问题。我知道今天有些导演也用这个方法,他们把时代往前推,放到一个比较保险的时代,这样好拍、好通过。所以你可以看出,放在某一个时代并不是因为对那个时代有特殊的感觉,而只是一个方便的计划。

我刚开始是这样做,后来照着做,好象时间长了也习惯了。这些历史戏看着还比较有意思,它的造型、想象的空间好象都大一点。有些戏若放到当代,就不容易把人性的东西写得那么透彻。

关于《图兰朵》的三个迷

它的谜语的方式是很东方的,它的谜底是很西方的。中国很少去猜自由、热血这些谜底,这是普契尼想象中的一个东方传说故事。

这个故事说起来挺有意思的。佛罗伦萨歌剧院找了我快一年了,给我发了传真,请我导这个歌剧。我那时正忙着拍电影,觉得人家是搞错了。我是个电影导演,导什么歌剧啊?根本就没理人家。有一天我把人家找我导歌剧的事当作一个故事讲给我们的作曲赵季平听,他问是个什么歌剧,我说不知道是个什么歌剧,好像是一个中国公主的事儿。他说是图兰朵吧,那可是大歌剧、名剧啊。他给我讲普契尼,讲基础知识,说这个歌剧不得了,是好歌剧,说我给你找盘带子你先看一下,是大都会歌剧院演的,美国导演导的。

我一看,这个歌剧场面很大,是个大歌剧,但我还是听不懂啊。赵季平把大概的故事跟我讲了一下。他当时给我下的结论是,你少拍一部电影,也要去导这个歌剧。我就给意大利那边回了信,说大家可以谈一下,这样就接下了这个事,就有了现在这个版本。这个事情谈妥之后,我就开始上课,我从图书馆借来资料,歌剧是怎么回事啊,普契尼的生平啊,看了很多。我后来发现,越看越糊涂。不同的行业啊!

后来我把这个道理想通了。我觉得佛罗伦萨请我导歌剧,显然是看中我是个外行。我要研究半天,没有了外行的意思,人家也就不稀奇了。人家一定是希望一个外行来注入一些新鲜、有意思的感觉。所以我就停止研究了,算了,一知半解吧。

他们觉得我是外行,肯定有些异想天开的主意。我自己也想,反正是个中国故事,我就找了个支点。我把这个歌剧当作京剧来排。用好多京剧的元素,用京剧的生、旦、净、默、丑分了一下角儿,还有用京剧的包装,去做这件事情。现在看起来,这个效果很好。当年在北京演的时候很轰动,国内国外的朋友都很喜欢。说起来我还发挥了我自己的擅长,高度视觉化。因为我自己看歌剧有这样的感受,人唱得很慢,如果台上长时间没有动静的话,一定是会犯困的。我就想在台上营造一个连续不断、接二连三的兴奋点。我导的歌剧就有这个特点,吸引人看,而且不打瞌睡。

两个星期前,我来纽约,跟大都会歌剧院谈下一个合作项目。我就发现看歌剧睡觉不是我一个人。我坐的是包厢,大家都是西装革履的。歌剧有五个小时长。刚开演,时间不长,我还没睡呢,旁边两个老先生先睡着了。

关于《英雄》

《英雄》是我对武侠的一种看法。我觉得中国的武侠不同于西方的动作片,中国的武侠不仅重视动作,也重视姿态,中国高手的武术比赛中动作和姿态的评分是一样的。我拍武侠片时,就强调视觉、美感和诗意。

为什么放在秦朝呢?当时我是想拍这个黑颜色。我在历史书上看到,秦朝是崇尚黑颜色的,黑是它的国色。我作过摄影师,觉得黑是最难拍的。体现黑中的层次,是最难拍的。以前中国也有些电影拍秦朝,包括陈凯歌的《荆轲刺秦》,我跟陈凯歌也聊过,要把这个黑拍出来。我后来发现不是很满意。

我完全是从这个黑的角度而把故事搁在秦代,也是因为我的祖籍在陕西,是秦国人。我就把这事儿搁在秦始皇的头上,选择朝代有时候是一个偶然的技术细节,并没有特别的规律。反过来说,我自己也很喜欢秦汉时代。秦汉时代比较大气,象李白的《侠客行》那些传奇的故事,我以为他写的是秦代时期的侠客。李白是唐代人,他不可能是写唐代侠客,一定是上一代、上两代的事儿。秦代的遗风在我们陕西经常会看到,很古朴、很粗犷、很大气。

关于和谭盾的合作

谭盾是我二十多年的老朋友,他来美国以前我就认识他了。他是他们一代很有才华的一个,算是音乐学院的“第五代”吧。他是个很标新立异的人,我个人看法,他很不拘一格,他很希望在音乐中注入不同的元素。我很欣赏他这种标新立异、敢做敢为的行为。他的一些音乐,我听着也觉得很奇怪,比如他有时候拿纸在舞台上揉一个多小时。有一天,我听到他给电影《卧虎藏龙》作的音乐,顿时觉得这音乐太好了,真是帮了电影很大的忙,很有意思,很有味道。我一下就觉得,很多年没跟谭盾联系了,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觉得这音乐一定会得奖,得奥斯卡奖,我果然说对了。

所以等我拍《英雄》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谭盾。第一,他是我朋友,第二也是想借他的光吧。这一拍即合。他虽然非常忙,也腾出了时间。他还特别请了帕尔曼拉小提琴,帕尔曼来录音,老头坐着轮椅,提着把小提琴。谭盾说,你看见他那把琴没有,二百五十万美金啊。

然后我就急切地等待大师拉出天籁之音来。这时,谭盾指指他自己旁边另一把小提琴,说,看见我的琴没有,我的才40元钱,是我来美国以前在贵州买的。他要大师拉他这把琴。他把琴弦放松了,音也不准了。老头调了一个小时,也找不准音。谭盾说帕尔曼音准是最厉害的。但是当时实录就是拉的这把琴,拉出来是很沧桑的一种感觉。但是老头当时拉的时候自己没感觉,不知道拉出来是什么样的。但是,第二天老头很高兴,说他把样带给孩子听了,孩子说好就好,他的一个孙女说特别好听,从来他没拉这么好过。所以你看,谭盾非常有创意。这个小提琴音乐非常好听。你看才5美金。这给我一个提示,价值不能用钱来衡量,有时候创意、想象力非常重要。

实际上,两个星期前我来这里,就是和谭盾谈下一部戏,和大都会歌剧院合作,谭盾原创作曲的一个音乐剧,写秦始皇故事的,我作为他这个戏的导演。初步确定2006年的12月份在大都会首演,歌剧院还要让我恶补歌剧。

关于《十面埋伏》

这部片子在嘎纳电影节上反应比较好。当时我在拍《英雄》时,每天工作完了,晚上抽两小时写这个剧本。这个剧本是在《英雄》拍摄期间完成的。《英雄》讲的是武侠的侠的精神、思想、哲理,是大的主题。《十面埋伏》讲的是爱情,是几个人的关系。一个形而上,一个形而下,两个方向不同。根据嘎纳的反应,大家都很喜欢。

关于好莱坞电影

我看得最多的还是美国电影,因为美国电影在全世界市场的占有率很高。现在世界各国的电影院里,大多数是美国电影。有很多导演和很多演员我都很喜欢。我并不排斥商业电影,商业电影中有很多好的电影,不能一概而论。我不是象欧洲导演那样对好莱坞电影一棍子打死。我看电影比较杂,什么都看。

外国导演中有很多一旦在本国崭露头角,就很快被好莱坞弄走了。他们也愿意,因为有更大的观众群。但我不会去,因为第一我不懂语言,第二我拍的都是本土电影。

关于《英雄》的发行

《英雄》推迟两年上映,据李连杰说,起码损失两千万,因为全美国的华人们都看过了。但这是Miramax的决定,我也没办法。 在广告上他们跟我打过招呼,说前面加上由Quentin Tarantino推介。我跟Quentin是朋友,他在中国拍Kill Bill的时候我还去探班。他用的人大多数是《英雄》里的人,大家就跟一家子一样。我觉得这是美国的一种方式吧,对此我没有意见,Quentin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导演。

关于文革故事

中国有好多好的故事,是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源泉。我很重要的一段成长历程是文化大革命,我很想拍那个时代,十年都拍不完。我想拍那个特别环境下人的命运、悲欢离合、人性最可贵的那些东西和生命的状态。我很喜欢那个背景下的故事。但是很遗憾,现在这样的故事还不能拍。我现在在积累,等有条件的时候再拍。

关于和台湾导演的关系

候孝贤和杨德昌是我很喜欢的台湾导演,是我的好朋友。除此之外,我们在创作上各干各的,没有密切联系。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第五代”和他们同时出了一些好的电影,在世界上引起注意,是个历史的偶然。他们今天还在拍电影,但是好象比较慢。我们也不经常保持联系,只是有时候在电影节上见见面。我们导演和导演之间的关系是看作品,我们之间很少聊天。大家都很忙,几年都搭不上一句话,但是在看对方的作品时,你还是会理解这个人。

关于和好莱坞竞争

好莱坞占据着世界的市场,它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他们很聪明,把各国的人都叫到好莱坞去了。他们把香港的武术指导都叫去了,弄得我们都找不到人了。当然人家的价钱高啊。他们还不断地变换策略、改造口味,去赚全世界的钱。现在这个潮流还正在势头上。所以你很难把这个市场抢回来。最严重的是好莱坞占据了年轻一代的观众群。举中国为例,中国的年轻人就喜欢看大片。他们数美国明星如数家珍。我说你们美国年轻人能数几个中国明星?数不出来的。这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任务,我们始终把这个作为自己的一种责任,就是拍好的中国电影,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影响中国观众。 (根据录音整理)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潘长江与CBA冠军队中锋韩德君合影刷屏 网友笑破肚子
一桩性丑闻揭开艺考培训乱象:狼师专门勾引女孩子上床
卧底全球最壕车友会:入籍门槛4000万 他们玩在什么?
网文热传:毁人的不是藤校 而是狂推孩子爬藤的父母!
普京座驾亮相G20会场 威风不逊于美国总统专车“野兽”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