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脳脹潞脧脛脷脠脻
最让人舒服的夫妻关系,是什么样子的?总结了三种
美,太美了!老人走遍50多个国家拿回来的照片(组图)
中国小伙用10年时间拍海底生物,99%的人都没见过(图)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0-07-21 19:11:25

中国小伙用10年时间拍海底生物,99%的人都没见过(图)


艺非凡公众号

如果不是他拍摄,这些生物,我们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看见。

海底两万里

见过皮皮虾和龙虾的童年照片吗?很多人不知道,我们碗中的美食,小时候极其梦幻美丽。



这是皮皮虾的童年证件照,几乎全身透明,像个晶莹剔透的工艺品。

龙虾宝宝十分迷你,只有1cm大,却十分活泼好动,喜欢骑着水母四处流浪,比较富有的小龙虾可能会同时坐拥好几只水母,小表情可爱极了。









船蛸(某种远洋章鱼,雌性有薄壳)非常有趣,它们喜欢攀附在漂流物上旅行,这些漂流物可能是水母、海草、塑料糖纸、拖鞋,甚至是一根小木棍。



这个呆萌的船蛸非常执着地拖着小木棍在海中漂流,还带了一只小黄鹂做跟班领航鱼。



小黄鹂长大后类似这只,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则能有成年人半身那么长,是性格凶猛的鱼界大佬。。。

其实很多幼年的海洋生物都是如此,它们会以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姿态在海中浮游一段时间,四处寻找靠山跟随,直至成年才会回到珊瑚礁或深海。

每当夜幕降临,海底就会上演一场华丽的垂直迁徙,海底仿佛连接了星空,场面极其梦幻,这就是黑水摄影。上面这些内容都是真实拍摄的,它们来自同一位摄影师,10年来专注于拍摄水下生物。他的名字,叫张帆。




张帆出生于1985年,从小在海南长大,对海洋的热爱可以说是刻在骨子里的。

“我5岁半时画过一张画,名字叫《海阔天空》。一个少年乘坐着一艘小潜艇,探寻神秘的海底世界,画上描绘了至少30多个不同的物种,而其中打五角星的则是我特别希望能够遇见的种类,这幅画代表了我对广阔外洋生命的期许和展望。

近30年过去了,儿时的梦想成为了现实,画中描绘的物种大部分我都幸运地收集到了。如今画笔换成了镜头,虽然表现形式变得不一样了,但同样是为了表现我所爱的一切。”



谈起第一次水下拍摄的经历,张帆还是兴奋得像个孩子。

“那时我刚毕业,还不会潜水,但是需要拍一个海南的贝类图鉴,所以我尝试在夜间浮潜拍摄,我从小就很喜欢贝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它们活生生的样子。在海底世界看到的生命,其华丽程度远远高于我们在沙滩上看到的尸骸,这令我很激动,当时我就觉得水下摄影是一件非常吸引我的事情,想把它当成我一辈子的事业去做。”



蜘蛛螺的魔性眼神



暗中观察的橙袖凤凰螺

张帆确实拍到了很多有趣的图片,贝壳也会暗中观察,人们绝对想象不到。







上面这些都是贝类哦,不过它们都是贝壳宝宝,只有2mm大。贝壳幼年时期也是浮游在水层中的,轻薄如纱散开的部分是它们的肉体,像小降落伞一样。



除了贝类,头足类也是令张帆十分着迷的一种生物,第一次拍到毯子章鱼的情景他至今仍然印象深刻。

“那是在阿尼洛的一次很普通的夜潜,我已经潜了八十多分钟,快要结束的时候,潜水导游突然指给我一个非常梦幻的物种。我原来只在纪录片里看到过,而且是潜艇在上千米深度拍到的,一只毯子章鱼缓缓舒展着自己的毯子,当时我觉得可能一辈子都无法遇到这样一个深海的生物。”



“这次我居然在仅仅5米的深度见到了它,我特别激动,就一直追着它,恨不得能多看两眼,直到我的剩余气体不足,它还是没有离开。我在船上目送着它慢慢远去,这次经历让我很难忘。”





“很多人误以为黑水摄影是在纯黑背景下拍摄的,其实不是这样。我们悬浮在水中,脚下可能是上千米的深不见底的深渊。我们通过灯诱的方式,把深水区的一些生物吸引到浅层水域,大概二三十米的深度,这样我们就能拍摄到一些普通人一辈子都没机会遇到的生物。”











头足类在幼年时期大多十分梦幻,比如菱鳍乌贼,英文名直译为钻石鱿鱼,通体流光溢彩,闪耀着钻石的光芒,仿佛一件水晶艺术品。

PS:不要被镜头骗了,它们只有1~5cm。





这是拟态章鱼的幼体,周身透明荧光闪闪,十分华丽,令人过目不忘。




成年拟态章鱼似乎无意于外表。。完全奔着路人脸发展,巴不得把自己埋进土里,深藏功与名。



斑马章鱼幼体

和拟态章鱼类似的还有斑马章鱼,幼年如此美貌却长歪了,实在令人痛心疾首。



水母和头足类构造有点像,也是众所周知的梦幻生物。但人们不知道的是,水母是个颇有悲剧色彩的海底“万人迷”,它们是很多海洋生物心仪的坐骑和捕猎工具,有时还会充当玩具和储备粮的角色。。。





这只海洋环节动物就一直盘着一小颗水母,仿佛海龙戏珠。实际上它们是一对共生生物,总共只有3mm大。






水母的伞盖是非常完美的庇护所,就像一座座移动的城堡,流浪的小鱼经常会绑架水母作为旅伴,硬扯着对方陪自己旅行。当小鱼饿了,水母还要承担储备粮的角色,堪称居家旅行必备良品,没有比它更优秀的坐骑了。



水母被旅伴吃掉了......

张帆是个很浪漫真诚的大男孩,拍摄时极为专注,甚至会不知不觉潜水一整晚。“当时是第一次尝试拍摄黑水,深度只有5米,所以可以潜很久。海洋生物太令人着迷了,本来周围一片漆黑,直到水面一点点泛起红光,太阳出来了,这种感觉非常神奇。”






这个如烟花般艳丽的小家伙也是水母哦,整体大小只有1cm不到,中文名叫半口壮丽水母。





幼年丝鲹特别飘逸,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背后拖着长长的鳍条,悠然游动的画面仿佛落入凡尘的仙子。



如果说幼年丝鲹是清淡的茉莉,那么幼年雪振袖鱼绝对担得起海底富贵花的名号,如同一簇鲜亮的焰火,极其灿烂夺目。



虽然很像宽粉,但这是柳叶鳗,想歪的请自觉面壁。以及,它大概率会长成这样。。。是当之无愧的海底霸主,基本没有天敌。



对张帆来说,在海里待着是一种更自由舒适的状态,他把大海当成了家。

“有一次水下跨年,大家都在庆祝,我一个人悄悄去做了一次夜潜。12点左右,我游了出去,仰面朝天躺在水上,眼前是天空中绚烂的焰火,身下是我热爱的大海,我放空了浮力背心里面的气体,缓缓地沉入水中。夜间的漆黑的大洋对我而言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当你全身心浸入其中时,无暇顾及一切杂念,悬浮的状态令人感到自由,这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



接下来进入丑萌专场,第一个呆萌选手登场了,你们绝对想不到,这是鮟鱇鱼小时候。成年鮟鱇的图我就不放了,丑得人神共愤,隔壁小孩都吓哭了。



这是瞻星鱼幼体,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而且有点丑丑的,没想到长大了更难看。“瞻星”如此浪漫的名字,居然给了这么一个从小丑到大的家伙。。。




瞻星鱼是个极其猥琐的“伏地魔”。它会刨坑把自己埋了,只留下一张看起来被拖鞋抽过一样的扁脸和一双暗中观察的小眼睛,在目标路过的时候突然袭击,暴风吸入。



幼年鲀鲀就可爱多了,不仅花纹丰富,体态也很多样,居然还有方形的。比如中间那只小刺鲀,它只有3mm大,像个炸毛的小病毒,超级萌。



鲀鲀长大后气质依旧很独特,眼神似乎贱贱的,有着一丝丝邪恶的感觉。






我用到的很多比喻都来自张帆的微博,他非常有才华,阅读张帆的文字和照片是一种享受,作为一个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艺术生,他很擅长去表达他眼中美的东西。在他的描述中,这些暗夜中的精灵就像忙碌穿梭在星辰间的流星,非常灵动。



“关于黑水摄影,我是肯定会做成一本书的,希望可以兼顾科学性和艺术性,用我的眼光还原它们在我眼里最美的样子。把我看到这些物种时的感受分享给大家,包括它们特别的地方,讲述给普通大众。也许人们一辈子都无法来体验这样的生活,那么我镜头下的画面就能告诉他们,这些海洋生物活生生的样子。”




蟹类幼体长相呆萌十分讨喜,头上顶着的是寄生在其背上的藤壶,而这只小家伙显然家境殷实,配戴着超级豪华版的王冠!



未定种的“网红虾”



虾未定种



水母未定种

海洋无脊椎动物的变态过程千变万化,因而有很多物种都是未知的。“目光汇聚在搜索灯的光柱尽头,在尘埃中反复探寻,就像小时候在海边的沙砾中翻找微小的贝壳一样,这样的状态可以让我获得一种宁静。”张帆对于这种未知的探索总是充满了期待,每张照片都像是他的孩子,每个物种都是特别的。




鳄鱼鱼(跟鳄鱼不是一个东西)睫毛状的瞳孔



夕阳下的“水中大熊猫”,长江江豚



抹香鲸战队



凶猛的盾吻古鳄



诗巴丹的龟冢警示牌



微型地球加拉帕戈斯,这里是无数潜水员心中的天堂,二十多度的气温居然能看到企鹅。



“鲸落”的真面目

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尔代夫、马来西亚、加拉帕戈斯,以及故乡海南,十年来,张帆多次踏足这些热带海域,在水中留下了自己的气泡,就像写日记一样,站在他的角度,主观地去记录当下的感受。“不管好的坏的,都值得记录下来,并通过镜头传达给大家,呼唤人们善待海洋。”



对于有强直性脊柱炎的张帆来说,水下摄影并不是个合适的职业,常年在湿冷的地方劳作,有很大可能会加剧病情,只能靠消炎药和止痛药缓解。对此他并不在意:“目前我觉得还在我的身体负荷范围内,我也不想因此放弃水下摄影。

只要我身体还允许,我就会尽可能的去做。哪怕是坐着轮椅也仍然可以潜水,很自由,这在我看来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其实有一点紧迫感,反而可以督促我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



捉到一只虾,正在进食的水母

10年的水下摄影生涯,张帆积累了10多块5T磁盘,从微小的糠虾到巨大的鲸鲨,几十万张照片汇聚成了一个真实的、极具多样性的海洋生物世界,与每种生物的相遇都让张帆激动不已,浮游生物尤甚。“夜间的海底连接着星空,浮游生物就像一片一片的星云,我愿意用一辈子去探索。”




像一片星云的海参幼体

水下摄影对张帆来说,既是工作也是生活,因为海里有他热爱的一切。“把我心中的海底世界与大家分享,这是对我而言最开心的事情。人的一生就这么短暂,如果不曾完整地感受过这个世界,也许连悲哀或幸福的理由都无法完整地体会。”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还记得上月"拥抱"登山妹的黑熊吗?惊传遭阉割(视频)
美国妈妈简单一招令女儿不再扭买玩具,无数父母测有效
婚姻里最大的癌: 中国有21%的女性正在承受无性婚姻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 5种心态,分分钟搞垮你的婚姻
你何时想到离婚的?采访了上百位已婚男女 发现这个真相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