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脳脹潞脧脛脷脠脻
从中产阶级到流浪汉 仅有一步之遥…(组图)
她不知妈妈死了,把捡到的肉喂给妈妈,自己胃里全是石头
飞机上认识驻北京美使馆后勤人员 听他娓娓道来..(图)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9-11-04 21:17:54

飞机上认识驻北京美使馆后勤人员 听他娓娓道来..(图)


上观新闻 

     我跟瑞克是在从芝加哥到北京的飞机上相识的。

  我上飞机后,坐在靠过道的座位上,邻座是一个白人,看上去约莫五十出头。我坐下后,他并没有调过脸来和我打招呼,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我也无兴致跟他主动套近乎。于是,我们就都枯坐各自的位置上做自己的事:看书和闭目养神。





      看来,十三个小时的旅程结束的时候,我们就会像陌生人那样各自消逝在彼此的世界之中。最终是我打破了横亘在我们之间的藩篱。我看他在摆弄他前面的小屏幕电视,由于角度的缘故,我看不到他的那个电视上显现出任何图象,就忍不住冒出一句:“弄不出图象来吗?”他答道:“不,有的。”一旦双方开了口,再装形同路人却难了。他问我到中国干什么,我也问他此行为何。然后,更多的是他向我倾诉了,我发现他原来是很愿意跟人沟通的。
  瑞克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工作,但不是大使,也不是一秘二秘三秘参赞之类。他在那里做后勤保障。他并不刻意拔高自己,相反,他说他是一个穷人,在美国没有房产,只在阿那巴马有一辆度假车,回来就住在里面。美国人中一般是忌讳问收入状况的,我当然不会去问他收入几何的,他却主动告诉我,一年只赚七千美元。这让我大大地吃了一惊。按美国的法定最低收入,一个人一年无论如何也应该赚一万以上呵,所以他说他只赚七千美元,我不能不惊骇。不过,这次回美国,他找到了一个属于管理层次的工作,不仅可以多赚钱,而且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干体力活了。他说,老了,应该干点轻松些的了。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的得意。他说这趟回美面试,花了他三千美元。我说,可是你得到了这份工作,也很值得了。

  我问他是否喜欢中国。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喜欢,我喜欢中国人为人处事的方式,中国人对人热情,比俄罗斯人好多了。”我忙问:“你到过俄罗斯吗?”他说:“在那里呆了将近两年,俄罗斯人待人很粗暴无礼,我很讨厌在那里的日子。”

  那时从面前的小屏幕上可以看到飞机正要飞过阿拉斯加,进入西伯利亚的上空。舷窗外是一片迷茫广袤的白色,我想起了那些《日瓦戈医生》中残酷的冬日和在那片雪原上粗犷的人们。下面的俄罗斯人也许耳根会发热吧,在他们的头顶,一个美国佬正对他们的民族性格说三道四。

  机外是寒冷的北极,而我跟瑞克正谈得火热。不知什么时候,他提起了他的未婚妻。

  “我的未婚妻是个中国人,也是一个朝鲜族人。”我见他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而我本来就对这类异国婚恋感兴趣,就侧头问他“你怎麽认识她的?”。他笑了一笑,呷了一口啤酒,然后颇为得意地对我娓娓道来:“她是个阿姨。”我没有听懂他说的中文“阿姨”二字。就重新问了他一遍,他就解释说她是来帮他打扫清洁卫生的,我这才明白了他原来是在说“阿姨”。他继续道:“她开始是来帮我打扫卫生的,干了一段,我们就好了。”我心想,听起来还有些罗曼蒂克,只是他们怎样交流呢,比如第一次他对她说:“我爱你!”或者她对他说:“我爱你!”。记得一个朋友告诉过我,他的美国老板跟一个中国的电影演员热恋的时候,是他居中翻译,后来他觉得旁观别人卿卿我我很不是滋味,就发明了一个让那对异国恋人谈情说爱的办法。他分别赠给了他和她英汉字典和汉英字典,当他说“I love you”的时候,就一个字一个字在英汉字典指出来,女方就明白了他的深情;反之,女方说“我爱你”的时候,就在汉英字典上把这三个字用指头指着,眼睛温情脉脉地看着男方,男方也就会意了。我问瑞克:“你们交流没有什么障碍吧?”他又仰着脖子喝了一口啤酒,对我笑道:“她教我中文,我教她英文,没有太大问题。”

  瑞克显然很为他的未婚妻自豪,提起她,他有说不完的话。“我是穷人,她也是穷人。她在黑龙江丢了工作,婚姻也破裂了,只好到北京来当阿姨。”这句话听起来是如此熟悉,我不禁想起了很多年前去看人家结婚,婚礼上介绍人发言时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XXX与YY同志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想不到这句被我们今天当成笑话的经典原来是一个朴素的真理,人在求偶的时候其实大体上是遵循门当户对的原则的。

  “她的韩国泡菜做得太好,一到朋友的聚会上,她的韩国泡菜最受欢迎,可惜我不能享受,吃了肚子就涨,老想打屁。”瑞克说着,笑出了声来。

  “她跟我说,她跟我结婚后,她想再为我生孩子。但我不能答应她,我是无法再养育孩子了。我有过两次婚姻,第一个妻子跟我结婚时,我收养了她的孩子。第二个妻子没有生育,后来患病死了。我收养了一个孩子,这一生也就够了,不想也没有能力再养育孩子。”我想也是的。他去上卫生间时,我发现他原来有些瘸腿,步履之间竟然有些蹒跚。所以他能够跟那个心爱的朝鲜族女人厮守一处、颐养天年,就已经很好,何必再去求子嗣的延续呢。

  我问他在中国这些年,到过哪些地方旅游,他说:“在中国旅游很贵的,不如到东南亚去旅游。有一次跟我的未婚妻到泰国去旅游,办签证时我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但泰国大使馆的官员却对她再三刁难,气得我把我的护照掏出来,往桌子上一甩,他们才马上赔了小心,给了签证。”一边说,他就一边得意地把他的护照掏了出来给我看,我才看清他的护照是外交护照,也就是说,他享受着外交官一样的待遇。难怪,人家看他气咻咻地拿出美利坚合众国的外交护照,哪能不敬畏三分。

  “嘿,你知道在中国什么地方有船民吗?”他突然问起了我这个问题。我说:“长江下游肯定还有船民吧。”他说:“我是个穷人,在美国家就安在宿营车上。如果晚年可以在中国安家,买一条船就在江上生活。”我心里暗笑,他还有些童心未泯嘛,居然还会想到到中国来当船民。接着,他又说道:“其实,能在江边买一栋房子,就很好了。你知道什么地方的江边可以买到房子吗?”我知道江南的很多地方比如周庄有很多房子就建在江边,“人家尽枕河”嘛。云南的丽江那里有江水穿城而过,所以也有很多房子就在江边。但是这些地方的江边房舍怕是很金贵的,瑞克果真要到这些地方寻找安身之所,怕是要大失所望的。广西的漓江呢?到那里去游玩的时候,看到过漓江两岸大片大片的修竹后面是一个一个的小村落,在金色阳光的映照下,竹林也是一片金黄,三三两两的女人们就从那些竹林后面挑着水桶袅袅然到江边担水,也有些女人正在江边浆洗。那些画面让人不禁有了许多美妙的想象,以为那里就是天上人间了。连我都想到那里去悠然度日呢。瑞克听我提起了漓江,兴趣大生,要过我的名片,说要给我来邮件联系,让我告诉他详情。

  这样聊着,不觉就快到北京了。我问他:“她要到机场来接你吗?”“不,不过,可以肯定,我们今天晚上会有很多快乐。”说着,他张一只眼闭一只眼,诡秘地对我笑着。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履历造假被扒底朝天 川普钦点的亚裔美女高官被迫辞职
哈哈哈!博尔特跑赢了全世界, 最后竟败给了中国摄像师
女大学生兼职做“孕期情人”,最后发现雇主竟是姐夫(图)
双胞胎姐妹裸体画衣服 就大胆出门 竟无人发现(组图)
Edmunds统计:卖旧车换新车 约33%车主面临负资产(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