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脳脹潞脧脛脷脠脻
女主高兴的出嫁,司机说看后面,女子回头立马号啕大哭
你绝对没看过的超详细体验贴,坐火车横穿美国是怎样的?
在火车上遇到的艺校女生 后来成了我老板的情人(组图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9-10-30 19:07:18

在火车上遇到的艺校女生 后来成了我老板的情人(组图


焰欣爱吃鱼

对于在外打拼的人而言,

回家是一个很有温度的词。

每个人回家都会选择不同的交通方式,

而坐绿皮火车回家,

思念也会被拉得无限长。

在火车上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事,

也会遇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人,

而这不真实旅途的奇妙之处吗?

就像今天的故事。

01

我对理想生活的描绘是一年当中,半年拼命工作,半年旅行。

前者我做到了,后者却做不到,原因是赚的太少,连买张高铁票回老家探望父母的钱都拮据得很。

只要时间允许,我尽量选择行程近十个小时的绿皮火车,省下钱给他们买点喜欢的东西。

我差不多每个月都要折腾几次,不这么做,就无法让心安定下来。

绿皮火车慢的让人怀疑,时光那一刻一定是偷偷跑去与出墙红杏幽会,掷众生于不顾。

否则,何以稀稀落落的车厢里,每个人脸上神情惊人的一致,麻木茫然,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

那个炎热的夏日,我随着车身的摇晃昏昏欲睡,感觉车一会儿停了,呼啦啦上来不少人;一会儿车厢空了,周围静了。

我闭着眼睛,头靠着椅背。

当我感觉到有什么不对时,睁开眼,立时与对面一双清澈的双眸相遇。

她显然刚上车,脸上还带着一种旅行刚开启时的新鲜感。

她已经观察我半天,目光流露出一种绕有兴致的意味。

我疑问地看着她。

“没什么,我只是看见你这儿——”她竖起一根食指在嘴唇前,轻轻点了点我,抿嘴一笑。

我低头看了看。因为热,体恤衫袖口被我卷了上去,露出肩头的黑色zippo纹身。

它半指大小,机盖半张,露出银色内胆,连同机身上的logo,栩栩如生。

它是我高中女友的手笔。她是zippo的痴迷者,经营着一家纹身店。

我们在一起半年,然后分手,因为她爱上别的男人。



我放下袖口,漠然将视线移向别处。过了会儿,我感觉她依旧在观察我。

我不满地瞥了她一眼,她歉意地笑笑。

“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好奇,是喜欢zippo,还是有其它意义?”

“这不关你的事。”我毫不客气地怼了她。

我不喜欢乱打听别人隐私的女孩,尽管她长得挺好看。

“哦。”她尴尬地笑笑。“我问你,是因为我也有一个。”

她抬起左臂,将短袖T恤袖口向上卷了卷,露出白皙肩头上的一个粉色纹身,小巧玲珑,也是zippo。

“我们很像,而且是同一个位置。”她偏着头笑,贝齿一闪。

我也笑了。这种偏好真的不多。

我们聊了会儿。她叫穆果儿,和我同龄,二十一岁。

我们在同一座城市,老家也在同一个地方。区别是她刚从艺校毕业,我已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三年。

她当年高考只得了三百零二分,问我时,我笑笑,没有回答。

“哎,这样不公平,我都告诉你了。”

她不满地嘟着嘴,柔亮的黑眼眸仿佛凝着一层晶莹剔透的蜡,像出生不久的小奶猫。

“四百九十分。”我淡淡地说。

她一呆。

“哎,那你可以上大学啊,够本科线了。”

我默然不语。

是的,这个分数足够进入一所普通大学,可在我,它只象征着耻辱。

要不是失恋,要不是心灰意冷,作为学霸的我,是公认的一流重点大学莫属。

我撕碎了那所普通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只身到这座城市打工。

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儿,赚很多钱,活得不比谁差。


“我也是这样想的。”穆果儿认真地说。



穆果儿告诉我,她父母离婚后,她再没见过父亲,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

“我爸爸有个zippo。他按下打火机的声响,我从小喜欢听。”她说,“它就像黑夜中的一扇门,悄然打开。所以我就有了那个纹身。”

说实在的,我挺喜欢她。可我囊中羞涩,感觉眼下没能力展开一场恋爱。

就在我几乎忘了她时,一天晚上,我再次见到她。

对她来说,这只是上次邂逅的延续,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但无关爱情。

02

换过几份工作后,我开始给一名律师当司机。

他叫陆恒,四十出头,每年赚的钱是我们这种人无法想象的。

陆恒雇我,主要看中我寡言少语,用他的话说,我机灵,具备挖掘潜力。

那天,陆恒说了个段子,大意是就算弃绝红尘,也得证明自己在红尘中十足十地打过滚儿,否则师傅不爱收,认为容易受诱惑而中途变卦。

至于怎么打滚儿才算红尘过关,那不重要。

陆恒每天忙于办案谈案,频繁出入各类会所,去时一脸疲惫,出来时安详淡然。

他和他老婆不像夫妻,更合作伙伴,彼此客客气气,要不是有个十二岁的儿子,我会怀疑他们根本不睡在一起。



陆恒有若干情人。

有的是年轻女律师,希望搭上他能有更多案子;有的是圈外女孩,图的当然是钱。

陆恒有一个不变的信条:不欺女人不欺钱。除此之外,其它都可商讨。

前者,让他即便滥情,但不像有些男人那么令人作呕;后者为他赢得了职业声誉。

骂他的人不少,委托他办事的人更多。在他面前我努力表现,除了工资,他每个月给我数额不等的奖金。

看着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渐渐增加,我对未来的信心也越来越足了。

那天晚上,他有事走不开,让我去郊区接个人。

我去了,在指定地点停下,按照约定的方式打开双闪。

不一会儿,有人拉开后车门径自上车。我从后视镜看了眼,是个年轻女人,长发遮住半张脸。

她清晰地说出陆恒的名字。那一刻,我感觉她的声音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在律师事务所楼下,陆恒上车,在副驾驶座上扭头望着她。

“想好了?后悔的话,我让小路送你回去。”

她低着头,没说话。

陆恒等了会儿,然后回过身,说出一家豪华酒店的名字。

在酒店门口,陆恒下了车,绕到另一侧,为女孩拉开车门。

她慢吞吞地下车,朝大堂里张望。



玻璃门透出的明亮光线照着她的脸。我一震:是穆果儿!

她穿着黑色吊带裙,露出白皙削薄的肩膀。

灯光下,那个粉色zippo纹身犹如夏日的一只蝴蝶落在她肩头,清晰可见!

03

几天后,我按陆恒吩咐,去酒店接穆果儿出去买东西时,她方认出,那天的司机原来是我。

她打量我一番,咯咯笑了。

“这么巧。”她嚷道。

我笑着点点头。

她意识到什么,窘迫地垂下眼睛。

陆恒出手大方。高兴时,他可以哗地抽出一沓钱,随便分出一摞,数也不数地扔过去。

心情不快时就两说了,言辞刻薄得很。

一晚,当着我的面,他甩了穆果儿一记耳光,只为了她一句有口无心的话。

穆果儿一手捂住脸,呆呆地看着他,前一刻的笑容僵在唇边。

陆恒回家后,我给穆果儿打了个电话,问她有没有兴趣出来走走,她答应了。

在酒店后的河堤路上,她始终不说话,直到我忍不住,直奔那个话题。

“你知道他有家,有其它情人么?”

穆果儿点点头,瞥了我一眼。

“那你还——”我气血上涌,说不下去了。

她默然不语。

“为钱?”我问。

她凄然笑笑,“不然是什么?”

“不会自己赚么?”我轻蔑地瞧着她。

“酒吧,美容院,小剧团等等,我都干过。安分守己的话,每个月能赚到三到五千,我妈的两千是固定的,剩下的除了房租和杂费,有时连吃饭都不够。”

“钱少时,或许可以调整。”

“离婚时房子归了我爸,这是他放弃我的条件。这些年我们一直借住亲戚家,寄人篱下,眼下她病了,更需要钱。”

“那你也不至于——”我难以启口。

“反正我总是会遇到那类男人。”穆果儿耸耸肩,“与其被一群男人骚扰,不如只忍受一个。陆恒说,一年后给我一笔钱,我算了算,足够我在老家买套小一点的房子。”



“你怎么认识他的?”

她摇摇头。

“那不重要。”她说,“以你的了解,他会食言么?”

她不安地望着我。

我摇摇头。

“他不是那样的人。”

“那就好。”她干脆地说,“别的,我都能忍。

夜深了,我们站在河堤上,望着城市烟雾遮挡下的天空。

期间,穆果儿扭过脸,望着我微微一笑。

那一刻,我想起绿皮火车上的她。一双小奶猫的童稚眼睛。

04

穆果儿和我一样,很快适应了角色。

她致力于淘汰陆恒的其它情人,而且做到了。渐渐的,陆恒的情人都被筛空,只剩她。

他带着她周游世界,坐头等舱,买奢侈品。她开始痴迷于杜彭,觉得那声音更为空灵,引人遐想。

她学会了吸烟,因为陆恒喜欢她吸烟的动作和表情,迷离中散发着淡淡的风尘味。

他带她出席各种场合,她的年轻美貌让他倍感光彩。

可他瞧不起她,只当她是他花钱买的一个玩物。

他为她花钱,却只给她少量零用钱。这是他避免鱼儿脱钩的招数。

一次,陆恒参加大学同学会,穆果儿陪着去了。

一应中年男女中,她显得格格不入。



酒过三巡,有人开始挑衅。

“陆大律,你把我们当成啥了,什么人都带!”

陆恒笑笑。

“她是艺校毕业生,我带来为大家表演,活跃气氛的。”

说罢,他给穆果儿递了个眼色。

穆果儿站起身,脱下外套,露出黑色吊带裙,甩掉高跟鞋,走到场中央,赤脚跳了支舞。

她白皙的小腿点亮了男人们的眼睛,暗淡了女人们的脸。

期间,一个女人上前,一把扯下挂在穆果儿肩头的吊带。

“要脱就彻底点,别半遮半掩!”

哄笑声随之而起。穆果儿一手捂胸,后退一步,默然不语。


陆恒没说话,看也没看穆果儿一眼。

有人趁势提议,和陆恒拆拳,三轮,他输一次,穆果儿就得脱一件衣服。

而穆果儿浑身上下,超不过三件衣物。

陆恒答应了。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反正首轮,他就输了。

众人目光唰地集中在穆果儿身上。她脸色苍白,不知所措,场内安静下来。

这时,有人看不下去,解围地说了句什么,众人哈哈一笑。穆果儿如释重负。

回去的车上,穆果儿始终不说话。



“委屈了?”陆恒问。

她沉默着。

陆恒无声一笑。

“记住,钱不是那么好花的,这个道理,你早就该懂。”

05

那段时间,我与穆果儿都很少回老家。

我忙于陆恒的各种差使,陆恒说了,只要我表现的好,他会安排我的前途。

至于穆果儿,她的工作只有一个:哄陆恒开心。

她唯一的赌注是陆恒不会食言,以我的了解,陆恒的确不会,可若情势发生变化,那就不好说了。

这一天终于来了。

事情是陆恒的一件标的额巨大的风险代理案引起的。

案件如果办成,陆恒将获得上千万代理费,可一旦发生纰漏,他有可能置身囹圄。

这取决于他行贿的司法系统的那些人是否出事。

为防万一,他悄悄办理离婚手续,将家产尽数归入妻子名下。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那天,检察院传唤了陆恒,也传唤了我。

我按照陆恒事先叮嘱的回答问题,实际就算陆恒不叮嘱,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我做的都是陆恒吩咐的事,他为人谨慎,关键性的送礼都亲自完成。

不过他有些钱以我的名义存着,用于交际方便,平时存取也都是我。那样大额的进进出出,我必须给出合理的解释,于是我实话实说了。



一周后,陆恒被拘留,我的银行账户也被冻结。

陆恒在看守所给我传话,让我去他老婆那拿笔钱,交给穆果儿。

我去了,结果是这样的:

“他外面那些烂事烂人,我高兴就帮他料理,不高兴就统统滚蛋。这已经是我网开一面。”

陆恒的老婆抱着双肩,居高临下的瞧着我,目光冰冷中透出一丝敌意,就好像陆恒的那些情人都是我弄来的。

穆果儿和我一样,也受到了检察院的传唤。

她说了什么我不清楚,想来也不可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的证词。

她是陆恒的情人不假,但时间很短,对他的事一无所知。

那天,我去穆果儿住处找她。

推开门,屋内烟雾缭绕,满地狼藉,几个爱马仕皮包被剪子扎坏,丢弃在墙角。

穆果儿赤脚抱膝坐在沙发上,披头散发,烟灰缸里堆满烟头儿。

“她来闹过了,”穆果儿凄然笑着,“骂我贱货,说一分钱都不会给我。”

我低下头,不去看她苍白憔悴的脸。

过了不知多久,我起身,将窗户打开。



“小路,”穆果儿站在我身后,哑声说,“明天,我们一起坐绿皮火车回趟老家吧。”

我眼睛一热,点了点头。

06

绿皮火车还是那样慢,像迟暮的老人,与城市的繁忙格格不入,却给人以温馨感。

一个个小站迎面而来,挥手而去。车厢忽而满了,忽而空了。

我被车厢晃得昏昏沉沉,直打瞌睡。我懒得思考什么,觉得想多了也没用。

穆果儿坐在我对面,默默望着车窗外。

“那个,还在么?”她忽然问。

我睁开眼睛,她示意我的肩膀。

我笑了,点点头。

“我的不在了。”她说,狡黠一笑。

我注视着她,没说话。

她轻叹口气,目光移向窗外。

“有什么打算?”我问。

“戒烟。”她简短地说。

我这才注意到,途中,她一支烟也没吸。



“还有呢?”我问。

“还有——”她思忖着,“我还会回来的,一定会。重新奋斗,不会过得比谁差。”她坚定地说。

随即,她看向我。

“你呢?你的打算是什么?”

我没回答。

07

这一次,我在老家待的时间比较长,有两个月之久。

不知为什么,我不再像以往那样焦躁不安。

曾经困扰我的那些无形的东西依然存留在脑海,却不再具有当初的力量。

我知道,自己应该认真规划一下生活,而不是像只暗夜里的飞蛾。

两个月后,陆恒的案子判了,十年。

宣判那天,我特意赶去法庭,看到的陆恒几乎让我认不出来。

十年刑期尚未拉开序幕,他就已经老了,两鬓斑白,目光迟钝。

旁听席上,我没看见陆恒的老婆,这并不让我意外。

我去了家房地产公司,利用业余时间攻读营销课程,节假日时,只要时间充足,我还是选择独自乘坐绿皮火车回老家探亲。

对于我来说,车上那漫长的等待不再是种折磨,相反,我开始享受那种与世隔绝的孤独,整理自己的心。



我再没见过穆果儿。她换了手机号码,搬离了原来的住处。

不过,我常在绿皮火车上见到与她相似的年轻的脸,带着旅途刚刚开启的新鲜感。

还有,那双充满童稚的小奶猫一样的眼睛。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履历造假被扒底朝天 川普钦点的亚裔美女高官被迫辞职
哈哈哈!博尔特跑赢了全世界, 最后竟败给了中国摄像师
女大学生兼职做“孕期情人”,最后发现雇主竟是姐夫(图)
中国传统智慧的结晶!这幢24层建筑居然没用一颗螺丝钉
双胞胎姐妹裸体画衣服 就大胆出门 竟无人发现(组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