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麓贸脗陆脨脗脦脜
稱美「水深火熱」 反美教授在美定居網絡譁然
中國壓制穆斯林行動延伸至三亞
孫大午的兩次被捕與習近平的威權中國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1-02-17 23:24:10
孫大午的兩次被捕與習近平的威權中國
袁莉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2021/02/08/business/08Newworld-illo/06Newworld-illo-master1050.jpg
DION MBD
2003年,一位名叫孫大午的農民企業家因反抗中國政府被抓。一群有改革思想的官員、記者、律師和學者們發起了一場運動,令其成功獲釋。
2020年,在孫大午的又一次反抗後,中國政府再次將他逮捕。但中國已與以前不同了,到目前為止,這次的結果也與上次大不相同。
孫大午在未受到指控的情況下已被關押了三個月。與他一起被捕的,還有他的家人和企業高級管理團隊共24人。剛開始時,他無法聘請律師。他的公司已被政府接管。而且這次,外界並沒有試圖拯救他。
中國過去是共產黨統治下的威權國家,現在仍然是。但自2012年底以來,在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的威權主義已帶上了更嚴厲的特色。孫大午的案子表明,中國正在從一個努力追求經濟和社會自由化(儘管不是政治自由化)的國家,轉變為一個日益受到意識型態束縛的國家。

在中國政府對另一位著名企業家馬雲的商業帝國展開圍攻的時候,孫大午的教訓值得記住。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的這名實際領導者本人還沒有受到不當行為的指控,目前尚不清楚中國監管機構會在多大程度上嚴格控制他的經營。但無論政府對阿里巴巴的指控有多少根據,都幾乎沒人敢站出來為公司說話。
習近平已穩步削弱了中國的公民社會——構成一個國家日常生活的商人、律師、民間團體和許多其他人。許多國家的人民把公民社會當作理所當然的東西。在中共試圖取代所有角色的中國,公民社會曾在2003年展露頭角。
自習近平當權以來,中國的公民社會幾乎已被摧毀殆盡。有獨立傾向的記者被噤聲。律師被關進監獄。官員,甚至是退休的官員,都知道不能發聲。商人們小心行事,避免與政府作對。
筆名笑蜀的資深記者陳敏說,中國一直存在侵犯人權的問題。他說,區別在於,公民社會曾經給予人們一些反擊的空間。
「現在是既沒有民間社會又沒有空間,」他說。「這是兩個時代。」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2021/02/05/business/00newworld-2/merlin_153690660_94913848-74db-4b23-b0ab-9dff3c2fa051-jumbo.jpg
2019年的孫大午。2003年,他第一次被抓後,支持者幫助了他。現在沒有人這樣做。 NA ZHO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共對政治上活躍或直言不諱的商人歷來的懷疑態度已經惡化。前風險投資人王功權是習近平上台後首批入獄的知名人士之一,他曾資助過倡導更自由的社會和政治政策。退休的房地產大亨任志強去年被判處18年有期徒刑,他多次批評習近平的政策,包括政府在新冠病毒暴發早期處理不當。
在私人聊天室和私下談話中,一些人在問,北京逮捕孫大午是在向私營企業傳遞什麼信號。在某種意義上,正義直言、慷慨大方的孫大午是中共推崇的具有公民意識的商人楷模。他在公司位於河北農村的園區周圍建起了一個城鎮——大午城,其中包括一家擁有1000個床位的醫院。

「我的理想就是建一個農村中的都市,」他曾說。
孫大午現年66歲,出生在北京以南約兩個小時車程的河北徐水。他中學畢業後參軍。八年後退伍回鄉,曾在國有的中國農業銀行工作。
他生性好奇喜動,在業餘時間自學了大學法律,還讀過中國文學課程。1985年,他辭去銀行的工作,創辦了一家企業,養了1000隻雞和50頭豬。他的公司大午農牧集團現在雇有約9000名員工,其中很多是來自附近村莊的農民。
隨著生意的發展,孫大午開始接觸北京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到2003年春,他已成為農民和企業家權益的代言人,在中國頂尖大學發表演講。
激怒了當局之後,他被指控非法集資被抓。他的新朋友們馬上站出來為他辯護。法律學者提出理由說,他被指控違反的法律的措辭賦予當局廣泛的自行決定權,起訴其不喜歡的商人。
人權活動人士劉曉波當時曾解釋說,孫大午「對現行體制構成巨大挑戰」。劉曉波後來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2017年死於獄中。劉曉波寫道,作為一名企業家,孫大午既鄙視權錢交易,又有獨立行事的財力,以及為推動政治改革大聲疾呼的勇氣。

「很可能成為新型的農民領袖,」劉曉波寫道。「所以當局必然要利用模糊的法律進行整治。」
孫大午五個月後獲釋,聞名全國。就連國家電視台也對他重獲自由做了報導,一名退休的高級官員馬上拜訪了他。
雖然曾被抓,但他仍繼續與知識分子和前官員們交往。他為有自由主義傾向的團體、智庫和出版物提供會議場所,直到這些機構在最近幾年被禁。他仍與一些知名異見人士保持著親密的朋友關係,即使這些人在政治上不受歡迎之後。
個別人指出他自負,搞圍繞自己公司的個人崇拜。他的話被印成標語,在企業園區張貼。其中一條寫道,「醫院掙了錢是我的恥辱,醫院賠了錢是我的榮譽。」
然而,就連批評他的人也指出他勇敢。中國2015年大批逮捕維權律師時,孫大午說,他願意為給這些律師辯護的人贊助十萬元。
2019年,他在社群媒體上說,當地政府沒有對他的公司可能出現的豬瘟予以正式確認,雖然已經死了1.5萬頭豬。兩天後,中央政府確認了豬瘟。

去年5月,孫大午站出來為許志永說話。許志永是有名的維權律師,也是2003年代理孫大午案的三名律師之一,他在敦促習近平辭職後被抓。
孫大午認為對政府的這些行動要做出反應。「面對恐怖的時候,咱們這些平民百姓又能怎樣?」孫大午在2015年的一次演講中說。「驚懼地睜開眼睛,冒叫一聲。」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2021/02/05/business/00newworld-3/merlin_153690729_b3f88952-670a-4fc9-bf45-4c2697ea8acc-master1050.jpg
孫大午的大午農牧集團的豬飼料倉庫。公司現約有9000名員工。 NA ZHO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11月,當局逮捕了孫大午。
表面上看,孫大午和他的手下被抓的原因是,在他的公司與一家國有農場的土地糾紛中,他們發生過幾次工人之間的肢體衝突。據《南方週末》報導,去年11月11日凌晨1點,六輛載著特警和警犬的大巴車出現在大午公司的一個住宅小區裡。
將近三個月過去了,相關細節仍不清楚。開始的時候,孫大午和家人都沒有律師,因為中國法律要求,聘請律師需要有家人的簽名許可,而他們都被抓了。現在他們有了代理律師,但律師只證實了他們已與孫大午及其家人見了面。
與2003年不同的是,幾乎沒有人站出來要求釋放孫大午。一名曾在2003年寫過一篇介紹孫大午的有影響力文章的前記者,現在找不到發表言論的地方。孫大午的一位密友說,看他的國家安全人員警告他不要與記者交談。就連那些過去接受過孫大午幫助的人,也沒有回覆我的置評請求,哪怕是在不公開發表的前提下。

人權組織譴責中國系統性打壓人權

「2003年是孫大午的幸運,」資深記者陳敏說。「他遭到政府的壓迫,也得到了民間的解救。他付出了代價,但相對而言是比較小的代價。」
這次沒人預計他會走運。問題是他將遇到多大的不幸。
紐約時報中文網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习近平撂重话“帐总是要算的” 内蒙团全场寂静
蘇寧和華西村榮景破滅 預警中共經濟泡沫
汪洋讲话露玄机,邓小平12字治港方针已荡然无存
语出惊人的预测:中国经济永远超不过美国
涉习李指令内部文件曝光 中共隐瞒疫情再添新证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