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麓贸脗陆脨脗脦脜
潰壩倒數?三峽大壩水位飆破「150公尺」 下游居民恐慌
洪水致交通中断 考生赶到考场时已开考两个半小时(图)
政治安全机构与许章润被抓:中国进入至暗时刻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0-07-11 21:59:35

政治安全机构与许章润被抓:中国进入至暗时刻






资料照:戴着口罩的上海市民走过内有一幅习近平画像的大门。(2020年5月22日)
资料照:戴着口罩的上海市民走过内有一幅习近平画像的大门。(2020年5月22日)








清华大学敢言的法学教授许章润被抓捕当日,北京宣布新建立的警察统筹机构将落实习近平政治安全决策。这可能预示着习近平当局整肃中国知识分子、全民自由大萎缩的开始;也反映了中国将退入意识形态全面控制的毛式时代。


7月6日,中国发生了两件表面看似没有直接关联的事情:新成立的“政治安全专项组”日前开会决定,北京政法当局要调集各方资源落实习近平有关“政治安全”的指示,具体做法就是抓住“关键的具体”个案,使最高指示“落地见效”。


当天,数年来以犀利言辞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被20多名首都和四川两地警察以“嫖娼”罪从北京家中带走。


中国的《法制日报》说,为贯彻习近平维护“政治安全”的决策,“近日,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在京召开第一次会议,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政治安全专项组组长雷东生主持会议并讲话” 。


“两者当然有联系” ,纽约执业律师、海外民运活跃人士李进进说。“政治安全是习近平上台后一直要抓的一件事,它只不过是通过成立政治安全专项小组对这件事更加规范化、组织化了。把这项工作统一由一个部门来领导。”


2015年7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国家安全法》,将习近平“国家安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的话载入其中,“这就是要加强意识形态控制,核心就是要护党,就是要把共产党的政权永久的长期化。任何对政治安全有威胁的人和事都要予以清理”,李进进表示。


朝着毛时代倒退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军涛认为,此举是北京当局总结了习近平用举国体制治疫经验后,为应对面临的高度政治安全风险提出的“突破现有制度框架”的举措。


“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在最初设计时是个咨询机构,直接对党中央而不是对政法委。现在看来给它赋予了一些实权,就是要进行实际的协调,统筹社会资源,而且要采取专(家)群(众)结合方式,要主动出击,等等。这一系列词汇都表明在向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的社会管理体制——把所有的大事小事都上升的政权安全的高度来认识——这样一个倒退。”


中共法制喉舌的这篇报道显示,中共正面临高度“国家政治安全风险”。为此,会议提出要打击“滲透颠覆破坏活动、暴力恐怖活动、民族分裂活动、宗教极端活动”。


雷东生在会上说明了该专项组设立的两个原因:第一,“提升政治站位”,将政治安全提升到跟国家利益相同的“至上”地位;其次,要搞群众专政,“坚持专群结合、依靠群众,构筑维护国家政治安全人民防线”。


会议还提了三项要求:统筹各方资源、运用法律武器维护政治安全;要抓“关键的具体”案例,推动维护政治安全“落地见效”。


实质就是警察治国


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认为,政治安全专项组就是为贯彻习近平“政治安全压倒一切”而建立的、把各有关部门拢到一起来的一个机构。“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下面成立这个东西,包裹的东西太厚,实际上剥开看赤裸裸的就是要警察治国,就是要不顾一切的维护政治安全。”


高文谦表示,许章润被捕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发生的,“你敢挑战习近平?疫情严重时没顾得上收拾你,现在事情坐稳了,美国也手忙脚乱对付疫情,正好收拾你、收拾香港。”


“雷东升就是个马仔,”高文谦说,“这帮人哪里有他们独立、主动的行为呢?都是全国一盘棋、全党一盘棋,秉承习近平旨意跑腿办事。”高文谦补充。


现年50岁的雷东升是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初期(1969年)出生的,曾在中国公安部的研究部门工作。2017年4月任政法委副秘书长。2018年6月任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2019年12月,兼任政法委新闻发言人。


王军涛认为,许章润被抓是因为他直指习近平为独夫民贼、千古罪人,“从习近平2017年准备废除任期限制开始,他针对习近平搞独裁,一篇接一篇反独裁。”


2018年7月,许章润在网络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批习近平取消任期限制。“年初修宪,取消政治任期,令世界舆论哗然,让国人胆战心惊,顿生‘改革四十年,一觉回从前’的忧虑。此间作业,等于凭空制造一个‘超级元首’,无所制衡,令人不禁浮想联翩而顿生恐惧。”


2020年2月,瘟疫之中,许章润的文章已是《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他们目睹了欺瞒疫情不顾生民安危的刻薄寡恩,他们身受着为了歌舞升平而视民众为刍狗的深重代价,他们更亲历了无数生命在分分钟倒下,却还在封号钳口、开发感动、歌功颂德的无耻荒唐。一句话,‘我不相信’,老子不干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高文谦认为,许章润一介书生议政,比起有人脉关系丰富的红二代地产大亨任志强,以及在逃亡中发表对习近平攻心的劝退书的法律维权活跃人士许志永,可谓单纯得多,“但是他把矛头直指习近平, 具有中华民气,‘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


纽约时报报道,“这位中国法学教授在手头的一个小包里放了几条内裤和一把牙刷,为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天做好了准备。”


“许章润还是给中国知识分子争得了一点荣光,”高文谦表示。他认为这可能是习近平整肃许章润的根本原因:中国知识分子“已经是脊梁骨都给打折了,多少年来,一茬茬地割韭菜,把敢言的人都赶尽杀绝了,”因此,中共当局才会对许章润这样的书生议政感到“怕极了” 。


王军涛认为,许章润被逮捕预示处于内政外交困境的习近平, 将开始大规模整肃中国的知识界,“反腐是对党内政治精英进行整肃,扫黑是对经济精英进行了整肃,他现在可能要动手整肃知识精英了。“


“中国已经到了一个至暗时刻,”《晚年周恩来》的作者高文谦说。对中共历史和领袖人物有深入研究的高文谦认为,进入这样一个时刻与习近平本人心胸狭隘的性格不无关系。



习近平小肚鸡肠睚眦必报


“从香港到许章润,他一直挂着呢,就看这把刀什么时候下来,现在终于下来了。证明一点:一条道走到黑,没底线啊。(许章润)6月已经被软禁了,但还是要治他的罪,原因就是上面一直盯着他呢,出不了这口气啊。所以习近平的为人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香港反送中起源不就是跨境抓人吗?不就是出了那本八卦的书吗?正经人都不用正眼去看,但是这个事情居然可以引起这么大的惊天大波来,最后把香港这个中国会下金蛋的鸡也给搞死了。”


2015年发生了香港 “铜锣湾书店股东和员工失踪事件”。被失踪的5人后来证实都在中国大陆被当局控制。据报道,那次被认为中国国安人员到香港跨境执法的行动,跟该书店计划出版一本有关习近平与其情人私生活内幕的书有关。


习近平视政治安全为国家安全的根本。认为“政治安全决定和影响着经济安全、社会安全、文化安全等其他各个领域的安全,直接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族的兴衰存亡。”


既然政治安全如此重要,为什么不以违反“政治安全”入罪——像毛时代,走资派、五反分子都是摆上台面的罪名——却要以摧毁人们想象力的“嫖娼”罪逮捕一名著名的法学教授呢?


李进进律师说,其目的“第一,搞臭这个人;第二,在国际社会上还要遮遮丑。”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许湘筠采访时说,指控许教授嫖娼“丢人的不是许章润教授,丢人的是中国政府。”


纽约时报引述居住在新西兰的澳大利亚汉学家白洁明(Geremie R. Barmé)的话说,“许教授在两年多以前就提到‘他们会设法让他嫖娼’的风险,因此他小心翼翼避免被陷害。”



顺习者昌、逆习者被嫖娼


根据百度,在中国,“嫖娼和卖淫都不构成犯罪,不会被判刑,《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外界不清楚的是北京当局对这起大动干戈抓捕“嫌犯”的“嫖娼”案,最后将如何走完其法律程序。


或许政治安全专项组会议中的一句话可以解释,“要把经验上升为法律政策”,形成“制度成果”,王军涛说,“这就是准备要违法做事了。就是要突破原来的规矩,原来的禁区,准备突破原有的制度架构了。”


高文谦认为,政治安全专项组的建立和对许章润的逮捕,只是再次说明了习近平就是一条道走到黑,“这是末日的疯狂,其要害就是:顺习者昌、逆习者被嫖娼。”


中共党刊《求是》载文论述“政治安全”,说“政治安全是党和国家安全的生命线,是不可动摇的底线,必须筑牢维护政治安全的铜墙铁壁。”


老百姓不需要政治安全


旅美法律学者虞平认为,所谓“政治安全”中共过去是讲不出口的。“政治安全是什么安全?内容怎么界定?当然主要指的是共产党的政治安全,说到底就是这个。”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和中共在提到政治安全时总要扯上人民:“政治安全攸关国家安危,攸关人民安康”,“只有安全的政治环境,才能保障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虞平表示,“政治安全不是法律用语,也不是一个可以放到台面上来讨论的正当利益,政党统治的政权的安全并不是老百姓的安全。老百姓不存在一个政治安全问题。老百姓只存在一个民生问题,个人自由得到保障的问题,然后还有民主参与的问题。”


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成立于2020年4月21日,也就是新冠病毒大流行在全球爆发之时。组长是中共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郭声琨。


该小组基本由中共政法委班底组成,包括公安部长、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检察长、国安部长、武警司令等。


成立的最初目的是针对着疫情中的矛盾纠纷、扫黑除恶、城市社会治理、严防公共安全案事件反弹、有效防控网络安全风险。


直到6月,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之下建立了2个专项组,社会治安组和市域社会治理组,分别由公安部副部长林锐和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王洪祥任组长。政治安全专项组建立的时间应该在6月中以后和7月6日以前这段时间。


这个看似层级不高但透着突破现有制度框架的新机构预示着三个结果,王军涛说。第一,“中国会越来越闭关锁国,这和国际环境恶化,习近平倒行逆施、四处出击有关”,第二,政治迫害手段会越来越像文革,“群众专政,扭送公安局,办学习班”;第三,中国人的自由空间,不是异议人士,而是所有人的自由空间都会大大缩小,“这个社会会变得非常可怕,比毛时代还可怕” ,“因为他要用现代高科技建立起来的控制手段把所有人都假定为敌人”。


  方冰    美国之音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张林:瑞士威胁制裁 吓晕中共高层
美國擬將不可信的中國手機應用程式下架 北京堅決反對
国内知名企业家谏言北京开放互联网 惨遭当局封杀(图)
报复孟晚舟被抓 中国地方法院判处加拿大公民死刑(图)
女子要花190万买保时捷,吃完4S店午餐:不买了(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