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麓贸脗陆脨脗脦脜
重庆暴雨居民楼窗口成“瀑布” 网民惊呼:胜过九寨沟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言论 让人仿若回到19世纪(图)
左右中南海政策走向的神秘人士 他们到底是谁?(组图)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0-07-05 21:40:08

左右中南海政策走向的神秘人士 他们到底是谁?(组图)


智谷趋势

在中国政界,活跃着一批神秘的群体。在这个星球上最严密的户籍系统中,找不到他们;即便最先进的大数据、人脸识别也锁定不了他们。但他们却能左右中国政策的走向。

他们喜欢在关键时刻刷存在感。也许在旧日王府改建的办公室,也许在超魔幻的现代写字楼,轻轻点击发送键,就能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发出强烈的政治信号。

一锤定音的感觉,不要太爽。

虽是名震江湖,但江湖里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当然,他们也会犯错,只不过那也和普通人无关。

他们的每一次现身,都能把一帮书呆子、情报分析人员搞得如醉如痴,欲仙欲死。一边用劲揪头发,一边read between the lines。

人们甚至懒得去猜他们到底是谁。

网友更喜欢用一种窥破天机的语调调侃:你觉得还能是谁?!还有谁?!

但不能否认的是,他们的身上藏着解读中国趋势的密码。

Who are they(他们是谁)?



与真正的高人相比,最近冒头的“余初心”有的只是新扎师兄的既视感。

近两个月,货币政策风向有变,大宽松要暂告一段落。上周末的陆家嘴论坛上,易行长来了个偏鹰派的发言,称大放水会“适时退出“,让金融市场想起了一片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就在市场忐忑不已的时候,“余初心”现身了。6月28日晚,一篇《正确认识应对非常事件的货币政策》横空出世。

文章提到,“适时退出”并不意味着“急踩刹车”收紧货币,目的是为了“退空转”,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当然,让人心方的是,这文章也对金融投机敲了警钟,还好心奉劝不舍得“下车”、“后上车”抄底的投资者亏了别赖央妈。

对这位挟王霸之气登场的疑似大V,坊间传闻是央行内部大佬,这篇文章是在向市场喊话。

央行以往喜欢动用的要么是课题组笔杆子,要么是央行系学者。比如此前与财政部两轮互怼,靠的是人行货币政策司课题组、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们、前行长们。

人们分析说,这年头,初心哪是能随便用的,余初心或许意思是“人行的初心“。

所谓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余初心出道,借了对“大放水”表明态度的势。

然而,本以为是个王者,谁知道却是个青铜。6月30日,股债没受任何影响,晚间央行还发布公告“定向降息”,7月1日起再贴现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

分析师们白揪自己的头发了,只能撕刚刚熬夜写好的报告。有人调侃说,余初心或许是“只剩初心“之意。总之,就是不靠谱。

不过,人家本来就没选官方媒体发声。或许,本就不是说给大家伙听的,更像是江湖向庙堂喊话。

洞悉中国政治特色的同志们其实都知道,从笔名、从文章发表的平台可以看出很多门道,比如量级够不够啊什么的。

正所谓“魔鬼藏在细节里”,中国有独特的政治生态。真正的大V,绝非余初心可比。下面,我们就来掰扯掰扯。



领教一下谁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大V。

首先,要有一个深意十足、但又能让外界秒懂,还自带气场的笔名。

其次,发声的时机要么推动历史车轮,要么踩下刹车的历史关头

其三,好歹要在“两报一刊“的评论板块有方寸之地。

《人民日报》就不用说了。中国政治舆论的旗正在往哪边飘,就看人日社论的风在往哪儿吹。人民日报对此深得其味,其客户端有过一句经典的广告语——能从人民日报看出什么来,是你的本事。



最重头的当然首推“社论“,其次是”本报评论员“文章。

人民日报官微曾说,署名“本报评论员”的文章,属于高规格,不是随便署的,规定很严,举例就是薄熙来、徐才厚两案,人民日报都以“本报评论员”名义发了三篇评论,中间还有中央领导直接点题。

再然后就是我们前文说到的神秘大V们了。他们有人民日报上最有趣、最有内涵、最复杂的署名,这也是中国执政党的一大“发明创造”。

这些人物不是以评论员的身份出现,从不署真实姓名,而是按照一套特定的规则使用一系列的“官方笔名”。

这是一种官方立场的隐性表态,背后大有讲究。





海外学者多有研究这些特殊的笔名。台湾学者张逸帆将其归为两类:

第一类是直接使用中央某部委名称的简称或者谐音做笔名,特点是文章内容与该部门的职能范围相符,代表相关部委的声音。

比如代表中组部的“仲祖文”,代表中宣部理论局的“钟轩理”,代表中央政法委的“钟政轩”。

人民日报社前社长张研农曾评价说,“仲祖文”是“举重若轻”,文章常千字左右,风格短、新、实,话题集中于党建和用人的重大战略问题。仲祖文最近在党中央主办的《求是》杂志上刚发了一篇文章,有上进心的党员干部们要认真学习领悟起来。



“国平”是十八大之后出现的新人,因为中央网信办和国家网信办合署办公,取“国家网信办评论”谐音。

“国平”风头最盛的是香港“占中”期间的16篇文章,他因此入选2014年中国互联网年度人物。

2018年火的是“宣言”,出来之前各大官媒集体吹风有“重磅署名“文章来袭,出来之后果然是文采飞扬,寄语国人从容应对外部挑战。宣言,来头根本不需要遮掩。

第二类突破以发文机构命名的原则,不直接代表某个部门,而是间接指涉该议题的类别与重要程度。

鼎鼎大名如“任仲平”,取“人民日报重要评论”之意。

第一位“任仲平”周瑞金曾在《评论林中一秀木》一文中回忆:1993年,他刚调入人民日报社不久,领导便希望他写一点“皇甫平”风格的文章。

“皇甫平”是改革开放的一个标志性符号。它问世于1991年上海《解放日报》,用四篇文章力挺改革,搅动了整个中国的舆论场。这个笔名初看是黄浦江畔的评论之意,再结合文章就有奉人民之命,辅助小平的意思了。

因此,“任仲平”同样为改革而生,一出来就表示要用于解读和呼吁进行重大改革。

2010年十七届五中全会之后,还有一个横空出世的“郑青原”,一亮相就是“正本清源”级别的。当时人民日报连发了三篇他的文章,政治份量一篇重过一篇,尤其是第三篇,直接涉及政治体制改革,在人民网以大字、头条的形式挂了24小时以上。

“郑青原“到底是谁?

当时的民间观察家认为,这是比“任仲平”、“仲祖文”们更高级别的神秘人士。

光出身好,在舆论场有时候并不一定管用。不是什么人都能长久停留在人民视野中。这里就要说到2008年就出生的神秘人士“钟声”,中美贸易战让他家喻户晓。

2019年5月23日到31日期间,钟声搞了个九评,声讨美帝。



虽然在媒体圈猜测,他主要在涉外、国际事务上发出“中国之声”,不过,脑子稍微灵活一点的也都知道“中”不止是中国,也可以是中央。总之,都是你不能忽视的声音。

“钟声”如果和“勿谓言之不预”如果一起出现,那基本上代表了最糟糕的事态可能出现,被认为是中国外交辞令中最严厉的。

“勿谓言之不预”,别说我没提醒过你,历史上人民日报社论版上一旦出现这句话,都是开战的信号。一次是60年代的中印冲突,一次是70年代的对越自卫反击战。

2019年5月人民日报国际评论版上出现“五月荷”署名文章,说了一句“奉劝美方不要低估中方维护自身发展权益的能力,勿谓言之不预。”特别熟悉中国政治语汇的人,对这篇文章完全没感到不紧张,因为不是“钟声”说的。



另外,人民日报的笔名还有“何振华”,讨论如何振兴中华的议题,主要是负责反分裂主义的文章;“国纪平”则是国际重要评论,表达官方对国际问题的看法;“仲言”是重视言论,要负责引导文宣。

有时候,人民日报也会直接出现高层的文章,比如2015年的“权威人士”。



为什么中国舆论场有这么多的神秘人士呢?

中国的新闻信息管理是一个倒金字塔结构,咱们普罗大众相当稳定地处于金字塔的底层,可获得的核心信息并不多。

就算有我们自媒体搅局,对这个结构也没有产生根本性的冲击。

民众对样板文章不感兴趣,又不得不依赖小道消息来获取“机密”,有时候甚至要对官方表态进行反向解读来挖掘深层次的信息,误解和误判的几率就会增加。

所以出于沟通宣传的需要,取几个人性化的笔名,多写点接地气、讲白话的文章,既有官方权威性,又不乏灵活性,还带点政治上的神秘性,惹人关注。

其次,学界研究认为(强调一下,这可是官方盖章认证过的),体制内客观上存在意见的争鸣,他们也需要争取舆论,但不能在媒体上直白陈述,所以就得选择迂回曲折的方式在媒体上传递信号。

特别是在重大事件的转折点上,有关部门会主动进行新闻喂料,事先放风,或是要做舆论铺垫,或是要测试舆论反应。

因此,这些“神秘人士”的笔名隐晦地体现背后所代表的机构,有时候是不同利益派别的“代言人”在体面地展示内部的争论和意见,好让基层、让民间能识别出来这套政治话术。

从技术层面来讲,人民日报在文件归档上也容易处理,集结一下就是《国平论天下》、《任仲平80篇》。更重要,讲错了也有足够的空间包容

最后总结一下,这些神秘人士他们到底是谁?

智仲平只能说,他们谁都不是,他们只是行走朝堂与江湖间的马甲。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张林:瑞士威胁制裁 吓晕中共高层
美國擬將不可信的中國手機應用程式下架 北京堅決反對
国内知名企业家谏言北京开放互联网 惨遭当局封杀(图)
报复孟晚舟被抓 中国地方法院判处加拿大公民死刑(图)
女子要花190万买保时捷,吃完4S店午餐:不买了(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