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麓贸脗陆脨脗脦脜
国家卫健委:摘取未满18岁公民活体器官将追究刑责
90%企业将破产 李克强称形势严峻要力保外贸(图)
1122万同胞受灾,媒体为何集体失声?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0-07-01 22:41:32

1122万同胞受灾,媒体为何集体失声?


曾慧燕




燕按:好几次转贴,不过几分钟就被屏蔽了。所以不厌其烦將文中主要内容複制出来。
三希:6月刚过,你对这月的印象有什么?
美国疫情?高考顶替?北京新发地?
还是热度最爆的,乘风破浪?
21世纪的真相是——世界过大,讯息过多,我们不得不通过媒体认识周遭现实。


因此,热搜什么样,你我对世界的感知就是什么样。
于是,对6月的回忆中,一件大事被完全排除在外了—
洪灾。


如果没有这篇我即将写的文章,相信我,许多人会在说七月你好的同时,睁着无辜的眼睛发出疑问:


洪灾是啥事啊?


翻开中央气象台的官网,全线飘蓝。


灾情早就出现。


气象台发微博称,自己已连续发布了一整月的暴雨预警。


几乎每天都有洪水。


6月5日,14条河流发生超警戒水位洪水。


6月9日,洪灾波及南方11个大省,262万人成为灾民。


短短3天后,灾民人数就随着汹涌的水位一起,翻了一番。


6月中旬,西南、华南、江南、江淮、湖北等地又相继出现暴雨。


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重庆綦江。


80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向綦江县城袭来。


人们对特大洪水的印象,还停留在1998年。


彼时,400万军人武警出动,直升机朝茫茫洪水中空投万余件救生衣。时任国家主席亲自上阵指挥。


即使全力应对,那场洪水还是夺走4000多人的生命。


而6月的这次重庆綦江灾情,更显凶猛。它比1998年的洪水水位,还要高出0.3米。


綦江全县人数不过95万,受灾人口就超10万,接近九分之一。


目击者眼看大水漫过围墙,农贸市场瞬间变为河流。


根据应急管理部数据,截止目前已有26个省级行政单位,遭受洪涝。


中国一共才34个省,算下来接近五分之四!


更不幸的是湖北。


人类三大灾难——战争、瘟疫、洪水,湖北今年就已占去两个。


大水来袭,黄冈市一位村书记在防汛时被水流冲走,至今未短时增长的暴雨携带泥沙,一两秒就淹沒了膝盖。


7月1号当天,气象台再次发布预警。
仅近2天的雷雨预警数就达到:足足36页。
与汹涌洪水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过分平静的媒体。


中国被奇异地分为南北两个世界。


南方在滔滔大水里挣扎,北方却在热火朝天地过夏天。


我真正注意到洪灾这事,还是因为清华大学教授,秦晖老师的一篇随记。


他记下自己在阳朔旅游,被困洪水的经历。


如果不是多刷了两分钟朋友圈,看到那篇游记,这场洪水将不会在我的记忆里做任何停留。


如此重要、如此切身,讨论量却几乎为0。


看完下面这组数字对比,你会深觉怪异。


微信指数上,对比「洪水」和「乘风破浪」两个词条。


自开播后乘风破浪综艺的讨论量就一直是洪水的2倍。
生命财产不及艺人八卦。
再加上「美国」这个词条,更显荒诞。


6月来,人们对美国的关心达到9000万,是国内洪水的足足13倍。


对美国关注度最低的那天,也是对洪水关注的3倍以上。


人们心怀天下,却不屑当下。


引入历史维度进行对比,落差同样明显。


2018年,山东寿光发生水灾。那时我还在杂志社工作,虽然没上前线,但一直在后方联系采访对象。


那时的水灾被称为,60年一遇;相比重庆綦江的80年一遇,甚至还要再轻一些。


然而,反应在百度指数上,两场灾难的媒体报道量呈现天壤之别。
这一次,我们的媒体集体缺位。
失声了。


即使有所报道,6月的灾情信息也不能令人满意。


澎湃新闻网站一直有追踪发出,但多是简讯汇报。没有具体的人,只剩被压缩成一两句话的数字。


《人民日报》在6月9日发布一张广西灾后景色的照片,赞美了雨后空气清新,配文,「夏日田园风光好。」


微博上围绕洪水话题的讨论也走向戏谑:


#车库被淹洪水完美倒车入库#


新闻报道中,中国人民普遍拥有反人类的乐观。


房间中沙发飘起,大门被冲垮。
话题的标题却是:「不要慌,我有泳裤。」


#杭州千岛湖一家人在房间里抓鱼# ,讨论量最高。


这更让我觉得洪水带来的哪里是灾害,分明是对人类的馈赠。


轻描淡写中,特大洪水不及小子尿床。
遥远航拍下,没有留给痛苦的位置。
那么问题来了,洪水真的不值得报道吗?
它真的不过是露天游泳池吗?
没有经历过洪水的人很难体会那份恐惧。
中国现有自然灾害中,洪水位列第二。水火无情这四字,丝毫不带夸张。


紧要时刻,从来袭到淹没,人群仅有不过30s的逃亡时间。


在一则河水涨潮视频中:水刚没及脚踝时,一家五口正欲沿着石头撤离。


才走一半,水流就迅速没及腰处。短短不过10米的河道,成了阴阳两隔的分界线。
一家五口被洪水冲走。
飞速流动的洪水不光涨潮快,还有巨大的冲击力。


2米深的洪水,如果以每秒1米的速度撞击墙面,产生的冲击力相当于——


44吨重的挂车,每15秒撞击1次。
因此,房屋像积木一样倒塌。


这次洪灾,刘德华拍摄《失孤》时取景的网红索桥,也像面条一样被扯断。


在秦晖教授的游记中,他们最终幸运逃离了被淹民宿。


但不远处的一处酒店,因为接到通知较晚。反应过来时,涌入的洪水已经击碎落地窗。


住客一家四口爬在树上,爸爸把儿子托举在树梢。


救援人员赶到时,还有2人一直未能找到。


没过多久,他们的遗体出现在下游。


除了生命安全,洪水还会带来巨大的财产损失。


此次洪灾,四川德阳市的一处村落,村民养殖的20多万元的淡水小龙虾和3000斤生态鱼,全被洪水冲走。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6月23日,被毁坏的房屋已达到9300余间。


受损住户大多是农民。对有些人而言,盖房要搭上一生心血。


一场洪水,家底全无。


2018年寿光水灾时,人物杂志报道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39岁的张金来选择自杀。


天还未亮,在积着水的院子门口,他用一根尼龙绳结束了生命。


那天,他经历了大棚进水、借钱被拒、围墙垮塌。


暴雨成为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后,除了一双儿女,多病的父母,这个「棚里也进水,家里也进水」的农民什么也没留下。


如今,那篇文章已经被删除。


洪水的痛苦,也隐去了。
除却呈现真实的痛苦,媒体的失言还徒留了一片刺目的空白:
对问题的追问。


比如,阳朔被淹的民宿店主周萍莉,其实早在3年前就被淹过一次。


那回,她开业次年就遇上2017年洪水。挺到2018年,周萍莉盘下第二间民宿。


而在今年6月7日的洪水中,两间民宿的一层同时沉入水中。


为何两次,两栋民宿都受灾惨重?


事实上,周萍莉对面的香樟华苹酒店,也就是前面我说的,这次水灾死人的酒店,选址曾遭遇质疑。


当地村民议论,酒店所在地过去是树林,村民之所以没有开垦,就是因为地势低洼,遇洪水易被淹。


被淹的民宿普遍离水较近。


是否民宿为了景色优美,而欠缺防洪考虑?又是否有可能违反《防洪法》?


再比如,这次受灾严重的地区,也是往年受灾严重的地区。


这指向一个关键词:重复受灾。


武汉曾被调侃「春看樱花,夏看洪水」,为此,中央拨款130亿用于治理。


但为何洪水还是渐次泛滥?天灾背后,是否有人力可为?


2018年寿光水灾,谷雨记者采访农民洪林雨。


6年间,洪林雨遭遇2次水灾。


2012年那次,山东媒体就曾探讨寿光洪水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力学研究所总工刘树坤表示——


除了降雨预报不及时、水库调配有难度、下游河道被占用外;三个水库同时泄洪是重要原因。


若错峰,洪灾有可能避免。


但当时的质疑声过小,并未推动反思与改变。


于是不幸再次发生,2018年,村民再次经历了比6年前更惨烈的噩梦。


全面真空的环境,让我感到一丝害怕。


一颗石子投入水中,尚且还能激起涟漪。1122万人掉入水中,却如此悄无声息。


有人说,是因为媒体更追求商业价值,忽视了社会价值。


有人说,是因为算法推荐机制导致了信息区隔。


还有人说,我们现有的舆论环境太差,容忍不下调查记者的存在。


无论原因如何分析,结果是明显的。


我查了2天的资料,也只能获得零星的片段。


所以我很想知道——


目前的物资够用吗?
哪里的救援最缺人手?
失去房屋的村民如何安置?
会弥补农民的损失吗?
未来洪水还会持续多久?
我们能吸取什么教训呢?


这些心底的疑问,好像快要变成对空言说…


1975年8月,河南驻马店曾发生过一次特大洪水,24万人在睡梦中死亡。


大水下去后,短短三里路,成百具尸体散落在路边。


洪水如同绞肉机。


2010年,南方都市报记者重访驻马店,询问路边小孩。


没人再记得那段往事。而翻阅当地县志,「75.8」洪水,只落为寥寥数字。


媒体的价值,在于铭记。


而铭记的价值,在于反思。


6月已经过去,7月正在来临。


历史的书页就这样翻了一张,有人不幸被压在另一面。


更不幸的是,它无声无息。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女子要花190万买保时捷,吃完4S店午餐:不买了(图)
官媒罕见披露习近平在八九民运期间表现
士不畏死 人间不是匪帮 许章润继续发声
刘鹤公开羞辱李克强?央视新闻视频火爆疯传(图/视频)
疫情下复婚人数增加:婚姻能不能长久,就看这点(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