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赂脹掳脛脤篓脨脗脦脜
自由行衍生大量職業乞丐 破壞香港國際形象
《香港商報》前助理總編逃美尋庇護 指報社直屬國新辦靠深圳市撥
獨家:香港商報助總逃美尋求庇護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8-02-18 15:10:17

獨家:香港商報助總逃美尋求庇護



2016年12月18日,龍鎮洋在美國舊金山參加在中國監獄去世的民運人士彭明的追思會。(圖片來源:龍鎮洋)

2016年12月18日,龍鎮洋在美國舊金山參加在中國監獄去世的民運人士彭明的追思會。(圖片來源:龍鎮洋)







獨家 : 香港商報助總逃美尋求庇護




中國重回“文革”政治風氣的現象,令不少體制內的開明人士擔憂。《香港商報》助理總編龍鎮洋,周日(5日)公開表示,對中國的政治體制和社會改革的希望徹底破滅,並基於信仰和信念的原因決定辭職。龍鎮洋向本台證實,他已於去年到達美國尋求政治庇護。香港商報則發出一份內部任免文件,稱已於上月將龍鎮洋免職。龍鎮洋又接受本台記者專訪,解答各界關心的問題。(黃小山/林國立 報道)

龍鎮洋的辭職信是寫給香港商報社長陳寅,信中指中國的政治和社會正在重回文革,並揭露中共政權掌控著《香港商報》這樣的“港媒”。

週三,該信出現在微信圈,並迅速發酵。此後,網上出現一份落款為上月12日的香港商報的任免通知,稱已將龍鎮洋下崗,並免去其助理總編的職務。

本台記者聯繫上了已身在美國的龍鎮洋。他證實辭職信是他本人所寫。並且,他和家人在去年已到了美國。他解釋自己宣佈辭職的原因,是因為從香港占中運動開始,他就不被中共信任。

他說:我已經在美國了,我肯定是出來之後才敢跟他們完全攤牌的,你知道共產黨是多麼恐怖的組織。報社對我的政治處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就是說,政治上對我不信任。雖然助理總編這個職務一直是掛著的,但是,有一年多的時間就不要我幹活,但是呢,工資是照發的。就因為從香港的雨傘運動和浙江拆教堂的時候,我發表過一些言論,被他們發現了,就是說政治上就不信任了。

他透露,香港商報原來屬國新辦掌控的,1999年劃歸深圳報業集團控制,實際上是由中共深圳市委官媒“深圳報業”直接掌控,社長陳寅本身就是深圳報業集團正廳級的負責人。他自己一方面是香港商報助理總編,同時也是中共官方副處級的幹部。

他說:香港商報是1999年併入那個深圳報業集團,我既香港商報的人,我也是深圳報業集團的人。我是深圳的那個副處級的幹部嘛。社長他是深圳報業集團的社長,也是香港商報的社長。他在深圳的話,是副廳(級別)嘛,他如果按香港商報去套的話,就是正廳,香港商報是正廳。1999年把它劃到深圳報業集團來了,它原來是直屬國新辦的,中央財政撥款。

龍鎮洋稱,深圳商報被深圳報業掌控後,在內地發行。該報和大公報文匯報這三家左報,在香港實際上沒什麼人看,並且都虧損。以香港商報為例,他出逃前的去年6月,廣東省長馬興瑞專門到深圳報業集團開會,解決香港商報虧損的問題,當場決定每年由深圳市財政撥2600萬元給香港商報。

在談及人事任命時,龍鎮洋稱,香港商報原來的本土幹部,其實也不被信任。深圳報業集團接管後,將管理層逐漸都替換掉了。

他說:之前還有很多香港本土的香港人的幹部,本土地下黨嘛,現在已經很明顯的不信任,全部被替換掉了。特別是媒體的這個中資機構,都是中聯辦,直接在管理。深圳報業並購之後呢,人事上的事情,也會考慮深圳這邊的意見嘛。

在介紹逃離經過時,龍鎮洋透露,官方對所有的幹部的護照收繳了進行集中管理,他是謊稱護照遺失,需要重新辦理,才沒有被收繳。去年8月他跑到美國後,賣掉了深圳的房子,老婆孩子也順利抵達美國,他才敢公開決裂。因為自己公開反對中共政權,讓報業集團和深圳官方都面臨比較大的壓力。

本台記者致電香港商報深圳辦公室,工作人員稱,他們不清楚這個事情,總編室的人在開會。但本台記者將電話打到會議室後,直接被掛斷。

深圳報業集團辦公室在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時稱,龍鎮洋是他們的副處級幹部,但是他們不能對此發表看法,接受採訪必須要經過深圳市委宣傳部。

他說:這個問題啊,你得著宣傳部,市委宣傳部啊。我知道是我們處級幹部,對外嘛,對外得經過宣傳部以後我們才敢回答問題嘛。宣傳部要有那個東西(許可)我們才可以。

現年47歲的龍鎮洋,是廣東省吳川人,曾求學于長春師範學院外語系和中國新聞學院國際新聞系。曾服務於廣東外經貿研究所和深圳特區報,2000年調任《香港商報》首席記者,後任助理總編輯。

《香港商報》、《文匯報》、《大公報》,同列為香港“三大左報章”,其背後系中共官方實際掌控,也是中共海外意識形態宣傳的陣地之一。


自由亚洲电台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台湾国防部:大陆例行火炮射击训练 称为台湾海峡军演是夸大其辞
北京施压港府就基本法23条立法
香港众志被拒成立公司 黄之锋提司法覆核
黃秋生不懼中共封殺 香港金像獎上再成焦點
余杰:敘利亞與台灣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