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赂脹掳脛脤篓脨脗脦脜
香港金融机构恐面临美国第二波制裁 汇丰、渣打或上榜
国民党提案主张与美恢复邦交 撼动美中台关系?
美中台探針:台海戰略模糊能夠維持現狀嗎(賴怡忠)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0-10-13 22:28:11
美中台探針:台海戰略模糊能夠維持現狀嗎(賴怡忠)
https://tw.appledaily.com/resizer/1DDl_rw4iJ2HDXkyuQzRcaR84oo=/760x427/filters:quality(100)/cloudfront-ap-northeast-1.images.arcpublishing.com/appledaily/EA6OXODSRNBQVNH5AJYELVZJGU.jpg
美國對台海戰略模糊帶來的問題不僅對美中台關係帶來現狀的不確定,更對美國的亞太同盟體系帶來不確定性。示意圖。資料合成照片
賴怡忠/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不見止息,中共對台軍事侵擾也更為加劇。相對於過去3年只有兩架次越過台海中線,今年才10個月就有中國49架次軍機越過中線,中國外交部公開拒絕承認台海中線,解放軍更對驅離越線的台灣空軍吆喝不准干擾、而北京官媒與智庫學者的武統說甚囂塵上。針對這個緊張局勢,美國對台灣協防態勢是否依舊維持戰略模糊,也成為近期政策圈的爭論焦點。

但類似的辯論過去也發生過,包括1996年台海危機,以及2001年美中海南撞機事件後,美國對台灣防衛是否維持戰略模糊,也都有激烈討論。需要注意的是,上述辯論都集中在軍事安全,不牽扯其他外交事務,主要是為形成有意義的討論。

從1954年美華(ROC)防禦條約簽署後,直到1979年美中(PRC)建交,基本上美國對台灣是不存在戰略模糊的。「戰略模糊」真正進入政策對應,是在柯林頓政府第一任期,時任國防部助理部長的奈伊在1995-1996年期間,面對中國解放軍將領質問美國是否會介入兩岸的軍事衝突時,奈伊回以那要視情況而定(It depends on circumstances.),自此戰略模糊成為美國政府對是否協防台灣的官式政策。

美自小布希後期即傾斜
只是這個政策雖然被柯林頓政府視為圭臬,但當時的共和黨的藍隊策士頗不認同,之後對此辯論頗多。批評者認為這會引導中國基於測試美國的底線為由,反而會有更多軍事冒險,並以1996年台海危機為例證說明其理由不虛,因此美國應有底線思維,以防止中國想要測試的意圖。但支持戰略模糊(或是反對戰略清晰)論者,則引據國際關係論中的同盟理論,認為清晰的對台防衛承諾會導致美國被同盟綁架(alliance entrapment),讓台灣以為有美國的衛台空白支票為所欲為,甚至冒險宣布台獨;因會導致台灣人認為不論他們怎麼做,基於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美國必定要來防衛台灣。

這個憂慮後來在1999年李登輝總統宣布「兩岸特殊國與國關係」後,成為華府對台灣的主要指控。親柯林頓智庫人士公開咒罵李登輝為「麻煩製造者」,還認為有《台獨黨綱》的民進黨是台海問題的來源。這個疑慮態度在陳水扁政府時代,因台灣單方面宣布防衛性公投而導致的爭議達到頂點,而且連不少共和黨人士也認同此說。原先在90年代末彼此還勢均力敵的「戰略模糊vs.戰略清晰」爭論,自此在共和黨的小布希政府後期,全面向戰略模糊傾斜。

當時戰略模糊會被接受的背景,與美國也不將中國視為威脅有關。2005年9月當時副國務卿佐立克(Robert Zoellick)宣稱中國是「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Responsible Stakeholder)」,2006年高盛執行長鮑爾森擔任財長後,就發起美中經濟戰略對話,歐巴馬政府更將其擴大為「戰略暨經濟對話」。中國是美國在朝核議題、氣候變遷、伊朗核武等重大問題的夥伴,台灣變成美中關係一個要被管理的議題。

此時剛好馬政府也採用兩岸高於外交的對中綏靖政策而有兩岸和緩,美國部分政策人士提出華府應利用此良機放棄台灣,棄台論因此出現。令人啼笑皆非的,過去是美國擔心台灣製造兩岸緊張拖累美國,所以不能有戰略清晰,但之後發展卻是兩岸和緩與兩岸一中,讓當時美國部分人士主張要戰略清晰地放棄台灣。

對亞太同盟帶來不確定
基本上美國不願採取戰略清晰,一方面是對中國有合作期待,但也是對台灣是否會利用美國空白支票肆意而為有疑慮。只是隨著民主化帶來強大的台灣認同,這個疑慮逐漸變成對台灣民主是否會採行不違背一中政策路線的質疑,甚至出現遵守一中是負責任的民主,挑戰一中就是不負責任的民粹,從本質上指控台灣民主的正當性。因此「戰略模糊」也逐漸與「不獨不武、雙重嚇阻」政策掛勾,甚至在某些方面變質為「一中不武、雙重嚇阻」。這個發展之後開始被某些中國學者強調,認為台灣如果沒遵守一中,或是美國對台作為如果偏離中國的一中原則,中國就無須採用和平統一政策,與台灣是否宣布獨立無關。

現在美中的競爭態勢相當明顯,不少人認為應該揚棄戰略模糊政策。事實上,戰略模糊帶來的問題不僅對美中台關係帶來現狀的不確定(當主張是模糊的,如何能維持現狀?),更對美國的亞太同盟體系帶來不確定性。台海危機牽涉的不會只有美中台,日、澳都幾乎會涉入,近期澳洲與日本戰略學界也對台海事態的演變高度警覺,不僅要預判會受影響的程度,也想弄清楚自己被要求的角色。但美國連「是否要回應」都說會根據狀態而定,而不是根據狀態決定回應的方式;這對同盟來說是戰略的決策夢魘。

日前國安顧問歐布萊恩的說法,傾向是回應方式的模糊,而非「是否回應」的模糊;亦即對中國立場清晰,但方法可能模糊;這對處理這個困擾有相當幫助。

模糊只是鼓勵中國霸凌
至於有人主張因為無法確定台灣下任領導者是否會遵守蔡英文路線,因此應持續模糊策略,這種說法不僅是藐視台灣的民主體制,也放棄了透過規範預期,讓類似的穩定思維內化為台灣政府決策慣性的做法。日本沒有因為對總統個人的好惡而放棄日美同盟,美國也沒因為土耳其伊斯蘭化的趨勢而將其踢出北約。中國現在變成問題,台灣則是處理這個問題的答案之一,持續戰略模糊政策只是在懲罰台灣這個夥伴,與鼓勵中國持續霸凌。
蘋果日報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22歲中大女生被控暴動罪 獲德國批政治庇護 稱遭難民營職員性侵
核四結局已定!燃料棒已全數運出 網轟:還我3000億
我駐美代表處1職員確診武肺 即日暫停櫃台服務
禁止承認中國對台主權●美國國會霸氣提案
支持台方“冷处理” 专访斐济台商会长:全世界已看到中方疯狗撒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