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反送中”运动即将进入第六个月之际,英国驻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于今天接受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专访。他表示,中国政府实际上已经放弃了《中英联合声明》的内容和精神,但他希望香港能一直是个自由宜居的城市。





关键看点:



  • 末任港督彭定康称中国对《中英联合声明》的放弃显示出北京在国际事务上的双重标准

  • 中国官媒新华社称彭定康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幕后黑手

  • 彭定康希望英国政府能面对16万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者前往英国的居留和工作权问题

“我认为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北京已经放弃了联合声明的文字和精神,”彭定康告诉ABC中文。


此前,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陆慷在6月3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香港事务是中国的内政,而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与香港当前的社会问题无关。


“现在香港已经回归祖国怀抱20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说道。





面对ABC中文的提问,彭定康表示他不认同这一说法。他认为,香港问题恰恰体现了中国在其国际事务方面采取的双重标准。


“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有一个习惯是,国际协议是别人需要遵守的,不是中国需要遵守的,”彭定康说。


与北京之间纠葛已久



1992年被任命为末任英国港督的彭定康在任期的最后一刻见证了中英两国在1997年7月1日凌晨举行的香港主权移交仪式。在任期间,他通过积极任用香港华人出任要职以及改革立法局的选举方法,加快了香港的民主步伐。


当时,中国政府对彭定康的政改表示不满,并表示要在香港主权移交后取消他推出的相关改革。时任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鲁平斥责彭定康“将来在历史上要成为香港的千古罪人”。


彭定康卸任港督22年后的今天,香港仍旧在追赶民主的路途上,但民众与香港特区政府以及警方之间的对峙却愈发激烈,不仅如此,彭定康与中国政府之间的矛盾似乎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退。



上月初,就在林郑月娥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设定《禁蒙面法》后,彭定康称此举为“疯狂行为”再度引发了中国政府的不满。


此后,中国官媒新华社和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先后刊文痛批彭定康的言论。


“我们再次敦促彭定康之流立即收回干预香港事务的黑手,停止祸害香港的罪恶勾当,停止末日的疯狂,”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在声明中表示。



对此,彭定康大呼荒谬,坦言大多数在香港街头的示威者都在1997年之后出生,并不是港英殖民地政府在任时期的公民。


“这纯粹是政治宣传的说辞..... 那些孩子都是在我离开香港之后出生的,说他们被一位75岁的前外交官操纵太荒谬了,”彭定康解释道。


为何港英政府没有实现香港民主化?



彭定康本次来澳是以牛津大学荣誉校长的名义出席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举办的马尔科姆·弗雷塞尔(Malcom Fraser)演讲会。此间,他仅会在墨尔本和悉尼做短暂的停留。


尽管作为香港主权移交见证者的他积极推动香港民主改革,但不可否认的是,港英殖民地政府并没有成功实现香港民主化——这也是示威者在“反送中”运动初期闯入香港立法会后引起的激烈讨论。


今年7月1日数十万人进行的游行中,有示威民众挥舞港英政府旗帜,随后亦有“勇武派”冲击立法会,导致香港立法会无法正常运作。此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港英政府的殖民统治期间,香港毫无民主可言。


“港人就连上街游行的权利都没有。恰恰是香港回归后...... 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利和自由,”耿爽说道。



彭定康并不否认中国政府关于港英殖民地时期香港未能实现民主的说法,但他坚持,港英时期香港民主化的最大阻力来自中国。



2014年,几位香港记者请求英国政府公开一批外交档案。此后,他们获得的资料显示,从1950年代开始,管制香港的殖民总督曾多次推行民众选举,但在中国领导人的阻挠下不了了之。


据美国媒体Quartz报道,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在1960年告诉一名英国军官,港英殖民地政府在香港引入哪怕一点点自治的尝试,都会被中国视为“非常不友善的举动”和“阴谋”。周恩来称,香港民主化的改革会被认为是让香港走上独立道路的手段。


“他们对英国政府说‘你不能这样做,因为如果人们像新加坡、马来西亚或其他英国殖民地那样获得民主,他们会认为自己会获得独立,这是不可能的,”他说。


“一个最荒谬的论点是,有人认为中国曾经支持[香港]民主化,但中国从来不支持民主化…… 那种老套的政治宣传说‘因为你在1997年之前没有这么做,所以你以后也不要批评我们’。”


最终,彭定康在其任期内无视中国的反对,在香港推行民主化改革,赋予香港人选举30名立法局议员的权利。时过境迁,他说自己不是批评中国政府不实行民主,而是批评他们在香港全面压制自由。


“我希望看到香港在中国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也希望香港能一直是个自由宜居的城市,”他说。


“中国政府不理解香港示威者的行为”



彭定康说,他不是不遣责示威者行使暴力,而是能够理解他们为何会采取暴力。


“比如他们担忧有些游行被警方镇压,有时警察似乎与黑社会联手行动,我想他们在元朗地铁站发生的袭击事件中能够感觉到。”


“我认为有些问题真的需要一个答案,”他说。



当被问及香港目前有16万名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民众该如何面对当前的乱局时,彭定康说,英国政府必须清楚地表态,但香港人能否看见自己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北京。


“我希望,英国政府必须清楚地表明他们会更加开放地对待...... 要求在英国拥有工作权利的英国海外护照持有者,”他说。


根据英国国会的最新声明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仍有16.9万人持有此护照。港英殖民地政府在1987年起开始为香港居民签发该护照,其持有人没有在英国居留或工作的权利,实质上只有旅游价值,因此亦被称为“二等公民”护照。


今年9月,约700位民众在英国驻港总领馆外举行集会,呼吁为此护照的持有者平权,赋予他们和英国公民同样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