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赂脹掳脛脤篓脨脗脦脜
世界新闻自由日:香港光辉不再?
新华社指赞同两制台湾方案 宋楚瑜:从未说“一国两制”
亚洲排名第二 台湾新闻自由吗?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9-05-02 22:21:45

亚洲排名第二 台湾新闻自由吗? 


台湾媒体和韩粉追逐抢拍韩国瑜车队(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媒体和韩粉追逐抢拍韩国瑜车队(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5月3日是联合国订定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在此前夕,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2019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台湾首次从亚洲国家排名第一的宝座,退居到韩国之后,成为“亚洲第二”。为什么台湾的排名下降?台湾的新闻自由状况如何?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专访了多名台湾记者、学者,听听他们怎么说。



“之前报新疆医生的新闻,然后不到一天就被下架了。是我自己发现不见,去问的。听说我的主管还被惩处……”



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希望经过化名、变声处理的平面媒体Y记者,坦言对台湾新闻自由环境感到悲观。







Y记者制播的专题,特别放入央视过去访问中国卫生官员对死囚器官议题的政策革新说法作平衡,影片不到一天冲上60万人次点阅,却被公司下架,有网友即时复制。(翻摄自网页)


Y记者制播的专题,特别放入央视过去访问中国卫生官员对死囚器官议题的政策革新说法作平衡,影片不到一天冲上60万人次点阅,却被公司下架,有网友即时复制。(翻摄自网页)




台湾记者:报导中国敏感议题遭下架、调职、惩处



这要从他在第一家电子媒体的经历说起。当时他报导维吾尔医师安华,自爆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中国被迫执行活摘死囚器官。Y记者自认已经尽量删除批评中国政府的内容,而且在报题和制作好验带的时候,都经过3位主管严审,才被刊登在公司的脸书和官网,最后却惨遭“夭折”。



Y记者:“我还有刻意加上(中国官媒央视专访)中国大陆卫生部(官员)承认他们曾经有摘过死囚器官的访谈,为了佐证安华说的是事实,就是尽量做好平衡报导,结果还是不行,就不能露出。不到一天已经有60万个人看过,可能主管觉得害怕吧,之后我发现那间电视台有跟中国大陆的电视台合作。”



看到公司要求同事做以新闻包装广告的“业务配合新闻”后,Y记者决心跳糟到另一家电子媒体。不过,他查觉在新公司做完《假孔子之名》纪录片导演的专访之后,陆续出现一些状况。



Y记者:“也是访问她个人故事,以电影为主。那个电影是讲孔子学院的事情。后来最上层主管问,怎么会做这个题目?但是没有被下架,只是对我的印象就有点不好了。因为最上层的总监只要有点觉得奇怪之后,下面的主管就会开始质疑我。然后就觉得我专门搞事!”



之后主管便以“不须外出采访”为由,将他调职,最后公司发配他去做网页小编,只能改写别人的新闻,Y记者觉得采访权被剥夺而离职。



21岁、还在大学半工半读的周子愉,有3年专题记者经验。周子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透露,他碰到有生以来第一次新闻被政治审查,是在前一家电视台连线专访曾被中国政府秘密绑架、最近逃亡到台湾保命的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



周子愉回忆当时的情形:“当时他(林荣基)告诉我的原因是因为他要出版一本叫有关习近平的情史,之前可能因为风声走漏,然后他就被抓了。但那则新闻最后被压下来了,因为,当时的电视台(主管)就告诉我说,第一个因为证据不充份,他的意思是说,除了林荣基之外,并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一点。第二个原因是说,因为当时他们那家电视台的节目,有过度报导、批评或评论有关习近平、江泽民的一些事情,所以使得他们电视台的记者,没有办法进去当时在北京举行的特习会现场采访。”



周子愉说,他到第二家电视台工作后,采访香港社运青年黄之锋,报导柯文哲涉嫌强摘器官疑云,和英国人权工作者在台湾被匿名信件威胁等敏感专题,都没受限。不过,最近高层易主,新团队直接下条子列明哪些人可以采访,哪些人不能采访。



周子愉认为,媒体没办法只从广告赚钱,转而向财团和政府部门接业务配合专案,如果新闻、评论或政论节目批评到当权者,当权者可能以斩断业配标案,逼媒体屈从,达到控制舆论方向的目的,这是国家透过隐形暴力消弭新闻自由的手段。



另外,周子愉提到,很多媒体背后老板到中国投资,或跟中国政府旗下官方媒体合作制播影视节目,像中国官媒央视台北办公室,或央视等部份中国媒体节目摄影棚,就进驻在台湾的电视台。“听命中国政府某种程度政治审查,不是由共产党直接派人来控制。”



周子愉分析,台湾不单纯是内部政治统独立场影响新闻自由的问题,很多媒体财团同时跟台湾政府和跟中国政府拿好处,而中国政府又摆明并吞台湾的企图。



 





 



台湾记者:美国立法执行“外国代理人登记法” 台湾呢?



周子愉:“CNN不会因为骂特朗普,政府就用标案施压说你不能去骂特朗普。FOX NEWS(福克斯电视台)也不会因为今天立场明显保守而被怎样对待,并没有,他们立场就是分明,但是他们唯一的价值就是我们今天都是以美国为一个国家嘛,他不会去为哪个国家代理人服务,同样他也不会被一些政府意识型态所操控,因为他们就是独立的个体。”



自由亚洲电台向台湾新闻记者协会秘书长陈益能查证,有没有接获过记者投诉新闻被审查、下架的情况,他的回答耐人寻味。



陈益能:“没有接到说有谁说我今天写了什么东西,老板不让我写,然后来投诉。如果是这样的话,每天不晓得有几百、几千个投诉会跑到这边来。不是这样运作的。”



陈益能说,当记者报导一则新闻,业务部过来说,跟这则新闻有关的广告主买了很多广告,新闻能不能改为如何如何处理,这就是对新闻自由的很大伤害。而很多“成功的审查”是自我审查,记者清楚认知媒体工作的“台性”,就像不会在很“蓝”、很喜欢韩国瑜的电视台,去做蔡英文很好的新闻。



陈益能:“你的自由的失去,其实都是在前面这一段,也就是说,在那种暗示的、默契的,或者是彼此预想认知的这种游戏规则里面,它是潜移默化的。”







学者专家认为防止商业台垄断新闻和假新闻渗透,蔡政府应编列更多资源,壮大公共媒体。(资料照、记者夏小华摄)


学者专家认为防止商业台垄断新闻和假新闻渗透,蔡政府应编列更多资源,壮大公共媒体。(资料照、记者夏小华摄)






去年底爆发花莲县长利用公家预算大规模收买记者私下搜集、汇报舆情的重大丑闻,知名媒体几乎全部沦陷,花莲记者集体去职。台湾记协当时谴责这14名记者,严重违反记协的“新闻伦理公约”。



陈益能分析,花莲是全台湾面积最大行政区,一名驻地电视台记者要负责全花莲的新闻,若同时间花莲南北两地各发生大事,根本无法顾及,记者之间自然形成互助网路,共享新闻稿件。当公司没办法提供足够资源,让记者独立完成工作,记者重度依赖同业和消息来源,就容易成为致命弱点。



陈益能提到,记者每天平均工作12小时以上,尤其媒体降低成本,要求记者大量采写即时新闻、独家新闻,评比一则新闻能为新闻网页带进多少点阅量,“糟糕的劳动环境,造成新闻品质失控”,必须受到正视。



陈益能:“比方说标题杀人这个状况好了。对于一个记者或说一个编辑下标的时候,他面临的选择有时候可能是,我这样下我可以多300个点阅,可能这个月我就可以多带我的小朋友去吃一顿好吃的。”



学者:新闻自由各自表述 媒体“公共性”正在消失



辅仁大学新闻传播学系助理教授陈雅惠,正在研究新闻工作者如何利用传播工具经营人脉、累积社会资本。她已访谈10多名记者发现,新传播工具,像是网路直播、脸书、推特等自媒体发达,和新闻Line群组、微信群组等的广泛使用,让记者产生焦虑。



陈雅惠说,如今人人都能当“公民记者”,靠一支手机采访报导,在自媒体发表观点,透过加脸书、加微博、加Line等,即时接触知名人士发出的一手消息。记者的对手,不再只是同业,为抢发独家、爆料,没时间查证,以耸动标题吸引眼球、冲流量。新闻自由和民众知的权利,往往被滥用,作为不求真相、抢快播报的“挡箭牌”,形同“一种新闻自由,各自表述”的怪象。



陈雅惠提到,媒体肉搏竞争氛围下,有些媒体工作者表明接受“新闻自由”排到“组织生存”的价值后面,还提到采访报导,既要顾到长官的人情、人脉,迎合消息来源、网友、消费者,甚至做连线报导时,必须取悦群众,才能够安全脱身。



陈雅惠:“他(受访记者)就说,在现场,有一些群众聚集的时候,事实上他们都会盯着外派主持人怎么去描述他们集会、聚集的目的。只要不符合群众们期待的立场,他们会把他们的麦克风抢掉,会动手脚 。”



陈雅惠认为,很多新闻制作,最后流为“讲这个故事让大家都开心”,娱乐化、有市场就好,什么是真的与“公众利益”有关的公共性新闻,正在萎缩。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关注“假讯息”冲击,他警告,把网路上“内容农场”未经过查证的假资讯散布的,不一定是新闻频道。美国(媒体)很多花上好几千万新台币以严谨团队做出翔实的政论节目,台湾的制作费相较低很多,常邀名嘴谈议题却没有真正作查证,“很多谣言从政论节目流出”,甚至再经由主流媒体报导,或在封闭式line群组扩散。



记者周子愉提到,2016年蔡英文总统当选后,就盛传中国透过知名酒店老板找了很多台湾媒体人到深圳开网路农场。



周子愉:“他们就是用很多养生、星座的方式,平常生活话题去包装一个他们的形象,有时候会掺杂一、两则政治偏颇,或是对中国共产党政治正确的一些报导 ,掺杂在里面,让很多line群组大量转传。”



周子愉感叹政府没有及早拿出防范措施,如今对台湾造成危机。



关注媒体自由的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暐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台湾持续受不实资讯攻击,对台湾民主造成威胁。台湾政府采取禁止中国记者采访,或是删除不实资讯,这种“压制性”的作法,反而拉近了和中国独裁政权的距离。禁止记者采访,更是民主国家无法接受的。



学者专家:健全体制防假讯息 壮大公共媒体扶植独立媒体



艾暐昂:“与其责怪中国一直用不实的资讯攻击台湾,台湾也要反过来想,台湾媒体为何如此脆弱,容易被不实资讯侵入?”



艾暐昂反问,为何台湾记者没有时间查证新闻消息来源和事实?他分析,台湾媒体环境长期被大公司独占,呼吁台湾政府找到方法鼓励新的独立媒体成长,做出更多独立调查,深根台湾民主。



艾暐昂举例,以新闻自由度名列前矛的北欧国家,其媒体所有权结构,不会有很多商业力和政治力的重叠,监督政府不会招致严重后果,加上人民对新闻自由意识有感,如果发生像台北市长、前国防部长说出批评、侮辱记者的话,人民不能接受。



艾暐昂强调:“如果民主国家逐步放弃新闻自由,就给极权政府更多自由去压制新闻自由。”



政治大学新闻系教授冯建三也指出,7成英国人看BBC国家公共频道的新闻。被公认新闻最自由的北欧,也是投注很多经费给公共服务媒体,反观台湾公共广播电视集团的规模却非常小。



有媒体就比较过BBC预算是台湾公共电视预算两百多倍。



冯建三说:“60亿、80亿(新台币),台湾拿的出来吧,你前瞻预算一年就编1千亿(新台币)了,对吧!1年多给他个30、50亿(新台币),小(意思)!你不是说新闻言论自由很重要吗?大家对影视、看电视剧增加你对台湾的认同不是觉得很重要吗?你政府又不敢花钱,怎么行呢?”



冯建三认为,假新闻两年前就存在,美国、英国也有这种现象,台湾不能将自身新闻自由倒退,移转到国外“假新闻”渗透,而不去检讨内部问题。要防止商业媒体垄断,就要壮大公共媒体。



政府:现行法规定有事实查证原则 立法加强新闻专业自主



对于外界期许台湾政府拿出提升台湾新闻自由的对策,台湾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发言人翁柏宗,2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NCC日前通过《媒体多元维护与垄断防制法》草案,其中“维护新闻媒体专业自主”专章设计,就要求新闻频道订定涉己事件处理原则、独立编审制度、新闻编辑室公约、设置新闻伦理委员会、申诉机制等自律措施,以确保编辑部门新闻专业和自主空间,不受投资者等外力介入。



翁柏宗说,现行的“卫星广播电视法”就有明定事实查证及公平原则,并规定不得有制播新闻违反事实查证原则,致损害公共利益的情形。NCC强调,对电视节目内容取材及编排皆予以尊重,惟播出内容须符合法令规范,针对事实查证应更加注意周延,维护受众的权益。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申铧   网编:瑞哲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台湾通过《同性婚姻专法》 亚洲第一
台湾同婚合法,中国还差多远?
分析美國對港政策 3 選項 方志恒:美國可制裁侵犯香港自治人士
台湾有一个特藏室 珍藏中共种鸦片不抗日史料
当选就落跑? 韩国瑜说选上总统在高雄办公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