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赂脹掳脛脤篓脨脗脦脜
郭台铭公开质问美驻台代表会否介入台湾选举
中國官媒鼓吹將臺灣「黎巴嫩化」到底意味什麼?(圖)
盧斯達:大家都是中國人 但「許瑋甯們」還不配姓趙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9-04-14 21:31:18

盧斯達:大家都是中國人 但「許瑋甯們」還不配姓趙





台灣人就算像許瑋甯或者歐陽娜娜,說我們都是中國人,中國人還是會用魯迅的話問:你也配姓趙?(圖片取自許瑋甯臉書)




台灣女星許瑋甯又成為一個公開「認中」的藝人。據說她在instagram讚好了一張別人的相片,相片的文字是「阿六仔滿到炸開」,大概是說某個景點很多中國人吧,於是又引起中國網民圍剿。




 




許瑋甯的「危機處理」反應很快,連夜就手寫了一封道歉信,自報祖籍安徽的家門,表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我不支持台獨。我討厭分裂。我喜歡大家和睦相處」。同類事件最經典當然是韓團Twice的周子瑜,那一次她好像快要行刑的恐怖主義受害者,在鏡頭前素顏「認錯」。




 




中國人動不動用「人民感情受創」、「一個中國」之類的「原則」,向外輸出自己的國家恐怖主義。這些「愛國恐襲」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它不是由一個統一的「中央」下令發動,而是充滿隨機性,由中下層的勢力甚至無權勢的網民,基於不同的原因發動。




 




恐怖遊戲《還願》的風波鬧大,一開始其實是那些盜版玩家「求願」不成,憤而舉報的一拍兩散。中國最高層的一向原則是「不惜用暴力和欺凌,維護一個中國原則」,這個「祖宗家法」,形成了巨大的舉報紅利。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以靠過舉報,來謀自己的私利。不管這個私利有多少,就算是發泄,看到不喜歡的人落難,都是一種好處。世故的中國人從來擅長順從領袖/國家意志,以實現自己的私利。




 




新左派學者王紹光在其作品《超凡領袖的挫敗——文化大革命在武漢》,嘗試解構毛澤東在文革中的角色。一般的歷史書寫認為,毛澤東以一個人的領袖魅力,發動了鋪天蓋地的文革,然而《超》則透過文革時期的武漢,聚焦運動發起之後,群眾如何適應文革、與整個風潮共生,並且謀取個人私利的微觀過程。




 




所謂「領袖的挫敗」,在於其論述解構毛澤東無所不能的神話,指出人民的附和,在激情之中,還有奸狡的計算,「人民」也是文革的主體之一。




 




心魔和動力




 




共產主義失敗之後,中國又重返其一貫的天朝格局,也就是有待復興的「中華民族」,又成為歷史現場的主體。雪恥情結在港澳地區「回歸祖國」的過程,發揮了重大影響力。鄧小平那句「不願做李鴻章」則是這心魔和動力的最佳詮釋,大概也是極為老實。鄧小平是希望中國更強大時再談這問題,自己只是迫不得已才作出決定。




 




而「大回歸」的歷史論述其實還未終結,早前習近平主動開口,聲稱要探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便是國家大歷史宏願未了的注腳。台灣真正「回歸中國」,「中國」才能真正掃除帝國主義19世紀以來對天朝體統的干預,才能「重新出發」。因此在建立「中華哈里發」的號召之下,任何程度的恐怖襲擊,都可以得到組織的追認,也就是恐襲之後會有組織「承認責任」。有十三億人兼中共黨國在你背後「承認責任」,這類愛國恐襲自然層出不窮,亦不可能透過高層協商方式援解。




 




之前的歐陽娜娜原來還是國民黨發言人的女兒,證明了在統戰圖譜中,國民黨是中共要爭取的對象,但這個對象之下的人,還是會成為「聖戰者」襲擊的目標。因為下層的施襲者其實自行其是,只是打著「中央」的聖戰口號罷了。




 




所以問題就來了,被統戰人士的親屬,尚且無法得到安全保證,那麼台灣作為一個群體,是不是答應了「回歸中國」,或者說也一起「探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台灣人及其出品,就可以在中國市場和世界舞台如魚得水,不會受到打壓呢?




 




「成份不乾淨」




 




即使中共是真心誠意視台灣人為中國人,甚至在「回歸初期」禮遇讓利,下面的人也會基於私利而繼續批鬥。因為台灣在中國現代建國的圖譜中,屬於外圍和下層,它已經被荷蘭人日本人這些外來種沾染,就好像他們認為香港人被洋人沾污,是次一等的。利害相爭的時候,他們就會拿這些「成份不乾淨」的「背景問題」來批鬥你。這在香港「回歸中國」之後出現過,在中國內部的文革出現過,甚至在國民黨政權遷台之後,在台灣也發生過並繼續發生至今。




 




中國統治者眼中的台灣人是非我族類,永遠不會視為同一等級,必要時這更是一個可以批鬥的罪名。香港的英治經歷,也令他們在「一國兩制」之中受盡苦頭。不論是官方還是遊客,與本地人稍有衝突的時候,就會聽到「要不是中央照顧你們,香港完蛋了」或者「香港人反對政府只是因為洋奴思想不滅」這類言詞。




 




香港的歷史和國際背景令新主人如坐針氈,極為不安,何況是曾經擁有軍隊和實然獨立地位的台灣呢?如果要強行比較,澳門、香港和台灣「加入」中國,得到的待遇和事後清算,一個會比一個猛烈。




 




澳門是最輕微的,因為在1967年的暴動之後,國民黨的勢力被剿滅,葡國殖民者又放手不管,中國勢力從那時就已長驅直入,因此在21世紀初正式「回歸」之後,從來就沒有水土不服;一海之隔的香港就已經是另一回事,其一百多年的獨立於中國的歷史發展,國際背景及金融功能,令中國又歡喜又恐懼。喜是自己得到了愚弄國際的白手套和套利工具,懼是知道了很難統治得香港貼服,所以後來也順理成章地祭出高壓手段。香港在2016年的旺角事件,就出現了政治犯;近來被審結的雨傘佔領知名參與者,也是政治犯。選舉沒了,政策沒有任何自主權,言論結社自由也沒了,從來沒有「獨過」香港的代價也尚且如此。




 




「人滾地留」




 




那麼長期有美日兩大強國在背後的台灣,還曾經擁有軍隊和獨立政府,要加入這個大家庭,又會激起中央的甚麼猜忌呢?中國有大一統思想以來,君主懷抱猜忌之心,從來不介意實施極為殘暴和非理性的政策。中國人對香港私底下有「人滾地留」的看法,那麼我亦不妨大膽預測,中國人對台灣的處置方案只會比香港的情況更激進。這裡涉及一些很幽微的領袖心理學,不是實際的政經形勢使而,何況人治的中國政權從來不是講究理性的。




 




固然中國人正在施壓,希望台灣人有天為了不再受打壓,而屈從加入其神權帝國。然而台灣的「前史」太深,加入了,好日子只會更加遙遠,而政治報應更是及身而至。當利害相關的時候,香港人認做中國人也沒用,因為在心底裡,香港人是港英餘孽;那麼台灣人到時也像許瑋甯或者歐陽娜娜,說我們都是中國人,為甚麼對我們不公平?中國人到時就會用魯迅的話來答:你也配姓趙?




 




固然「大家都是中國人」,但中國人也分等級。你不會認為賈府上下人人平等吧?後來加入的,只能做婢女僕人了。敢情是有人發跡,那些人的後代是紅色貴族,是征服者,他們才是姓趙的;「我們都是中國人」,不會改變「征服者剝削被征服者」這個天經地義的理。



 



上報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香港“反送中”游行后再爆激烈混战 警方行动三大疑问
駐斐濟代表處「中華民國」被消失 外交部強烈譴責
黎智英:香港人需要知道美國站在他們身後(圖)
全文/蔡總統哥大演說批一國兩制:「獨裁與民主無法共存」
台湾民进党政府将推动 “中共代理人”修法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