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路脤玫脨脗脦脜
大跌眼镜!意大利队遭淘汰 60年来首度无缘世界杯(图)
川普:普京說沒有干預美國總統大選(圖/視頻)
呼之欲出的美印太戰略(圖)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7-11-12 23:14:21

呼之欲出的美印太戰略(圖)


美國總統 川普 亞洲 盛頓 新德里 東京 堪培拉 聯盟 印太戰略
美國總統川普 APEC演說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圖)


【看中國2017年11月12日訊】在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啟動對亞洲的首次訪問之際,一個以華盛頓、新德里、東京和堪培拉為重心的民主聯盟抗衡中國這個非民主崛起大國的印太戰略呼之欲出。美國專家認為,這個戰略並不是什麼新概念,而是美國與亞洲進行接觸的一個傳統戰略框架。


蒂勒森首提「印度-太平洋」


最近一段時間,外交觀察人士注意到,自從美國國務卿蒂勒森10月18日在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發表「界定下世紀的美印關係」的演講中首次提出了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提法後,川普政府的官員就開始統一用「印度-太平洋」來取代歐巴馬時代的「亞太」。


蒂勒森在演講中說,包括整個印度洋、西太平洋以及它們周邊國家的印度-太平洋將是21世紀全球最為重要的部分。他說,美國需要與印度進行合作來確保印-太是一個日益和平、穩定與繁榮的地方,以使它不成為一個混亂、衝突和掠奪式經濟的地區。


他說:「世界的重心正在轉向印度-太平洋的心臟地帶。在和平、安全、航行自由以及自由與開放架構方面都有著共同目標的美國與印度必須作為印度-太平洋的東西兩個燈塔以及引導該地區實現其最大潛力的左右舵。」


在提升美印戰略夥伴關係的同時,蒂勒森說,我們應當歡迎那些要加強法治併進一步推動該地區繁榮與安全的國家,尤其應當與印度-太平洋民主國家進行更多的接觸與合作。


川普訪問亞洲期間正式出臺新印太戰略


華府觀察人士說,與歐巴馬總統2009年訪問澳大利亞時提出他的向亞太再平衡戰略一樣,川普總統將在越南參加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時發表的演講中正式出臺美國的新印太戰略。


曾經在小布希總統任內擔任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的格林(Michael Green)認為,建立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是川普總統此次亞洲行的一個整體主題,但這個戰略的基本想法源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紀最重要的美國戰略家、海權論的鼻祖阿爾弗雷德.賽耶.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


他說:「這是美國與亞洲進行接觸的一個相當傳統的戰略框架。它實際上是一個日本的想法,是安倍首相提出的一個概念。我想川普政府也會對你這麼說。這個想法是,日本將把它的戰略維繫在印度、澳大利亞和美國這些大的海洋民主國家上。」


曾經擔任過美國副總統戈爾的副國安顧問以及太平洋司令部首席政策官的維斯(William Wise)也表示,印度-太平洋的概念幾年前就提出來了。


他說:「這是意識到,亞洲是一個不僅包括東中國海、南中國海和太平洋,也包括印度洋的寬廣地區;而且印度以及印度洋沿岸國家是一個更為廣泛的經濟與政治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


2007年,在安倍晉三的倡議下,美、日、印、澳四國舉行了四邊安全對話。中國當時提出了抗議。澳大利亞在陸克文擔任總理時退出了這個安排。


不過,安全問題專家指出,雖然目前四國還沒有以同盟的形式進行安全合作,但是從多方面看來,上述幾個國家中以雙邊、甚至三邊形式出現的正式或是非正式合作已經形成,而且合作的步伐最近幾年在加快。


在川普訪問亞洲期間,美、印、日、澳將舉行四邊會議,這是幾年來首次舉行這樣的會議。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最近表示,她歡迎舉行這次會議,目的是「把我們在國際法和基於規則的秩序受到尊重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機會最大化」。


印太戰略與四方聯盟的區別


不過,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希萊特(Amy Searight)認為,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與這個四方聯盟有區別。


她對美國之音說:「它是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因為蒂勒森所談論的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所考慮的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也包括與關鍵的一些東南亞國家進行真正的接觸。它要更為寬泛,而不只是與這三個國家合作,而是與整個區域內的國家合作,但以這四個國家為核心來推動國際準則與規範。」


美國國務院東亞局的外交官布萊克伍德(Richard Blackwood)日前在一個討論會上也表示,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視野更為寬廣。


他說:「它顯示了川普政府對該地區的重視,從更廣闊和整體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地區,把所有發揮作用的國家以及新的現實都考慮進來,試圖有一個更大和更為寬闊的視野。」


意在制衡中國?


儘管這位國務院官員沒有解釋他所說的「新的現實」是什麼,但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這個新的現實指的就是蒂勒森國務卿在演講中所提到的南亞民主大國印度與美國在全球範圍內戰略利益的日益趨同,其中包括不想讓一個強勢的、不那麼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中國主導亞太地區。


華盛頓研究機構史汀生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艾博(Brian Eyl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這種提法的改變反映了川普政府對中國與印度的不同看法。


他說:「我想,把這個地區的提法改成印度-太平洋意味著,我們對整個區域所做思考的改變、大國所扮演的角色改變以及中國和印度這些正在崛起的大國如何相互作用來推動一個更為和平與穩定的地區。」


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亞洲事務副總裁格林認為,小布希總統上任後首次把東亞與南亞交由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來負責,其用意就是以印度來平衡而不是遏制中國。


他說:「原因在於,我們想要把印度當作針對中國的總體力量平衡的一部分。沒有人預期印度會遏制中國。我們只是想要一個對我們有利的均衡。」


白宮官員:不是要遏制中國


白宮一位高級官員11月5日在對媒體進行吹風會時為川普政府改用印度-太平洋的說法進行了辯護,說這個提法「抓住了允許我們的安全與繁榮得以繼續的自由海洋公共資源的重要性」。


這位官員說:「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反映了這種願景,即我們希望看到穩定的繼續。我們要重申我們對該地區繼續的穩定的承諾,允許航行自由、市場機制與自由市場來推動該地區的繁榮。」


但是這位官員否認這是為了遏制中國。


這位官員說:「遏制,當然不是。」


川普:尋求公平互惠的貿易關係


川普總統星期五在越南峴港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商業領袖峰會上發表的演講中表示,他在這次亞洲行期間分享了美國對建立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願景,「一個擁有不同文化與很多不同夢想的主權與獨立國家都可以繁榮昌盛並在自由與和平的環境中興旺發達的地方。」


川普總統在演講中說,他提出一個與美國合作的更新的夥伴關係,共同強化所有印度-太平洋國家之間的友誼和商業紐帶,並一起推動繁榮與安全。


他說:「這個夥伴關係的核心是,我們尋求以公平和互惠原則為基礎的強勁貿易關係。當美國與其他國家或人民建立一個貿易關係,從現在起,我們將期待我們的夥伴像我們一樣忠實的遵守規則。我們預期兩邊的市場將保持同樣程度的開放,由私營行業而不是政府規劃人員來指導投資。」


克羅寧:核心是與中國進行戰略競爭


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項目的高級顧問與主管克羅寧(Patrick Cronin)認為,川普政府印太戰略的核心是與中國的長期性戰略競爭,尤其是在經濟領域。


他說:「川普政府的政策主旨是,在以往美國政府維持與深化像與韓國和日本這些我們最好、最強勁的同盟關係的基礎上,把它們擴展到新的夥伴,尤其是印度,因此稱為印度-太平洋戰略,並試圖通過長期的競爭和平衡力來應對亞洲出現的權力擴散,尤其是中國,而中國並不總是按照我們在制定貿易協議或其他國際協議時所遵循的同樣的規則行事。」


坎貝爾:拉攏印度來抗衡中國是不現實的


歐巴馬政府向亞洲再平衡戰略的主要推手之一、前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認為,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更多的是關於美國與亞洲其他國家建立的包含航行自由、和平解決爭端等原則在內的有效「操作系統」,目的是使這些國際交往的方式與框架得以繼續,儘管它也面臨了一些挑戰。


不過,坎貝爾認為,希望讓印度與美國合作來對抗中國的想法是不現實的。


他在一個研討會上回答美國之音的提問時說:「印度有著難以置信的獨立外交政策,也許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是如此。正在與中國進行深度接觸的國家就是印度。他們希望與北京發展關係。他們對北京有一些焦慮,但他們不會加入某個對抗性的國家團體。」


坎貝爾也不認為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想對抗中國。不過他承認,這些國家會試圖平衡中國的影響力。


他說:「我認為,你會看到試圖找到途徑來與北京進行接觸但也同時對它進行平衡的決心。我認為,這是自然的,也是意料之中的。」


戰略引發的問題


在小布希總統任內出任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的格林(Michael Green)認為,從盟友與夥伴的角度來看,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有它的吸引力。不過,他認為,這個戰略有兩方面的問題。


他日前在一個研討會上表示:「如果你沒有一個在印太進行自由與開放貿易的概念,你怎麼能夠有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川普政府對這個問題的答覆是,與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平行的是,他們將以美國優先來推動貿易關係。這種做法是以減少雙邊貿易逆差為優先考慮。」


格林說,這是以一種零和的眼光來看待與該地區國家的經濟關係,而不是一種制定規則並把國家之間的經濟融合擴展成一個自由與開放的貿易體系的看法。他說,這種看法讓該地區的盟友感到困惑。


在他看來,這個戰略引起的另一個問題是,它充分利用了川普總統與日本首相安倍和印度總理莫迪之間的良好關係,但是它沒有解釋如何處理與東南亞的關係,也沒有提到與韓國的關係。


張克斯:在經濟上對抗中國會失敗


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負責中國研究的張克斯(Chris Johnson)認為,讓他感到擔憂的一點是,這個戰略有一種我們必須反對中國正在做的事情的基調,尤其是在經濟領域。


他說:「我認為這是一個失敗的東西,尤其是涉及‘一帶一路’這樣的項目。突出一個美國戰略的積極方面是一回事,例如融資上的透明,讓很多私營企業的資金投入到好的項目等等,(反對中國做的事情)則是另一回事。當初美國反對亞投行基本上被看作是搞砸了。在我看來,在一定程度上,‘一帶一路’在量級上比亞投行大很多倍,而我們公開反對‘一帶一路’的錯誤也將是同樣量級的大。」


古德曼:不是一個制勝的戰略


曾經在歐巴馬政府擔任亞太經合組織與東亞峰會白宮協調員的古德曼(Matthew Goodman)也認為,試圖在經濟領域與中國進行對抗不是一個制勝的戰略。


他說:「美國在‘一帶一路’上有它的利益。如果我們暗指的是,在這個或是其他議題上,我們的策略是抵制中國在經濟領域裡試圖做的事情,我不認為這是該地區所要的。如果這是我們的戰略,我想這會產生一些抗體。」


克羅寧:不是遏制戰略


新美國安全中心的安全問題專家克羅寧說,川普總統訪華期間,雙方簽署了數千億美元的經貿合作交易,表明美國有很大的興趣擴大與中國這個美國在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之間的貿易與投資關係,這根本不是遏制的戰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中國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澳知名華人餐廳剝削員工$58萬工資 重罰$30萬(圖)
美国众议院通过共和党税改议案
川普就任總統一年 希拉里依舊無法接受敗選(圖)
特斯拉推出全新电动敞篷超跑 续航力接近1000公里(图)
韩国表示无法接受中方“双暂停”提议 美韩寄希望于习近平特使朝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