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路脤玫脨脗脦脜
印度洋海啸一周年纪念(图)
日本朝鲜成立工作小组商建交
中央广播电台专访郝凤军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05-12-27 01:40:30

中央广播电台专访郝凤军



郝凤军12月中旬来台参加“九评国际论坛”期间,受到台湾媒体的关注。19日接受中央广播电台的专访,主持人杨宪宏特别关注610是如何听命于中共中央迫害手无寸铁的百姓?他举前苏联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最终个人的人性战胜共产主义及国家机器的信仰。杨宪宏认为郝凤军不愿作为中共迫害人权的工具,选择出走,“代表非常多人的心灵,找到他的出口。”
台“中央广播电台”发射功率强,电波可以覆盖整个大陆。杨宪宏特地邀郝凤军透过他的节目向家乡的老朋友、老同事讲几句话,郝凤军说,“我没有背叛我的祖国,我背叛的是中国共产党。”“我希望有良知、有本性、有人性的中国的警察也好、国家安全的警察也好,能够像我一样认清中共的本质,尽早的结束中共的一党统治、专制。”以下是专访内容:
主持人:今天我非常高兴,邀请刚到台湾参访的前中共国安人员郝凤军先生到我们节目现场。郝先生您好。
郝凤军:您好
主持人:非常欢迎你到台湾,我介绍一下郝先生。郝凤军先生今年32岁,原是天津公安局610办公室的官员。今年2月逃离中国前往澳洲,并向澳洲政府申请政治庇护,7月底获得澳洲政府的难民保护签证,也得到澳洲的永久居留权。郝凤军先生在逃离中国的时候,携带大量的机密文件,也向外界证明了610办公室这个特务组织的存在,以及它运作的方式。郝凤军也向外界证实了,中国在西方的确安插有庞大的间谍网。今天的节目里,我们要请郝凤军先生来跟我们谈一谈“610办公室”,以及他为什么要从中国出走?
主持人:郝先生,我们知道中共在1999年6月10号这一天,就是610,成立了一个“处理*********问题领导小组”,这个组织所以叫610办公室,您怎么进610办公室的?以及您所属天津610办公室,是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呢?
郝凤军:我是在610办公室成立了以后,两千年的时候,我被610办公室抽调上去,因为当时招人的时候,各分局报名的是寥寥无几,后来就从电脑抽调,我就被抽调上去。在天津公安局610办公室,主要就是有三方面工作,第一个主要是*********问题,还有第二个是有害气功,就是被中共列为有害的功法,一些气功,第三种工作就是除*********之外,被中共列为邪教的其他宗教组织。
主持人:那这些对国家安全有这么严重吗?
郝凤军:这些只是个人信仰的问题,我没有看出他们对国家安全造成的任何伤害。
主持人:是,我请教你的原因是,610办公室成立的时候,就我所知,全世界的国安组织,或者是军方的组织,总是有为何而战?为谁而战?就是如果要去做这件事情,总是要有一个正当性,总是有一个精神讲话,精神教育说,因为这个违反国家安全嘛,什么原因违反安全?然后鼓舞士气。这样大家就是会认真去执行任务嘛。这个我想全世界都一样。那他用什么东西来鼓舞大家呢?
郝凤军:这个做为我们情报分析员也好,做为案件侦查员也好,包括我的同事,有很多人都不理解。但是我们接收到的就是,接收到中央各级文件,告诉我们*********也好,其他的宗教也好,都是涉及危害中共政权,颠覆中共政权这么一个危害。所以我们做为国家机器来讲就是执行命令(主持人:任务),令行禁止。
所以就是,其实在我见这些媒体来讲,我说我看到*********也好,还有其他的基督教徒也好,天主教徒也好,他们并不像其它一些暴徒,或者是恐怖份子,或者犯罪份子,他们只是普通的百姓。
主持人:就说国家安全的话,实际上比如说恐怖主义,比如911,在纽约,用飞机去撞手无寸铁的人民,大家心里自动激起说,这个事情不可以发生,维护国家安全,我们要努力去做。那这个有根据。可使对方手无寸铁,只是信仰,信基督教,全世界到处信基督教,全世界到处信天主教,全世界到处*********到哪里去,全世界政府也没有阻止他们,让他们自由活动,都没有危害别人的政府,怎么会危害中国政府?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有机会,问到像您这样的身份,原来是国安人员,我很有兴趣知道,中共怎么说服这些国安人员说,你们要去欺负这些,我用欺负不对啦,去处理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他们只不过是一个脑袋,他在想他自己的信仰。这有办法说服大家吗?
郝凤军:做为我们在从小就受中共的这个党文化的洗脑过程,(主持人:是,洗脑喔)包括我们上学的时候,政治课都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些,都是要求就是从小背的,政治课也是一个主要的学科,从小就在灌输这些东西,并且在开始的时候我见媒体也讲过,中共不仅仅对其他西方世界,或者民主国家,或其他人民去撒谎,并且对我们这些国家机器也一样有所隐瞒。这是我到澳洲以后才知道。
主持人:是,可是我看您的过程,好像您很早就有这个想法,您要逃离中国,然后您准备这个动作,你准备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一定是这样的东西在你的内在有冲突,你觉得这是不对的事情。是这样吗?
郝凤军:对,是这样。 
主持人:那你觉得除了你以外,其他国家机器的人员他们深信不疑吗?被洗脑洗的那么彻底吗?
郝凤军:不是,据我了解,我的工作范围还有我的同事,大家觉得,可能你们在台湾来讲呢,跟大陆人民接触比较少,尤其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有一个两面性,两面性的一个性格。一方面在工作的时候,就好像非常的认真、严肃,就好像一种政治斗争;另外一种,他下班之后就会回归到人性这方面,做一个人,他的喜、怒、哀、乐就会表现出来,是这样。
主持人:就是会有不安,会觉得白天所做的事情,晚上回去会有反省,对不对?
郝凤军:在工作开会的时候。
主持人:这个非常人性。
郝凤军:对,在开会的时候,把党的一切放在最高的位置,然后等到会后,还是大家私下,没有去信共产党。
主持人:您的谈话,让我想起在1980年代,戈尔巴乔夫,这个苏联的领导人,他后来导至苏联倒台,后来的历史,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人。我看到他的传记里头,他同样产生一样的问题。他不相信KGB,不相信国家安全骑警,不相信这些他们所说的谎言。可是他做苏联的领导人,他好像每天都要去执行那些东西,所以他每天回去跟他太太夜深人静,关起门来的时候,听马勒的第五号交响曲的时候,借用那个过程,洗净自己,寻求救赎。
他很痛苦,但是最后还是他个人的人性战胜对国家机器的那个信仰,他就反叛。那个过程,后来在共产世界里头,很多人骂戈尔巴乔夫。可是戈尔巴乔夫到今天为止,还是受到全世界多数人的敬仰。就是说他是人性的,他回到人的基本本位。
我想这个过去是在苏联,苏联倒台时间很久了。中国今天,我想信您走出来,其实不是只是你,我的看法是,其实你代表非常多的人他的心灵,找到他的出口。也许我相信,今天的广播,很多您的老同事、老朋友听到了,他也许透过监听,听的更清楚,他们听到你讲话,一定心里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您有没有什么话要跟他们说呢?这段时间。
郝凤军:以前在大陆工作的时候,很多事情,我都不了解,就包括我和我同事,就举*********的例子,在2001年的时候有36个西人*********学员到天安门打横幅,而我们接到指令就是:*********邪教组织花用重金雇用西人到天安门去打横幅。到澳洲以后呢,就是看到了一个当时去天安门的*********学员,问他什么时候修炼*********?他说是96年。还有我前不久去了欧洲,碰到了一个法国的女的*********学员,他也是在2001年的时候去了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她是在98年的时候开始修炼的。
这就证明,中共中央下达的文件是在说谎,他明知道这些人真的是*********学员,但是他们告诉我们这些是用重金雇用。其次,我们很多情报就是显示*********所谓的三大媒体:*********、*********、************,他们都是受到反华势力或美国情报局、还有一些美国国会、一些反华组织,从后面大力的财力支持。
可是我到澳洲以后呢,当然我接触了*********学员,也接触了很多******人士,然后我看了*********,我到*********报社的时候,他们都是一些义工,并且都是从自己口袋里拿钱去印刷也好、打扫卫生、还是电话费、还是一些电脑费、一些纸张、耗材,都是用自己的钱,所以跟我在大陆听到的、看到的那些文件整个是截然相反的。
所以你刚才讲这个,我想就是通过电台,即然大陆能够收听到,我还是这句话:我没有背叛我的祖国,我背叛的是中国共产党。我一样的,我在中国大陆,他们都知道,我曾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警察,我能够走到今天,就是我不想去迫害普通的人民,我的职责是抓刑事犯罪份子,我是保护老百姓。
主持人:那是天职
郝凤军:那是天职,所以我选择了出来,就是说不管我以前做的好也好、坏也好,就是说我能够认清中共的本质,我能够走出来。我希望有良知、有本性、有人性的中国的警察也好、国家安全的警察也好,能够像我一样认清中共的本质,尽早的结束中共的一党统治、专制。
并且我在这里也,即然他们能够听到的话,我就在这里也讲,我的家人虽然都在大陆,我希望就是说,不要再干扰或者是骚扰我的家人,否则的话,我可以保证世界各个地方或国家都可以看到我这二百多份絶密或机密的文件。
主持人:那这个,我就顺便要在这个观点请教您,我们知道郝凤军先生像澳洲政府申请政府庇护的案件,其实到今年五月才公开。那当时,中国驻澳大利亚的外交官员陈用林的判逃,好像也曾经公开证实,那中国在西方的确安插庞大的间谍网。中国在西方的确安插有庞大的间谍网,郝先生能不能针对这点跟我们朋友做个简单的介绍?对台湾中共当局是不是也相当的部署?
郝凤军:对台湾的话我不太多深入的了解,因为我原先负责情报是宗教这一块,主要是北美、澳洲、新西兰,这方面的情报分析。刚才您讲的就是说,在海外布空的间谍,现在在国外很多叫间谍在大陆我们统称为秘密力量。包括外交官他出来以后,讲在澳洲有多少个间谍?看到的文件,我出来我拿的我的文件证实监控在澳洲的*********学员,还有其它宗教人员。包括在澳洲的一些西人,当然还有一些美国、加拿大的一些华人,我们所讲的秘密力量,并不是像英国电影里的007那样的间谍,它主要包括一些线人、朋友、耳目,当然这里面也包括很高级的密干特工,这些统称为秘密力量。当然我也看过台湾的情报,和一些监控当地人的情报。我们还负责一些策反,策反台商、监控台商,威逼利诱他们到台湾来继续替我们收集一些(我说过我只是负责宗教这块情报)我以前也看到过,就像这些老的情报员的资料,这些人不是我带的,所以我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姓名,我们这都以代号为统称,所以这些人的情况,我相信在台湾已经不是几年或十几年的潜伏,我见过这种档案,时间比较远的潜伏在台湾,帮助中共收集情报的工作。现在他们收集的主要就是说因为*********问题嘛,是中共当前第一大稳定问题,就是他所讲政权也好,所有海外情报人员都负责兼顾收集这方面的情报。
主持人:最后我想请教您的文件里头有很多,我们刚看到除了*********被迫害的资料,还有很多中国大陆异议人士被虐待的纪录,能不能就这部分和我们听众做个说明呢?
郝凤军:在国内的异议人士,主要包括一些******人士还有一些其它宗教,还有涉及到藏独、疆独一些组织,他们一般被策反还有监控,监控他所有的言行还有电话等等。这些都是负责搞政治案件,就像我们国保局里的620它都是搞政治案件部门的管辖范围之内。
主持人:您说一下您来台湾的感觉好吗?
郝凤军:台湾不愧是宝岛,我来的时间非常短,但是我感觉台湾人民非常纯朴,台湾地方非常美丽,比大陆要干净很多。还有我感觉到台湾重要的一个氛围,就是民主自由。不仅仅从媒体还有从台湾同胞平时的说话、谈吐当中,都能强烈感受到民主的氛围。不久前我看电视和媒体报导,美国总统布希在京都的谈话,他就讲希望中共的政府能多学学台湾的民主,台湾的民主刚实现时间很短,我看到很多台胞活动的时候,写上台湾民主新兵,台湾人民多么向往民主自由的氛围。这种心情给我很大的鼓舞,我希望能早日看到中国大陆也能够像台湾这样。
主持人:胡锦涛先生可能不同意你的看法。如果跟台湾一样的话,陈水扁先生照三餐被骂还外加宵夜,如果您在台湾天天看电视的话,几乎天天都在骂总统。胡锦涛先生可能很担心布希总统说“学习台湾民主”的话。 主持人:很高兴能在台湾看到您,在台湾的日子里头尽量享受您的观察,然后我相信很多人会很喜欢跟您交谈。谢谢郝凤军先生今天接受访问。谢谢大家。我们明天见。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歐美重大勝利 傳WTO裁決中國未獲市場經濟地位
美国癌症中心开除3名研究人员 因中国数据盗窃忧虑
美情报部门:华为接受中国军方及情报部门资金
中国国航前雇员纽约认罪 协助中国军方偷运包裹
美国移民局出台新规:干过这件事会影响入籍和绿卡申请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