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路脤玫脨脗脦脜
赖斯公开呼吁俄罗斯民主改革(图)
中国将对汇率采取“过渡步骤”
华盛顿再审对华政策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05-04-19 21:20:21


“美国政府对中国应该采取‘建设性接触’(constructive engagement)的政策,”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政治系教授兼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包瑞嘉(Richard Baum)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道,“英国前首相邱吉尔对民主制度有这么一个颇具讽刺性的辩护─它是所有可行的政治制度中最不糟糕的一种。我在这儿得仿效邱吉尔的说法:‘建设性接触’也许就是美国对中国的所有政策中最‘不糟糕’的选择。”


 
包瑞嘉所指对中国的“建设性接触”政策,就是美国尽可能传送信息到中国大陆,同广大的“人民”进行接触,同时支持国内的精英阶层和草根组织追求民主改革。这一政策着眼于长期发展,认为美国同中国“该合作时合作,该争取(contest)时,也要争取”。


包瑞嘉是在出席由美国国会成立的“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于4月14日于国会山所举办的听证会后,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的访问。该委员会每年都会提出《美中安全评论报告》,一般认为其对华态度代表华盛顿较为负面的一种立场。


“我支持美国(对华)采取接触的政策,但我个人认为对华政策不应该只是被(美国)商业界主导,”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委员卡洛琳·巴塞洛缪(Carolyn Bartholomew)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我们在与中国政府进行接触之外,也应该多倾听中国人民的声音。”


中国的政治改革发展就像“一杯半满的水”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转形,”包瑞嘉在听证会中作证指出,“这个转形受到双引擎─市场化和全球化经济─所推动。过去1/4个世纪中,中国的社会经济蓝图因而发生了根深蒂固、不可逆转的改变。”


“对中国13亿人民来说,这样的改变不仅给予他们提高自己和个人自由选择的机会,也同时带来了个人失败的新风险。”包瑞嘉分析道。


包瑞嘉教授认为,中国社会经济发生如地震般的深刻转变,但并没有可与之相提并论的政治组织上的根本变化随之产生。他明白表示,对于那些期望看到中国有全面性民主突破─包括有竞争性的选举、宪法明定的权力分立、自由的政治参与等等─的西方观察家而言,这并不能让他们觉得满意。


“然而,对于那些仔细衡量政治进展的人来说,前景是充满希望的,”包瑞嘉说。他一一列出进展的痕迹:中国的农民能够起而抵抗腐败的乡镇领导,普通老百姓可以上法庭对政府机关提出申诉,城市里的居民可以利用互联网向当地政府机关提出自己的批评和建议,并获得反馈……。


“中国的政治发展就像一杯半满的水,”包瑞嘉形容道。言下之意是,就看有心人是选择看到“空的一半”,还是“满的那一半”。


美国的民主对策:接触+鼓励


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或许算是美国学者中属于悲观的一类。他在国会的听证会上作证时,呼应了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委员巴塞洛缪的呼吁,认为美国的国际关系专家和政府官员经常把“中国”和“中国政府”画上等号,却没有真正搞清楚“中国人民”是谁,他们的声音在哪儿,没有好好地“同中国人民接触”。


“中国有13亿人口,他们展现出来的态度,他们的想法,也有相当的差异,”林培瑞作证时说,“外交官员和政治学家口中所称的‘中国的意见’─不客气地说─其实是‘中国政府’的官方意见。这样的意见有时候和中国大众(populace)的意见一致,但有时候也有不同。”


专研中国文学和大众文化的林培瑞教授选择从与国际关系相悖的观点出发,试着了解当前中国老百姓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认为中国人民原本就有这么一个传统─要说“适当”(proper)的话,而不是“正确”(right)的话。中国人已经习惯于针对提问时的环境、提问人的身份和问题本身的政治背景作出应当的回答,即使答案本身与其内心所想并不相同。林培瑞强调,中国人这一习惯有其历史背景,是可以理解的,美国人不宜妄下断论。


林培瑞认为,此点成为外国人,包括很多美国学者、政治家,了解中国人民想法的主要障碍之一。而急欲对华采取民主“接触”的美国,对此该如何回应呢?林培瑞悲观地认为,虽然个人意见更自由地表达和中国公众更多地获取信息,对中国确实是更好,但美国人能做的,实在不多。


“要达到这样的成果,还是要靠中国国内人民自身的努力。”林培瑞说道。


包瑞嘉教授的建议也呼应了林培瑞的说法。“美国人和中国人要在政治利益和思想价值上有和平的交汇点,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中,恐怕不太可能实现,”包瑞嘉评论到,“美国若真想要给中国这一股长期的力量─包括市场经济推动的社会多元主义、个人自由及全球经济和文化的互相依赖─成熟发展并孕育出政治改革的机会,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耐心地、持续地滋养这些发展势头的增长。”


“毕竟,中国并不是另一个三级的稻米共和国(Rice Republic,指发展中的农业国家),可以被胁迫、威吓而到遵从美国价值和喜好的地步。”包瑞嘉直言到。


委员会没有“党派色彩”,只有“反华声音”?


巴塞洛缪直言不愿意看到美国商业利益主导对华政策,但是也坦白承认这只代表她个人的意见,并不是全体委员会成员的共同目标。“现实是,你不能把商业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区隔开来(de─link),”巴塞洛缪说到,“许多美国人的确从中美贸易中获益,但也有人受害。”巴塞洛缪强调他们要传达的是后者的声音。


于2000年成立的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的主要任务在于审视并和公众公开探讨美国与中国日益频繁的经贸往来对美国国家安全形成的“冲击”─其实也就是“负面影响”。委员会共有12位成员,虽然其中共和党和民主党籍各占一半,但委员们对中国飞速的经济发展和其所造成的国内外的影响,一致抱持“怀疑眼光”,却是不争的事实。


委员会成员中除了有像巴塞洛缪女士─曾为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议员南茜·波洛西(Nancy Pelosi)国会办公室主任─这类的民主党极左派人士外,美国极右翼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也都有人坐镇委员会:前者由副总裁华采尔(Larry· M· Wortzel)出马,后者有专研美国外交国防政策、“新保”代表人物资深研究员唐纳力(Thomas Donnelly)出任。


在如此复杂且看似冲突的组成中,委员会的目的和做法却出奇地呈现单一性。在整整一天的听证会中,意欲“倾听中国人民声音”的巴塞洛缪的确听到不少来自中国的右派学者的证词。遗憾的是,他们的谈话描述的多是个案和个人经历,充满片面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让人不禁质疑他们的意见是否能公正地反映中国的现状,客观地代表华人的声音。


巴塞洛缪的解释或许能够提供读者一个解读听证会的出发点。


“我们的目的是给中国国内持不同政见者提供一个发言的空间,”巴塞洛缪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坦言到,“这样的支持不一定是财务上的,却能在某种程度上疏解他们的压力。”


《华盛顿观察》周刊(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第15期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六四幸存者警告 西方对中绥靖政策将助长另一个希特勒
相继遭谷歌、英特尔、高通封杀 华为势将受重创
美国前情报官向华出卖国防机密 获刑20年
美国驻华大使将访问藏区 四年来首次
英癌症研究所称 癌症或可治愈?再也不用谈癌色变(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