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路脤玫脨脗脦脜
26岁下嫁89岁石油大亨 艳星争遗产猝死(图)
泰晤士报 “中国人在这里已经不受欢迎”
汉堡中餐馆命案渐清晰 矛头转向越南黑帮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07-02-08 21:09:21

汉堡中餐馆命案渐清晰 矛头转向越南黑帮
    
   平心综合报导/锡滕森中餐馆血案7名死者终于全部辩认出来了,又多了一名香港人。这个罕见的大案继续让全德国的记者忙碌:越南嫌犯被捕让一些媒体把方向转向越南黑手党,大探其近年来在德国的作为;有的媒体采访了案发日也许是最后的就餐者;有的媒体探访了被捕越南人的住处-田园风光中的一幢“亚洲楼”。两名越南人的律师已经提出逮捕抗诉。德国之声记者综合报导如下。
案情相关的新情况


1 月8日下午,警方宣布所有7名死者都已辩认出来:除了1月7日公布的4人外,还有越南籍的38岁吧台女工Nguyen Thi Kim Oanh和另一名越南籍的厨房帮工;最后一位是57岁的香港籍(持英国海外护照)大厨。警方发言人说,辩认身份的工作之所以拖延时间,是因为其中人一身上没有身份证件。


今天,一些中国媒体发表了所谓德国警察逮捕的一名越南嫌犯的照片。这张照片是在城市街头拍摄的,而不是高速公路休息站,两名警察心不在焉地站在那个 “越南人”旁边,照片中的那位倒是很象图片报网站Fotogalerie中发表的报案人、47岁的马来西亚人Keefat F(妻子也死在血案中)。


两名被捕的越南嫌犯连续两天只是说,他们跟锡滕森的事情毫无关系。较年轻的那位(29岁的D)的不来梅律师维尔弗利德.贝伦特对记者说:“我的委托人非常震惊。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逮捕。”今天,有关方面证实,这位律师已经为D递交了抗诉。他还说,也要为另一位(31岁的V)也递交逮捕抗诉。


警方告知,越南人D是有前科的,由于身体伤害、敲榨和高速公路疯狂驾驶行为在警方早有备案。越南人V则没有前科。律师贝伦特说,越南人D早就是他的委托人了。记者问他代理的是D的什么事,他则不肯说。


路透社记者报导道,座落在汉诺威的州刑警局发言人说,到周四为止,已经收到150个知情人报的信息。尸体解剖工作还没有结束。另有媒体报导,调查方面说正在进行“复杂的、也许是国际性的调查。”


田园风光中的“亚洲楼”


警察搜查不来梅的住处后,德新社记者走访了两个越南人居住的地方。记者说,不来梅的这个奥斯特霍尔茨(Osterholz)区距离市中心有10公里,是个新区,许多房子是近年来新盖的,许多房子还在盖。两名被捕的越南人就住在其中一幢白色的两层新楼里。


站在街上看得到这幢房子的一个阳台上的一尊佛像。邻居说,不知道这幢房子里住了几户人家,只知道里面有4套同样的住房。5个电铃按钮上只有两个贴着名字。好几位邻居都说,这幢房子里住着的都是亚洲人。一个邻居说,只知道住在里面的有一位开着一个亚洲快餐店的。


这个不来梅城边新区的居民主要是年轻的家庭。他们说,他们跟这幢房子的亚洲居民接触很少。一个年轻女子说:“如果在街上碰到了,也就是简单地问个好。”但在这些亚洲家庭一年半前搬入这幢刚交钥匙的新房子时,他们邀请邻居们参加了一次乔迁庆典。


那个晚上最后的客人


明星周刊在线找到了一对夫妇。他们可能是发生凶杀案那个晚上最后离开年余酒楼的客人。苏珊娜.K对记者说,那天将近20点时,她跟丈夫卡尔斯腾.K一起走进这家餐馆。她详细地描述了她们都点了什么菜。


苏珊娜.K说,当时餐馆里气氛很好。老板戴尼.范送菜来时开玩笑,故意说错她的名字。苏珊娜说:“那是很可爱的玩笑,大家都笑得很开心。”她还回忆道,老板两岁的小女儿总是跟在爸爸身后跑到东跑到西。她说:“现在回想起来,心真的会很疼。”


客人们渐渐散了。最后只有K夫妇还坐在餐馆里。安妮和戴尼在他们身边坐下。苏珊娜的丈夫卡尔斯腾跟戴尼说起他看过的一个中国电影。安妮说,她想把儿童歌曲拷在CD上,但在格式上碰到了困难。卡尔斯腾保证说他会帮她的。


将近22点30分的时候,K夫妇俩离开了这家餐馆。一回到家里,卡尔斯腾就在电脑旁坐了下来。没多久,他就给安妮找到了一个方案。他先给安妮发了个E - Mail,接下来又给她打了个电话。苏珊娜说:“他们在电话里也显得很正常,一点都感觉不到有什么紧张气氛。”她最后说:“这是些非常可爱的人,我们永远也忘不了他们的。”


从22点30分K夫妇离开餐馆,回到家里,经过简单的检索,然后发E-Mail,打电话这个过程可以看出,警察是根据这个线索断定事情发生在23点30分之后、0点30分之前(马来西亚人来接妻子时)的。


矛头转向越南黑帮-直指柏林未破的旧案


这几天德国媒体大谈中国黑手党。现在却逮捕了两个越南嫌犯。下萨克森州刑警局发言人说,2005年该州共立案侦查77个有组织犯罪的案子,但其中没有一例跟越南人或者中国人有关的。尽管如此,风向还是转向了越南黑手党那边。而且人们有“历史性的”发现。


人们忽然回忆起了1996年5月在柏林马灿区发生的一个大案:越南贩卖走私香烟的两个团伙为争夺在柏林和德国东部各州的霸权发生了冲突。名为 “Ngoc Thien”的香烟黑手党的杀手们在马灿区一栋大楼里把对方的6个人捆绑起来,然后全部枪毙。由于对方6人都拒绝告知他们首脑的住处,Ngoc Thien的杀手们问完一个就开枪击毙一个。


这个当时震动德国的大案,凶手的手法跟日前在锡滕森发生的血案可以说是一样的。据称,柏林这个案子至今没有真正破案。但由于此事引起了德国警察的高度注意,非法香烟销售活动退了潮。但就在2006年,海关和警察又发现相关走私贩卖的数量在上升。调查人员说,现在这方面的情况是“安静的,但继续处于高水平上。”但这些黑帮没有再通过暴力引起外界的注意。柏林州刑警局的一名官员说:“他们找到了其它方法,因为凶杀带来太大麻烦。”


专家们认为,越南人在德国的刑事犯罪转移到了其它领域。在1999至2001年间和2006年,在莱比锡、德累斯顿、马格堡和埃尔富特这几个德东城市和几个捷克城市,越南人经营的亚洲超市着火。警察估计是越南竞争对手清理市场,但警方完全在黑暗中摸索。一个案子上了莱比锡中级法院,但由于缺乏证据,最后不得不放了嫌疑人。


这几年,德国东部产生了一种新的越南人犯罪形式,受害人也都是越南人。3年前,警察破获了好几个所谓“搬家部队”。在他们的同乡上班的时候,这些越南人开着货车到他们的住处,把他们家里所有东西都搬走。在几起案例里,他们甚至向这些同乡的德国邻居借工具。


从越南新来的年轻避难权申请者们近来经常被逼迫去偷盗,然而上交偷来的物品。去年11月,柏林警察逮捕了一个越南女人,她被指责为这种新罪的牵线人。据称,她把一整船偷来的化妆品、服装等发往越南,但被及时截获了。她的被捕引起越南“业内”一片慌乱,因为这个女人知道许多业内人的地址,于是许多为她干过活的盗贼都溜了,搬往德国西部各州。


这次血案警察搜查的不来梅和阿尔波伦是近3年来越南人迁往的主要目的地之一,其它地点为汉诺威、巴伐利亚的英格尔城和慕尼黑,还有博登湖周围地区。但明镜在线强调道,这些搬迁的人并非犯罪份子,他们基本上都是正常的小商人。在阿尔波伦,越南人在食品业找到工作,其他找不到工作的越南人就跟了过去。


明镜在线指出,越南人在德国是没有“融合”入社会的。要破越南人的案,德国警方不得找越南人帮助翻译。但越南人一般都不怎么愿意干这个活。这会给破案带来很大困难。
 
来源:DW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川普语出惊人:黑人要多了解历史 否则将再次沦为奴隶
俄罗斯大使馆微博发文纪念夺取海参崴160周年 中方沉默
美驻联合国代表向揭露中国侵犯人权行为的联合国专家致敬
美国联邦议员提案:给予香港部分居民避难优先权(图)
康奈尔大学宣布秋季学期计划:中国留学生可读清华北大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