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王岐山:中美相互依存 双边关系互利双赢
调查显示:中国一线城市家庭资产赶上美国平均水平(图)
中美新冷戰下破滅的美國夢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9-01-23 22:39:09

中美新冷戰下破滅的美國夢


- BBC 中文网





2018年夏天,洪浛檁忐忑地步出美國駐華大使館

簽證官要求他補交在中國和美國參與的科研項目清單

「我當時就心一沉,估計美國回不去了。」





「人才」抑或「非傳統情報人員」







2011年的夏天,洪浛檁從有「小清華」之稱的中國哈爾濱工業大學本科畢業,被有「小MIT(麻省理工學院)」之稱的美國伍斯特理工學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機器人碩士項目錄取,成為該校第一批學習機器人工程的中國留學生。


當年的他沒法預料,自己在美國學習的專業為後來的簽證波折埋下了伏筆,美國向外國高新科技人才們敞開的大門正緩緩關閉。




洪浛檁

洪浛檁



2018年夏天,30歲的洪浛檁忐忑地步出美國駐華大使館。在剛剛的旅遊簽證面試中,簽證官提出的一個要求讓洪浛檁始料不及:他需要提交在中國和美國參與過的機器人科技項目專案清單。


「我當時就心一沉,估計美國回不去了。」他告訴BBC中文,簽證官沒有審查他提供的銀行流水記錄、家庭照片、旅遊計劃,而是請他出示簡歷,隨即拉下了面試窗口的遮板。重新打開遮板時,簽證官要求洪提交更多關於專業背景的材料。


2011年到2016年間,洪浛檁在美國攻讀機器人工程碩士學位,畢業後在美國創立了智能廚具公司。那次申請旅遊簽證是打算到美國探望朋友、收拾之前遺下的行李。


洪浛檁不詳的預感不久便成為現實。提交補充資料約一周後,他收到了拒簽的通知。


過去7年間在美國求學、創業的片段如跑馬燈般在他眼前閃過,洪浛檁認為,這次拒簽很可能源於他從事的專業。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報告稱,中國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每年令美國蒙受2250億到6000億美元的損失。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資深副總裁與科技政策專案主任路易士(James Andrew Lewis)撰文指出,中國長期以合法與非法手法獲取美國的技術,從木製傢俱、油漆等日常應用技術,到最高精尖的科技。他認為,美國其他的間接損失不可估量,例如就業崗位流失,中國還通過科技盜竊省下大筆科研費用,以作弊的方式拉近了與美國之間的科研實力差距。


「非傳統資訊收集者」— 這是美國衛生部所屬國家健康研究院(NIH)和聯邦調查局(FBI)用來形容美國實驗室中的中國間諜的詞彙。美國官員在去年6月警告說,某些中國科研人員利用參與NIH研究項目的機會,竊取生物科技機密,甚至在華設立同一研究方向的「影子實驗室」。




洪浛檁曾經就讀的美國伍斯特理工學院

洪浛檁曾經就讀的美國伍斯特理工學院



華府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一項「隱形衣」研究尤其受到美國媒體的關注。美國杜克大學的博士生劉若鵬曾在五角大樓提供資助的實驗室工作,參與開發一種電磁波無法探測到的超材料遮蓋物。據《紐約時報》報導,實驗室的美國教授注意到,劉熱衷於邀請中國同行來參觀交流。


劉若鵬與實驗室其他四名華人科學家之後一同回中國創辦公司,繼續超材料的研究。公司成功拿到了數千萬人民幣的風險投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還曾親臨參觀。劉若鵬被媒體冠以「中國的馬斯克」、「下一個賈躍亭」的名號。劉的行為嚴格來說並不違法,杜克大學的超材料研究當時處在早期階段,並不屬於禁止出口的管制技術。但從美國角度而言,劉利用美國法律的灰色地帶,竊取美國納稅人資助下得到的科研成果,而美國開放的大學校園、科研實驗室成為中國「間諜」活躍的陣地。


身處中美交流最前沿的留學生,已然成為美國的防範對象。


2017年12月,白宮公佈的國家安全性原則稱,美國將考慮對來自某些國家的科技、工程與數學(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s,簡稱STEM)學科留學生施加限制,以減少「非傳統情報收集人員實施的經濟盜竊行為」,矛頭直指美國校園裡的國際留學生。而中國是美國留學生最大來源國,目前約有36萬名中國學生在美留學,其中42%學習STEM專業。




敏感專業







據路透社報導,2018年6月,為保護高科技知識產權,美國國務院下令限制部分中國留學生的簽證,主要針對機器人工程、航空及高科技製造業等「敏感專業」的學生。通常情況下,F1學生簽證期限為五年,上述專業的留學生簽證則被縮短為一年。


華盛頓移民政策研究所政策分析師皮爾斯(Sarah Pierce)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說,美國國務院並未公佈敏感專業的完整清單,「但給人的印象是,這些專業都與國家安全、情報相關。例如學習核子物理的中國學生,需要經過更嚴密的簽證審查,他們可能被拒簽。即使獲簽,簽證有效期也被限制在一年。」


值得一提的是,被媒體披露的敏感專業都被列入「中國製造2025計劃」。收緊高新科技人才簽證被認為是美國對中國強制外國技術轉移、科技擴張野心日益增長的回應。


「我參與過的機器人項目都是日常應用,與軍工、航天和政府情報機密無關。」洪浛檁稱,他在美國讀書時參與主要項目是輔助治療自閉症兒童的機器人,創業在智慧烹飪行業,並非競爭激烈的機密領域。






中國科學家的抗議







在中美科技與貿易的交鋒中,一些與洪浛檁一樣在兩國間從事高新科技的中國學生與科研人員赫然發現,自己身處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成為美國打擊中國科技盜竊時誤傷受害者。


知名學者也不能倖免。著名生物科學家、北京大學終身教授饒毅在2016年和2018年申請赴美簽證兩度被拒。


饒毅早年在美國求學,後在美國多所高校擔任教授,獲得公民身份。在美生活22年後,2007年他放棄美國身份回中國任教。在給美國駐華大使館、抄送多家媒體的抗議信中,饒毅說:「我希望美國不會因肆意阻撓自然科學領域的國際合作而被載入史冊。」


饒毅亦曾去信美國衛生部所屬國家健康研究院(NIH)院長,連發數個疑問:「以後的科學討論,需要分『美國』和『外國』嗎?科學學會的年度會議,應該拒絕『外國影響』嗎?NIH資助的美國國內和國際會議,應該請聯邦調查局(FBI)來監控嗎?」


美國國務院並不公開學生簽證複查率,但在中國留學生群體中,學生簽證被複查機率提高的傳言近期不絕於耳。洪浛檁的一名商業合夥人是美國院校在讀博士生,其學生簽證也被複查,目前已滯留中國數月。


2018年,逾4000名中國留學生在一個匯總學生簽證複查資訊的網站上報稱簽證被查,比2017年多了近千宗,比奧巴馬時期的2016年多了1800宗。根據使用者上報的資訊,簽證的平均審查時間為一個月。


美中關係委員會會長歐倫斯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曾表示,限制中國研究人員將給美國大學帶來「悲劇性」的結果。


「不能讓安全擔憂壓倒讓美國變得偉大的東西。」他認為,與其對中國研究員施加限制,不如由大學培訓研究員遇到知識產權盜竊時該怎麼做。






破滅的美國夢







外籍留學生面臨簽證障礙,留居美國也困難重重。供外籍人士在美工作的H1B簽證數量有限,近年來申請人需經過隨機抽籤。即使中籤,移民局可能要求申請人增補申請輔助證據(Requests for Evidence),若未能提供足夠材料、或被認定不符合申請條件,簽證申請將被拒。


這一系列繁瑣而充滿未知的申請流程使越來越多美國企業決定不聘用外籍畢業生。特朗普執政以來,這一道道關卡正在增高。美國移民局資料顯示,特朗普上任以來,H1B簽證拒簽率與要求增補材料的比率顯著上升。2017財年第四季度中, H1B簽證被拒率從15.9%升至22.4%,69%的H1B申請人被要求增補申請材料,案例數是前三季度的總和。


馬里蘭大學巴爾的摩分校歷史系副教授歐陽梅(Meredith Oyen)研究中美移民史多年,她對BBC中文表示,H1B簽證收緊現象已存在多年,但特朗普政府尤其嚴加審查H1B申請。這波政策變動的背後是「美國優先」思維,企業招聘時優先考慮是否有美國人能勝任。


歐陽梅指出,對於中國留學生來說,在美國求學的一大好處是畢業後可繼續在美國工作。「這些人增進中美間的互相瞭解,對兩國都有好處。切斷所有人文交流,就是切斷我們理解對方的管道。」H1B政策的改變,增加了留美工作的難度,必將傷害中美科技合作。







洪浛檁對H1B簽證申請過程也不陌生。2015年夏天,他中籤H1B時,曾興奮地請幾位同學一起下館子吃牛排,那是一名剛剛起步的創業者能負擔的最奢華的慶祝大餐。


然而,大半年後,移民局要求他增補材料,不久後向他發出了拒簽通知。當時是奧巴馬執政時期,拒簽原因並非與「美國優先」有關,而是由於洪是其創辦的公司的實際負責人,申請人受雇于自己控制的公司,並不符合H1B簽證的受雇資格。






外籍企業家特別是創業者在美創業難覓合適的簽證,是美國移民政策多年來為人詬病的又一環。洪浛檁曾代表在美的外籍創業者群體,到國會與白宮遊說增設俗稱的「創業簽」。奧巴馬卸任前簽署相關行政命令,提供外國企業家在美停留五年創業的工作許可。政策在2017年12月終於生效,但在2018年5月國土安全部就提議將其撤銷,這是特朗普政府收緊簽證的又一舉措。


得知失去H1B簽證的消息時,洪浛檁身在中國,他的全副家當仍在美國租用的房間內。「當時想著緩幾個月再申請簽證回美國,沒想到特朗普上台了。他的政策對我更加不利。」


離開美國至今兩年多,洪浛檁仍有一部分生活遺留在太平洋的那一端。「美國電話號碼都一直沒取消,想著回去還能用。車子還停在離開美國時停的地方。」


直到2018年赴美旅遊簽證面試的那天,洪浛檁才意識到,短期內他無法返回美國了。他打電話給遠在美國的室友,請對方把掛在房間牆壁上的碩士畢業證書收好。


洪浛檁把根紮回了中國,在國內註冊公司、接洽投資人,也完成了婚姻大事。人生不止一次因美國簽證而改變軌跡的他,等待著有一天,美國的政治氣候會發生改變,出台對高科技人才更友好的簽證政策。


偶爾,洪浛檁會想起在美國曾經的家:有全美十大創業城市之稱的馬薩諸塞州伍斯特。


19世紀末,伍斯特仰賴附近學校培育的工業人才,成為生產砂輪的工業重鎮。二戰後,美國製造業式微,伍斯特一度蕭條。然而,科技人才近年來給它注入了新活力,多家全美知名的生物、機器人科技公司紮根於此,廢棄工業廠房搖身一變為創客們低成本的創業空間。與其說命運之神特別眷顧伍斯特,不如說,人才作為這座小城的核心競爭力,再次刮起它崛起的東風。伍斯特的興衰史,彷彿是給美國的一記提醒。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美国收到最新警告:对华加征关税将导致Trump recession
美国经济2020年将步入衰退 贸易战是“始作俑者”(图)
M1A2軍售 林郁方:台淪美遏中棋子
陈冲近照曝光透知性典雅 网友赞叹:美出新高度!(图)
中国频发赴美预警 原来目的是这个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