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华为召见13家西方媒体 撇清与政府关系
德州一名保守派法官裁定奥巴马健保违宪 川普喜出望外
法官痛斥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叛国” 川普发推文回应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8-12-18 23:08:09

法官痛斥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叛国” 川普发推文回应


侨报

【侨报讯】周二,特朗普前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的开庭宣判发生了戏剧性转折,在法官当庭痛批弗林的罪行后,他的量刑宣判被推迟,使其有机会与政府进一步合作。

据CBS新闻、美联社报道,周二早上,弗林在华盛顿特区的法庭上受到联邦法官萨利文(Emmet Sullivan)严厉批评,法官的措辞之严厉一度让人感觉他是否可以被指控犯有叛国罪。

“可以说,你卖掉了你的国家。法院将考虑所有这些。”萨利文法官告诉弗林。 “我无法掩饰我的厌恶,我对这种刑事犯罪的蔑视。”



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即将被宣判,他可能成为穆勒调查案中,第一个不判入狱监禁的被告。(图片来源:美联社)

“我会坦率地对你说,这种罪行非常严重,”萨利文告诉弗林。他强调,何况这些罪行是由一名高级安全官员“在白宫西翼”犯下的。法官还表示,他将把弗林33年的服兵役纳入考量,但对于“一直以来,你是一名未注册的外国的代理人,同时还担任着美国的国家安全顾问”表示非常失望。他指的是弗林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政府的联系,以及弗林的两名商业伙伴隐瞒土耳其政府“代理人”身份在美非法游说。

此后,法官的措辞继续升级。萨利文法官还问检察官范葛拉克(Brandon Van Grack)是否还有除了未注册外国代理人和虚假陈述外的其他指控。 他想知道干涉选举是否属于“国活动?”范葛拉克回答说,这不是特别检察官所考虑的指控罪名。 但法官继续发难, “我是说,假设他可能被指控犯有叛国罪吗?”“这个我没法回答,”范葛拉克回答说。

然而在休庭之后,萨利文法官的态度有了回转,他对指责弗林在白宫期间仍然是外国代理人身份表示抱歉,也对指责他可能犯了叛国罪的说法表示道歉,法官承认弗林的外国代理人行为在2016年十一月中旬已经停止了。“我感觉很糟糕,”法官说,“我没有想指控他犯了叛国罪。”

法庭最后决定,空辩双方将在3月13日提交新的近况报告。弗林离开法院时对记者一言不发。

周二庭审前,弗林被认为可能成为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案中,第一个不判入狱监禁的被告。但此前他的判决听证会上公开的量刑备忘录,暴露了最早FBI与他接触时的紧张局面,他在这次采访中对他与俄罗斯的联系撒了谎,但他的律师团队辩称FBI没有告诉他撒谎的法律后果。这位前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的律师表示,联邦探员不鼓励他在2017年1月的采访中有律师在场,并且从未告诉他谎言是犯罪行为。 检察官回击说:“他不需要被告知才知道向联邦特工撒谎是犯罪。”

在星期一晚上,双发的争议以及法官的干预,导致检察官方面公开了弗林联邦调查局采访中的一份经过修改的笔记副本,显示弗林在那次会面时告诉联邦探员的一些信息在以后被证实是撒谎。

双方的这次交恶显得令人吃惊,因为此前弗林与检察官双方之间看似具有富有成效的合作关系,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办公室的检察官对弗林的合作一直表示赞赏,并建议零服刑时间。 这次关于FBI调查不当的辩护理由引发了人们的猜测,即弗林可能在试图从特朗普总统那里获得同情,或者可能是专门为联邦法官萨利文准备的策略,因为萨利文法官以对政府不端行为采取零容忍观点而闻名。

弗林在特朗普政府开始执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担任特朗普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一年前就关于与时任俄罗斯大使之间的联系等问题撒谎向联邦调查人员表示认罪。从那以后,他与穆勒以及至少另一个司法部的下属机构,在调查中进行了广泛的合作。检察官说,这种合作使得其他“相关的第一手证人站出来与穆勒合作”。弗林是特朗普上任在白宫第一个月的过渡期中最关键证人。

特朗普本人在星期二早上的一条推文上祝弗林“好运”,并补充说“面临着这样巨大压力,很有兴趣看看他打算说些什么,我们的竞选策略非常成功,没有什么通俄门!”



特朗普在星期二早上的一条推文上祝弗林“好运”。(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尽管弗林承认自己对三件事撒了谎 - 包括他在特朗普政府过渡期间向当时的俄罗斯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提出的政策要求 - 穆勒的团队已经要求法官判处弗林最少甚至无监狱服刑期。 弗林仍有可能面临零至六个月的监禁,他的判决将由联邦法官萨利文决定。

弗林判决在过去三周的焦点,一直围绕着辩护团队对FBI探员最早开始调查时候的方式不当的批评。弗林的律师团队在上一周提交的一份备忘录中,提到了在2017年1月24日,FBI刚接触他时,没有告知他如果撒谎会被起诉,而且他是在没有私人律师的陪伴下见联邦探员的,也没有被FBI告知这么做的法律风险。当时他没有告知白宫律师团队,FBI也没有让司法部介入对他的询问。

虽然弗林和他的律师没有对FBI直接指控不法行为,但他们暗示联邦探员特朗普就职典礼后几天就在白宫接近弗林,并利用他希望这次会面能不为人知的愿望,导致他没有请律师到场。

弗林的辩护律师还暗示弗林应该获得额外的奖励,因为他没有公开抓住调查他的FBI探员后来出的问题而大做文章,FBI探员史卓克(Peter Strzok)因发出反对总统特朗普的短信,去年被调离“通俄门”案,而他就是最早接触弗林的探员之一。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美国三大华裔科学家组织联合发声:种族歧视伤害科研!
佛州华人按摩店女老板打破沉默 称自己遭民主党“陷害”
情侣公园内公然“翻云覆雨”30分钟,家长报警无果,上前暴揍
丈母娘把花园改成菜地 洋女婿回来一看懵圈了…(组图)
华为将自主研制手机操作系统 打破美国技术垄断(组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