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政府已于2009年撤销了江天勇的律师执照,但他继续为异见人士和活跃人士提供建议。即使在2015年7月、中国警方对人权律师及其同事开始进行大范围打压之后,他仍在与寻求帮助者见面。在那次打压中,约有250人被拘留


虽然大多数律师在经过几天或几周的拘留后被当局警告释放,但政府从中挑出一组核心成员对他们进行刑事起诉。一周前,与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有联系的活动人士吴淦也因颠覆罪受审,但政府没有播放他的法庭审理,吴淦曾以“超级低俗屠夫”的网名在互联网上闻名。


江天勇在法庭上说,他曾为一名被拘留的律师奔忙,那是为了给中国政府制造烦恼。


他说,他想“通过炒作这些敏感热点事件,抹黑、攻击我国政府和司法机构,达到推翻我国国家政权、改变现行政治体制的目的”。


中国政府仅在一年多前曾精心编排了一次类似的开庭审理,当时,有四名律师和维权人士在电视上承认犯有颠覆罪,他们被判处最高七年半的有期徒刑。


江天勇对法庭说,“不管你们原谅不原谅,我从内心非常表示歉意。”


江天勇的妻子和支持者表示,他可能在被拘留期间遭受刑讯逼供。国际人权团体把对江天勇的审理斥责为摆样子,因为法院不让他本人的律师出庭,而是为他委派了由法院任命的律师。


三名联合国官员已对江天勇被拘留表示谴责。其中一位是曾担任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的菲利普·奥尔斯顿(Philip Alston),奥尔斯顿在江天勇被逮捕的几个月前刚与之见了面。


2016年11月,江天勇在从北京前往长沙途中消失后被拘留,他是去帮助另一名被拘留的中国律师谢阳。今年1月,谢阳的律师发布了关于谢阳遭受酷刑的详细指控,但在5月份的开庭审理上,谢阳撤回了这些指控,并承认犯有颠覆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


江天勇周二在法庭上表示,自己曾帮助编造谢阳遭受酷刑的谣言。


开庭审理前,现居加利福尼亚州的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她相信丈夫受到强迫。


“我们坚信江天勇无罪,”她在信写道。“即使江天勇在法庭上认罪,那肯定是受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