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中国发布抗疫白皮书 否认隐瞒疫情
霸气中国煤老板:约不到女明星 我就约女主播!(组图)
川普推出中国留学生禁令 引发华人社群激烈争辩(组图)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0-06-05 21:00:09

川普推出中国留学生禁令 引发华人社群激烈争辩(组图)


Comment: 不能让高科技成为共产、邪恶政权祸害全人类的武器。


美国之音



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中国某些一流理工科院校毕业生的签证禁令,引发美中科技与教育界的热议。各方人士对白宫的这项政令和两位国会参议员推出的《安全校园法案》褒贬不一。

特朗普总统5月29日发表文告说,美国将禁止与中国军方有牵连的中国公民持学生和学者签证,进入美国大学攻读研究生或者从事博士后研究。

这份文告说:“中国利用多数是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人员的部分中国学生,以非传统的方式获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因此,在美进行本科以上学习或从事本科以上研究、过去或现在又与中国军方有牵连的中国学生或研究人员,都很可能被中国政府利用或招募,这特别引人关切。”

媒体早些时候援引匿名美国官员的话报道说,所谓“与中国军方有直接联系”的中国高校包括西北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和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这七所高校过去曾经长期隶属国防和兵器工业部门,素有“国防七子”的说法。

特朗普政府认为,中国积极获取美国敏感的科技与知识产权,部分目的是为了加强军队的现代化和军事能力,“对美国的长期经济活力和美国人民的安全构成了威胁”。

关注美中关系发展的学者和分析人士表示,这显示美国越来越多的的政客认为,美国对中国学生开放大学校园的政策,正在帮助中国培养最优秀的科学家;这些人学成回到中国使得中国更具有竞争力。

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对美国之音说,美国的许多政客相信,美国正在“养虎为患”,美国大学不应该帮助北京与华盛顿竞争。戴博认为,这种观点建立在一种假设之上:这些专业门类的中国留学生,毕业之后回到中国会把学到的专业知识贡献给中国军方,这将伤害美国的利益。

“其实很多北航、南航、哈尔滨工业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这些学校的学生,与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是毫无关系的。当然,其中可能有些人是军人或者有军人的使命;目前特朗普行政命令可能会影响到3千到4千在美留学生,”戴博说。

支持特朗普总统行政命令的人士对美国之音说,特朗普行政当局考虑限制来自具有军方背景大学的中国学生来美国大学攻读研究生和从事博士后研究,“是经过审慎考虑和权衡的”;因为北京威胁动用军事力量,胁迫它国和以武力解决分歧的做法,破坏了全球的安全与稳定。

曾担任五角大楼负责中国事务高级官员的唐安竹(Drew Thompson)说:“中国利用军力威胁其邻国,任何国家都不应帮助中国军队提升其能力。 在中国放弃对台湾及其有领土争端的国家使用武力之前,欧洲和亚洲国家也应限制向中国军事组织(包括其大学)转让技术。”唐安竹目前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政策学院的访问研究员。

熟悉美中教育交流的人士对美国之音说,许多美国人不知道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大学科学研究中占据关键地位的程度”。

白伊丽(Elizabeth Bowditch)曾在美国国防部设在加州蒙特利的国防语言学院担任“文化意识”教官。白伊丽表示,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公民获得F或J签证来美国大学攻读研究生,这项政策削弱了美国东道主大学进行尖端研究的能力。

“美国大学校园里,担任研究生研究助理的人,不成比例的都是国际学生,其中许多都是来自中国的学生。其结果是,美国将不再能够从中国学生在美国大学的贡献中获益,这将是科学、创新和研究的巨大损失,”她说。

不过,五角大楼前中国事务官员唐安竹认为,特朗普总统文告宣布6月1日开始生效的新政策,不会对美国大学造成负面影响,“因为与仍有资格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总数相比,受影响的学生人数非常少”。

中国一位相关领域的顶尖科学家表示,作为一名中国科学家,强烈反对特朗普政府目前的这项做法。他认为,特朗普总统刚刚宣布的这个行政命令,不是一个理智的做法,甚至违反了自己所称的“让美国更伟大”的理念,是“非常短视和没有战略眼光”的行为。

这位要求匿名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知名材料物理学家对美国之音说:“我本人与很多本专业领域的美国学者有接触和交流,也在美国大学做过访问教授。美国同行们经常对我说,美国许多知名大学的中国学生和学者都为他们的学科和大学做出过重要的贡献。”

这位中国科学家认为,美中科技、教育交流不仅为美中两国培养了人才,而且也对世界科学的发展非常重要,这也是美国一直提倡的。“特朗普总统不应该忘记,美国的科技领先历史上受益于二战时期德国、英国和其它欧洲国家的科学家移民美国后的贡献,”他说。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调查数字显示,截止2017年,在美国高校获得理工科(STEM)博士学位的外国人,有72%的人获得学位10年后,仍然留在美国。所有获得理工科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多达90%的人选择了留在美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文告,指责北京利用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人员中的部分中国学生,以非传统的方式获取美国的知识产权。他说:“在美进行本科以上学习或从事本科以上研究、过去或现在又与中国军方有牵连的中国学生或研究人员都很可能被中国政府利用或招募,特别引人关切。”

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主任亨利·赫茨菲尔德(Henry Hertzfeld)对美国之音表示,虽然不能代表其他人发言,但是美国大学和教授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些担忧,而且也意识到这些是很重要的担忧。

赫茨菲尔德告诉美国之音,自己与中国高等学校的交流和接触,最近的一次是2016年。“我们在研讨会上所交流和接触的内容,都是与政策和法律相关的,并不是技术性的交流;目的也只是试图与我们在其它国家的同行们接触,以便能够达成一些更好的共识。 ”

熟悉美中学术交流的中国科学家和大学教授告诉美国之音,特朗普总统此次发布的对中国理工科留学生和科研人们的签证禁令,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只是更加具体和“精准”地针对了具有军方背景高校的人员。

公开资料显示,美中两国根据当时达成的签证互惠安排,自2014年11月11日起开始向对方国家公民颁发10年多次入境签证。特朗普总统2016年11月当选后不久,美国开始收紧对中国公民签证的政策。

上海交通大学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家徐珝教授,对美国之音讲述了自己的美国签证经历。他曾经持有多年多次入境美国的访问签证,2017年8月计划再次来美国时签证过期,便向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续签,希望按照政策能够得到10年有效、可以多次入境的访问签证。

“签证官在问过我的专业背景后,要求我补充申请材料,主要就是要我提交近期发表的科研论文。我按照要求提交了论文等补充材料,等待了几天之后通知去取签证。签证是给了,但不是10年签证,只给了1年有效期,” 这位上海交大的教授说。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019年11月1日的一份报告说,2017-2018 学年美国共有超过100万持学生签证的外国学生,在全美国各高等学校注册入学。其中将近一半(497,413人) 在科技、工程与数学(STEM)等学科就读。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的研究报告,为国会参众两院议员提供立法辩论需要的数字和咨询支持。

在特朗普总统发布文告禁止军方背景中国留学生来美读研的稍早,美国国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 R-Arkansas) 和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 R-Tennessee),5 月 27 日联合推出了《安全校园法案》(SECURE CAMPUS Act),法案将禁止所有欲在美国“ STEM” 领域攻读研究生学位的中国公民获得来美签证。



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表示,这两位参议员的议案,禁止所有中国人来美国攻读科技、数学、工程(STEM)领域研究生。“这个法案的偏见太大,是有害于美国的”。

“我们必须分辨,对中国留学生的怀疑,哪些是有道理的,哪些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他们全都是间谍,这太过分了,而且没有证据。他们只是拿出了议案,但是没有拿出证据给我们,”戴博说。

设在德克萨斯州的阿比林基督大学课程设计总监方柏林(Berlin Fang)也对美国之音表示,即使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这项法案如果获得通过,也会对美国造成伤害。“因为大多数中国学生可能会选择留在美国工作,从而促进美国的竞争力。许多美国公司,尤其是高科技公司,可能会对此提出抗议”。

方柏林说:“应该注意的是,许多申请美国大学的中国学生是自费,而不是中国政府赞助的。这种一刀切的方法会使他们受到很大伤害。”

另一方面,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19年11月18日公布的报告,中国连续第十年成为美国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地,2018-2019年度中国在美国的本科生、研究生、非学位生和参加毕业后实践培训(OPT)的总人数是36万9548人。

熟悉美中高等教育交流的人士说,如果两位国会参议员推出的《安全校园法案》得以通过,不仅对美国科技人才竞争力造成伤害,而且还会给许多严重依赖国际学生学费的美国院校造成财政损失和困难。

曾参与过美中教育交流项目、并曾担任美国国防部“文化意识”教员的白伊丽说,二线和三线学校,特别是公立大学,依靠支付学费的国际学生来维持经费。目前,中国公民在这些学校的本科生中占有突出地位。

“虽然他们不受这一新政策的影响,因为该政策只适用于研究生;但许多人可能会决定去他们感到更受欢迎的国家学习,”她说。

美国之音联系国际教育协会,希望提供特朗普总统文告和两位参议员的《安全校园法案》,可能会对美中教育交流造成冲击程度的评估,该协会婉拒了美国之音的请求。

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成立于1919年,与美国国务院教育与文化事务局合作、并代表美国在世界各国推展教育交流项目。

国际教育协会2019年11月发布的《2019开门办学报告》(2019 Open Doors Report)说:“国际学生占美国高等教育总人口的5.5%。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447亿美元,比上一年增加了5.5%。”

美国之音电邮美国国务院,希望国务院对特朗普总统行政命令对美中教育交流的影响,以及美中教育交流政策如何调整做进一步说明。国务院教育与文化事务局一位新闻官回复说:“您的这些问题,应该去问白宫。”

特朗普总统的文告6月1日起生效。特朗普责成国务卿根据相关立法,决定是否吊销目前持相应签证、并符合文告限制范围且已在美国的中国研究生和研究人员的签证。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美女征软饭情人引上万人报名 唯一条件竟是这个…(图)
纳瓦罗反复炒作“中国病毒” CNN主播终于忍无可忍(图)
成都市民扎堆围观美领馆撤离 警方要人群“控制情绪”
美国智库人士发表文章 嘲笑蓬佩奥对历史和中国“无知”
民调落后拜登15个百分点 川普嗤之以鼻:媒体造假(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