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美国华人科学家留学归国潮:他们到底为什么回来?(图)
警钟敲响!美国经济或已陷入史无前例的债市泡沫中(图)
伊朗已做好全面开战准备(组图)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9-09-17 19:58:36

伊朗已做好全面开战准备(组图)


海外网/环球时报/新民网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图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海外网9月17日电 近日,在沙特两处石油设施遭空袭后,美国再将矛头对准伊朗,又一次加剧美伊关系的紧张。当地时间周二(17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喊话称,伊朗绝不会和美国谈判,并补充说美国的“极限施压”政策将失败。

综合伊朗新闻电视台(Press TV)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哈梅内伊当天在接受伊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伊朗官员永远不会和美国谈判……这是他们向伊朗施压的一部分……但他们的‘极限施压’政策将会失败。”

14日,沙特两处石油设施遭无人机袭击,震惊世界的同时,也让地区局势骤然升级。虽然也门胡塞武装宣布对此事负责,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事发当晚仍将矛头指向伊朗,指责伊朗是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随后沙特跟随美国脚步,谴责伊朗与此次袭击事件有关。

对于上述“指控”,伊朗予以否认。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15日说,蓬佩奥所言“毫无意义”,是针对伊朗的盲目指认。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也在同一天回应蓬佩奥,说“极限施压”政策失败,蓬佩奥转而“极尽欺骗之能事”。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航空航天武装力量司令阿里·哈吉扎德还警告称,伊朗为“全面开战”做好准备,正盯着美军在海湾地区的军事目标。

美国2018年5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恢复并追加对伊制裁,加强海湾军事部署。之后,伊朗逐步放弃执行协议部分条款,两国关系的持续紧张也一直令地区局势处于动荡之中。

一天之后,特朗普又不想和伊朗开战了:沙特想让我们保护他们,但是被袭击的不是美国

“我不想和任何人开战。”当地时间周一,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办公室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伊朗似乎应对上周末沙特石油工厂遭受的袭击负责,但他希望避免战争。

据美国《纽约时报》16日报道,在被问及伊朗是否是上周六袭击沙特石油设施的幕后黑手时,尽管特朗普没有给出明确的确认,但他表示,“看起来是这样的。”

而在半岛电视台的报道中,特朗普对伊朗的怀疑显得更加坚定。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特朗普表示,“在大多数人看来,肯定是伊朗干的。”

尽管如此,在被问及是否“想和伊朗开战”时,特朗普回应称,不想和任何人开战。“我想要战争吗?我不想和任何人开战。”特朗普说,“我是一个不喜欢战争的人。”而在回答是否已经向沙特承诺,美国将在此事上为其提供保护时,特朗普表示,“没有向沙特作出上述承诺”,并称“将与沙特坐下来,解决一些问题”。“沙特人非常希望我们保护他们,但我说,我们必须努力。”他说,“那是对沙特阿拉伯的袭击,而不是对我们的袭击。”

但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并没有放弃威胁。他说:“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在过去很短的时间里,我们在军事上花费了1.5万亿美元,没有人能与我们接近。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设备,有最好的导弹,我们比任何人都准备得更充分。”不过,他又补充说:“话虽如此,我们还是想避免它(战争)。”

《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的言论表明,美国并不希望该事件升级为更广泛的冲突,而就在一周后,世界各国领导人将齐聚联合国参加联合国大会。

与前一天相比,特朗普此番最新表态有了显著转变。当地时间周日,特朗普在其个人推特上表示,“美国有理由相信,我们知道肇事者是谁。根据核查结果,肇事者已被锁定。”

沙特遭袭伊朗背锅,美鹰派叫嚣攻击伊朗炼油厂,蓬佩奥:沙特100次袭击都是伊朗干的

尽管也门胡塞武装14日就“认领”了当天发生的无人机袭击沙特石油设施一事,但伊朗和伊拉克却“背锅”。由于外界并不认为胡塞武装有能力研发和制造发动袭击的无人机,沙特的“宿敌”伊朗被指是“幕后黑手”。对此,伊朗予以否认,称美国正在谋求与伊朗进行“极限、直接”的对抗。而伊拉克也否认领土遭武装人员利用,以操控无人机发动袭击。



9月14日,沙特国有石油企业阿美的两处主要石油设施遭到无人机攻击,引发大火。目前火势已得到控制

美国:胡塞武装?没可能!

15日,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表示,无人机袭击沙特国家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的布盖格工厂和胡赖斯油田,导致这两处的生产暂时中断,沙特原油供应每日减少570万桶,约占沙特石油产量的一半;乙烷和液化天然气的供应量也减少约50%。

此次袭击正值国际油价面临重要的方向性选择,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多名业内人士认为,袭击将令国际市场石油价格每桶暴涨5至10美元。因此,油市本周开盘的走势备受关注。



对于这次袭击,也门胡塞武装发言人叶海亚·萨里阿当天就表示,10架无人机正是胡塞武装派出的,而此次袭击是针对沙特“对也门的侵略和经济封锁”所实施的报复,将来还会继续扩大对沙特的袭击范围。此前,胡塞武装已经屡屡对沙特境内的目标发动导弹袭击。自2015年也门战争爆发以来,胡塞武装至少向沙特境内发射了119枚弹道导弹。按照胡塞武装此前的说法,这些导弹攻击都是为了应对沙特方面对也门的军事干预。

不过,关于胡塞武装使用的武器来源一直众说纷纭。胡塞武装一直宣称自己有能力研制导弹,但外界始终不认为他们具备研发的技术条件、生产导弹燃料的化工设备和试验导弹的场所。为此,沙特搬出导弹残骸,指认是“宿敌”伊朗提供了这些弹道导弹。不过关于这一说法,伊朗方面始终予以否认。

这一次的无人机袭击也是如此。按照美国媒体的报道,美国和沙特官方并不认为也门胡塞武装有能力制造这样一场袭击。他们认为,被袭目标距离最近的也门边界770公里,远远超过也门胡塞武装无人机Qasef-1的最大航程,所以可能是伊朗或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武装力量发动了这次袭击。

卫星云图显示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遭无人机袭击的两处石油设施,浓烟滚滚

不过,英国媒体援引联合国调查人员的话报道称,胡塞武装可能是使用了新一代的无人机UAV-X。报道称,胡塞武装去年就开始使用这个能够以241公里的时速最远飞行1448公里、杀伤力更强的新型无人机。但外界并不认为胡塞武装有能力研发最大航程超过800公里的无人机,于是只有可能是向来与沙特不睦的伊朗提供了帮助。

伊朗:我们干的?他撒谎!

不管怎样,伊朗都“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了。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4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称,“没有证据显示袭击来自也门”,他指认伊朗才是这场袭击的“幕后黑手”。但蓬佩奥并没有说明自己的判断基于什么证据,只是“翻旧账”道:“德黑兰支持了针对沙特的近100次袭击。”“有理由相信,我们知道谁是罪魁祸首。根据确切信息,我们已经将其锁定并上膛。”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也意有所指地发帖道,“但我们正在等待沙特方面认定袭击元凶。”



对于美方的指责,伊朗方面坚决否认。“极限施压失败了,蓬佩奥转向了极限撒谎。”伊朗外长扎里夫15日通过社交媒体回应称,美国及其“代理人”在也门陷入苦战,“因为他们总幻想着武器装备的优势最终能够带来军事上的胜利”。他表示,责怪伊朗并不能结束也门的灾难,但“接受我们的有关停战的提议、展开对话可以”。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天部队司令哈吉扎德则放出狠话,称伊朗一直在为一场“全面战争”做准备,距离伊朗2000公里以内的所有美军基地和舰艇都在伊朗导弹的打击范围内。



2014年6月,在纪念伊朗伊斯兰革命领导人霍梅尼逝世25周年之际,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就说过不对美国“霸凌”低头

如何应对这场针对沙特的袭击在美国国内引发争论。鹰派参议员格雷厄姆称“是时候把攻击伊朗炼油厂的选项放到台面上了”,而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民主党参议院墨菲则表示蓬佩奥“不负责任地(把事情)简单化”,“这正是我们陷入愚蠢战争的原因”。在后者看来,支持也门胡塞武装的伊朗“向来都是个‘坏角色’”,“但并不能简单地将胡塞武装和伊朗画等号”。

与伊朗一道“背锅”的还有伊拉克。多名美国政府官员通过媒体表示,袭击沙特的10架无人机中,至少有一架从伊拉克境内起飞。对此,伊拉克总理迈赫迪的办公室予以否认:“伊拉克宪法不允许利用伊拉克领土对邻国、兄弟、朋友发动袭击。”声明称,伊拉克政府将“果断”处置任何违反宪法的人,同时敦促也门冲突各方尽快结束袭击。

背景新闻:全球最壕石油公司被炸,市值相当于4个阿里,有独立治安部队,是沙特“法外之地”



突如其来的一场空袭,不仅惊呆了全球油市,更把沙特王储萨勒曼的美梦惊醒。

|作者:咖喱

滚滚浓烟中,国际油市飞出一只“黑天鹅”——全球最大的石油企业“沙特阿美”被炸了!

9月14日,胡塞武装宣称动用“10架无人机”对沙特所属的阿美石油公司的原油设施发动了空袭。袭击事件直接导致两处石油设施生产中断,初步预估受影响的石油供应达到每日570万桶,约占沙特石油日产量的50%,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的5%。



远处为沙特阿美遭遇空袭后着火画面。

尽管沙特和美国对也门的领罪表示了质疑,认为袭击可能来自政治宿敌伊朗,但不管幕后黑手是谁,这一炸可谓彻底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美梦惊醒了。

众所周知,沙特之所以在中东“一枝独秀”,且拥有强硬的话语权,全拜石油带来的丰厚利润所赐。而阿美作为沙特国有石油企业,更是贡献了超过20%的财政收入。且在野心勃勃的王储萨勒曼眼中,近两年一直推进的号称“人类史上最大”的阿美IPO进程,将是他的一项“扛鼎之作”。

突如其来的一场空袭,不仅惊呆了全球油市,更是让萨勒曼方寸大乱。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中)



神秘的阿美

“壕气冲天”的沙特阿美到底有多牛?

首先,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产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多的陆上和海上油田,可以说,全球大约每生产9桶石油就有1桶来自沙特阿美。

今年7月《财富》杂志发布的2019年世界500强名单中,阿美荣登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榜单,贡献了沙特近20%的财政收入以及85%的税收收入。

牛的不止是财力,阿美的企业背景之神秘,也让全世界为之侧目。

作为沙特国有的石油公司,阿美内部的治理结构、利润分配和人事调整方式等完全不为人知。但通过探索其历史变革,它的神秘面纱也并非无迹可寻:

——1933年,沙特政府与雪佛龙公司的前身加利福尼亚州标准石油公司签订了一项特许协议,开始在王国大部分地区进行石油勘探。同年,成立了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

——1936年,雪佛龙将其在阿拉伯的半数股权出让给德士古石油公司。

——1944年,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更名为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Arabian American Oil Co.),简称阿美石油公司(Aramco)。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

——1948年,新泽西美孚石油公司和纽约美孚石油公司(即莫比尔石油公司)正式加入阿美石油公司。

——20世纪70年代,在风靡阿拉伯世界的民族主义的压力之下,沙特政府被迫在1976年与阿美公司达成了由沙特政府全部接管的基本协议。

——1980年,沙特政府付清了全部赔偿费,完成了对公司资产的赎买。在形式上,阿美石油公司已归沙特政府所有,而公司的原4家母公司只是作为承包者在沙特政府的领导下继续经营业务。

强大的美国基因,导致阿美即使被国有化多年,依然保持着独特的企业风格。

在美国国会以及联邦最高法院的文件中,仍将阿美石油公司定义为一家美国公司。这就意味着,虽然阿美位于沙特境内,但它并不受沙特国内法律的约束,因此,坊间也一直有针对阿美到底“姓沙还是姓美”的争议。



企业文化上,阿美也“我行我素”。

有别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传统,公司通用语言为英语,大量雇佣女性雇员,且女雇员的待遇完全不同于沙特其他女性,她们可以不戴面纱、开车、自由与异性接触,简直是沙特境内的“法外之地”。

此外,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阿美在公司内部建立了自己的行政系统、电台、机场、港口、教育和卫生设施,甚至还有一支治安部队。

拥有如此高度的独立性和封闭性,阿美的存在堪称“国中国”。

当然,阿美之所以能够在美国政府和沙特王室之间游刃有余,也避不开它的政治意义。

对美国而言,掌控着沙特最大石油资源的代言人,这比通过军事或其他手段实现在沙特的存在感更加稳健;对于沙特而言,拥有一个在政治和领土主权立场上跟自己保持一致的超级跨国石油公司,于沙特王室而言无异于如虎添翼,而且,阿美公司的存在并不像外国军事存在那样涉及让渡主权等敏感性问题。

因此,美国政府和沙特王室都“乐见其成”。



2017年,特朗普(左)和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白宫会面。



王储的野心

近些年,将这家神一般的企业从幕后推到前台的,不是别人,正是沙特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在沙特,这个当今世界上仅有的以家族名字命名的国家内,一直以来实行的都是“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制度。沙特开国君主阿齐兹·伊本·沙特有40多个儿子,自1953年至今,沙特的国家事务一直由阿齐兹的儿子们轮流统治。

然而,现任国王萨勒曼上位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改变继承制度。他首先不声不响地废掉了王储——同父异母的弟弟穆克林,立侄子纳伊夫为新王储,而后经过一系列的变革,2017年6月,萨勒曼正式把王储位子交到自己最宠爱的儿子——小萨勒曼手中,宣告沙特王位的继承顺序第一次从“兄终弟及制”变为“父子相继制”。



沙特国王萨勒曼

在过去两年里,身体羸弱的萨勒曼国王放手让儿子代为治国,小萨勒曼俨然已经成为沙特实际的领导人。

这个“85后”领导人展现出非凡的魄力和果敢,在短短两年间内便颠覆了沙特延续数十年的温和的内政外交政策,欲在油价低迷之时率领沙特在多个领域实现突围,宏伟的“2030年愿景”计划就是其举足轻重的一步棋。

而“2030年愿景”能否顺利实现,小萨勒曼将“宝”压在了阿美身上。

近些年,随着美国从石油天然气净进口国转为净出口国,逐渐走向能源独立,美国与沙特在沙特阿美公司上的共同经济利益日益减少,冲突矛盾日益增多。沙特给美国带来的利益变成了地缘政治方面,即沙特作为中东逊尼派的老大,最大价值已不在石油供给,而是在于形成足以抗衡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力量。



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小萨勒曼发现,将阿美IPO简直一本万利!

通过阿美上市,沙特一来可以引入国际投资者,弱化美国对其经济命脉的控制,增强与美国对话的筹码;二来招揽石油天然气净进口大国参股,将有助于巩固、提升沙特阿美在股东国家的市场份额。

在小萨勒曼的算盘中,通过阿美IPO带来的真金白银,可以最快吸引外资,实施经济多元化战略,摆脱国家对石油的依赖,实现外交多边化、国防现代化……这些也是其实现沙特“2030愿景”计划的基础。



IPO的困局

然而,沙特阿美的IPO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首先估值价格就没谈拢。早在2016年4月,时任沙特副王储的小萨勒曼就宣布沙特阿美将进行IPO,公司估值2万亿美元,按拟将出售5%股份的计划,沙特阿美将筹资1000亿美元,创下全球最大的IPO规模。

而沙特阿美内部人士以及银行业专家表示,王储的估值过高,应该把估值的目标下调至1.5万亿美元左右。

一来二去达不成共识,IPO迟迟没有进展。去年7月,甚至一度有传闻称沙特国王亲自叫停了该计划。一个月之后,路透社的报道也证实,沙特方面已经叫停了沙特阿美的IPO项目,并解散了顾问公司。



但小萨勒曼对IPO的执念不可能轻易放弃。

今年以来,利好信号频频发出。4月,沙特阿美首次在国际市场发债,120亿美元的债券发行吸引到了超过1000亿美元认购,成果喜人。此次发债无疑是沙特政府在阿美IPO前的一次投石问路。

6月,已晋升为沙特王储的小萨勒曼表示,沙特政府仍致力于推动沙特阿美IPO,并表示期待在2020或2021年早些时候完成。

9月2日晚,沙特阿美宣布更换董事局主席,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主席亚西尔·鲁迈延被任命为沙特阿美新任“掌门”。相比于前任,在投资领域履历光鲜的鲁迈延更像是为沙特阿美上市量身定制的最佳人选。更重要的是,他本人还是王储小萨勒曼的经济顾问。



沙特阿美IPO对于小萨勒曼来说,不仅是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筹码,放眼世界,自2018年底卡舒吉遇害事件以来遭到无数抨击的他,也想借此机会将西方人权主义者的视线巧妙转移。

然而,一切箭在弦上之时,一场空袭,小萨勒曼梦碎。

空袭之后,沙特股指15日开盘暴跌2.3%,最终以1.05%的跌幅报收。小萨勒曼的如意算盘,终被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因素搅乱。

雪上加霜的是,一个月前,阿美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报告中显示,该公司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530亿美元下降至今年的469亿美元,下跌12%。

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以预见的是,沙特今年以来一直策划的通过减产提升油价推进IPO的策略不再奏效,在故障解除以后,沙特会尽一切可能最快恢复生产。至于IPO,在可能的条件下,妥协或许是小萨勒曼最明智的选择。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外国访客到中国乡村调研被吓傻:连穷人都住小洋楼(图)
还是糊涂点好 研究表明:大脑用得越多 寿命可能越短(图)
男子拦下前女友婚车 跪地乞求:不要和他结婚!(组图)
牢房变炮房!女狱警与囚犯发生性关系 被判1年刑期(图)
美宣布制裁中国官员后北京反制 也起草一份黑名单(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