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雅加达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大会
一粒沙尘的筋骨是大地 滴水的魂魄是浩瀚的海洋。
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太28:19-20) 2017-11-04 21:29:21


20171105堂慶主日講章/胡紹明牧師講




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太28:19-20)

  今天是臺北堂四十二週年及有福堂四十週年堂慶,香港禮賢會的弟兄姊妹也在我們中間。在準備今天講章時,馬太福音28:19-20的經文浮現在我的腦海。心想,其實大家今天能一起禮拜,正是因為這段經文,被歷世歷代主的門徒遵守,把基督大使命落實在世界各地,而有的成果。意即,在座的每一個人也是因為先人實踐了這段經文,我們聽了他們所傳的福音,信了耶穌,得以加入教會,投身在上主的救恩史之中,雖然我們當中可能有人沒有意識到這點。

又,馬太福音28:19-20這段經文,被福音派視作「大使命」經文的典型。其實無論甚麼宗派看它,它都是最有國際化視野的經文(去,不斷向前),最具一視同仁的經文(使萬民作門徒,非某些人),最具堂慶歷史意義的經文(你們,歷史雖然在上主手裡,但你們就是救恩史的內容),最具文化使命的經文(作門徒的大使命,本身即蘊涵文化使命,使文化使命具有超越的意義),最具改革宗思想的經文(要求自己先遵守上主命令,再去作教導;教導上主聖道),最具路德宗崇拜禮儀義的經文(奉父、子、聖靈的名施洗,讓大家體會及重演看得見的道,不只是那被說出來的道)。

一、最具文化使命的經文

  除非不要作基督的門徒,除非對基督所頒大使命不看重,否則,就一定會投入文化使命,而且是以基督的視野投入文化使命。而大使命其實救贖了自亞當墮落以來的受罪惡轄制的文化使命。幾年前,我請教柯老師討論文化使命的問題,就柯老師來說,「基督使命」只有一個,大使命及文化使命實不能分開來看。任何分開來看的想法與作法,就是對文化的高舉、對基督的貶抑。文化使命在創造中被賦予人類,文化使命在基督裡被上帝更新,因而新造的文化就不同於舊造的文化。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舊造已經過去,都變成新的了」(The old has gone, the new has come)。

  有福堂很有文化意涵,教堂設計能安定來到裡面的人。我們教會裡面,滿有有音樂、美術、文藝、哲思、教育、經營、治理、研經恩賜的人。教會因為你我而成為現在這個樣子,但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立基於耶穌基督,我們的事奉才有意義,我們的生命也才有了根基,否則一切都是過眼雲煙。教會並不是建立在恩賜上,而是被建立在基督裡。恩賜可以用以建立教會,但卻不是教會的根基。各恩賜要像肢體那樣彼此相顧、相需、相顧,但各恩賜不能取代基督,因為肢體不能取代身體。

二、最具一視同仁的經文

  萬民都要成為主的門徒!這最具一視同仁意義,因大使命不歧視任何人。大使命沒有說,有文化的人才可以是門徒,沒有文化的就不可以是門徒。也沒有說,有學問的人才可以作基督門徒,沒學問的人不配作基督門徒。大使命沒有說,台大畢業的人比較有可能成為基督門徒,國中畢業的人根本不是主的門徒。作主門徒既屬於「萬民」都應有的生命目標,這樣,作門徒就與智慧、愚昧、富貴、貧苦、健康、疾病無關,甚至也與年齡、體力、男女、老幼無關。否則,豈能以「全稱」的說法,來說「萬民」要作主的門徒呢?

  大使命不歧視任何人,因此大使命沒有說,有恩賜的人才能成為基督門徒,沒有恩賜的人就不能,或者,有使命的人才能成為基督門徒,沒有使命的人就不能。有一句話,大家可以思想一下,即,「十二使徒一定是門徒,但門徒不必一定要成為使徒;使徒是項恩賜,但門徒卻是生命方向」。

  作門徒這事,在使徒行傳或保羅書信裡,我們發現,它確實與恩賜、使命、職份、地位無關。若有關,則我們便可說,我沒有這項恩賜,自然我可以不作門徒。一般而言,你可以說,「因為我沒有音樂恩賜、講道恩賜、使徒恩賜、治理恩賜,或教師恩賜,那麼,這個詩班員職份、長老職份、牧師職份、老師職份,或傳福音職份,就給別人來吧」!但是,你我不可以說,我沒有作主門徒的恩賜,所以也就沒有作主門徒的職份。這是極不合正道的講法。加爾文、路德有知,也會發笑,說,豈有這樣的教導?因此,賣紫色布疋的呂底亞要成為門徒,提阿非羅大人要成為主的門徒,死裡復活的約帕女子多加是主的門徒,把保羅從猶太層峰搶救出來的羅馬軍官也可以是主的門徒,在美門口被彼得醫治跳躍讚美神的是門徒,在畢士大旁站起來行走的也是門徒。而也許當船被大浪打沉,保羅在海上漂流,那在海邊把保羅從水裡拉上海島的土著,也真的作了主的門徒!所以今天的經文最具「一視同仁」意涵,它絕不歧視任何人,絕沒有把任何人摒棄在「作門徒」這真理之外。

三、最有國際化視野的經文

  去,別停留,要不斷向前,要離開本族、本鄉、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因此,有個領受基督命令的人,就放棄了萊茵河畔的流連忘返,以及歐洲大陸的美好生活條件,來到了珠江三角洲、來到了當時還不是太起眼的香江,這個人就是郭士立牧師,以後,還有巴冕差會的宣教士柯士德、葉納清牧師來中國傳道。就是因為有西方的宣教士來到了華人社會,所以禮賢會被建立在基督的根基上。其它宗派,諸如,長老會被建立起來,內地會被建立起來,衛理公會被建立起來,等等。而基督的命令,也把兩個相異的文化,敵對的陣營拉近了距離。二次世界戰歐陸戰區,可以因聖誕節歌聲而停火。南美厄瓜多爾奧卡人殺了宣教士,宣教士的妻子也成為宣教士,便投入奧卡人的宣教工作,直到奧卡人全數獲得新生為止。真是一粒麥子落到土裡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而我心想,用最有「國際化視野」這概念,來看這經文,其實有些羞辱了這經文的本質。因「全球化」與「國際化」,其實都是經濟發展以我為中心的「我化」。因此,賈伯斯的蘋果圖騰來到了中國,金拱門要在大陸開賣,銀子就從這個文化流到那個文化。而當宣教士把基督從異文化帶來時,是生命全然的投入,他們「無我」到一個地步,甚至,日後的宣教史學家,只能用「無名傳道者」來形容他們。然而,他們被遺忘了,基督卻被高舉了。

四、最具堂慶歷史意義的經文

  主說,所以你們要去。於是,十一個基督門徒便去了!這一小群「你們」就把這福音及大使命帶到了撒瑪利亞、猶大全地、近東地區、小亞細亞。福音傳到到哪裡,基督便同在到那裡。直到西元50年,第十二個使徒保羅在特羅亞領受馬其頓異象,坐船到腓立比傳福音,歐洲第一位女信徒呂底亞就在河邊信了主。

  大家看,這「你們」所指涉的範圍因著福音的向前宣講,便愈來愈大、愈廣;由巴勒斯坦而埃及、亞美尼亞、小亞細亞。由埃及而北非、東非、甚至西非、南非。由亞美尼亞而中亞、而蘇俄、而中國。由小亞細亞而歐洲、而美洲、而遠東。當「你們」所涵蓋的地球面愈廣,基督的同在就臨到了整個世界。而每個地區、每個時代、每個教堂的「堂慶的歷史意涵」,就不斷向前開顯,大家都要在堂慶裡歌頌基督同在的奇妙。福音擴展,真的有點像以西結在迦巴魯河邊所見的異象!

  不過,我還是要說,會堂的歷史,同時,也是「每個信徒」的歷史。因為你我每一個人都有加入這個教會的「那個時機」,以及都有你我屬於加入教會時的那個「獨特故事」。每個「獨特故事」的總合,就形成了我們這個教會的歷史!我們教會的歷史,其實不只是牧長的生命事奉史,也是弟兄姊妹的生命改變史。所以,我們一定要作田野調查,把每個細節建構起來。可是,當這樣建構時,還是不足以涵蓋上主自身在我們教會引領的「歷史真相」,這就是歷史學的一項限制,因人本身就有人的限制!

五、最具改革宗思想的經文、路德宗禮儀義的經文

  改革宗強調「教導」及「秩序」。原文裡這兩個字因果相連。次序引出教導,教導源於秩序。而最先要被教的應是牧長。主「命令」(order,另譯為「秩序」)我們牧長,我們作牧長的順服,因此,才可以以身作則教導(teach)信徒。自己活出聖道,才有立場輕聲講重話。

  主對使徒所用的動詞,是「命令」,「凡我所命令你的,都教導他們遵守」。和合本把「命令」譯作「吩咐」,放鬆了原意。回到原文的譯法,應是「凡我所命令你的」;而這樣的譯法,比對使徒去與門徒互動的動詞來得強,使徒對門徒要作「教導」,而和合本卻譯作「教訓」。顯然,和合本目前的譯法,強化了教導者的權柄。其實,教導者沒有這麼高的權柄,因主沒有要求我們去「教訓」別人,反而要求我們要先「領受命令」,不是「聽聽吩咐」而已。總之,教導人的人要領受更高的要求與命令,然後,才能去教導其他的人!

  路德宗看重,看得到的「道」,看得見的「道」是聖餐及洗禮。雖上帝所設立的禮儀有超越性,上帝要藉禮儀來賜與恩典,進而憐憫弟兄姊妹。然而,弟兄姊妹的群體生活若不合於真理,也會讓上主得著羞辱。只有恩典沒有紀律是盲目,因而我們需要加爾文所強調的紀律。只有紀律沒有恩典是空洞,因而我們也需要路德宗所強調的恩典。

  最後,我要說,「教導聖道、施行禮儀」發生在教會裡面,這兩個職份,是教會所必需有的,但絕非傳道人之所以成為傳道人的本質性條件。因所有的「職份」有一天會結束,但是「作門徒」這個生命方向,則一直存留下去。

  願主幫助大家,願我們都能作門徒,並藉被我們所活出來的看得見的聖道、牧者在教堂裡所施行的看得見的聖道,以及我們每週宣講的聽得到的聖道,來領受上帝的恩典、鍛練自己的生命,榮神益人。願大家肉體衰殘、生命結束時,聖道依然興旺,教會繼續向前,聖三上帝存到永遠!

  以上都是我加入了禮賢會後,所聽到、看到及體會到的。有時心想,若沒有加入另一個宗派,即,我仍在衛理公會裡,則就不會知道,浸禮會與路德宗有多麼大的不同,衛理公會與禮賢會也有許多天差地別。無論如何,主的大使命仍然向前。禮賢一家,福音廣傳!願主憐憫我們!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