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海外基督教社群保守主義價值缺席的原因——
不是新冠瘟疫的神学反思
时评:当前关于美国教会重开的争论。 2020-05-27 00:14:34

时评:当前关于美国教会重开的争论。


 保守时评 北美保守评论 




作者:冯伟





5月22号礼拜五,在国殇节长周末即将到来的时候,一则新闻引起了媒体、政客和教会的注意及讨论。美国总统川普宣布: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即将出台的指导意见将会把宗教敬拜场所列为必要的(Essential)。川普总统要求各州州长们,立刻允许宗教场所重新开始聚会。




这件事的背景是,因为北美疫情开始慢慢缓解,而前一段的居家令措施在有效帮助控制疫情扩散的同时,某些副作用也开始显现。来自民间、商业界、工业界、学术界、政界等呼吁居家令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的意见越来越强烈。许多州或地区已开始了第一阶段或第二阶段甚至更多的重开,一些商业活动和社会活动在保持卫生消毒、社交距离的前提下,逐步恢复。


 


而对于宗教活动、宗教聚会场所,各个州的态度不尽一样。总体上,在保守派当政的州,对教堂重开比较友好、支持。而在自由派掌握政府权力的州,对教会重开比较消极,不太会把教会当作“必要”的。




笔者目前所在的纽约州,是众所周知的左派大本营。民主党州长Cuomo颁布的关于纽约州重开的行政命令中,把教堂重新开放列在最后的第四阶段(Phase4),与体育场、音乐厅等大型聚会场所一样。即是说,到了完全恢复社会正常运作的第四阶段,宗教聚会场所才被允许重新开放(虽然据统计,纽约州的教会大多数是小规模不到50人的,像体育场、音乐厅那样的大型教堂少之又少)。




在另一个自由派大本营加州,虽然已逐渐进入第二阶段重新开放,但是根据州长Newsom的命令,教堂聚会仍然不被允许恢复。在上礼拜五川普总统发布要求允许教堂重新开放的同一天,位于加州、以自由派倾向闻名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以2:1判决加州一间教会对于州长禁止教堂重开命令的起诉官司败诉。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川普总统和美国疾病防控中心发布了应当把宗教聚会场所列为必要Essential的指导意见(同时也对教堂如何防范病毒,及时消毒,保持社交距离等给出了意见建议)。这样的态度,与当前保守派联邦政府对教会和信徒比较友好支持的一贯立场是一致的。




笔者在此需要表明两点:




第一,对于本届联邦政府和总统的一切政策,本人并非完全无条件支持。川普总统个人的优点和缺点也不必多说。只是撇开个人,单从最重要的政策角度,客观地看,不论自由派和保守派都同意,当今联邦政府的许多政策,是更倾向于传统价值观念和保守主义立场的,也是对教会更加友好的。与前任奥巴马总统的自由派政策比起来,更是极其明显。


 


第二,关于教堂重开问题,作为正在牧养教会的华人牧师,我个人观点是比较谨慎的。我会考虑到华人会友及华人社区对新冠肺炎更加小心的态度,也会和教会的同工领袖们多加商议,取得一致。我不会主张我们教会在大多数华人包括会友还没准备好的情况下贸然重新开放。而若是重新开放,也会是分阶段一步步进行,并像大多数其他已重新开放的教会一样,做足防范措施。





 


那么,最近关于教堂重开之争论的关键点在哪里呢?并不是现如今教堂要不要重开,而是在目前情况下,谁有权决定教堂是否重开?到底是政府,还是教会自己?


 


主张大政府包管一切的左派人士认为,应该由政府决定。而主张小政府、政教分离(即政府无权干涉教会宗教事务,除非涉及违法犯罪行为。今天的“政教分离”概念常常已被扭曲)的保守主义人士认为,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正确原意,应该由教会自己做出决定。


 


当然,若是在新冠肺炎的肆虐顶峰,或更典型如“伊波拉”病毒、鼠疫霍乱大流行,政府宣布全国紧急状态下,我们可以另行讨论。但是现如今在各个州已经纷纷开始重新开放的情况下,某些地方政府对教堂聚会仍然横加拦阻,就是明显不应当了。


 


川普在上礼拜五的讲话中说到,“有些州长把卖酒的商店和堕胎诊所当作是‘必要’的(允许重新开放),却不允许教堂和其他宗教聚会场所重新开放,是不对的。”“在美国,我们需要更多的祷告,而不是更少的祷告。”




据新闻报道,有些地方脱衣舞厅都已被允许重新开放了,而在有的州,大麻店因被政府宣告为"必要"而一直开门。难道,信徒们聚集敬拜神、寻求神,求神怜悯祝福这个国家和社会,比某些人去购买大麻、看脱衣舞,来得更加不必要、“Not Essential”吗?


 


川普关于应允许教堂重开的讲话之后,在当日白宫记者会的招待室里,各大左翼主流媒体的记者们纷纷向新任白宫发言人Kayleigh McEnany发起质问。戴着十字架项链的McEnany女士在回答完连珠炮的问题后,感叹了一句:“It’s interesting to be in a room that desperately wants to see churches closed!(待在一个众人急于看到教堂关门的房间里,真有意思!)





 


让笔者重申,若是某一间教会经过牧者同工们的讨论商议之后,决定目前阶段暂不重新开放,完全没有问题!我自己也会采取这种观点的。但是,这个决定应该由教会做出,而不是政府强加给教会(特别是在政府允许其他“必要”场所开放的时候,却把教堂当作“不那么必要”)。




同时要强调的是,按照传统价值观念和保守主义立场,政府也无权命令、强迫教堂“必须开放”(当前联邦政府只是要求允许教堂开放,不是命令开放。若是后者,我们必然反对)




政府可以对开放教堂是否合宜、如何开放等问题给出专家意见、指导意见,但是在当前情况下,要相信教会自己会关心弟兄姐妹的福祉,权衡各方面利弊,顺服自己的信仰与良心,做出最佳的决定。无论教会开或不开,政府都无权干涉、应当尊重。




最后,我们基督徒需要警觉的是,当今一些左派州政府因为疫情禁止教堂重新开放,开了一个极不好和危险的先例。若现在我们不发声,在当今自由派无神论意识形态深入北美社会和政界的情况下,以各种名义打压信仰自由,挤压教会生存空间的情形以后只会越来越多。今天的最新消息,加州州长在各方压力下,不得不让步,允许教堂有条件开放




如果今天政府可以堂而皇之宣布因为新冠肺炎禁止教会聚会。明天,他们就能够以“有人投诉扰民”为借口禁止聚会。后天,就能够以“防火检查不合格”为借口取缔聚会。再往后,就能够以“圣经宣扬仇恨”、“反对现任政权”为理由让教会关门。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这些事情,已经真实发生在一些无神论的政权底下,在世界上的某些国家。




愿我们慎思明辨。


(作者现在北美牧会)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