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被中共非法判刑10年的著名法学家盛振为
帮中共往死里整人的吴晗文革中一家三口被整死
为中共歌功颂德的范长江最后“投井自杀” 2017-10-21 21:54:10


四川人艺上演的话剧《范长江》剧照

四川人艺上演的话剧《范长江》剧照

为中共歌功颂德的范长江最后“投井自杀”


1970年10月22日深夜,刚刚度过61岁生日的范长江,北京大学才子范长江,一代名记者范长江,追随中共几十年的范长江,以为跟着共产党就能光明美好未来的范长江,对共产党彻底绝望,对毛泽东彻底绝望,在他经常给莱园子浇水的水井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970年10月23日,早晨起来,河南省确山县“五七干校”的监管人员突然发现,范长江不见了,连忙和负责监管他的人一起查找。“五七干校”大门前不到100米处,是范长江经常劳动的菜地,菜地旁边有一口深7米、直径为1.4米的水井。结果在那口井里发现了范长江的尸体。据目击者称,干校的人找来几个人,把范长江的尸体用塑料布裹着,抬到离干校七八百米远的一个山涧阴沟里,草草掩埋了。而死去的范长江,被定性为“畏罪自杀”。至于范长江到底是怎么死的,是真自杀还是他杀,至今无人知晓。


范长江何许人也?曾经是中华民国时代中国新闻界一颗耀眼的明星,曾经是中华民国时代颇有影响力的报纸《大公报》的著名记者。然而,自从跟了中国共产党之后,特别是1949年中共颠覆中华民国之后,范长江的官是越当越大,离真正的新闻事业却越来越远。1949年后,他历任《解放日报》社长、新闻总署副署长、《人民日报》社长等职。但是,到了1952年,范长江就转任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这位“愿意终身为新闻事业努力的人”被迫离开他熟悉的新闻界。1954年,转任国务院第二办公室副主任。1956年,被派到他完全陌生的科技部门工作,先是任国家科委副主任,两年后,任全国科协副主席兼党组书记。最后,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范长江“自绝于人民”!


范长江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县。1932年秋,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1933年下半年起,开始为北平《晨报》、《世界日报》、天津《益世报》等撰写新闻通讯。由于他文笔精练、视角独特,引起天津《大公报》社领导的注意。《大公报》社总经理胡政之亲自出马,请范长江专为《大公报》撰稿。因为《大公报》是当时有全国影响的报纸,知名度很高,范长江当即欣然同意。


1935年5月,范长江以《大公报》社旅行记者的名义,开始了他著名的西北之行。这次西北之行,历时10个月,行程4000多里,沿途写下了69篇旅行通讯,在《大公报》上发表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不久,这些通讯被汇编成《中国的西北角》。这本书被誉为“一部震撼全国的杰作”,“各界争购,未及一月,初版数千部已售罄。而续购者仍极踊跃,特赶印再版数千部,出书未及,复又售罄,而来函订购者尚多,当赶印3版,出售未及登广告,又经售罄,此书行销之广,前所未有。”《中国的西北角》在几个月内连出9版!西南联大为学生选定的20种课外读物中,范长江的这本书被列为首选。他的新闻通讯风行一时,享有极高的声誉,拥有众多的读者、崇拜者。1938年4月,他从前线采访绕道汉口时,曾受到英雄凯旋般的欢迎。范长江在《大公报》前后只有4年的时间,其所取得的成就,却超过了他一生的总和!


1937年2月的延安之行,是范长江人生的重大转折点。中共党魁毛泽东与他的一夜长谈,使他从一个同情左翼的记者迅速倒向中共的怀抱,从此,迷失人生的方向。1939年5月,范长江在重庆由周恩来介绍秘密加入中共。在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的影响下,他的新闻思想发生根本转变,他开始大讲特讲报纸的“阶级性、党性与政治性”,认为“报纸的主要任务,是宣传党的政策,贯彻党的政策”。自从上了中共的贼船之后,作为党的一颗螺丝钉的范长江,再也没有写出足以与《中国的西北角》相媲美的新闻作品。


1966年5月16日,革文化命的十年文化大革命爆发。躲过了1949年以来历次政治运动劫难的所有高级知识分子,在十年文革中被一网打尽,全都遭了灾,许多人遭了灭顶之灾!1957年10月7日,正在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进入高潮时,时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原周恩来总理办公室主任秘书杨刚突然自杀。当时,范长江得知这一消息后,顿足失声的连说:“可惜!可惜”!1966年5月18日,文革爆发仅两天,为中共的“新闻事业”呕心沥血的《人民日报》社长邓拓服药自杀,成为文革爆发后第一个自杀的中共高官。不久,厄运就降临到中共进入北平后的第一任《人民日报》社长范长江身上。


范长江1928年考入中央政治学校。这所学校原名中央党务学校,是国民党政府培养行政干部的机构,蒋介石兼任校长。在这里,范长江加入了国民党。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范长江秘密离开这所学校,同时宣布脱离国民党。尽管后来范长江成了忠心耿耿的中共党员,但是,到了文革时期,加入过国民党的人,就是有历史污点的人。


不仅如此,历史上,范长江还曾有过民主自由思想。1937年4月20日,他在通讯《忆西蒙》中写道:“言论自由,在复杂的国家情形下是让各方面的人民表示其意见的最好方法”。之后,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全世界各民族千百年来可以说无例外的向这一个民主目标奋斗。从理论到实践,各民族都曾流过巨量的血,争得了现代民主政治的基础。孙中山先生所致力的四十年革命,也是以民主主义为骨干。只有希特勒和他的信徒们才想阻止历史前进,重新恢复古代专制黑暗的时代。”


经历了上世纪50年代多次极左政治运动之后,范长江有过一些反思。比如,1959年7月21日,他在上海华东医院住院时,写了一篇纪念邹韬奋逝世15周年的文章《为真理而斗争》。1961年,他又写了《新闻工作随想》一文,其中讲到:”领导也有糊涂的时候。领导糊涂的时候,群众是清楚的。如果和群众有密切联系,你就心中有底,不至于像赌钱一样,跟别人押宝,别人输了,你也跟着输了。”这些言论到了文革时期,那就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言论”。



文革爆发后,范长江被打成“反革命”,遭到长期关押。1969年3月,范长江随首批500名劳动改造对象被发配到河南省确山县中国科学院五七干校。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白天搞基建和劳动生产,晚上搞“斗私批修”。与众不同的是,其他人员空闲时可以与周围民众接触,范长江却受到专人监管,劳动时专给安排苦活、脏活、累活干,平时除集体活动外,不准他与外界接触,不能自由活动,否则非打即骂,或者开批斗会。


1969年8月,在建设五七干校食堂时,范长江负责为北屋山头上送砖。在两米多高的建筑架上,范长江由于动作稍慢了一点儿,被监管人员一脚踹到地上。已年近六旬的范长江一声没吭,趔趄着从地上爬起来,蹒跚着攀上两米多高的建筑架上,继续搬送砖头。


当时,五七干校有近千亩田地和近百亩果园、20亩菜地。如果基建上没有什么重活、累活干了,范长江就被安排去挑大粪,浇菜园子。一担大粪有100多斤重,范长江没有干过这种活,又上了年纪,身体也不好,一次挑大粪时,腰还没伸直,两桶大粪就泼了一身,屎尿味熏得他差点闭过气去。但监管人员仍让他继续挑大粪,连衣服也不让换。就这样,范长江带着满身屎尿,一直干到歇工。


范长江除干苦活、脏活、累活外,处处都有人跟着,有空就受批斗。就是每天三餐排队打饭,他也得排在最后边。其他人可以买肉吃,范长江不能。当时,五七干校的饭菜经常不够吃,如果剩下的有了就给范长江一点差的饭菜吃,没有了就只好让他饿肚子。有时,范长江排队排在前面了,也会被监管人员拉到最后面,同时还少不了挨骂、挨巴掌和拳头。


每天晚上,五七干校都要组织政治学习和“斗私批修”,范长江也就成了批斗的活靶子。他站在中间,其他人围坐在四周。要求每个人都要发言,发表对“反革命分子”范长江的仇恨、以及对毛泽东“最高指示”的忠诚。每个人在发言的时候,都少不了对范长江吐唾液或拳打脚踢。


遥想当年,在延安,受到热烈欢迎,毛泽东跟他称兄道弟,彻夜长谈,亲笔致信他说:“你的文章,我们都看到了,深致谢意。弟毛泽东〞。到如今,却成了中共的囚徒,彻底失去人身自由,活的猪狗不如!像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批斗会,何时是个头啊!


1970年10月22日深夜,刚刚度过61岁生日的范长江,北京大学才子范长江,一代名记者范长江,追随中共几十年的范长江,以为跟着共产党就能光明美好未来的范长江,对共产党彻底绝望,对毛泽东彻底绝望,在他经常给莱园子浇水的水井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