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为中共歌功颂德的范长江最后“投井自杀”
骯髒至極!康生先姦後婚導致數人喪命(圖)
帮中共往死里整人的吴晗文革中一家三口被整死 2017-10-21 21:32:34


文革中被打倒的北京市副市长吴晗挨批斗的场景

文革中被打倒的北京市副市长吴晗挨批斗的场景

帮中共往死里整人的吴晗文革中一家三口被整死


1957年7月7日,反右运动中,吴晗在中共全国一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作了《我愤恨,我控诉!》的长篇发言。他说:“章伯钧、罗隆基的反党反社会主义活动是一贯的,是有组织、有部署、有计划、有策略、有最终目的的,并且还有各方面反动分子的配合,异曲同工,互相呼应……他们一伙是人民的凶恶敌人!”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吴晗受到猛烈批斗,最后,惨死狱中,死因不明,骨灰下落不明。吴晗的妻子袁震也被整死。他们的女儿吴小彦先被逼疯,之后被捕入狱,最后服毒自杀!


吴晗在《朱元璋传》中有一段生动的描写:“网络布置好了,包围圈逐渐缩小了。苍鹰在天上盘旋,猎犬在追逐,一片号角声,呐喊声,呼鹰唤狗声,已入网的文人一个个断脰破胸,呻吟在血泊中。”


1966年5月16日,毛泽东发动了革文化命的文化大革命。


当时,吴晗是一个文化人——明史专家,同时又是一名中共高官——北京市副市长。毛泽东要搞文化大革命,吴晗首当其冲,在劫难逃。


1969年10月11日,吴晗惨死狱中,死因不明,骨灰下落不明。吴晗遭难后,他的妻子袁震也被关进“劳改队”,1969年3月18日被折磨致死。他们的女儿吴小彦在残酷的迫害下于1973年神经错乱,1975秋天,在“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中被捕入狱,1976年9月23日服毒自杀身亡。


吴晗,浙江金华义乌人,1931年考入清华大学史学系,1934年毕业后留校任教,专讲明史。1937年起,先后任云南大学、西南联合大学、清华大学教授。1943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后,逐渐从一名历史学家变成社会活动家,在中共支持下,积极投身各种反蒋活动,态度越来越尖锐,对国民政府的批判越来越激烈。查吴晗的著作年表,自此以后,他再也没写出一部像样的历史学著作。1949年1月,中共军队进入北平后,吴晗参加了接管北大、清华的工作,曾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文学院院长、历史系主任等,同时担任民盟北京支部的主任委员。1949年11月,被任命为北京市副市长。1953年,任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此后还担任过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北京市政协副主席等。


1949年10月1日,中共颠覆中华民国后,毛泽东发动了多次整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每次吴晗都是紧跟毛泽东。1957年3月,吴晗公开加入中共。1957年6月,毛泽东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反右派运动,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次大劫难。章伯钧是毛泽东“钦点”的全国第一大右派,罗隆基是第二大右派,储安平是第三大右派。1957年7月,毛泽东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必须批判》一文,提出“罗隆基—浦熙修—文汇报编辑部”是一个民盟右派系统,说中国民主同盟在整风中的作用“特别恶劣”,“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有路线,都是自绝于人民的,是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整个春季,中国天空上突然黑云翻滚,其源盖出于章罗联盟。”


毛泽东发话后,民盟中央副主席、《光明日报》社长章伯钧,民盟中央副主席罗隆基,民盟盟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等受到严厉批判。1957年6月11日,在吴晗主持下,民盟《光明日报》支部率先召开批判储安平的会议。会上,吴晗厉声说:“过去国民党确实是‘党天下’,储安平现在说共产党是‘党天下’,不但是歪曲事实,而且用意恶毒。”并指出储安平之所以有勇气,是由于后面有人支持。他要求所有《光明日报》的盟员都必须和储安平彻底划清界限。


1957年7月7日,吴晗在中共全国一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作了《我愤恨,我控诉!》的长篇发言,猛烈攻击所谓的章罗联盟。他说:“章伯钧、罗隆基的反党反社会主义活动是一贯的,是有组织、有部署、有计划、有策略、有最终目的的,并且还有各方面反动分子的配合,异曲同工,互相呼应……他们一伙是人民的凶恶敌人!”他的发言博得了“长时间的鼓掌”。吴晗揭发章伯钧说,章曾在天安门城楼上对他说:只要我们两人合作,什么事都好办。因为当时吴是民盟北京支部的主任委员,章是民盟中央副主席。本来吴晗应该对民盟中央负责。但是,吴晗却从不把民盟中央当一回事,口口声声北京民盟只接受北京市委的领导。作为上级的章对作为下级的吴说这样的话,没有错。但是,到了1957年反右时,吴晗竟然以此批判章伯钧,说他要对中共进行“政治讹诈”,“以帮助之名,行篡夺之实”!


1957年8月10日,民盟中央在北京南河沿大街政协文化俱乐部召开批判罗隆基大会。吴晗第一个发言,他登台便骂罗隆基是“撒谎大家”,“从腐朽的英美资产阶级那里学会一套撒谎学和诡辩术,无耻到极点”。接着,他用大量篇幅揭发罗隆基的“反共”老底,说罗“早在20年前就像日本帝国主义献计,企图联合反共了”。



吴晗揭发说,1949年他从上海到中共统治区时,罗隆基托他带封信给沈钧儒(反右时的民盟主席),要求沈“代表民盟向中共中央提出以下几个条件:(1)不要向苏联一边倒,实行协和外交;(2)民盟成员和中共党员彼此不要交叉;(3)民盟要有自己的政治纲领,据此与中共订立协议,如中共不接受,民盟可以退出联合政府,成为在野党。” 吴晗说:“我当即觉得信中主张十分荒谬,也就没有将信交出。”(后来证明,此信是张澜、黄炎培等人在罗隆基的病房里商量好,由罗执笔的)吴晗还揭发说,1949年政协召开前夕,罗隆基到达北平,周恩来与之见面。周说,民主党派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中共代表无产阶级。罗当即表示不能接受周的意见,说:“你是南开出身,毛泽东是北大出身,我是清华出身。为什么你们能代表无产阶级,而要我代表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呢?我们成立人民阵线,你们代表一部分人民,我们代表另一部分人民,这样来共同协商合作组织联合政府”。吴晗批判说:“罗隆基的这一段话十分露骨的表示,他不愿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狂妄的自封为代表一部分人民,共产党面对面讲价钱。”


曾任《文汇报》高级记者的黄裳认为:“这一揭发给罗以最沉重的打击,也是人们认为吴晗整人手段狠辣的一例。”在毛泽东的授意和吴晗等人的猛烈批判下,“章罗联盟”成了全国右派组织上的“统帅”,民盟中央成了右派的“大本营”。民盟的不少负责人被打成“军师”、“谋士”、“代理人”、“骨干”、“急先锋”等,民盟有6000多人被划成右派,占当时全部盟员的20%。这些右派分子从此陷入悲剧的泥潭,一直到文革结束,在政治上、生活上受尽摧残折磨。罗隆基死于1965年,章伯钧死于1969年,储安平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反右派的急先锋、中共党员吴晗,在打倒民盟两位副主席后,当上了民盟中央副主席!


1959年4月,毛泽东突然提出要学习明代著名清官海瑞“刚正不阿,直言敢谏”的精神。吴晗立即闻风而动,写了《海瑞骂皇帝》、《论海瑞》等文章发表。当时,毛泽东对这些作品大加赞许,并赠送自己亲笔签名的《毛泽东选集》给吴晗。京剧演员马连良看了吴晗的《论海瑞》后,请他写一个海瑞的戏。经过近一年的写作,吴晗完成了这部剧本。1961年11月,京剧《海瑞罢官》公演,赢得一片叫好,毛泽东还把饰演海瑞的马连良请到家里吃饭,称赞戏演的好。吴晗只顾紧跟,却不知道毛泽东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子。刚才,他可以夸奖吴晗写海瑞写的好,马连良演海瑞演的好;转眼间,他却说,《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1957年,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把全国知识分子都整趴下了。1959年,毛泽东发动反对彭德怀反党集团的运动,把整人重心从党外转向党内。1962年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开大会讲、开党代会讲、开全会讲,开一次会就讲。在这之后,到1965年,毛泽东就开始谋划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搞一场更大规模的疾风暴雨似的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


1965年,毛泽东的妻子、自称是“毛泽东的一条狗”的江青跑到上海,与张春桥密谋策划,由姚文元执笔写作,由毛泽东审阅修改,炮制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把吴晗的这部戏打成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鸣冤叫屈、为彭德怀翻案、鼓吹“单干风”、复辟资本主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此文1965年11月10日在上海《文汇报》首先发表,不久就在全国掀起大批判浪潮。


毛泽东以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为导火索,点燃了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1966年5月文革开始后,《海瑞罢官》的作者吴晗被正式揪出来为长达十年的文革开刀祭旗。吴晗被扣上“攻击党中央毛主席”、“为彭德怀翻案”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大帽子,几乎每天都要挨批斗。当时8岁的儿子吴彰后来回忆说:“我永远忘不了他们把爸爸跪绑在烈日下的枯树干上,往他脖子里灌晒得滚烫的沙子。他们抡起皮带抽他,揪他的头发,拧他的耳朵,用各种想得出来的法子侮辱他。爸爸三天两头被拉去游斗,学校要斗,区里要斗,县里要斗,这里要斗,那里也要斗。”


有时,红卫兵直接闯入吴晗家中,在院子里批斗他。他的家门口和院子里贴满了大标语、大字报。他多年积攒收藏的珍本古籍全部被抄走,书稿和抄录的卡片也被视为黑材料,一页不剩全被抄走。家里的东西包括一些外国友人赠送的礼品以及电视机等都被当作“四旧”砸的稀烂,他收藏的女儿从3岁起画的画全部被付之一炬。有时候深更半夜,红卫兵破门而入,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批斗。


1967年初,吴晗全家被扫地出门,被勒令迁往北京永定门外一座偏僻的居民楼里。吴家搬到南郊成了永定门外居民区的一大新闻,围观的人群络绎不绝,吴晗被勒令站在阳台的凳子上,一天数次“请罪”。1967年秋天,吴晗等人被集中到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参加劳动改造,筛炉渣,扫垃圾。每星期只许回家一次。吴晗到劳改队不久就被打伤,旧创未好又添新伤,没过多长时间,就被打得口吐鲜血。


有一次,一群暴徒往吴晗家扔石头,辱骂吴晗,他的妻子袁震实在气不过就说:“你们简直比对待敌人还厉害,吴晗也不是敌人”。就因为这几句话,袁震也被送进劳改队,住在一个破旧的浴池里。袁震本来长期有病,体质极为虚弱,即使大热天也要穿棉袍。她在劳改队里艰难的熬过了一个酷暑和一个严冬,双腿瘫痪了,得不到最起码的救治。14岁的养女吴小彦不得不每天从城南骑自行车往返30多里去护理她。1969年3月17日,袁震病得实在不行了,才获准回家看病,第二天便死在医院里了。袁震临终前,对看管人员的要求只有两个:一是想喝碗粥,二是想看吴晗一眼,可惜都没能实现!


1968年3月,吴晗被扣上“叛徒”、“特务”等罪名,被公安部正式逮捕。经过长期批斗,吴晗的身体也垮了。在关押期间,他的头发被拔光,胸部被打得积血,最后死于非命。1969年10月11日,突然有人来接吴晗的孩子吴小彦、吴彰去看他。当姐弟俩被领进医院的监护病房时,一个专案组的人说:“你们的爸爸今天早上死了。”犹如晴天霹雳,两个孩子都惊呆了,过了一会儿,才嚎啕大哭起来。他俩再三请求看一眼死去的爸爸。但是,专案组人员喝斥道:“如果你们不和他划清界限,对你们没好处!”两个孩子吓得浑身发抖。他们终究没有看到吴晗的遗体,只取回了吴晗血迹斑斑的裤子和抽剩的几支香烟。吴晗的尸骨至今下落不明!


吴晗死后,女儿吴小彦一度精神失常。1975年8月,为了给父亲讨说法,吴小彦给中央专案组写信,提出三点要求:(1)给吴晗作结论;(2)要吴晗的骨灰;(3)发还抄家抄去的书籍。几天后,吴小彦被逮捕,专案组给她戴上脚镣,为防止她哭,就给她注射冬眠灵,她的门牙被打掉,额头被打开口子。吴小彦精神病复发,被关进精神病院后,监禁她的人竟然跑到医院对她进行审讯。1976年9月23日,在弟弟吴彰年满18岁的那一天,吴小彦服毒自杀,年仅22岁!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