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航天材料專家姚桐斌之死
《地主在中国的宿命》
〝村村流血,戶戶鬥爭〞中共血腥土改450萬人被斗死 2017-04-18 23:48:37

〝村村流血,戶戶鬥爭〞中共血腥土改450萬人被斗死





 



1949年中共建政後,在全國發動的第一場運動就是土地改革運動,一場本來可以和平進行的土改,卻成了一場暴力血腥運動,毛澤東一聲令下,整個農村立馬籠罩在紅色恐怖、血雨腥風之中。一位學者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


中共暴力土改:〝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1949年中共建政後,1950年6月30日,公布所謂的土地改革法,宣稱土改的目的和任務是:廢除所謂地主階級剝削的土地所有制,實行農民的土地所有制,藉以釋放農村生產力,發展農業生產,為中國的工業化開闢道路。




美國之音報導稱,中共完全可以通過和平手段達到分田地、〝均貧富〞的目的,但是中共棄而不用,其原因只能是中共希望藉助土改達到另外的目的。


1956年9月,中共副主席劉少奇在中共第八屆全國代表大會上做政治報告中宣稱,用徹底發動農民群眾的方法,經過農民自己的鬥爭,完成了土改這一任務。


劉少奇在會上的話顯示,土改並不是分田地和均貧富,而是農民跟中共走和打擊地主富農。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則稱:〝土改是一場階級鬥爭。〞


隨後,一場本來可以和平進行的土改成了一場流血的土改。毛澤東一聲令下,整個農村立馬籠罩在紅色恐怖、血雨腥風之中,數百萬地主的人頭紛紛落地。


報導稱,中共先為農民設定了階級敵人的數量。1948年,中共規定〝將土改中的打擊面規定在農民總戶數的8%、農民總人口10%〞,以當年3億農民參加土改計算,土改中就要打出3千萬個敵人。


廣東海洋大學一位教師對蘇南土改的調查發現,僅蘇南2,742個鄉中,就有200多個發生了亂斗亂打。據當時中共蘇南區農村工作委員會的原始記錄,一共有218個人被打、被吊、被迫下跪或者被剝光衣服。


各種調查顯示,當年土改工作隊的官員普遍存在鼓勵農民打人的情況。土改隊官員親自上陣打人的情況也並不少見。


前新華社社長穆青1950年6月2日在《內部參考》中報導說,河南土改運動中一個多月即發生逼死人命案件40餘起。蘭封縣瓜營區在20天里逼死7個人。


廣東省省委書記處書記古大存在東江地區調查以後報告說,亂打亂吊發展得很普遍,自殺現象很嚴重。官員有寧左勿右思想:〝打死地主100、死不了一個貧僱農,就不要緊。〞


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季,廣東省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當時廣東省流行的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土改運動中地主女眷悲慘人生


四川成都人陶渭熊曾撰文,回憶發生在同村或鄰村,自己在土改運動中的親聞親見:


文中說,1948年夏天,成都市水上警察局局長石克堅,帶着年輕美貌的妻子沈應倫和兩個兒子回鄉留守祖業。沈應倫是知識女性,對人熱情隨和,非常友善,受到鄉親讚譽。


1951年4月,沈應倫被兩個背毛瑟槍的聯防隊員押回老家接受鬥爭,並要她交出金銀財寶。當時她家所有財物都被農會洗劫一空。


第二天,她被農會揪到鬥爭會場,先是震耳欲聾聲嘶力竭的口號〝堅決鬥倒地主沈應倫!必須把隱藏的金銀財寶交出來!〞沈應倫解釋,她1948年才回鄉,她不是地主。而且1950年她已經把家裡所有財產交給了農會。


但被中共挑動起仇恨的農民們不聽她的辯解,用粗野下流話辱罵、恐嚇她。一群人推搡她,搧她耳光,摸她臉……隨後是雨點般的拳打、腳踢以及竹棍、木棒、柴塊落在她身上……,她被當場打翻在地,掙扎着,呻吟着……直到口吐鮮血不再動彈,當晚去世。


另一戶是曾當過小學校長的周寒宗,他被扣上地主加反革命的雙重身份抓捕。土改時挨斗的厄運就落到他母親和妻子身上。他老母是60多歲的小腳女人,站在15公分寬的高板凳上被批鬥,摔斷了腿腳,又被按着頭跪在石板上批鬥,因她交不出金銀財寶上吊自殺了。


周寒宗的妻子則被捆着批鬥,跪在瓦碴上斗,扯頭髮斗,扇耳光斗……她也上吊了!


在另一個村子裡叫曹志廉的,他和二兒、三兒同一天被殺後,挨鬥爭的命運就落到了曹二嫂、曹三嫂和還沒有出嫁的曹三姑身上。


她們被抓到鄉公所關押,40度的大熱天,被強迫只穿內衣內褲坐在石板上烙屁股,後來屁股上長滿毒瘡,潰爛化膿經久不愈。曹三姑被捆綁、吊打、跪瓦碴、扯頭髮、曬太陽、烙屁股、淋雨雪……1952年還被判刑,關押15年之後才被釋放,回家不到一年就含恨去世。


作者稱,像這樣被斗挨整的婦女數不勝數,還有女子被強姦等等。


中共〝土改〞酷刑殺人


《黃花崗雜誌》也曾刊登中共土改親歷者李魯翁的文章,講述從1946年~1947年,中共在作者家鄉進行〝土改〞,對所謂〝地主〞作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作者家鄉地處山東省陽谷縣最東邊的一個古鎮,是中共勢力所盤踞的地區,中共〝土改〞開始的較早,始於1946年。


作者說,每次開〝鬥地主〞會時,中共的〝農民會〞和〝兒童團〞都要到場,將會場包圍。中共當地迫害所謂〝地主〞的刑場有3個:海會寺、北廟口和東關關帝廟。


殺人的方式是拉望蔣桿,東西方向各栽一根長杉木杆,頂端固定一根橫杆,離地約8米,中間拴上滑車。行刑時,把受害人兩個手腕從背後捆起,拴繩用滑車吊起,因自身重量,手掌被勒得烏黑,慘叫聲不絕於耳。


隨後,吊人的繩索被鬆開,人從空中墜下,體弱者即被摔死,未死者再吊起、摔下,如此反覆,直至死亡。


殺人時,中共還強迫其他所謂〝地主〞必須睜大眼睛看,看受刑者往往嚇得大小便失禁,在場兒童嚇得心驚肉跳。


除被摔死地主外,所有〝地主〞都被驅逐出當地,有的靠乞討為生。


作者親屬所在的東阿縣與陽谷縣緊鄰,當地不但用拉望蔣桿吊起所謂的地主進行迫害,還用皮鞭抽打,用正在點燃的旱煙袋鍋燙,折磨夠之後再摔死。其他酷刑還有挖坑把人活埋。


有的是全家兩代或三代埋在一個坑裡,對填土時往上爬的孩子,當頭就是一鐵鍬。有的受害人經過批鬥會折磨後,兩隻腳脖用繩子拴住,系在牛車後邊,趕車拖行,車子往黃河邊上趕,要把人扔到河裡。當人拖至黃河邊的時候,臉已被磨平,身體下邊的骨頭外露。


受害人被迫害致死後,心肝被挖走,更有甚者,批鬥會後,奄奄一息的受害者也被活體取心肝拿回家下酒。


對女性受害人,中共則採用性侵犯式的酷刑,有的割掉耳朵、豁開嘴巴,有的割掉乳房,甚至往陰道里塞玉米芯,直至折磨至死。


而這些被中共殘害的所謂〝地主〞,有的根本就沒有僱工,是靠祖上留下的幾畝土地、自種自吃。


作者的表姐只有40畝地、自種自吃,不幸被定為〝地主〞,被殺、被斗。而這些遭到慘無人道迫害致死的所謂地主,在當地沒有聽說過有什麼劣跡。而在批鬥會場上,首先站出來控訴這些人並不佃農,而是當地好逸惡勞的地痞無賴。


中共土改殺人的主要目的


時政評論員橫河說,中共土改殺人,分土地並不是目的,因為中共要利用集體化剝奪農民的土地,消滅地主階級則是土改的主要目的之一。


他說,土改過程中,廣泛發生了吊打等酷刑現象,並非農民的自發行為,而是土改工作組執行的政策和鼓勵的結果,典型的例子,就是廣東早期土改比較溫和,毛澤東極為不滿,批評後,更換廣東省領導,此後廣東大開殺戒,每個鄉都定出殺地主的指標,〝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土改除了多達數百萬的地主被直接殺戮,倖存的無一例外都被戴上了地主的帽子,成為中共此後幾十年來,專政對像〝黑五類〞地富反壞右之首,並累及後代子孫。


地主階級被消滅以後,中國鄉村自治的社會結構不復存在,中共的統治一頭扎到最底層,農民失去了土地,土地失去了鄉紳,農村失去了靈魂。自此,農村不再被人眷戀,衰落確實不可避免。連當今的留守兒童、留守老人的問題,根子也都可以追尋到土改。


中共發動的土地改革運動,從1950年冬季開始,到1953年結束。據有關專家保守估計,土改殺死了200萬〝地主分子〞。一位美國學者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而土改時農民瓜分了地主、富農的土地,中共隨即又通過互助組、合作社將農民的土地收走。


【新唐人2017年04月17日訊】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