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姚文元短篇回忆录获准出版 曝料多起历史事件真相(图)
理論滄桑話八大 2020-10-01 21:31:00

理論滄桑話八大
金鐘
【理論滄桑話八大】 金鐘

風傳中共19大,將立「習近平思想」為權威,寫進黨章,欲與毛思想、鄧理論比肩。習的鐵桿親信大內總管、入常無懸念的栗戰書,放言「習近平系列講話已初步形成完整的理論體系」——這就誘使評論界不能不認真估量,美國之音為此安排了時評節目,縱論紅朝今昔。觀乎世上的社會運動不論何種性質無不以一定的論說為先導,號召天下,形成潮流。共產主義運動氾濫一百多年,席捲全球,迄今餘波未了。知識分子是赤潮最早的帶菌者、傳播人和弄潮兒,他們被毒化、被吞噬,最後的清洗、重生,還有賴於倖存者的良知和毅力。
「毛思想」甚至比共軍的刺刀炸彈更早地侵入三民主義國統區。斯諾的延安訪問錄,吸引無數青年奔赴「紅星照耀的中國」,60年後才有高華的延安整風出版,揭露紅太陽升起的真相。而那首出名的《沁園春咏雪》詞,是劇作家吳祖光1945年在重慶發表,誰還記得當年文壇早已指出詞中的「帝王思想」?果然,山大王在北京黃袍加身後,一個反右,數十萬文化人家破人亡,吳未能倖免。毛澤東思想定尊於1945年中共七大劉少奇的吹捧,從此,我花開後百花殺。但莫斯科不承認毛思想,1949年12月毛訪蘇,面求斯大林派一名哲學家幫他審稿,出版毛選,乃獲派尤金上任大使6年,毛奉為師。四卷面世,成為實際上的毛思想圖騰。
馬恩列斯,皆以浩繁的全集而英名蓋世,都有精心編織的思想理論體系。然共產國際凡140年,只立兩座牌坊: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顯赫二戰時代的斯大林亦不敢違章樹幟。可是,馬列主義來到中國,就演化成不倫不類的濫情把戲。客觀說,毛鄧儘管政治上一脈相承,但在經濟上、社會上,鄧開始的時代確有地動山搖的變革,從一個國民收入不及南部非洲三分之一的貧窮大國,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根本上顛覆了毛的殘暴血腥路線,這是一個歷史性轉折。照理,對此應該有相當尺度的理論闡釋。但是他們推出堂堂的鄧理論,不過是官媒概括的七個字:「貓論、摸論、不爭論」,而且是來自劉伯承的四川俗話。
毛後40年,城頭頻換大王旗。繼鄧三論後又出台「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其無足觀,可謂「有理無理三扁擔」。任何社會政治理論的建構,都要避免其教條化和庸俗化,並在實踐中經住檢驗,保持持續的生命力,不至於淪為現買現賣的權宜工具。然而,鄧江胡習,既缺乏歷史觀,缺乏為歷史負責的勇氣,又缺乏現代政治家應有的理性素養、遠見和膽略。自我禁錮在成王敗寇的傳統思想牢籠中,箝制百姓的言論自由,也養成他們故步自封,嗜痂為癖,在毛鄧的專政思維中與時俱進。嚐到國際資本的甜頭,像上海灘小赤佬拾到一塊金幣般地喜孜孜忘乎所以,江澤民一句話「悶聲發大財」生動反映黨國心態。王滬寧憑著一紙新權威御陳,被封為三朝帝師,朝野之無為無聊,可想而知。
在「中國特色」的大旗下,掛羊頭賣狗肉,披馬列而走資,權力鬥爭日日新——中共就這樣混過了也錯過了兩次最難得的理論創新、浴火重生的機會:毛的逝世和蘇聯瓦解。他們逆時代潮流而動,包括習大大上台疾斥蘇共「竟無一人是男兒」!他們完全扭曲和不能理解斯大林去世後,蘇聯內部發生的變化,蘇共20大做的,正是從理論和歷史上去證實斯大林統治製造的悲劇,從赫魯曉夫到戈爾巴喬夫,推動新思維三十多年,最後讓龐大的蘇維埃極權制度壽終正寢,對歷史作出光榮的交代。國際共運這個劃時代事件也震撼北京。
1956年9月召開的中共八大可認為是20大反對個人崇拜的中國版。劉少奇政治報告(經毛審閱21次)宣布階級鬥爭結束,大會與黨章皆不提毛及毛思想。更突出的是八大以68人大會發言為主要形式,外黨代表也登台發言。整個大會從實質到程序趨向國際政黨政治規則,但是八大路線與形式很快被毛全盤否定。毛大權獨攬,大躍進搞成大饑荒,繼而發動文革反修,無法無天,浩劫十多年,數千萬人死於暴政。鑒於此,我嘗與VOA朋友言:中共如果循八大路線走下去,毛盡可詩詞風流沉溺女色,國事交予務實派,中國將沒有大饑荒,沒有文革,甚至沒有六四慘案。
以上的粗略回顧,可見今日中共欲重建理論權威,關鍵在於政治改革的突破。習近平思想如果不顧歷史教訓爭霸出籠,捨此無異於一張廢紙而貽笑天下。我想指出,中共治國六十多年,無論成敗,都和意識形態的內在的局限性有莫大關係。老鄧在八大修改黨章報告中透露黨的階級成分,69%是農民,工人只佔14%!是一個重大洩露。因為「共產黨是工人階級先鋒隊」乃基本教義第一條。農民尤其是落後狹隘無知的小農意識主導中國黨,歷來為共產國際所忌諱。八大不提毛思想也因防止被蘇共視為異端之故。後無人敢提中共的屬性,任由毛為所欲為。而黨大會被肢解為小組會,化整為零,變作秀場,更不在話下。
——八大終成絕響!毛在八大之後20年,也終於走到一個現代秦始皇的絕境,一場文革無異於暴民加流氓的惡性大發揚!國人黨人在劫難逃。鄧後開啟一個技術官僚治國的新階段,這原是二戰後的世界潮流,當然,江胡當權並非民之所欲,選賢與能,但是挑一個只有小學教育的黨官僚,以太子當家的豪氣回歸毛政的思想體系,制定「治國理政」的偉大戰略,挑戰文明社會的價值觀,是中國夢想還是新的災難?誰能樂觀?
(本文重提「八大」,不避食古不化之嫌。乃是看到許多人愛談七大而冷落八大,頗有「七上八下」之感,聊發不平之聲。實際上,八大名譽已經恢復,上網議論應該無恙。)
(2017-9-26紐約,臉書修改稿)
圖示:1956年9月中共八大會場。今天年輕人可能驚訝:會場為何沒有毛像、沒有鐮刀斧頭黨徽,甚至沒有紅旗、標語?因為那是一個真正富於革新的大會。當時蘇共的影響力大大超過中共。半年前召開了劃時代的蘇共20大。
https://scontent-sjc3-1.xx.fbcdn.net/v/t1.0-9/21766840_10214417007878639_129102691387351364_n.jpg?_nc_cat=106&_nc_sid=730e14&_nc_ohc=Yg0MqY5YnAcAX9bFDIA&_nc_ht=scontent-sjc3-1.xx&oh=24e96f3c747ce53ec15cbb5ee67c8967&oe=5F9C7E30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