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習近平的灰犀牛和黑天鵝
吹捧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李柱銘不配稱「香港民主之父」 2019-01-31 13:02:19

吹捧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李柱銘不配稱「香港民主之父」


余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李柱銘的論述裡,香港獨立是一個被共產黨壓迫出來的負面價值,只要共產黨對香港稍稍恩賜一點民主,港獨就會煙消雲散。然而,越來越多追求香港獨立的香港年輕人完全不認同這種看法。


 


被稱為「香港民主之父」的香港泛民大佬李柱銘,在台灣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中國政府應重新回到鄧小平當年提出的「一國兩制」藍圖。如今中國對香港的全面控制不僅讓港人失去信心,也會影響對台灣一國兩制的推動。李柱銘是香港資深大律師,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港同盟民主黨主席。



這番過時的、落伍的言論讓人相當失望,其水準甚至在中國國內「開明公知」和所謂「黨內改革派」之下。李柱銘對中國、台灣以及他生活的香港的脈動完全失去了真切的把握,他被大一統、大中華和「民主回歸」的意識形態層層包裹,「自我冰凍」在1997年之前,甚至在1989年之前。不管過去他有多大的貢獻和成就,他一步也不往前走,而年輕一代已經大步向前了,他就成了攔路人乃至「反動派」,他的言論證明他不配被稱為「香港民主之父」。



以鄧小平為「民主共識」是與虎謀皮


李柱銘認為,現時的「一國兩制」讓港人失去信心,呼籲中共應回到已故領導人鄧小平所提的「一國兩制藍圖」。他認為,當年鄧小平指一國兩制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和「50年不變」,惟如今中央卻是強調全面控制權,「不停地變」,與鄧小平的藍圖概念並不相同。



在習近平時代的肅殺氛圍之下,吹捧鄧小平成為某些「懷念舊日好日子」人士的口頭禪。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說了幾句對現狀不滿的話,立即讓這些人感到「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六四屠殺還沒有過去30年,當年因其主導康華公司「官倒」而被天安門廣場的學生視為國之蠹蟲的鄧樸方,如今卻被奉為「改革派之共主」。





李柱銘似乎一點都不瞭解鄧小平的真面目,鄧小平跟習近平在獨裁專制的本質上並無二致,他們只是策略略有差別而已:鄧小平時代,中國的實力尚不足以向西方世界叫板,為了哄騙香港人回歸祖國,鄧小平願意說一些好聽的話,但他從來都是口蜜腹劍,用毛澤東但話來說,鄧小平是「開鋼鐵公司的」;到了習近平時代,習近平自以為「大國崛起」了,就對世界和香港「實話實說」了——沒有一國兩制,只有一國一制,習近平這樣做並不是「開倒車」,而只是沿著毛澤東、鄧小平所設定的方向,加速朝著極權主義的最高境界凶猛衝刺。


李柱銘難道不知道鄧小平是什麽人嗎?鄧小平是六四屠殺的兇手,坦克車、機關槍、噴火器都是鄧小平親自下令殺入北京城的。鄧小平從來就都是一名殺人不眨眼的共產黨屠夫。如果全面肯定鄧小平,那麽包括李柱銘在內的香港人,何必年年枉費心機地組織維多利亞公園紀念六四燭光晚會呢?又何必振臂高呼「愛國愛港、平反六四」的老調調呢?





AP_071230086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習近平當然以獨裁者為榮


李柱銘不僅對鄧小平充滿奇思妙想,更對喚起習近平的「良心」充滿信心。他說,「習近平是聰明人,他一定明白武力不是好方法,如果他對自己有信心,應該要回到鄧小平為香港畫出的藍圖。」他還呼籲中國政府應該通過落實香港真民主來立下好榜樣,讓世界看到「習近平是開放改革者,不是獨裁者。」



有一種人特別喜歡「將心比心」,「以情動人」:比如,百折不撓地進言和諫言,以此顯示自己對「今上」忠心耿耿;比如,自以為是身懷絕技的「馴獸師」,可以將君王教導上正途。這種人要麽是太過天真幼稚,有麼是太過自信自戀。這類人的典範就是屈原和東郭先生,他們拒絕承認暴君和狼的本性,最後的命運可想而知。



中國古代還有一個故事,跟今天李柱銘向習近平喊話的動作異曲同工。《韓非子》記載,楚國人卞和在楚地的山中發現一塊外裹岩石的美玉,便將這塊玉獻給楚厲王,楚厲王認為這是一塊尋常的石頭,和氏犯了欺君之罪,遂下令將和氏左腳砍去。爾後厲王被弒,楚武王即位,和氏再次將該玉獻給他,武王命令玉工鑑定,鑑定結果為這只是一塊石頭,結果和氏右腳也被砍掉。和氏帶著玉石回到楚山,在那裡慟哭三日三夜。楚文王即位,派人詢問事情的緣由,和氏說:「我並非為被砍去雙腳而傷心,而是因寶玉被認定為頑石、忠臣卻被認為是騙子!這才是我所傷心啊。」於是楚文王派工匠除去裹在玉石上的岩石,這才看到了這塊玉。於是楚文王將該玉璧命名為「和氏」。



和氏的故事有個似乎美好的結局,以他的名字冠名美玉,似乎足矣補償他失去的雙腿。那麽,習近平會是火眼金睛識別李柱銘忠君愛國的好心好意的楚文王嗎?很可惜,据我的觀察,以及六年來我寫成的3本、一共1500頁的批判習近平的著作顯示,習近平不是楚文王,而是楚厲王或楚武王,李柱銘千萬不要拿自己的雙腿去「以身試法」。



港獨不是負面價值,港獨是美好的未來


李柱銘談及港獨問題時表示,正因為「一小撮人」不滿香港民主進程一再拖延,發現繼續用民主派的方式爭取民主沒有希望,才導致港獨的出現和發展。他認為,目前港獨仍然沒有很大空間,如果中央政府不同意,香港獨立「難如登天」,「這不是香港可以做得到的方案。」



這種說法荒腔走板,缺乏英國普通法傳統中大律師應當具備的法治精神。獨立乃是民主的重要組成部分,回避和否定獨立價值的人,不配名之曰「民主先生」乃至「民主之父」。



在李柱銘的論述裡,香港獨立是一個被共產黨壓迫出來的負面價值,只要共產黨對香港稍稍恩賜一點民主,港獨就會煙消雲散。然而,越來越多追求香港獨立的香港年輕人完全不認同這種看法,他們堅信,港獨與世界上其他地方追求獨立的運動一樣,乃是聯合國人權宣言明確保障的住民自決權的體現。獨立是美好而崇高的,尤其是從獨裁暴政的中國獨立出去,是香港未來最佳的選項。



在中共的打壓和中國2000年中央集權的文化和政治傳統這雙重束縛之下,港獨確實「難如登天」。但承認其困難並不意味著就放棄這一理想。在現階段,港獨還停留在理念的探討和傳播層面,港獨要形成一種得到廣泛認同和支持的社會主流思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港獨要成為一場強有力的社會政治運動,並通過堅韌不拔的努力得以實現,還有更長的路要走。港獨的實現,除了港人自己的努力之外,還要等待國際大環境出現變局,特別是中國走向崩解。



獨立之路長路漫漫,且艱苦卓絕。當年,北美13個殖民地居民追求獨立,不也必須面對世界上最強大的英國軍隊的鎮壓嗎?李柱銘應當讀一讀英國政治哲學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的著作:當英王派出重兵鎮壓美洲殖民地的獨立運動時,作為國會議員的伯克在議會慷慨陳詞,警告英國當政者,美洲人民追求獨立的意志和理想是不能被摧毀的,「我們從陸上、海上派去的軍隊,力量之大,是絕不讓人小覷的,我們可曾接近自己的目標了?騷亂減退了?一點沒有!」原因在於,「鏟除美洲人之自由精神的根源是完全行不通的」,「支配著200萬人民的是因自由原則而不安於奴役處境的新民風。」這才是李柱銘應當對習近平說的話。



只要有一天,大部分香港人都具有了這種「不願為奴」的「新民風」,香港就不再是被中國肆意奴役的彈丸之地,香港獨立就可以一個掌握的願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