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美国兵临城下,习皇开始溃败(林保华)
是安邦還是禍國?中共太子黨你死我活的內鬥
蓝天绿地之间的红色幽灵 — 观2018台湾九合一选举(滕彪) 2018-12-05 11:02:39

蓝天绿地之间的红色幽灵 — 观2018台湾九合一选举(滕彪) 



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赴台观选也纪录候选人造势现场气氛。(滕彪提供)

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赴台观选也纪录候选人造势现场气氛。(滕彪提供)
 Photo: RFA







应陆委会邀请,赴台湾近距离观察了此次九合一选举,走访了台北、新北、宜兰、桃园、新竹、台中等地,参观了市长、议员、村长、里长的竞选过程,和来自国民党、民进党、社民党、民国党等大小党派和无党籍的候选人深入交流,参加街头拜票和造势晚会,观看投票开票过程,与专家、学者、官员交换意见。这次虽然不是中央级的总统和立委选举,但看点颇多,选战竞争激烈、投票热情高涨、开票过程紧张,结果出乎预料,绿地蓝天格局剧变,好个精彩纷呈的民主大戏。

有两个场景让我印象最深:一个是新北市长候选人侯友宜在菜市场逐户拜票,和商贩们寒暄、交谈、握手、合影,志愿者、记者和市民们挤成一团,热闹极了。他的竞争对手是苏贞昌,当过两任台北县(即后来的新北市)县长和行政院长,这在中国政治语境下是不可思议的:相当于71岁的前总理回到自己当过一把手的地方,与曾经的下属重新竞争地方长官,而且物是人非,败局已定,只是输多输少的问题。另一次场景是在福星国小观看开票,一个工作人员把选票读错了,一号里长候选人读成了二号,旁边观选的村民立即大声纠正,并喊“换人!”;唱票继续进行,几分钟后又读错了,该村民又再次要求更换,果然就被换掉了。我想,有这样的村民,台湾民主一定可以得到很好的守护。无数的历史经验和教训表明,民主的建立绝非一劳永逸,它需要人们在日常的点滴中去培育和保护。

这次选举程序的一些瑕疵受到批评,比如公投门槛太低,十项公投绑选举,导致排队过长;更严重的是“边开票边投票”,一些人七点多才投完票,而四点多全国的开票已开始,不少人边排队边看手机了解选情,一定会影响投票;尤其是唯一一个有弃保效应的台北市长的争夺,受到了无法挽回的影响:一些本准备投给民进党候选人姚文智的选民,看到他得票率低,可能就转投给柯文哲,以防止国民党候选人当选。这完全是应该避免的、在技术上也不难做到的,只要在全部投票结束后再开票就行了。

但台湾已经有多次政党轮替,有言论自由和成熟的公民社会,有大小政党共同呵护的民主程序,从全球的政治转型来看,是令人羡慕的民主化典范之一。街头巷尾仍在热议“韩流”和“绿地变蓝天”。从执政党的角度,年金改革引起退休军公教的不满,恐怕是丢失选票最多的原因。据分析,农业政策、能源政策、一例一休、转型正义、性别平权等改革步伐也似乎太快,引起泛蓝、劳工、文化和宗教保守力量的反弹,似乎都是民进党失分的原因。蔡英文说,“我们在往进步价值前进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社会大众有没有跟上。”的确是无奈的现实:不改革不行,改革太快又会丢选票。这也算是民主的困境和自我调整。从更广的范围来看,赢得总统选举的政党在之后的中期选举中失败,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政治学上有“钟摆效应”这一说法。台湾更有此魔咒:每次大赢总统选举后,紧接着地方选举一定大输,几无例外。

这些都是正常现象。不过民主的台湾仍然无法躲开一个阴影,一个徘徊在海峡对岸的巨大的幽灵。即使是地方选举,仍可以看到中国因素的影响、渗透和干涉。一个是通过网络制造和传播谣言、扭曲信息、塑造舆论,又通过台湾的红色和半红色报纸电视不断放大,这也是“韩流”以及韩流效应外溢的原因之一。一个是直接和间接操控中华爱国同心会、中华统一促进党这些乌烟瘴气的组织,挥舞五星旗,长期以高音喇叭为中共做宣传,甚至对法轮功学员、观光客及路人进行身体攻击。一个是在国际上拼命挤压和矮化台湾,挖走台湾的邦交国,迫使航空公司将台湾更名,取消台中的东亚青年运动会主办权,禁止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如此等等,可谓罄竹难书。

更厉害的手段是“以商促统”。中共把对台贸易、旅游、投资通通作为政治筹码和统战武器,对民进党进行要挟和惩罚,对国民党和民众进行收买和利诱。一个例子是,蔡英文当选后,大陆观光团急剧减少,旅游业和相关行业受损严重,虽然台湾政府大力开发东南亚观光客,但消费水平与出手阔绰的大陆人难以比肩。

台湾人一方面希望享受“中国因素”给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另一方面也担心“经济促统”、担心“经济依赖”导致“政治屈从”。四年前国民党控制的立法院企图强行通过两岸服贸协定,引发太阳花学运,在当年地方选举和2016年的总统、立委选举中,国民党惨败。从这个层面来看,历史又反向重演了一回:民进党在“经济利益”与“身份认同”、“国家主权”之间,当然优先考虑后者,而这时中共的“以商促统”逐渐奏效,民意的天平开始倾斜。韩国瑜的“人进得来,货出得去,高雄赚大钱”,就是体现这种民情的平白版本。在选前之夜丁守中的造势现场,马英九在助选演讲中上来先问:大家日子过得好不好?大家说,不好!后面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不和中国搞好关系,经济能好吗?陈水扁选总统的时候,人们说“肚子扁扁也要投阿扁”,而现在的高雄市民对着镜头说,“我们要先填饱肚子”。——出于同样的逻辑,这次惨败的,轮到了民进党。国民党与中共太热会受到选民的惩罚,民进党与中共太冷会受到中共的惩罚从而丢掉选票,哪个党上台似乎都要做艰难的平衡。人们尚不知道,2020年的总统选举和四年后的地方选举,民意和政治剧目会不会再次翻转?

台湾政治的蓝、绿之争实际上是红、蓝、绿之争。即使在地方选举中,“经济利益”和“国家认同”的悖论,也撕裂着台湾社会。本来应该主导民主生活的社会、经济政策被统独问题、国族认同问题所压倒。虽然台湾已建立稳定的宪政民主,但中共通过飞弹威胁、武统狂言、国际挤压和羞辱、经济威逼与利诱、网络谣言、媒体收买、特务渗透,成为民主台湾的蓝天绿地之间,一个甩不掉的红色幽灵。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FA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