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評論】中國跟美國在同一條船上嗎?
余杰:中國人的反向種族主義奇思妙想
何清漣:2018年「北戴河政治猜想」的虛虛實實 2018-08-05 18:27:51

何清漣:2018年「北戴河政治猜想」的虛虛實實



「北戴河政治」衍生的「北戴河政治猜想」(中國官方稱之為政治謠言),將與中共密室政治共存。(圖片摘自網路)



近年來每逢七、八兩月,所謂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就成了海外中文媒體的熱鬧議題。但中共的制度安排中並無這會議,官方也從未公佈有關這個會議的一切資訊,媒體上的分析、評論均可歸於「北戴河政治猜想」一類。


 


2018年的「北戴河政治猜想」,遠比前幾年兇險,一些猜想勾勒的畫面是:北戴河會議上,江澤民(或者另一位高望重之元老)戟指怒稱「老子要廢了你」,其餘元老競相附和,習近平彎腰弓背聽訓。


 


2018年「北戴河政治猜想」的重點


 


為何一個非正式、若在有無之間的會議受到如此重視?只因中共政治是密室政治,每年7月中旬至8月中旬,中共歷任高層元老都去避暑聖地河北秦皇島的北戴河休假, 這些元老們和他們推選的現任最高領導人會在北戴河共商國是,議題主要以人事調整等為主。「北戴河會議」始自毛澤東當政之時,隨著時代變化,逐漸演變為元老與當政者之間尋求政治平衡與政治妥協的會議。正因如此,北戴河會議通常被外界解讀為「老人干政」的重要舞臺。


 



「北戴河會議」始自毛澤東當政之時,隨著時代變化,逐漸演變為元老與當政者之間尋求政治平衡與政治妥協的會議。(美聯社)

 


習近平2012年上任之後,他的反腐與黨政軍三大系統重新佈局,完全顛覆了「江規胡隨」的權力格局,據說200多萬頂大小烏紗落地。因此,習時期的「北戴河政治猜想」始終未脫元老不滿、軍隊將嘩變倒習這一主題。儘管這些「北戴河政治猜想」並未成真,但中共高層認為影響極為惡劣。直到2015年,坊間再度熱傳「北戴河會議」將發生軍隊政變消息之際,北京終覺忍無可忍,由新華社旗下《財經國家週刊》宣稱「別等了,北戴河無會」,中央暑期辦公制度已告別歷史舞臺。


 


但今年有點不同,一是北戴河會議時間已大致確定,根據秦皇島公安局公告,新老權貴的「北戴河政治」時鐘定在7月14日至8月19日。外宣媒體美國多維新聞宣稱,習近平7月29日結束外訪回國,8月2日、3日,《人民日報》上政治局七常委集體消失,估計進入「北戴河會議」時間。二是各種傳言甚多,其中影響最大、流傳最廣的是中文推特上名為「阿裡妞妞」的推號於7月12日發文稱:「北戴河消息:1、王滬寧被迫下臺,為中美貿易戰失利負責;2、胡春華入常,成為總書記接班人;3、二次修憲,重新加入國家主席任期制」。此內容廣為流傳,一些西方國家的中文媒體也作如是猜想,直到7月31日,這三點猜想才被多維新聞網正式「闢謠」。


 


但香港媒體報導的「大陸傳言江澤民、朱鎔基、溫家寶等元老,聯名上書政治局,指出中共十九大以後出現了左傾冒進與個人崇拜,要求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之消息,未見闢謠。目前因離8月20日甚遠,外界還在等待這場北戴河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召開。但本人猜想,這幾個元老尤其是江朱在任時就談不上「和衷共濟」,溫家寶本來就與他們關係不深,十九大前夕在推舉孫政才入常事件上已經折翼。考慮到上述因素,這幾個人可能各有不滿,而且不滿還可能很強烈,但離達成「聯名上書」的政治組合尚遠。


 



習近平2012年上任之後,他的反腐與黨政軍三大系統重新佈局,完全顛覆了「江規胡隨」的權力格局。(湯森路透)

 


根據慣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是根據特殊事情才特意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其成員並不限於政治局委員。由於今年的「北戴河政治猜想」內容牽涉到廢立之舉,多維網劇透,傳說中的北戴河會議將「討論最近的輿情」。


 


輿情對習近平的嚴重不滿


 


各種不利於習的傳言早在7月上旬就已經公開化,最大膽的猜想是有人預測習將改變外訪行程,以免歸國時這「王座」已不姓習。但習近平還是如期外訪,傳說中的政變並未發生。


 


不過,在「謠翻中共」的造勢下,對習近平的各種不滿卻是真實存在。嚴厲控制社會、管制言論、大量關閉外國資助的NGO,讓社會空間變得越來越狹窄,會引起體制外人士與部分知識份子不滿,但不會引起體制內精英共鳴。體制內官員與企業界最不滿的就是「反腐永遠在路上」。


 


官場的不滿早已聲震朝野。如果說國內媒體報導官員壓力大、懶政都說得半吞半吐,香港《端傳媒》在2015年11月發表的《在中國做縣委書記?「沒有強大的心理素質,你去自殺算了」》,非常真實地反映了官場對習近平的不滿源自何處,該文在「突如其來的清明和冬天」中的表述極為生動,錄之如下:


 



受訪的一位縣委書記提到了2015年9月四川南充賄選案的查處結果——477人涉案,時任南充市委書記劉宏建沒貪一分錢,因怠忽職守罪被判刑三年。該縣委書記認為,當前的環境是典型的四季複合季節,變幻無常:


 


「政治上是春天,中共中央現行態度是整肅黨紀、全面反腐倡廉,一再強調「親民」、「愛民」的重要性,大陸官場走入了「突如其來的清明」。但官員在反腐的高壓態勢之下,怕翻腐敗舊賬,在這「清明」中噤若寒蟬。任何幹部出問題,縣委書記都負有主體責任。」


 


「社會情緒上是夏天,前些年高速發展積累的一系列社會矛盾浮現出來,並進入集中爆發期,經濟下滑帶來失業率增高、人均收入減少,再加上輿論開放及人們價值觀的混亂,社會躁動不安。」


 


「社會保障倒是秋天的收穫季節,大量的社保、扶貧投入,全員社保、最低保的標準在往上提,底層中國人的生活水準正在改善。」


 


「經濟卻是極寒,企業破產、倒閉如山倒,而且冬天才剛剛開始。」


 


比較吊詭的是:春天——政治上的清明不受歡迎,這從外逃商人、國安部線人郭文貴2017年在中文推特上進行虛實難辯最後基本被證明是謊言的「爆料」,在喊出「要為王歧山反腐落馬的二百萬貪官及其家屬平反」的口號後,獲得非常廣泛的回應、支持,其中包括海外民運主體、不少著名的國內異議人士與自由派知識份子在內。外界一直認為中國人大多痛恨中共貪腐,此時卻戲劇性的成了痛恨反腐。


 



各種不利於習的傳言早在7月上旬就已經公開化。(湯森路透)

 


因為「春天」不受歡迎, 經濟上的嚴冬讓中國人倍感煎熬,對於「秋天的豐收」——底層普遍受惠基本無人領情,全化成夏天的熾烈社會情緒。


 


兩份被納入「北戴河政治猜想」的文本


 


中共精英集團的不滿,通過今年「北戴河政治」時期的兩篇文章切實證明。


 


2018年7月24日,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的《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刊登於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網站上,不脛而走。該文尖銳地批評中國當下政治倒退,突破底線,引發全民範圍內一定程度的恐慌等種種現象,並提出平反「六四」、 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制止「個人崇拜」和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等議題。其中,除了平反「六四「、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之外,其餘的幾乎代表了中國體制內精英的普遍看法。許多民主人士在為這篇文章叫好之時,幾乎無人意識到許文中「四條底線」中的第一條「結束連年運動」,因為在習近平執政期間,稱得上「連年運動」的,就是「反腐永遠在路上」。後文「八項期待」中要求「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其實就是指結束運動式反腐,希望將反腐納入法制軌道。而「有限保護私有財產」,則直指習近平反腐中大規模清查政商,包括從去年開始重點打擊的「粉紅色財團「——如此直揭龍鱗,作者很明白等待他的將是什麼:「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  


 



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日前以「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直批中國當局政治情勢是倒行逆施,突破底線。(圖片取自清華大學新雅書院網站 )

 


接下來就是現任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綜合研究室副主任高善文錄音文本的流傳。7月28日,高善文在山西證券「三十周年」紀念系列活動的逾一小時的演講,回顧了中美關係,將鄧小平當年發動對越戰爭說成是對美國遞交「投名狀」,「這是小平同志賭上國運,冒了相當大的風險,但這次以中越自衛反擊戰作為交易的冒險打開了中美關係全新的局面,打開了中國過去40年對外開放的全新局面」。高還說,現任領導人放棄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破壞了中美關係,「從2015年開始,美國在越來越把中國視作新的戰略對手」,繼而是把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者」,會影響中國未來30年甚至50年的國運。


 


中越戰爭的背景,國內早有定論,主要是國內形勢決定鄧小平必須打這一仗,甚至連鄧小平藉此收軍權的分析也出來了。鄧小平會見卡特時談到越南時說的那句「小朋友不聽話,該打打屁股嘍」,是指鄧小平要讓美國明白:打越南是阻止蘇聯擴張。基本上沒有被說成是鄧向美國遞交的「投名狀」。高善文的文章此時在網上廣為流傳,只因文章內容正合現在的體制內主流意見:習近平的強硬姿態搞壞了中美關係。這篇文章當然也被納入「北戴河政治猜想」,但高善文在錄音文章流出之後的數小時後,就出面否認這網文是他的,並在財新網博客上發表了《中美貿易摩擦深處的憂慮:關於高善文博士參加山西證券紀念活動的相關澄清》,與根據錄音整理的文本天壤之別——這篇文字是根據錄音整理,只要比對聲音,就能鑒定講話是否出自他本人。因此,高不認領網文其實是一種政治表態。


 


許、高二文,表達的都是體制內人士不滿擔憂的主要方面,必然轉化為「北戴河政治猜想」,猜想者寄望于元老們在北戴河會議上有所動作。


 


我的結論是:由「北戴河政治」衍生的「北戴河政治猜想」(中國官方稱之為政治謠言),將與中共密室政治共存。但歷史證明,北戴河政治只與黨內權力鬥爭有關。就算圓了2018年「北戴河政治猜想」之夢,習近平幹滿兩屆後下車,改變的也只是體制內人士對「春天」的感受,改變不了的是中國經濟之「冬天」、社會輿情之「炎夏」。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


 


上報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