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何清漣:2018年「北戴河政治猜想」的虛虛實實
余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關於言論自由的精彩一課
余杰:中國人的反向種族主義奇思妙想 2018-07-31 21:39:05

余杰觀點:中國人的反向種族主義奇思妙想



世足賽期間有直播平台建議種族融合,才能有踢足球的基因。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非洲,塞內加爾民眾熱情舉著中國國旗(AP)

世足賽期間有直播平台建議種族融合,才能有踢足球的基因。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非洲,塞內加爾民眾熱情舉著中國國旗(AP)




在莫斯科舉辦的世界盃足球賽,中國除了足球隊沒有去之外,其他東西都去了——大半的贊助商都來自中國,大部分的紀念品都產自中國,顯示中國財大氣粗,堪稱「世界工廠」。自稱足球愛好並竭力諂媚普廷的習近平,不好意思懇求普廷給他留一張貴賓票,只能躲在中南海裡面看球賽。而習近平培養出來的「當代義和團們」,卻親臨現場高舉中國的國旗,甚至在莫斯科街頭高唱中國的國歌,引得全球為之側目。而中國官媒稱讚説,這才是中國人純潔的愛國之心。

更有意思的是,中國一名網絡平臺男主播「不死鳥3DM」在直播期間談起足球的話題時,表示「純種中國人是踢不了(足球)的,沒有這個基因」,他更提出建議説,可引進大量非洲男人跟中國的女性交配,以改善中國人的基因及體質,從而提高中國的足球水準。有觀眾評論説:「自己都認為沒有這個基因了,這個民族是有多絕望?」

對比當年德國的納粹倡導「日爾曼民族血統最高貴」的觀念來,這位中國的男主播還真有點「反向民族主義」的奇思妙想。他不僅承認中國技不如人,而且承認中國人的人種有問題,要借別國的人種來調和、提升,才能在足球賽場上縱橫馳騁、所向無敵。難怪來自非洲的黑人留學生能在中國的頂級大學中輕而易舉地騙色、騙財。


習近平的「中國夢」是黃粱一夢,「厲害了,我的國」偏偏足球厲害不起來。中國人的民族自尊心墮落到了近代兩百年前的最低點。就連被國共兩黨的歷史教科書描述為「半封建半殖民社會」、積貧積弱、落後挨打的晚清,中國人都還沒有自卑到如此地步。


清末維新派思想家康有為著有驚世駭俗的《大同書》,生前秘不示人。其弟子梁啓超説,此書出世,將引發一場「地震」。據康有為自述,他在1884年就開始「演大同主義」,1902年避居印度時完成整部《大同書》書稿。《大同書》共分十個大部分,甲部闡述了人類痛苦的種類和原因,其他部分則闡述了如何解決這些苦痛。在該書的第三、四部分,康有為討論了族群和人種問題。他認為,白種人是最好的,世上所有人種,都應該變成白種人。黃種人是智慧人種,只要「加以二三代合種之傳」,百年之內可以「盡為白人」。


只有「鐵面銀牙,斜頷若豬,直視若牛……望之生畏」的棕色人種和黑色人種很難「處理」,康有為認為「幾無妙藥可以改良矣」,按他的推算,非洲黑人要變成白人,「速則七百年,遲則千年」。為了不耽誤「大同世界」的到來,康有為想出四個辦法來加速這個「人種進化」的進程:第一,赤道地區不許設育嬰院、學校等,當地黑人全都遷往溫寒帶地區,以免他們「世守其熱地以世傳其惡種」。第二,給白、黃人種高額獎賞,鼓勵他們與黑人通婚。第三,改變飲食。第四,「性情太惡、狀貌太惡」和患病的黑人,「醫者飲以斷嗣之藥以絕其種」,簡單說來就是將其「化學閹割」(納粹後來設置的集中營就是這樣做的,不過針對的主要不是黑人,而是猶太人)。康有為認為,這樣做沒什麼不對,因為「千數百年後,大地患在人滿,區區黑人之惡種者,誠不必使亂我美種而致退化。」


可惜,希特勒沒有讀過這本充滿東方智慧的《大同書》,否則希特勒的《我的奮鬥》就會寫得更加精彩。而對於中國來說,幸運的是歷史沒有給康有為成為「中國的希特勒」的機會,否則中國境內的原住民早就遭受種族滅絕了。



康有為。(取自維基百科)


康有為。(取自維基百科)

康有為設想中的第二條,讓白人和黃種人與黑人通婚,倒是跟如今的這名網絡主播的想法頗有相似之後。不過,康有為的促發點是以此改進黑人的人種;而網絡主播的目標是增強中國人身上的運動細胞,使中國人在世界盃足球賽上稱雄。所以,同樣是異族通婚的想法,方向卻南轅北轍。


這名建議中國人與黑人通婚、以此改變人種的網絡主播,是不是一個少有的、誠實而謙卑的中國人呢?中共當局當然不會接受其建議。中共在中國控制的土地上施行慘無人道的種族隔離政策,比如被中國命名為「新疆」的維族等少數民族的聚居區,近年來建立起了無數美其名曰「再教育營」的集中營,據流亡維族人建立的媒體報道,被關押在其中的維族平民高達九十萬人。


而據美聯社報道,多位曾被關押的穆斯林接受其採訪,揭發中共當局為求消除他們的伊斯蘭信仰,對他們洗腦、虐待、毒打。在其中的一個個案中,有穆斯林不斷被要求否認自己的信仰,同時要對共產黨表示感謝,一旦不服從命令就會被單獨監禁、禁食,在巨大的心理壓力之下他一度試圖自殺。「再教育營」的囚犯,每日天亮前就要起床唱國歌,每日七時半就要舉行升旗禮。他們要在教室裡學習唱紅歌,又要學習中文和中國歷史。在吃飯之前,他們都要高呼:「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他們不斷被灌輸自我批評的意識,又要在長逾兩小時的課堂中不斷重複朗讀,「我們反對極端主義、我們反對分離主義、我們反對恐怖主義」。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斷然否定中國境內存在著「再教育營」。


身為中國人何其悲慘,身為被共產黨政權奴役的少數民族更是生不如死。《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中寫道:「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他們賦有理性和良心,並應以兄弟關係的精神相對待。」這句話跟中國的現實的差距,比從地球到月球的距離還遠。


*作者為旅美作家


風傳媒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