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殺人如草不聞聲─這個黨從未改變
余杰: 李敖的兒子會比他更有成就嗎?
余杰《走向帝制》:網路時代的習語錄,勝過紙媒時代的紅寶書 2018-04-01 00:42:33

余杰《走向帝制》:網路時代的習語錄,勝過紙媒時代的紅寶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多次赴湖南韶山朝聖,並發表講話說:「中國出了個毛澤東,這是韶山的驕傲,湖南的驕傲,全國人民的驕傲,中華民族的驕傲。」那麼,中國出了習近平,又是誰的驕傲呢?



紅衛兵發明了「紅五類子女」、「黑五類子女」的說法和一副對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並且對一大批所謂「家庭出身不好」包括被整肅幹部的青少年實施迫害。
在北京八一學校,不但該校領導被「鬥爭」,13歲的六年級小學生習近平也遭到毆打,還被「遊街」,因為他父親習仲勳是「反黨集團」成員。47年後,習近平成為中國的最高領導人。—王友琴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在去世前夕曾經發出一句天問:「如果今後又出現毛主席這樣的強人怎麼辦?他堅持要搞(文革),怎麼辦?」這句話不僅是習仲勳鑒於自己在毛時代無辜下獄17年的慘痛經歷而發出的,更是有感於鄧小平等元老調動野戰軍屠殺學生和市民卻沒有任何制度可以制約而發出的。然而,習仲勳萬萬沒有想到,他的兒子習近平會成為毛那樣的強人,而且堅持要搞新型的文革。


習近平回延安背後的玄機

2015年春節前夕,習近平帶著「婆姨」(陜北方言,意為妻子)彭麗媛及獨生女習明澤,回到47年前當「知青」的延安。衣錦還鄉、何其威風,宛如元曲《高祖還鄉》中的熱鬧場景。


當年,不滿16歲的習近平背負著「反革命子女」的屈辱,來到延安市延川縣梁家河村「插隊」,直到1975年秋天離開這裡。


官媒一如既往地渲染習近平如何平易近人,如何尊老愛幼,如何富貴不忘本。其中一個細節是:「這次習近平帶著夫人彭麗媛一起回到了延安,跟鄉親們見面時,習近平專門用陝北方言介紹:『這是我的婆姨。』彭麗媛也跟老鄉們頻繁互動交談。過年帶著老婆孩子回家,是中國人的傳統。」


習近平此次「回延安」,絕不單單是為了懷舊和炫耀。他的延安之行背後別有玄機。


首先,延安是共產黨割據時代的紅色首都,沒有延安,也就沒有北京。雖然今天的延安依然貧窮而骯髒,但它被視為共產黨的「龍興之地」。中國的初中語文課本選入紅色詩人賀敬之的長詩《回延安》,每個學生都被要求朗朗上口地背誦。這次習回延安,是要顯示他是毛澤東的崇拜者和毛主義的執行者。習行程中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是,到延安楊家岭「瞻仰」中共七大會址。


官媒報導說:「站在中央大禮堂內,習近平指出,黨的七大將毛澤東思想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在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為黨領導人民奪取抗日戰爭勝利和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提供了堅強保證。」這一幕極具象徵意義。



其次,習另一重要行程是「向陜甘邊革命根據地英雄紀念碑敬獻花籃」。上世紀30年代,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和劉志丹、高崗等人開創了陝甘寧邊區這個「國中之國」。毛率領的中央紅軍,則是「鳩佔鵲巢」的後來者。習仲勳非毛之嫡系,不被毛所信任,50年代即慘遭整肅,成為繼高崗之後第二大「反黨分子」。由盡享榮華富貴的高幹子女墮入死有餘辜的「黑五類子女」之深淵,乃是習少年時代最慘痛的經歷。


如今,習向陝甘寧英雄紀念碑獻花,是要表明自己是根正苗紅的「紅二代」,並努力彌合父親及其戰友與毛之間的分歧,營造出「紅二代」大團結的景象,以此擴大同盟軍,在激烈的政爭中才有十足的勝算。此後不久,高崗獲得一定程度的「平反」。


第三,跟江和胡相比,習與延安的淵源更深。江、胡養尊處優,沒有當過農民,有趨於「修正主義」之苗頭;習在延安的山村當過知青,延安是其「第二故鄉」。習炫燿說:「上山下鄉的經歷,使我增進了對基層群眾的感情……使我形成了腳踏實地,自強不息的品格。」青年時代的苦痛,因著時光的距離,在回憶中變得無比美好。


鄧小平時代(包括可以納入「後鄧時代」的江和胡統治時期)的中國,是「打左燈往右轉」;習近平希望開拓一個屬於自己的時代,其標誌是「打左燈往左轉」。此次延安之行,已然釋放出足夠的信息。



AP_1734142277942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習語錄勝過紅寶書

中共中央黨校推出「習近平語錄應用軟件」(App)。該軟件內容包括習近平的系列講話和相關著作。據《新京報》報導,此款軟件的獨特之處在於它把知識數據庫轉換成一個帶經緯線的地球儀,可以根據用戶所選擇的時間、地點和提供的關鍵詞查詢出習近平在全國不同地方、不同時間的講話。


習近平是讀著毛主席的紅寶書長大的,他想讓自己的著作像紅寶書,被人民隨身攜帶、倒背如流。此一「網路互動版」的習語錄,剛一問世,便應者雲集。新浪微博平台用戶馬曉明掏心掏肺地表達了對習的崇拜:「習主席一句頂一萬句!」變毛為習,一字之易,與時俱進。被譽為「西朝鮮」的天朝,果然是個「神國」。


網路時代的習語錄,勝過紙媒時代的紅寶書。


習哀帝趕超毛太祖的野心,昭然若揭。習近平多次赴湖南韶山朝聖,並發表講話說:「中國出了個毛澤東,這是韶山的驕傲,湖南的驕傲,全國人民的驕傲,中華民族的驕傲。」那麼,中國出了習近平,又是誰的驕傲呢?


五四運動將近100年了,中國人心中仍不能沒有皇帝。原以為溥儀是末代皇帝,殊不知毛澤東這個打天下、坐天下的「光棍」,成為朱元璋加希特勒的超級皇帝,其殺人之多、禍國之深,更是冠絕古今、傲視千古。


「文革」結束之後,一直坐不穩奴隸位子的中國人,以為今後可以坐穩奴隸位子。在毛的淫威下倖存下來的中共元老們,一致宣佈說,從此杜絕個人崇拜、實行領導人集體負責制。


殊不知,習近平上位之後,並不滿足當「集體總統」之一,而要做獨一無二的真命天子。九龍治水,礙手礙腳;獨斷朝綱,豈不痛快。早在2011年9月底,美國《國家利益》雜誌就發表了波特蘭州立大學政治系助教布魯斯.吉利(Bruce Gilley)文章,題目是〈見識新毛澤東〉。文章預言說,習近平是個「新毛澤東」。這幾年來習近平的言行證明,果然如此!


近代以來中國之梟雄領袖,青年時代都曾淪為社會邊緣人,即學者王學泰所說的「遊民」。蔣介石曾為上海灘的青幫弟子,毛澤東曾為湖南農村的痞子流氓,而青年時代被拋出生活常軌、不得不「上山下鄉」成為知青的習近平,也沾染上知青一代好勇鬥狠、唯利是圖、蔑視一切道德倫理的惡劣品質。


在語言方式上,比起矯揉造作的江和照本宣科的胡來,有過底層生活經歷的習像毛那樣有一種霸氣。不過,習對毛東施效顰,更等而下之。習在中央黨校畢業典禮的講話中,屢屢重複毛的講話,要求官員認真學習毛著,「抓住重點,掌握精髓」,確保政治立場堅定。習即便對外國媒體和外國領導人講話,也盡顯粗鄙野蠻之「英雄本色」。習如同一隻蝴蝶標本,被毛主義的銀針釘在看板上,偏偏他還以為自己在展翅飛翔。


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說過:「神要使一個人遭難,總是讓他忘乎所以。」古希臘的悲劇家們都受到希羅多德影響,並對此做出充足的演繹。較為出名的是古希臘悲劇作家歐底庇德斯的重複見解:「神欲使之滅亡,必先使之瘋狂。」如今,這句話又應驗到習近平身上。


相關書摘 ►余杰《走向帝制》:中國為何長不出太陽花、撐不起黃雨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走向帝制:習近平與他的中國夢》,前衛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余杰


「不是中興之主,乃是亡國之君」

身為對習近平及其政權最為精準和銳利的觀察家,余杰繼《中國教父習近平》之後,再度推出批判習近平的重磅之作《走向帝制:習近平與他的中國夢》。


作者從「集權」、「反腐」、「鎮壓」、「爭霸」四個面向入手,一步步逼進習近平政權的本質,並抽絲剝繭地發掘出習近平的三大目標:首先,在共產黨內部,以反腐為名掀起政治清洗,改寫近30年來中共「寡頭集體統治」之模式,回歸毛時代的個人獨裁;其次,以法西斯式的全面鎮壓,摧毀正在蓬勃發展的中國民間社會,締造由「無所不能的國家」和「原子化的個體」二元組成的國家主義結構;第三,重構中國與世界的關係─直接挑戰二戰之後、尤其是蘇聯解體之後由美國主導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重建帝制時代以中國為中心的「天朝體制」。


作者認為,習近平是由馬克思、毛澤東、孔子和普丁四種「特殊材料」形塑而成的「四不像」,「習近平主義」則是由法西斯主義與中國帝制時代的天朝史觀激盪而成的怪胎。然而,「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覺醒的中國民眾追求民主和自由的努力,終將推倒習近平的暴政,使得極權主義真正走向終結。




走向帝制習近平
Photo Credit:前衛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評論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