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走向帝制》:網路時代的習語錄,勝過紙媒時代的紅寶書
中共政權不能跟納粹對比嗎?駁斥盧龍光
余杰: 李敖的兒子會比他更有成就嗎? 2018-03-31 00:12:41

余杰觀點》李敖的兒子會比他更有成就嗎?



新頭殼newtalk 文/

李敖的兒子李戡代表家屬婉謝文化部呈請總統頒褒揚令。



李敖的兒子李戡代表家屬婉謝文化部呈請總統頒褒揚令。   圖:翻攝自微博


江山代有才人出,李敖死掉了。他的兒子李戡婉拒台灣文化部爲李敖申請的「褒揚狀」,似乎坐懷不亂、鎮定如常,他以後會比他的老爸更有出息嗎?


香港資深媒體人金鐘傳來一張李敖病重期間,李戡在社交媒體上PO出的一張照片:這是他和「劉源叔叔、周秉德阿姨、張黎叔叔的合影」。這張照片可圈可點:劉源是劉少奇之子,解放軍退役上將,幫助習近平軍中反腐的重要助手;周秉德是周恩來姪女;張黎是解放軍前副總參謀長。大家可以想想,此照後面的涵義是什麼?


李勘合影的這三個重要人物,輩分上可以説是李勘的爺爺奶奶。不過,或許李勘是李敖的「老年得子」,李敖的年齡比這三個人物都大,李勘稱呼他們爲叔叔阿姨亦不算爲過。但是,如此親密的稱呼,顯然不是柯文哲所説的「兩岸一家親」那麽簡單。劉、張是在軍方極具人脈的大佬,周雖爲平民,卻擁有周恩來的人脈,他們願意接見李勘這個九零後,並將其當作「自己人」、「自家人」,當然不會是「老夫聊發少年狂」。


李勘生於一九九二年,李敖給兒子取名爲「戡戡」,意即戡掉國民黨。李戡十七歲從師大附中畢業,花兩個月時間寫出人生第一本書《李戡戡亂記》——我在臺北一家二手書店看到這本書,隨手一翻,立即放下,不願浪費時間。


然後,李勘棄台大而赴北京大學經濟學系,原因是「我爺爺也是北京大學畢,爸爸受困在台灣念了台大,也是有點遺憾沒有念北京大學,我上北京大學等於是彌補他過去的遺憾」。他傳承家風,銳氣外顯,赴北京求學時說:「台灣學生太混,我不把他們當對手。」一開始,我還有點欣賞這個北大學弟,但緊接著看到他接受《南方人物週刊》專訪時的一段言論,不禁大倒胃口。


李勘對《南方人物週刊》說:「大陸的中國史是做得最好的,至少它保留得很完整」。果然有他父親指鹿為馬的家風:沒有六四、沒有大饑荒、沒有反右運動的中國歷史教科書,如何說得上「最好」和「完整」呢?


當被問及北大的學術自由狀況時,李勘說:「我學的經濟學專業,不需要什麼學術自由」。古今中外的經濟學家們面對如此高論只能會瞠目結舌。經濟學大師海耶克的代表作就是《自由秩序原理》,討論自由與經濟之關係。殷海光晚年研究並翻譯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號稱殷海光「私淑弟子」的李敖,不可能不知道海耶克的思想,卻從未讓兒子讀一讀海耶克。


李戡又說,他可能用不慣北大的馬桶。不知他從哪裡聽説,北大學生宿舍硬體落後,故而有些擔憂。在我唸北大時,學生公寓大都沒有坐式馬桶,只有拉繩的蹲式馬桶。不過,現在應當全都更換了吧。即便沒有更換,校方看在他是李敖兒子的份上,一定會給他特別配備一個高級馬桶。


最重要的是,北大有不少教授像李敖那樣喜歡突發表驚人之語,李勘在這些教授的課堂上一定會甘之如飴。比如,將到北京上訪的訪民說成是精神病人的孫東東教授、將北韓吹捧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的孔慶東教授、把蔣介石翻譯成「蔣申凱」的王銘銘教授……他們必定讓李勘感到賓至如歸。李戡在北大得到這群大師的指導,也許真能「名師出高徒」,變得比父親大人「更黃更暴力」,真如李敖所説——「兒子比我可怕」。


果然,北大還沒有唸完,李勘就在香港出版專著《國民黨員毛澤東》。香港書展上,李勘成為嘉賓,李敖親自出馬爲兒子站臺,李敖的香港粉絲馬家輝亦甘當配角,主持這場「盛大活動」。李敖對兒子的作品讚不絕口,李勘也顯得自信滿滿。其實,這本書並沒有太多新史料和新觀點,不過是找一些國共第一次合作期間毛的事跡拼湊而成。


李勘在新書發表會上的演講,跟習近平如出一轍:「我們要學習毛澤東的長處,特別是他在逆境中的經歷和決心,這些是我們年輕人最需要的特質。最後,我選用毛澤東的一句名言,做為我開場的總結,他說:年輕人是早上八九點的太陽,世界,歸根結底是你們的!我衷心的希望,我們年輕人能夠擔負重任,為國家強大貢獻一分心力,謝謝大家!」他雖然拿著台灣護照,享受著台灣健保,但其口中的「祖國」,顯然不是台灣,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此前,李敖在鳳凰衛視宣揚說:「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上,第一位巨人毫無疑問是毛澤東」。在骨子裡,李敖與毛澤東一樣,都有魯迅所說的「山大王氣」。看來,這對崇拜毛澤東的父子,確實同心同德。


被毛澤東殘殺的七千萬中國人的冤魂不會同意李敖和李勘的此類高論。在德國,如果有人說,在德意志一千多年的歷史上,第一位巨人毫無疑問是希特勒,他一定會被關進監獄。歌頌希特勒不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而是反人類和反人道的罪行。然而,在華文文化圈,讚美毛澤東仍然很時髦,儘管毛式暴政時間之長、殺戮人數之多都讓希特勒望塵莫及。


當年,李敖送兒子上北大,特意二度「登陸」,原本想效仿當上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的陳映真,到中國再淘一桶金,卻遭受冷遇。心有不甘的李敖在陳文茜主持的電視節目中露骨地說:「李勘來了,北大的女生要小心了」!這不是幽默,而是恬不知恥。李勘這個孩子會像他老爸那麽荒淫無度、處處留情嗎?我左看右看,實在看不出這個自稱「沒有被臺灣教育洗腦」卻被父親洗腦的青蔥少年有什麼個人魅力,北大女生當然不必「小心」。


陳文茜大肆吹捧李戡並貶低韓寒。然而,與自己打天下的韓寒相比,李戡只是在父親淫威下唯唯諾諾的「青春版李敖」罷了。李勘在接受《南都週刊》訪問時說:「我是李敖的兒子,做什麼韓寒第二」。他頗有點自知之明:除了是李敖兒子這點「血統論」的優勢之外,他本人哪有什麼值得媒體關注的價值?


更有趣的是,此前《鳳凰網》採訪李勘,問他是否「想過從政」,李戡回答説:「坦白說有一點,很多長輩跟我討論。但只是想了一下,也沒有執行,當我真正認真的寫完這書以後,就發現根本做夢。即使做到所謂的民革的中央主席又如何,不過最多做個政協副主席,那能幹什麼?我的書裡講了,就是毫無實權的大花瓶」。他不甘心當花瓶,難道要當多少有點實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省長」嗎?


李勘北大畢業後,到美國華盛頓大學攻讀碩士,二十四歲又到哈佛大學讀政治學博士班。一生痛恨美國的李敖,為什麼會同意兒子去美國唸書呢?他寫的數百頁的辱罵美國的書都白寫了?連自己的兒子都不相信的書,怎麽敢上市賣呢?口中罵美國,心中愛美國,這一點上,李敖的家事又跟習近平的家事一模一樣:習近平將美國當著敵人,卻讓女兒去哈佛唸書。


李勘的夢想是拿到博士學位後去中國從事文創產業。哈佛的學位含金量很高。馬英九和習明澤都是哈佛校友,李勘又可以像父親那樣「兩岸通吃」了。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