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這不是戰爭,而是屠殺
余杰:海航事件背後的習王體制
習近平給其他派系的警示:最強的江系我都敢公開羞辱,你們算什麽 2018-03-16 20:46:28

習近平給其他派系的警示:最強的江系我都敢公開羞辱,你們算什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中國民眾在習近平時代感到窒息憋悶,轉而懷念起江澤民時代的並不存在的「美好」與「寬鬆」來。有人說,把江澤民的品質「正面化」是一種隱晦的對比方式,可以解釋為對習近平的批判。





親習近平的多維網取代了親王岐山財新系媒體,成為中南海自行向外界「放料」的重要管道。此前,中共內鬥一般通過香港媒體放料,如今,雖然多維網號稱香港媒體,但其總部已設在北京,已然「本土化」,如此中南海更能對其如臂使指。


習近平剛上台時,多維網持有人、香港商人于品海一度遭扣押,那時他被視為代表上海幫的利益。等到于品海重新出現在公共領域後,多維網已變成習近平的狂熱吹鼓手。


中國兩會,多維網開足馬力為習近平修憲製造輿論,並刻意羞辱江澤民曾慶紅。失蹤多時的太子黨「白手套」、擁有萬億資產的肖建華的近況,第一次出現在多維網的報導中。肖建華被中紀委控制,若非中南海許可,多維網如何能報導其近況?多維網的報導指出,肖建華並未入獄,但沒有人身自由,可以遙控其旗下的公司,正在吐出其侵吞的巨額資產,向國有銀行還債。


而對於肖建華倒霉的原因,多維網分析説,除了誘發經濟金融風險之外,肖建華和其企業集團「明天系」還脫離「商人本位」,觸碰了「政治乳酪」。


文章指出:「肖建華被外界公認為中共權貴的高級『白手套』之一。……肖建華有句口頭禪:『每個人都有價碼,北京每個太子黨都有價碼。』」文章更是列出肖建華的兩宗具體罪行:協助中共某前常委之子,以30多億元人民幣鯨吞資產達738億人民幣的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肖亦被指與另一位中共前常委女婿、中國央行前行長女婿存在不正當的利益關係。


「這一類不正當政商關係,給習近平上台以來發動的中共反腐帶來了巨大挑戰。」文章中未直接點名的三名前高官,稍稍熟悉中國內情的人、用腳丫子都能猜出他們的名字:曾慶紅、賈慶林戴相龍。其中,級別較低的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已經被拘押。


習近平修憲順利過關,且保留了象徵性的兩張反對票。此前,習是以全票當選黨魁及國家主席。為了與此次投票結果對照,多維網發表了兩篇回顧式報導,其中一篇題為〈曾慶紅當選中國國家副主席時有177張反對票〉


文章指出:「在2003年的中國第十屆人大會議上,胡錦濤首次當選中國國家主席,曾有四票反對、三票棄權;溫家寶當選中國國務院總理,三票反對、16票棄權。而曾慶紅當選中國國家副主席,有高達177票反對、190票棄權。得票率僅為87.5%。」



文章更是毫無顧忌地寫道:「曾慶紅當政期間名聲不佳,有貪腐的傳言。2015年2月15日,中紀委網站刊文〈大清「裸官」慶親王奕劻的作風問題〉批評大清慶親王奕劻,爆紅網路,文章稱『慶親王奕劻工作能力很差,名聲也不太好,官運卻好得出奇。自1884年到大清倒台的27年中,他先後負責外事、海軍、財政等重要部門,最後升到首席軍機大臣、內閣總理大臣』。線民猜測喻指『曾經的慶親王太紅了』,是借古諷今。」如此公開羞辱並未落馬的前常委及太子黨「老大哥」,相當不同尋常。




RTR1YBKJ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另一篇文章則直接拿江澤民開鍘——〈江澤民連任中國中央軍委主席時有98張反對票〉。文章指出:「江澤民留任中國中央軍委主席時,曾得到高達98張反對票,122張棄權票,創下紀錄。」對於江澤民在軍委主席任上的政績,文章如此評論説:「在1995年至1996年台海危機中,解放軍遭遇了巨大的威脅,兩艘美國航空母艦開進海峽附近巡航。這件事令江澤民痛定思痛,開始大規模建設國防、購買俄羅斯海軍及空軍武器,扭轉了鄧小平時代的軍隊經商、士氣低落、軍工接近崩潰的局面。中國大陸的軍事愛好者和民族主義者對1996年以後江澤民在解放軍建設方面的貢獻表示贊許。但由於江澤民執政時期腐敗問題在全中國範圍內的蔓延,軍隊腐敗也日趨嚴重,軍隊中買官賣官的現象仍有所增多,並持續延至他嫡系徐才厚郭伯雄的腐敗案。江澤民的腐敗治國遭到許多人的反對。」


文章對江澤民褒中帶貶,還順帶貶斥了鄧小平這個「後30年」的「老祖宗」。由此可見,習近平除了毛澤東之外,對前幾任中共最高領導毫無敬意,連「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都不放在眼中。


那麽,習近平為何要公開羞辱江澤民和曾慶紅呢?首先,習近平警告這兩位最有權勢和影響力的退休領導人,不得「妄議中央」,別想繼續干政。如果江、曾旗下的高官真是流亡富豪郭文貴口中的「老領導」,那麽江、曾趕緊與之劃清界限。


據傳,習近平修憲之舉,在徵求意見階段,有多名元老表示反對,反對者中很有可能就有江、曾兩人。習近平為之震怒:徵求意見的程序,本來只是照顧元老們的面子,走走過場而已。退休的元老們,應當乖乖地地舉雙手贊成,如此才能確保家族、子女手上的萬貫家財無恙。若膽敢反對,恐怕不僅累及家人,就是本人也難以安度晚年。


中共現任元首與退休元老之間的微妙互動,有如香港黑幫電影中常常出現的經典情節。那些以為自己金盆洗手之後仍可呼風喚雨的前老大,一直不停地對現任老大指手畫腳。一開始,現任老大對其表示尊重,至少敷衍一番。到了忍無可忍的時刻,現任老大不僅連面子都不給,乾脆命令手下將「老東西」像垃圾一樣處理掉。若是看過此類電影,江、曾二人應當學會審時度勢,遵循「潛龍勿用」的古訓,閉門不出、安度晚年是也。


其次,習近平發現,近年來,江澤民在民間的聲望不降反升,為此感到焦慮和不安。很多中國民眾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因為在習近平時代感到窒息憋悶,轉而懷念起江澤民時代並不存在的「美好」與「寬鬆」來。有人說,把江澤民的品質「正面化」是一種隱晦的對比方式,可以解釋為對習近平的批判。當然,在我看來,此舉不是在一鍋湯裡找老鼠屎,而是在一堆老鼠屎中找一粒白米。


極具諷刺意義的是,在習近平用粗糙手法打造其毛式個人崇拜之際,中國民間出現了一種怪異的「長者文化」,連《紐約時報》都以專文介紹説:「在多年遭受嘲弄之後,江現在成為了某種時尚教主,成為了玩笑性質的亞文化「膜蛤文化」的偶像。……其背後的感情是複雜的。它半真半假,具有諷刺性,但它反映了人們對過去的懷念,對現狀的不滿。」


前記者文森特・朱(Vincent Zhu)說:「我個人覺得江並沒有比習好很多。但他非常國際化,受過良好教育,而習近平卻喜歡告訴人們他讀過什麼書。因此,『膜蛤』是一種對習大大、彭麻麻這種廉價宣傳方式的反駁。」為了反擊這種趨勢,習近平默許、縱容一系列非主流、非正統的媒體,如多維網之流,大量發佈貶斥江澤民及上海幫的文章,以期樹立自己的正統性。


第三,習近平打擊江系,也是向其他派系釋放一個明確的警示信號:就連最強的江系我都敢公開羞辱,你們算得了什麽呢?習近平將此前中共高層「寡頭共治」、「集體分贓」的「潛規則」,變成了「老大掌勺」、「愛給你多少就給你多少」的「新常態」。你想多得,就得乖乖效忠;不乖乖效忠,就會被冷凍、被邊緣化,乃至被關進監獄,成為全黨全國口誅筆伐的「壞人」。看看團派「明日之星」孫政才的下場,誰願意成為孫政才第二呢?


被習近平公開敲打的,不單單是江澤民和曾慶紅。


胡錦濤、溫家寶朱鎔基李鵬乃至鄧小平家族,都屢屢遭到「敲山震虎」式的威脅,他們的子女或被降職,或傳出被中紀委等部門約談的消息。而他們培植的接班人都已成為「明日黃花」——多維網甚至刊登文章明目張膽地宣稱「胡春華沒戲了」,指出習派中年輕有為的丁薛祥陳敏爾才是真正的接班人。


從此,分析中共的政治演變,派系鬥爭的老方法不再管用,端看習近平一人之所作所為可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关键评论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