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蔣經國的陰險狠毒
【余杰】回應張俊宏:不忘初心才是真勇士
余杰:習近平重用軍工系的思維與困境 2017-11-02 21:41:50

余杰:習近平重用軍工系的思維與困境



親北京的網路媒體「多維網」發表了一篇題為《「軍工系」異軍突起,習近平注入新血》的報道,點出了習近平的用人之道:習近平本人雖然不是「根正苗紅」的清華畢業生(文革時期的「工農兵學員」),卻對以清華、哈軍工爲代表理工院校培養的「紅色工程師」情有獨鍾,軍工系成為其看重的後備人才基地,近年來紛紛被委以重任。


 


該報道指出,在中共十八大中一共有四位軍工企業掌門同時步入中央委員行列,這些人多被以「軍工少帥」相稱——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公司總經理兼黨組書記馬興瑞、中國航太科工集團公司總經理許達哲、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前總經理張國清和中國航空工業集團董事長林左鳴等。這些官員很快成為習近平親自選拔的封疆大吏,比如馬興瑞先出任廣東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後又兼任深圳市委書記,執掌這個經濟地位僅次於北京、上海、廣州的中國第四大城市,而且以中央委員身份任深圳市委書記,地位高於以往曆屆的深圳市一把手。


 


重用軍工系打破地方山頭與派系


 


這篇報道指出:「『軍工系』官員跳出技術領域進入官場且擔當重任漸成新趨勢。這一類官員具有抗壓力和執行力強,沒有過多官場聯系的特點,中共對其重用將有助於打破地方山頭和派系。另外,在中國亟須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以及習近平圖謀軍民融合戰略的歷史時機,他們的技術背景恰好有了用武之地。」以航空航太系統而論,近年來至少貢獻出馬興瑞、許達哲、林左鳴、袁家軍和張慶偉五現任省部級高官,儼然有取代已遭受重創的石油系統的跡象。這一跡象出現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航空航太業近年來呈現突飛猛進局面,神舟系列屢屢成功,天宮巡遊太空,登月工程順利推進,諸多成就使執政者備受鼓舞。而以兵器工業而論,出身兵工系統、已經擔任重慶市委副書記的張國清(未來或許將取代被整肅的上級孫政才)亦前途看好。張國清長期擔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領導人,在其任職期間,該單位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武器裝備製造集團,在世界500強排名中位置十分靠前。該集團在2014年的主營業務收入4,002億元,實現利潤108.6億元。


 



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公司總經理兼黨組書記馬興瑞,出任廣東省委副書記。(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出身兵工系統、已經擔任重慶市委副書記的張國清前途看好。(圖片摘自網路)

 


在習近平和王岐山掀起的反腐運動沉重打擊了上海幫和團派兩個「管家集團」之後,中共的整個官僚系統陷入消極怠工狀態。而作為「八旗子弟」的太子黨大都是遊手好閑之輩,難堪重用。習近平在地方任職期間結識的同僚和下級,其範圍和人數都相當有限,難以形成一隻覆蓋全國、如臂使指的「習家軍」。那麽,如何才能突破無人可用之窘境?這篇報道認為,軍工系的崛起再現了「習式用人思路」,「執行能力強,善於在高壓下突破創新,具有強烈的忠誠度和榮譽感,而且基本沒有官場現實利益的牽扯,這些都是現時中共領導人十分看重的珍貴品質。讓這一類人取代官場官員進行換血甚或主持一方政局,是一種很自然的選擇。」不過,這篇報道也承認:「眾所周知,包括航空在內的軍事工業是一個集中龐大國家資源,位居一國技術和智慧頂端的高精尖領域。但總體而言,中國軍事工業依然存在著效率不高、資源浪費、閉門造車、科技成果難以轉化為生產力的問題。」


 


軍工系不可能是一片淨土


 


那麽,這群「紅色工程師」能否從整體上提升中共的執政水準、幫助習近平鞏固其個人獨裁的局面?我的回答是:習近平以軍工系爲藥方,宛如抱薪救火、揚湯止沸,軍工系的技術官僚的個人侷限以及中共當前的權力結構,使得他們不可能幫助習近平打造一個無與倫比的「中華大帝國」。


 


首先,相對於中國社會的整體性腐敗,軍工系不可能是一片淨土。在今天的中國,就連醫生和教師這兩種原本受人尊敬的身份,都普遍拋棄了基本的職業道德:幼稚園老師靠觀察家長駕駛的車輛的品牌來決定如何對待孩子,而醫生如果不拿紅包一般就不會好好給病人動手術。軍隊和軍工系統掌握巨大的特權、預算和資源,其腐敗更勝其他領域。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從實際戰鬥能力和實力衡量,中國軍隊無論兵員素質、軍官指揮能力、武器裝備和戰鬥經驗,都還不能成為一支決勝的力量。徐才厚、郭伯雄執掌軍隊近20年,全軍上下貪腐成風,基層軍官要靠行賄才能陞官,士官們也要靠送錢才能留在部隊裡。吹牛拍馬、弄虛作假,已然蔓延到軍隊骨髓深處。習近平上任後霹靂手段整治軍隊,全面掌握軍權,但對腐化深入骨髓、人人重利的軍隊,朝夕之間或能改頭換面,卻不能脫胎換骨。裝備上,軍工企業同樣貪腐蔓延,誇大造假成風。有評論指橫行多年的腐敗之風,已把中國武裝部隊和軍工企業變成經不起風雨的‘紙老虎’。」中國的軍火買賣總量僅次於美、俄而位居世界第三,軍火買賣中的「回扣」亦堪稱天文數字。


 



中國日前成功發射神舟十一號太空船。(美聯社)

 


八十年代在中共總參謀部負責軍火買賣業務的高級軍官羅宇,爲軍頭羅瑞卿之子,在回憶錄中披露了該領域在太子黨控制下無法無天的重重黑幕。三十多年後,軍工領域的腐敗程度升級換代、變本加厲,執掌這些部門的「少帥」們當然不可能置身事外。如果用同樣的標凖審查軍工系,軍工系未必比石油系更為清廉,習近平重用的軍工系大佬無人可以倖免於腐敗的毒素。所以,習近平任用軍工系,在選拔「清官」這個層面乃是換湯不換藥。不過,習近平打擊石油系、拉攏軍工系自有其原因所在:他對石油系發起無情清洗,是因為石油系原來是周永康家族的禁臠,他要奪取過來將這筆資源分配給自己人;而他重用軍工系,則是因為軍工系背後多是跟他同樣出身的太子黨,他們之間彼此信賴。


 


「技術專家」普遍缺乏民主思想


 


其次,軍工系的頭目多是所謂的「技術專家」,表面上擁有博士、教授乃至「博導」的學歷、職稱(有趣的是,習近平也是清華大學的「博士」),但普遍缺乏民主思想、人文素質和法治精神。他們長期服務於軍工這個半軍事化的、近親繁殖的領域,形成了一種僵化的、自滿的、計劃經濟的思維方式。當他們將這些作風帶到地方上、尤其是沿海開放城市的時候,其施政方式必然會跟地方的既有習慣產生嚴重的不適甚至衝突。


 


美國學者安舟(Joel Andreas)在《紅色工程師的崛起》一書中指出:「今天,紅色工程師們繼續掌控著中國,運用著一個專家治國的國家機構,去管理一個有活力但又難駕馭的資本主義經濟。最終,正是黨對公有部門官員任命的控制,繼續賦予中國這個國家以專家治國的性質。黨從根本上信奉專家治國的原則,而且它運用著人事制度,該制度通過嚴格的選拔選取和培訓著具有專家治國所需的資格及價值觀的官員。」以後毛時代三十年爲一個歷史斷代來觀察,習近平重用軍工系是中共越來越倚重「專家治國」的必然結果。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是「紅色工程師」出身,習近平後來雖然「棄工從文」,仍可勉強可以歸入此類人物的行列。


 


第三,「紅色工程師治國」產生更為嚴重的危險是,在所有共產黨一黨獨裁的國家,軍隊和軍工系統都是最保守的、最反西方的既得利益集團,蘇俄、中國、北韓、越南等均是如此。他們的鷹派立場,既出於意識形態,又以部門利益爲驅動。以冷戰時代蘇俄的狀況而論,企圖推翻戈爾巴喬夫、發動「八·一九」政變的中堅力量,就來自於軍隊、情治和軍工系統。體制內民主派代表人物雅科夫列夫後來如此反思說:「由於全面軍國主義化,國家墜入深淵。武器已經堆成了山,用於更換的新一代武器卻層出不窮。社會、整個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都逐漸地軍事化了。為了保住體制,人為地加重被圍困要塞的心理。……蘇聯的官方預算中,軍事開支的實際數目從來不提。軍事計劃由為數很少的上層統治集團來審議和拍板。」換言之,部門或團體的利益,已然淩駕於國家利益和全民利益之上,黨國被其綁架,乃至「與汝偕亡」,一點都動彈不得。


 


中國的情形雖然還不至如此,但近年來中國國內日漸升溫的、歇斯底里的民族主義、反西方思潮,背後的重要推動力就來自軍隊和軍工系統。在江澤民時代中期,軍方和軍工集團在政治局中的「話事權」呈現萎縮趨勢,文官政治的格局有所推進;然而,習近平執政以來,他為了得到軍隊和軍工集團的效忠和支持,先是迅速清洗了敵對派系在軍方和軍工集團的實力(有一張十年前胡錦濤視察某軍工企業的照片,陪侍在胡錦濤周圍的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及多名高級將領後來全部被抓,惟有胡錦濤晚年還能享有自有),然後提高軍工系統在黨和政府中的地位,甚至默許他們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中國的外交政策和社會思潮——而這正是中國大步走向法西斯化的一個特徵。


 


軍工系不是習近平的救命稻草,而是其追魂迷藥。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上報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