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專欄】川普政府已經將中國當作最大的敵人
谈刘晓波事件(余英时)
中國民主派的「民國」情結 2017-07-29 19:20:43

中國民主派的「民國」情結


作者質疑,如果僅對賢君明主和包青天有所訴求,民國情結斷不會在中國民主派中引發廣泛共鳴嘛?

作者質疑,如果僅對賢君明主和包青天有所訴求,民國情結斷不會在中國民主派中引發廣泛共鳴嘛?



【文:小球貓】


「民國」是一個非常矛盾的詞彙。從鐵血十八星旗到五色旗,從北洋政府到國民政府,從「反攻大陸」到「中華民國在臺灣」,歷史生動地向我們展示了何謂「一個民國,各自表述」。而如今,在中國大陸,特別是一些追求「民主」的人心中,他們對民國有著各種解讀,反映了他們對自由理解之膚淺,跳脫不出國家優先的價值理念。


本文將這群人稱為「中國民主派」,他們其中不乏很多知識階層,特別是被稱為「公知」的人;也有不少純粹只是對一言堂反感的人;某種程度上還包括了香港的溫和民主派人士,甚至臺灣的某些深藍政客。他們對中華民國的推崇,本質上是對賢君明主、青天老爺和大中華主義大一統思潮的雜糅物,雖然追求民主之體,卻不含民主之價值內涵;他們只是把民主視為國家復興的工具,而不是個人自由和解放。


民國意識1:「賢君明主」的恩賜


中國民主派的民國意識中,無不對蔣經國有著極高的評價。事實上,民主派們對孫文和蔣公的評價也同樣很高,都把他們視為恩賜民主的聖人(儘管並非如此),然而對蔣經國則有一種跪求賢主臨幸般的情感。


蔣經國的個人履歷並不光彩。無論是軍統時期所作所為,還是迫害孫立人將軍時的手段,蔣經國都不是一個能夠容納異見、願意交出權力的人。時至1984年,臺北當局還派人刺殺撰寫《蔣經國傳》的江南先生。這與中國民主派想像中開明的小蔣先生並不吻合。


蔣經國先生滿足了中國民主派們對賢君明主的想像,他們期待一個皇帝來恩賜民主。簡體中文互聯網上長期流傳著一句找不到出處、據說是蔣經國說的話:「我知道自己是獨裁者,但我會以專制手段來結束專制制度」。這句話直截了當地揭示了民主派們的心態。無獨有偶,這群中國民主派們喜歡讚揚吳登盛,認為沒有吳登盛的開明禮讓,有再多的昂山素季也沒有用;他們讚揚德克勒克廢除種族隔離制度,認為有再多的曼德拉也沒有用。


然而,賢君明主與民主自由的核心價值是背道而馳的。民主自由的制度建立在契約和妥協之上,是長期爭取的結果,而不是某一個人的恩賜。沒有黨外人士的前赴後繼、沒有美麗島志士的捨生取義,沒有施明德們寧坐牢也要抗爭,臺灣人的民主意識不會覺醒,國民黨政府也不會受到如此的震撼。如果說,1987年解嚴是民主的勝利,那麼也只能說明蔣經國是一個聰明的政客,他知道:自己的王朝已經抵擋不住歷史的潮流了。


對「賢君明主」的訴求,決定了中國民主派所言的民主只不過是一種工具而非價值:他們或是低級食稅階層,或是不滿現狀的憤青,畏首畏尾,一廂情願地期待所謂的民主改革,絕不願意為此做出哪怕一點點犧牲。每當北京人事異動,他們便幻想著「XX新政」。香港的溫和泛民也是一脈相承,當2017特首選舉的各方站隊已經板上釘釘的時候,公民黨主席梁家傑還在Facebook上分析著所謂江派習派的博弈,一副濃濃的大紀元畫風,口中的民主也不過是某種權鬥和傾軋而已。



民國意識2:名為「民主」的包青天


中國民主派的民國意識中,還飽含了對為民請命者的訴求,在他們眼裡,民主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包青天。而對包青天的想像也融入了民國意識中。


當馬英九當選總統的時候,這位騎自行車上班的政客也開始被中國民主派們廣為傳揚。他們發現,民主體制下,當官的不能公車私用、不能吃喝嫖賭,只要有財產申報制度的公開透明之下,就不會有貪贓枉法的政客。然而他們忘記了馬英九的前任——陳水扁總統是因為貪污而入獄的。縱然可以辯解說,陳水扁能夠入獄是制度優越性,但這並不是民主的勝利,而是法治的勝利。甚至,非法治的手段照樣能做到類似的效果。君不見,中紀委的打壓下,基層公務員謹小慎微,完全滿足了中國民主派對「官不聊生」的農民起義式追求。中國的民主派完全沒有理解民主制度的內涵,甚至很多人連比例代表制和多數制的區別都不清楚,只是把民主作為美好制度的借代而已,而出於統戰原因被大陸媒體美化的國民黨,竟然成了「民國民主」的完美代表。


不過,中國的民主派們意淫的這群民主包青天,很多只不過是兩岸政商買辦而已。最為典型的莫不過漳州px廠的投資人陳由豪,作為國民黨的中常委被通緝後還能在大陸投資。2011年前後,[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貼文。殊不知,這位連公2005年訪問大陸時,居然能在少先隊員朗誦肉麻無比的北韓式詩歌《連爺爺您回來了》現場抹淚,讓人難以將其與民主自由的價值觀相關聯。



當這群民主派們在歌頌駱家輝、歌頌馬英九的時候,他們不明白,民主制度的生命力就在於不生產為民請命的包青天。當現實中不民主的政府扮演不了為民請命的角色,訴諸一個既存在又不存在的民國,竟成了他們的情感契合點。


民國意識3:「大中華主義」的滿足


如果僅對賢君明主和包青天有所訴求,民國情結斷不會在中國民主派中引發廣泛共鳴。民國情結還仰賴于中華民國這一概念特有的大中華主義因素。


長期以來的集體主義和民族主義教育給了絕大多數中國人以大一統(並美其名曰「愛國」)為底線的思考方式。當中國民主派們主張民主之時,往往無力反駁對其搞亂國家的質疑。中國的民主派們不能理解哈威爾先生當選捷總統之後主導了克斯洛伐克分裂的天鵝絨分離,卻仍然備受愛戴。他們和所有威權主義者一樣,認為大一統是牢不可破的價值底線,因此他們喜歡曼德拉、喜歡昂山素季,卻不喜歡施明德,認為民進黨是破壞大一統的元兇。


而中華民國恰恰迎合了中國民主派們對大一統的價值訴求,而且居然是大一統和民主的合體,儘管歷史上中華民國從未事實上有過大一統。漂亮的「秋海棠地圖」被中國民主派們拿來指責承認蒙古獨立、無力追討藏南的人民政府,儘管國民政府也從未統治過上述地區;蔣介石式的地圖開疆也很好地滿足了民主派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般的大一統信念。這也是為何當洪秀柱打出「一中同表」的旗號的時候,一群中國民主派們像打了雞血一樣翻牆去給洪秀柱點贊,仿佛一旦洪秀柱當選,一個民主的秋海棠地圖就會神話再臨一般。


只是他們從沒思考過,大一統意味著集權,民主意味著分權。兩者本來就不相容。


「中華民族」不是一個族群概念(peoples),而是1902年被梁啟超創造出來的國族概念(nation),這個概念是為了給滿洲貴族統治漢、滿、蒙、回、藏賦予理由。武昌起義懸掛的國旗乃「鐵血十八星旗」,寓意關內十八省共和;同盟會的綱領有「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無論是主張漢地共和的革命党,還是東南互保的南方軍閥,都沒有所謂大中華的概念。而中華的概念能夠深入人心,實則是北洋政府和國民政府繼承了清末立憲的衣缽,繼續用「中華民族」來自上而下地詮釋政權合法性——即便蒙古可以作為一枚棄子,即便盛世才可以在新疆舉六角星旗分庭抗禮。


「中華民族」這個詞彙在構建的時候,就已經包含了「夷夏之辯」的思考。現代民族國家(國族國家,nation-state)是發源於《威斯特伐利亞和約》體系,一個國家內部形成一個共同的國族認同。可是,「中華民族」有一個關內族群本位思考,當一系列自「林則徐虎門硝煙」起、到「抗日戰爭」達到高潮、再至「中國人們從此站起來了」止的國族傷痛敘述中,身為周邊的各個族群,具有多麼強烈的疏離感。當有「公知」之稱的著名法律學者何兵先生在抨擊香港的自主和「殖民化」的時候,我們可以一窺這些中國民主派們對國族認同的思考居然如此幼稚,也就不難理解二二八事件為何會發生。


結語:自由嗚呼在?


當臺灣發生了太陽花學運、相關發生了佔領中環時,大陸喉舌只需要輕輕一推,將其定性為台獨、港獨,大一統癌便會讓全民(當然包括中國民主派)席捲全身,根本無法辯駁這兩個運動本身與獨立訴求並無關係,追求民主、自由和分權自主的運動便也被汙名化。更何況,大中華主義的國族立場,本身就充滿了對周邊各地的輕視。國中關內為本位,需要一個開明帝皇和青天老爺的民主政體,假如能夠存在也只不過是選出了一個新沙皇普京而已,又談何自由呢?


在長期的歷史中,國家至上的理念根深蒂固,個人的自由如青煙般不存。洋務派們「實業救國」,維新派和立憲派們「立憲救國」,革命派們「共和救國」,再到新文化運動提倡的民主、科學,其核心仍然是「文化救國」。個人的價值從來被告知應該讓位於國家利益,天經地義地。此後,民主派們提出的民主救國,仍然是國家本位,「國家富強」仍然是最大公約數,而非對自由人的關懷。民主意味著少數服從多數,意味著自由人需要妥協、放棄部分權利,民主和自由本身是互相拮抗的。


無論「中華」,還是「民國」,它都沒有一絲名為「自由」的血液。


立場新聞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