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百年左禍與西方危機》新書連載第一章 威爾遜「進步主義」的理
余杰:川普已經永久地改變了美國
春生:对“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的批评和谴责 2021-01-18 23:08:54

春生:对“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的批评和谴责
COMMENT: 所谓的“中国战略分析智库”一帮人,在自由、民主旗号下,隐性的支持中共独裁崛起的隐形人。
原作者:春生编辑: Yve -2021年1月18日
https://ichef.bbci.co.uk/news/640/cpsprodpb/18250/production/_101569889_gettyimages-862290790.jpg
印有中美两国旗帜的拳头交锋网络图片
2021年伊始,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发表《关于中美关系及人类前景的宣言》(以下简称《宣言》)。《宣言》附有两个建议书:《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在中共建党100周年之际,就政治改革及调整对外政策和国际战略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建议书》(以下简称《致中共中央建议书》)和《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就调整美中战略关系、促进国际和平发展致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建议书》(《致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建议书》)。

《宣言》认为,“冷战结束,中国崛起,中美关系面临新的挑战。挑战既是意识形态的,又是民族国家的,且二者相互缠绕,复杂而冷峻。新冠疫情肆虐,中美关系再添变数。不少人相信,不同于过去的‘接触’、‘联姻’与合作,对抗将是中美关系未来演化的大趋势”。

“中美对抗已经不合时宜,它不仅不利于两个国家的发展,不利于中国的民主转型,更和未来的人类福祉相冲突。有原则的合作才是两国今后应该努力的方向“。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在《宣言》阐释他们的“道理”。遗憾的是这些道理中,存在明显的问题和错误。正是这些问题和错误导致《宣言》的“道理”是错误的,不仅不利于中美两个国家的发展,不利于中国的民主转型,更和未来的人类福祉相冲突。

笔者受中华民主宪政同盟委托撰写此文,指出《宣言》及建议书的问题和错误。

我们希望,是由于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的某些成员离开中国大陆时间太长,不了解中国大陆的斗争形势,因此,出现了严重失误,而不是底线丧失。

问题一 两大历史任务实际是一个任务

《宣言》宣称,19世纪以来,“中国人面临不得不完成的两大历史任务:其一,建设一个独立自主、统一而强大的现代民族国家以洗去国耻、重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请注意:民族国家在这里并非意味着汉民族单一国家,而是汉藏满蒙维并存的多民族国家);其二,建设一个优良的宪政民主体制以推动民族国家建设,同时完成从前现代皇权专制向现代立宪民主制度的伟大转型“。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将这两大历史任务作为该《宣言》“道理”的逻辑起点。笔者认为,这两个历史任务实际上是一个历史任务。

民族国家是以民族对国家的认同为基础的主权国家。

以民族对国家的认同为基础的“主权在君主”国家是王朝国家。

以民族对国家的认同为基础的“主权在国民”国家是现代民族国家。

现代民族国家与王朝国家的根本区别在于国家的政治制度。王朝国家实行的是君主专制制度,而现代民族国家实行的是宪政民主制度。

正是通过完成从君主专制制度向宪政民主制度的转型,一个王朝国家才升华成为一个现代民族国家,没有建立现代宪政民主制度的国家不是现代民族国家。

“建设一个独立自主、统一而强大的现代民族国家”的核心,就是要建设“宪政民主制度”。因此,对于中国,“建设一个独立自主、统一而强大的现代民族国家”与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是一个历史任务。

笔者认为,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将一个历史任务分解成两个历史任务,学识纰漏在所难免,错误的是,这成为吹捧中国共产党“成绩”的“道理”依据。见下文分析。

错误一 吹捧中国共产党建设民族国家方面取得的“成绩”

《宣言》宣称, “ 今日中国与100年前相比,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两大历史任务的第一个方面,中国有了足以自豪的成绩:它不再是“东亚病夫”——那个任列强宰割的衰微破败的国家,而一跃为西方公众眼中的世界强国“,“中国共产党在建设中国民族国家方面做出巨大努力,有历史贡献,这一点人民不会忘记 “。

《致中共中央建议书》宣称,“百年过去,从两大历史任务完成的进度看,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建设民族国家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中国的综合国力有了巨大增长,对此我们给予充分肯定“。

从以上言论可以看出,正是由于将一个历史任务认为地分解成两个任务,中国战略分析智库才有可能在其第一个历史任务中回避“宪政民主制度建设“,吹捧”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建设民族国家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在两大历史任务的第一个方面,中国有了足以自豪的成绩“。

没有宪政民主制度的民族国家,不是现代民族国家。中国共产党统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一个“主权在国民“的国家,而是一个”主权在共党“的国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共极权党国”。如果说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建设民族国家的成绩,只能说,它取得是,建设中共一党专政的民族国家的成绩。

中国各民族认同这个“中共极权党国“吗?

中共极权党国在新疆,任意拘禁,大规模监控和政治思想灌输少数民族穆斯林,数百万·人被关进“政治教育营”。新疆少数民族自然不会认同中共极权党国。

中共极权党国在藏族地区持续严格限制宗教、言论、迁徙和集会自由,对藏民采取威胁恐吓和安保镇压的行动。藏族同样不会认同中共极权党国。

中共极权党国在内蒙古加强汉语教学的新双语教育政策,减少蒙古语的语言教学,更多地使用汉语教学。成千上万的蒙古族家长和学生举行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蒙古族也不会认同中共极权党国。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万市民开始参与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反送中”集会和游行示威。6月16日,200万香港民众参加了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反送中”游行示威。2020年6月30日,中共极权党国恼羞成怒,在香港实施严苛的“国家安全法”,剥夺港人的基本权利,逮捕大批参加和平抗议的民主派人士。香港民众憎恨中共极权党国。

台湾至今坚守中华民国,视中共极权党国是非法国家。台湾民众是反抗中共极权党国的中华民族的力量和希望。

中国百姓认同中共极权党国吗?

中共利用防火墙封锁信息,害怕百姓知道真相。中共至今把国家军队当作中共党军,说明了中共害怕百姓反抗。

中共党军和防火墙的存在充分证明了中国百姓不会认同中共极权党国。

70多年来,中共极权党国始终是一个多民族不认同且不是“主权在国民”的现代民族国家,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竟然吹捧“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建设民族国家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有意无意地吹捧中国共产党,真令中国民主人士心寒!

问题二 中国综合国力的巨大增长是源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吗?

《致中共中央建议书》宣称,“百年过去,从两大历史任务完成的进度看,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建设民族国家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中国的综合国力有了巨大增长,对此我们给予充分肯定“。

回顾一下,中国共产党宣称的“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就可以发现,中国综合国力巨大增长的原因不是源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是活不下去了的中国百姓不顾政治危险,冲破体制束缚,推动经济体制改革,艰苦辛勤的劳动促成了中国综合国力的巨大增长。

中国百姓推动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

1949年,中共模仿前苏共的党国制度,建立了中共极权党国。就是这个党国使得中国人活不下去了。

1957年,近百万中国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强迫劳改劳教。1959年至1961年期间,中共的错误导致三千多万中国百姓死亡。

实在活不下去的中国农民为了活下去首先采取行动了

1978年11月24日晚,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冒着杀头危险在“大包干”协议上按下鲜红的手印。直到小岗村按血印的五年之后,1983年1月第二个“一号文件”《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颁布,中共才正式承认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小岗村18户农民启动了中国农村的经济改革。

1979年2月起,全国知青陆续回城,大批没有正式工作的年轻人不得从事一些个体劳动。政府无法解决大批青年人的就业问题,不得不允许城里的闲散劳动力从事修理、服务和手工业个体劳动。是活不下去的城里人主动谋生的行动催生了中国的个体经济。

中国的民营经济同样是顶着政府的阻力自发搞起来的。

70年代末,年广九请来12个无业青年当帮手。中共政府规定,个体户雇工数量最多不能超过8个。8个以下,还是“姓社”的个体经济。8个以上,就是“姓资”的资本主义了。年广九不理睬这一套,他的瓜子工厂已经雇工超过百人。直到1987年中央“5号文件”的发布,才允许年广九雇工。正是年广九的敢为天下先,才迫使中共政府不得不解除了对个体经营人数的限制,而后才有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

1978年之后,温州地区的“地下工厂”如杂草般纷纷而生。这些从事个体商业活动的人绝大多数来自社会底层,他们是失业者、返城人员、有刑事前科的人和低文化程度者,这些人被排挤在有“保障”的体制外,无可奈何地被迫走上了经商和创业的道路。温州商人中,最著名的是电器大王胡金林、螺丝大王刘大源、矿灯大王程步青、线圈大王郑祥青等“八大王”。

1982年1月和4月,国务院两次下发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的通知,当时的乐清县委便将“八大王”的商品经济行为列为“投机倒把罪”进行查处。“八大王”大部分被捕入狱。直到1985年3月以后,“八大王”们陆续获得平反。这已经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的1978年中共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六年之后。

继温州民营企业家之后,中科院物理所核聚变专家陈春先、物理研究所的陈庆振,以及王洪德、柳传志等人先后在北京中关村创业。中国各地出现了一批勇于创业的民营企业家,刘永行及其兄弟组建希望集团、王石创建了“万科”、 南存辉和同学成立中美合资正泰电器有限公司、梁稳根建立“湖南三一集团有限公司”、宗庆后创建娃哈哈食品集团公司、丁磊创办网易公司、马云创办阿里巴巴、李彦宏创建了百度公司等等。

以上历史事实告诉中国人,是活不下去的中国农民启动了中国农村“大包干”的方式进行自救,解决了肚子问题;是活不下去的城里人主动谋生的行动催生了中国的个体经济;是一个个企业家顶着政府的阻力自发搞起来的中国民营经济。正是中国百姓自发、主动的经济行为迫使中共政府不得不一步步放弃手中的一部分控制经济的权力。1984年10月,中共提出“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改革方向;1987年,这一说法表述为“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1992年,最终表述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百姓获得了一定的市场权利,可以参与市场竞争了,这才涌现出四川刘家四兄弟、曹德旺、马云等民营企业家,推动了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的综合国力得以增长。

民营企业是中国综合国力巨大增长的主导力量

通过对比中国共产党主导的国有企业和国民主导的民营企业,我们就可以知道中国的综合国力巨大增长的原因不是源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是源于民营企业的发展贡献。

深圳市委原常委、副市长张思平曾在“第三届野三坡中国论坛”上讲到:从政府掌握的七个方面的资源配置来看,各级政府在实践中将大量的资源通过不同的方式基本上都配置给了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在中国共产党政府如此强势的资源优惠配置之下,经营效果如何呢?

国有企业效率显著低于民营企业

“以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据为例,国有控股企业亏损面高达25%,非国有企业只有11%;国有控股企业的总资产利润率只有3.9%,而非国有企业为8.4%。国有控股企业的杠杆率(负债/总资产)为60.4%,非国有企业为52.5%(据国家统计局网站数据)”。(2018年1月13日王小鲁《改革40年的回顾与思考》)。

国有企业净资产受益率显著低于民营企业

“民企的净资产收益率从2011年的28.5%一直下降到2017年的19.6%,呈现持续下降态势,无从扭转。外企的净资产收益率从2011年的22.3%下降到2015年的17.1%之后,就开始表现为相对稳定的态势,下跌趋势得以缓和,2017年回升至18.2%。国企则极为弱势,基本上没有挣钱能力,从2011年12.9%剧烈下降到2016年的7.2%之后,由于供给侧改革的呵护,2017年才勉强恢复到9.4%,但是挣钱能力依然很弱。整体来说,民企和外企的挣钱能力,令掌握了最多社会资源的国企望尘莫及 “(2018年10月30日搜狐《不同性质企业八年经营数据 》)。

国有企业出口创汇远远低于民营企业

“从经营主体看,出口创汇的主力依然是民企和外企,民企出口高达7.16万亿元,同比增长11.6%,占比高达48.0%,外企出口6.22万亿元,占比41.7%,两者加起来占了外贸出口的9成份额,堪称中国外贸出口的绝对主力。而拥有资源优势资金优势占据垄断地位的庞大国企出口仅为1.54万亿元,占比不过10%”。(2018年12月14日蔡慎坤《出口创汇为什么离不开民企和外企?》)

“从2011年至2018年8月,民企的净出口占比长期维持在100%以上。外企的净出口占比虽然呈现持续下降趋势,从峰值的84.2%下降到2018年1-8月的23.6%,但也始终维持为正值。唯有国企,始终保持大规模的负值,始终是贸易逆差的提供者。整体而言,2011年至2018年8月,民企的净出口规模合计38978亿美元,外企合计11818亿美元,而国企的数据令人大开眼界,合计-19717亿美元” (2018年10月30日搜狐《不同性质企业八年经营数据 》)。

国有企业靠银行贷款来维持生计

“毫不讳言,现在很多的企业,特别钢铁、煤炭、制造行业的国有大企业,就是靠银行贷款来维持生计。如果银行一旦抽贷,这些企业很可能马上就要濒临破产。各位都知道,很多地方省政府、市政府都出台了相关政策,要求银行不能随便抽贷,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向松祚:中国经济比L型还糟,可能是持续下跌!》)。

民营企业是中国经济增长主要动力

“民企虽然生存艰难,但是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就业岗位,其就业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19.2%提升到2017年的29.9%,民企不愧为中国经济社会稳定的顶梁柱;外企承载的就业人口大致维持在6-7%之间,不愧为中国经济社会的定海神针。唯有国企,即便包含公务员在内,也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就业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18.7%下降到2017年的14.6%,只相当于民企的一半。总结起来看,占有了最多资源的国企在净资产收益率、净出口和就业这三方面同时表现出极度的弱势” (2018年10月30日搜狐《不同性质企业八年经营数据 》)。

以上事实证实,中国民营企业是中国经济的主导力量,而占有了最多资源的国有企业在净资产收益率、净出口和就业这三方面同时表现出极度的弱势。中国国有企业经营效率低下,大都是僵尸企业。

这就充分证明了,中国的综合国力巨大增长的原因不是源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是源于民营企业的发展贡献。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充分肯定”了“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建设民族国家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中国的综合国力有了巨大增长”,这是歪曲事实,是一种严重的错误。

错误二 吹嘘中国共产党执政者为建设强大的现代民族国家一直不遗余力

《宣言》宣称, “迄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余年,又是中国近代以来绝无仅有的长期和平无战乱年代,且中国共产党执政者为建设强大的现代民族国家一直不遗余力。毛泽东无视常识和经济科学的‘大跃进’导致大饥荒,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乃和平年代共产党制造的最大人间惨剧,但这个事实并没有否认毛本来想以‘赶超’形式实现富国强兵的勃勃雄心。文化大革命以挑战人性为能事,否定利益驱动乃人类生产之基本动因,却同样没有否定现代化建设目标本身,只不过以反现代形式推进现代化而已。—邓小平汲取文革教训,推动改革开放,承认市场经济,中国民族国家建设获得迅猛发展“。

这一段文字中,“中国共产党执政者为建设强大的现代民族国家一直不遗余力“,是严重地歪曲历史事实。

2009年中共成立60年大庆之际,中央党校一位年轻的教授曾经向万里“请教历史,问题还不是他提的,而是他教的那个地厅级干部班的学员提的,他说他回答不出来,就把问题提给了万里。那些学员干部在讨论时提出的问题是:建国都60年了,我们国家的哪些东西没有变?为什么没有变?会不会变?“

万里“告诉年轻教授,建国60年了,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变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实是,这个国家还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个事实谁都明白,但这个事实的背后是什么呢? 比如说,我们党有7千多万党员,是一个最大的党,而这个党至今还没有在社团管理部门登记过。这个事实背后又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国家还没有一部‘政党法’,60年了,还是空白,没有变,我们国家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制度。‘国家还是党的国家’,而不是‘党是国家的党’。60年了,“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个概念没有变“。

“在财政上,党库与国库之间的那堵墙还没有建立起来。再看看,数百万军队还叫解放军,没有变,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武装力量。军队的最高领导人还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党军一体没有被国家对军队的领导来代替。60年了,这一点也没有变“。

“ 即便在党内,60年了,也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选举制度,更不用说在国家范围内了。—-60年了,我们国家还没有出现完整意义上的选民,我们党也没有出现权利完整的党员,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来容许其他人发挥政治作用的制度“。

“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摘自《万里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全文》)

2009年至今,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之后,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专制派别,通过“七不讲”,禁止大陆高校讲解讲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使得中国背离人类文明的方向;强迫媒体姓党,严厉打压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强化对中国民众的思想控制;高喊“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中共对国有企业、民合营企业的控制,巩固中共一党专制的极权统治。

中共高级领导人的讲话,以及近十几年中国的现状,都告诉我们,《宣言》宣称“中国共产党执政者为建设强大的现代民族国家一直不遗余力“,是谎言。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的历史告诉世人,中国共产党一直不遗余力在建设一个维护中共利益的“中共极权党国“,而不是一个现代民族国家。

更为可笑的是,《宣言》竟然宣称,“毛本来想以‘赶超’形式实现富国强兵的勃勃雄心 “。是这样吗?

中国大陆的历史告诉世人,毛泽东的富国强兵的根本目的在于维护其个人独裁,并且他的“实现富国强兵”的道路坑害了的中国知识分子、企业家和百姓。

至于邓小平,他仅仅部分承认市场经济。邓小平推出的“四项基本原则”阻止了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坚持了中共对中国的专制统治。邓小平下令用野战军屠杀中国学生和民众,这是对中国人的犯罪!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竟敢吹捧邓小平这个人类罪犯使得“中国民族国家建设获得迅猛发展“!笔者不由地怀疑,《宣言》所宣称的:”本智库以宪政自由主义为底色,以促进中国民主化为使命“!你们是这样吗?

中国民主化的使命是什么?是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毛泽东、邓小平的双手鲜血淋淋,是中国民主化的罪人,他们毕生要建立的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专制国家,不是现代民族国家!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你们如此吹捧毛邓,还有底线吗?

更加令人可悲的是,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竟然给习近平这个堪比毛邓的罪人写建议书,是期望习近平能够改邪归正吗?

错误三 期望习近平改邪归正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写的《致中共中央建议书》是写给习近平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习近平总书记阁下。

该智库向习近平提出建议,他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应该完成理念转型与组织转型。

理念转型:指中国共产党放弃马克思主义认知架构,也放弃列宁主义的专政逻辑,

组织转型:指中国共产党通过自身努力,逐步解构原来的列宁主义政党组织结构和

组织系统,按照现代民主社会政党的原则实施组织改组,使党变为一个全新的、可以在宪政民主制度框架内运作和行动的党。”

翻一翻习近平上台后的历史,就可以知道,习近平不可能改邪归正,不可能放弃中共专制统治,不可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习近平一上台就开始重走毛泽东的独裁之路。

政治上,习近平强化党国体制,肆无忌惮地加强个人独裁。上任伊始,他就在中共党内设立了十多个领导小组,例如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等等,习近平统统自任组长,将党国权力全面抓到了自己的手里。2016年10月举行完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后,习近平终于成为中共党中央的核心。但是,这个习核心仍不满足,为确保终身独裁而强制修改宪法。2018年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的正文中,公然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写进宪法正文,并且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制。

经济上,习近平坚持中共控制国民经济。2015年8月,习近平主导的中共在《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地提出了党管国企,表明他要继续霸占国有资产,把中国人的资产当作中共私产。2015年9月,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控制下的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在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名义之下,中共妄图用国有资本吞并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2018年,习近平更是赤裸裸地上阵,悍然组织发动攻势,妄图消灭私有制。1月11日,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周新城撰写了《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一文。2月24日,周文撰写了《写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之际》。 5月4日,中共隆重召开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习近平发表讲话,大肆赞扬主张用暴力消灭私有制的马克思。9月11日,吴小平声扬: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

思想上,习近平惧怕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加强对言论和新闻的控制。2013年,习近平强制大陆高校七不讲:不能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企图钳制国人的思想。2014年2月27日,习近平成立了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自任组长。此后,中共全面监控网络言论, 肆意关闭批评者的微博账号。2016年2月,习近平视察中国三家最主要的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时,明确无误地告诉中国的新闻从业者,在中国,“媒体必须姓党,听党的话跟党走” 。同时,习近平强调广告宣传也要讲“导向”,妄图控制舆论。2016年7月,《炎黄春秋》被吞并。2016年10月,《共识网》被关闭。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将《致中共中央建议书》写给习近平是不明智的。

笔者是赞成给中国共产党写建议书的,但是反对写给习近平,而是写给中共党内的开明派、民主派,以及广大的中共党员。

作为历史研究者,笔者一直关注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

中共党内存在专制派、开明派和民主派。

中共专制派主张一党专政、计划经济和舆论一律。中共开明派主张在坚持中共一党统治下实行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实现有限开放言禁、有限市场经济。中共民主派主张开放党禁、开放市场、开放言禁,实行宪政。

中共成立初期,党内有一些具有民主思想的党员。毛泽东利用延安整风,尤其是利用五七年反右运动,将具有民主思想的党员几乎一扫而光。文革中,以毛泽东为首的专制派别掌握了政权。毛泽东对中国民众以及中共干部的迫害,使得中国民众中形成了一些小型的反对中共专制的民间民主组织,中共党内也形成了反对毛泽东独裁的开明派别,并出现了一些具有民主思想的中共党员。笔者至今记得,1971年发生林彪叛逃事件之后,毛泽东颇受打击,身体每况愈下。中国众多的百姓以及中共党内的众多党员一天一天地在期盼着,毛泽东快点死吧!毛泽东死后,中共党内的开明派别掌握了政权,开始推动中国进行有限的政治和经济体制改革。一九八九年“六四民主运动”后,中国民众的民主组织受到了残酷地打击,中共党内的开明派和具有民主思想的党员也都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打击。

“六四民主运动”被镇压后,中国民主运动出现了三股思潮。

一部分激进的青年民主人士,主张开展武装斗争,推翻中国共产党的血腥统治。作为一名经济工作者,笔者关注中国政治经济的发展,关注百姓的生命安危,关注社会运动的成本,不希望中国再次发生类似于国共两党的流血战争。笔者坚决反对武装斗争。为此,笔者曾经遭受激进民主人士的批评。

一部分民主人士主张建立中国民主政党,公开开展政治斗争。笔者当时也表示反对。中国没有戈尔巴乔夫,没有叶利钦。胡耀邦逝世了,赵紫阳下台了。对于任何敢于建立民主政党的民主人士,中国共产党专制派别是不可能视而不见的,势必进行血腥镇压,就像对待“六四民主运动”一样。我们应该保存民主力量,等待时机,不应该盲目地牺牲。

“六四民主运动”不仅使我们看到了民众的力量,也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内的以赵紫阳、万里为首的开明派和民主人士的存在。笔者主张,积极与中国共产党内的开明派和民主人士合作,壮大中国民主力量,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在当时,这种声音是弱小的,不被中国民主人士所重视。

习近平上台前,中共党内民主派并没有形成,一直在全国各地处于分散的状态。习近平执政后,各地陆续出现了一个个民主派小组。2016年10月,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后,习近平成为中共党中央的核心。此时,中共开明派和民主人士都认识到,习近平已经成为毛泽东之后的第二个独裁者。中共民主派上海小组曾经在2016年呼吁民主派组织起来。各地的民主小组开始串联。2017年5月19日,由中国共产党民主派和中国民主人士组成的中华民主宪政同盟在上海成立。

宪政同盟在“给中国人民的公开信一”中,告知了自己的主张: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国民当家作主。政治上,主张国家实行多党制的政党制度。经济上,主张在私人产品领域实行市场经济。思想上,主张国民具有充分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

宪政同盟“给中国人民的公开信二”提出,反对习近平担任国家元首。

公开信二指出,习近平的国家主席职务不是由中国国民选举产生的,而是由中共头目隔代指定的,不具有合法性。一党专政的政党是腐败的政党,其建立的党国体制是政治、经济和思想全面腐败的体制:垄断国家政治权力和军队党有化的政治腐败,控制国家经济命脉的经济腐败及控制言论、新闻、出版和信仰的思想腐败。窃取中国政治、经济和思想控制大权的习近平是一个腐败分子。鉴于习近平非法窃取了国家主席职位,并且是一个仅次于国贼毛泽东的腐败分子,我们号召国人团结起来揭露习近平的罪恶,罢免他的国家主席职务。

任志强、蔡霞等中共民主人士的公开发声,中华民主宪政同盟登上历史舞台,这显示了中共开明派和民主派已经与中共专制派展开了斗争。两派都已经认识到,习近平正在加速中共的灭亡,必须同以习近平为首的党内专制派決裂。习近平必须下台。

笔者认为,中国民主人士,不能与中国共产党党内的专制派别合作,不能寄希望于习近平改邪归正,而是要联合国内外一切反对习近平的势力,包括与中共党内的开明派、民主派合作,一起把习近平赶下台。习近平的下台,必将震动中共的统治,迫使中共要么改变其性质,要么解散,中共极权党国将随之灭亡。这是中国社会成本最小的变革路径。

错误四 放弃台湾

《致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建议书》宣称,“事实上,收回台湾、完成祖国的完全统一,是从共产党领导人到普通中国民众一致的诉求。如果说,习的收回台湾除‘千秋伟业’外亦有‘政权安全’考量(拔掉对党国安全的一颗钉子),那么对普通中国民众讲、对新一代中国青年讲,收回台湾乃天经地义之举,与‘民主’还是‘专制’没有多少关系。—-,北京何时收回台湾,并不取决于台湾是否有‘出格’举动,是否在主动挑战北京,就便台湾乖顺如兔,北京也仍然是要把它收回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一些美国学者认为只要海峡两岸都保持‘克制’,两岸现状就可以长期维持,这又是一个判断上的错误。我们智库评估:未来5-10年内,大陆用各种方式(包括武力)收回台湾是大概率事件,台湾搞不搞台独动作、美国是否继续支持或能不能武力驰援台湾,都不会影响大陆收复台湾的决心”。

“收回“这个词是中国共产党的词汇,并不是普通中国民众,尤其是新一代中国青年所用的词汇。中国目前存在着两个国体,一个是独裁的中共极权党国,另一个是民主的中华民国。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将中共极权党国当成了自己的国家,因此才使用了”收回“这个词。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已经忘了自己的底线,公开站在中国共产党的立场之上。

中国国民目前的任务是将大陆和台湾组成一个统一的现代民族国家,而不是中共收回台湾,完成所谓中共极权党国的“统一大业”。

《致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建议书》宣称,“美国过去可以以仲裁者身份站在台湾和中国大陆中间,既迫使大陆不敢对台湾动武,也迫使台湾不敢“反攻大陆”或走向“台独”,压倒性的军力优势、强大的威慑能力是前提。而今,情况已发生重大变化,台海地区的美中力量对比正在逆转。—-中国已经拥有对关岛、夏威夷实施常规打击和报复的能力,更何况中国还拥有可以打到美国美洲大陆本土的核子武器。如果发生这样的战争,哪怕开始只是战术层级的,美军只是想摧毁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某些军事设施,但攻击中国本土最富庶的地区势必激发全中国人民同仇敌忾的反美爱国热情,亦招致中国军队最凶狠的还击,包括摧毁美军在东亚、西太的前沿基地,战争会迅速从战术层级转变为战略层级。如果美军机从驻日本、韩国美军基地起飞参战,日、韩也将成为解放军导弹攻击的目标。如果美军同时封锁中国的海上石油运输线,战争就可能在广阔的太平洋甚至印度洋打响。战争性质、规模将发生根本变化。战争很可能失去控制“。

这是在恐吓美国和民主世界!

二战时期,希特勒德国军事强大,一度占领了欧洲,英国就不会对德国宣战,而一味妥协吗?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本的军事力量远远强于中国,中国就不能抗日,只能投降吗?

当年的社会主义阵营实力更为强悍,民主阵营就放弃与其斗争吗?

真是无知得很,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竟然用中共的军事力量来恐吓美国!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建议美国“ 停止川普政府时期大规模增加军售、出售先进武器系统给台湾的做法“。当年中共曾经要求苏共提供枪炮、资金等军事援助,打败了中国国民党。这一次,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建议美国停止对台湾出售先进武器,这是在帮助中国共产党增强军事力量,妄图再一次打败中国国民党人,霸占中国仅存的一块自由民主的土地。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宣称,“就中国人来说,两岸统一乃大势所趋。我们主张两岸就统一问题进行真诚对话,找到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制度安排。站在宪政自由主义立场,我们当然希望两岸统一于民主;一时做不到,则退而求其次,台湾并入祖国大陆而留其制,乃应保之目标”。

“台湾并入祖国大陆而留其制”可行吗?香港就是前车之鉴!中国战略分析智库是在要求美国放弃台湾,帮助中国共产党瓦解中华民国,让台湾落入当下香港的境地。

结束语

中国民主人士读了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的《宣言》和建议书后十分震惊。中华民主宪政同盟委托笔者撰写此文,对中国战略分析智库进行批评和谴责。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关于中国国家性问题及解决路径的选择上存在严重的问题和错误。

大陆中国国家性质是中共极权党国。

中国民主人士,不是要消灭中国共产党,而是要联合国内外一切反对习近平的势力,与中共党内的开明派、民主派合作,一起把习近平赶下台。中国共产党开明派别、民主派别将掌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改变中国共产党的性质,与中国民主人士以及全体国民一起为建议一个现代民族国家而奋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编辑: Yve -
光传媒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