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春生:对“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的批评和谴责
“美国保守主义之父”拉塞尔·柯克:美国秩序的根基是基督教
余杰:川普已經永久地改變了美國 2021-01-15 23:27:50

余杰:川普已經永久地改變了美國
原作者:余傑编辑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2020/11/11/world/11playbook1/merlin_179558994_aa445288-be6a-40e0-9ef4-1084e60fbb0f-master1050.jpg
拒不承認敗選:川普送給全世界獨裁者的「大禮」 - 紐約時報中文網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在晚近三十年來,缺乏雷根的願景和保守主義觀念秩序的美國決策階層,重演了伊索寓言中「農夫和蛇」的故事(對應著中國「東郭先生與狼」的故事),貪圖小利的政客和商人縱容、扶持了敵基督的中國的崛起,用川普的話來說,就是「重建」了中國。冷戰期間,或許美國需要拉攏中國以對抗蘇聯;但冷戰終結之後,美國對中國的軟弱與縱容,就純粹是處於貪婪與愚蠢。

川普是較早意識到此危險的美國人。三十年前,他已意識到中國議題的重要性。二〇一六年的競選中,他指責歐巴馬和小布希「讓中國失控」。入住白宮後,川普迅速開啟了與中國的貿易戰,此為「新冷戰」之前奏——正如共和黨聯邦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所說,共產中國並不想加入國際社會,而是想要統治國際社會,「無論我們是否願意承認這一點,結果都是美中已是新冷戰狀態」,「我們已經看到,政策制定者看待共產中國問題的方式已發生了結構性的變化,這可能是唯一一個兩黨有根本共識的議題」。[1]

川普在二〇一六年勝選,是一個奇跡,儘管川普事後說,他一開始就有一種「確信」。競選期間,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無所不用其極地辱罵川普,幾乎所有美國大企業和華爾街巨頭都反對川普,幾乎所有一流大學的師生都嘲笑川普,幾乎所有民調都說川普不可能勝出,但川普勝利了。這不能不說是上帝出手的結果,川普和他的團隊也盡了最大努力,喊出了沉默的大多數的心聲,也喊出了建國之父們的心聲。

清教的影響早已深植於美國文明的基因,在每一個社會危機的時刻,美國人總是會回溯到清教主義。在美國,一方面是在競爭性環境中形成「宗教市場」,那些最嚴肅地對待自己的信念和最傾力傳教的宗教團體最有活力,「復興是美國生活中一個連續不斷的事實」。另一方面,美國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救世主的國家」,是上帝選民組成的「新以色列」(這也是美國在外交上支持以色列的根本原因)。十九世紀有位名叫萊曼·比徹的牧師說過:「受到我們這個榜樣的激勵,一個接著一個的國家將會追尋我們的足跡,直到全世界都獲得自由。」什麼時候美國背離了清教主義,就陷入失序和混亂;什麼時候美國回歸清教主義,就能再度偉大和強盛。川普的當選,是美國回歸清教徒觀念秩序和精神、心靈秩序的轉折點。

川普不是「常規式」的基督徒,他有過兩次失敗的婚姻,他常常口不擇言、出言不遜,他不會標榜每週都去教堂和每天都做祈禱,但他堅信:「我們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讓這個國家變得如此偉大,我們對聖經教誨的信念和我們的成長、成功息息相關。」他也承認:「基督教教義存在於我內心深處,也是因為上帝的福音,我才會成為今天的我。在商場上我不會積極用宗教信仰為標準做決定,不過我的信仰一直都在——對我來說一直都非常重要。」擁有基於聖經的觀念秩序,比維持每週去教堂、固定十一奉獻、天天禱告、領取聖餐等「宗教生活」和「宗教禮儀」更重要——如果不具備清教徒的觀念秩序,即便一輩子行禮如儀,亦毫無價值。而具備整全性的清教徒觀念秩序、精神和心靈秩序的,往往不是那些看似敬虔的牧師和基督徒,而是約翰·亞當斯、漢密爾頓、肯楠、雷根和川普這樣的「非制式基督徒」。

川普當選的意義,與三十多年前雷根的當選一樣重大。這一事件不單單是一個政治事件,而有其深遠的屬靈意義,即便是美國很多教會領袖都未必參透此層屬靈意義,更不用說敵視川普的左翼知識分子——它顯示了美國的觀念秩序有神奇的自我修復能力。美國的觀念秩序可能遭到來自外部和內部的破壞、踐踏、玷污,但它又如鳳凰涅槃、雄鷹展翅,在每一次的跌落之後飛升,在每一次的頓挫之後崛起。

與雷根一樣,川普的各項政策不再像柯林頓與歐巴馬那樣自相矛盾,不再支離破碎、不再首鼠兩端,而具有一種基於保守主義的觀念秩序的一致性和完整性。川普相信,美國不需要那種光說不做的政客,美國需要有經商的頭腦、會管理事業的聰明人——美國的國父們大都如此,華盛頓和他的同伴們都有管理大型農莊的智慧和能力,才能成功管理國家;美國需要基本常識——唯有回歸常識,回歸建國時代的常識,才能讓美國再次偉大。[2]

什麼是常識?常識是人權是上帝賦予而並非由人自我締造,常識是最小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常識是美國不是世俗國家而是上帝護佑下的「山上之城」,常識是有德性的公民才能維持良好的憲政體系,常識是沒有得到公民授權的政府就是非法政府,常識是獨立戰爭中的口號「無代表,不納稅」和「不自由,毋寧死」,常識是和平必須靠實力來維持所以美國必須建立最強大的軍力,常識是最少政府管制的自由市場經濟最有活力,常識是尊重美國憲法賦予公民的持槍權,常識是用「好圍墻就是好鄰居」的原則處理移民問題,常識是廢除歐巴馬經濟獨裁主義的健康保險,常識是不能讓中國肆無忌憚地偷竊美國的智慧產權,常識是沒有任何國際法高於美國憲法,常識是每個聲稱追求公平正義的國際組織必然淪為腐敗的官僚機構,常識是沒有任何虛無縹緲的普世價值高於美國得以成為美國的觀念秩序。

川普締造了雷根以來最健康和最有活力的經濟,讓過去三十年來流失的工作機會回到美國本土,打破了華盛頓盤根錯節的既得利益集團,喚醒了選民樸素而真誠的愛國熱情,讓慣於製造謊言的主流媒體遭和學院菁英被民眾唾棄,讓美國在國際社會重新贏得盟友的尊重和敵人的畏懼。

如今,中國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觀念秩序的威脅,已超過伊斯蘭世界。川普政府將美國的戰略重心從中東和歐洲轉向東亞。這是又一次觀念秩序層面的對決,是全面的對決,是沒有中間地帶、你死我活的對決。美國領導自由世界打贏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冷戰和反恐戰爭,正如《新共和國》的作者查理斯·克勞漢默所指出的,在美國,自由是一種上帝賦予的道德價值觀,美國必須為自由而戰:美國的最高主權是權力,但卻是服務於某種價值觀的權力。就國內言,美國人所堅持的價值觀不單是善的,而且是不言自明的善的。美國人走到國外,便傳播了它們。美國軍方在二戰結束時駐留在歐洲的部隊,便標誌著自由的自治的社會的界限。美國部隊身後的每寸土地都屬於自由民主,而蘇聯軍隊身後的土地的性質相反。而在自由民主尚未全部實現的其他地方,美國促成的或支持的邊界——朝鮮的三八線、台灣海峽和柬泰邊界——區分了多一些和少一些的自由。美國和蘇聯之間的衝突並非只是兩大帝國主義之間的盲目鬥爭,而是一場「具有道德意義和目的」的鬥爭。

二〇二〇年春,中國病毒重創美國和西方,這是中國對自由世界的「超限戰」。疫情也使得民主黨有了在總統大選中大規模舞弊的機會,成為他們偷竊總統職位的導火索。民主黨人竊取了總統職位和國會兩院的多數議席,造成了美國自南北戰爭以來最大的憲政危機。

美國要贏得這一場建國以來最嚴峻的戰鬥,除了重建觀念秩序、恢復公民美德、向上帝尋求幫助,別無他法。

冷戰雖已結束,歷史尚未終結。追求具有普遍性的「中華天下秩序」的中國,以及在亞非拉多國肆虐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還有滲入西方和美國肌體之內的左派意識形態,三者糾結成仇恨美國、仇恨基督教、仇恨自由的極其龐大的意識形態、政治、經濟和軍事力量。

美國必須回到建國根基之上,必須持守「美國秩序」和「美國信念」,如此才能與邪惡勢力抗衡。雖然美國的保守主義運動此次遭遇重挫,但在美國民間生生不息的保守主義的觀念秩序終將再度崛起。這最後一戰將在陸地、海洋和天空中展開,也將在書齋、頭腦和心靈中展開。美國必將打贏這一場事關西方文明和人類命運的「具有道德意義和目的的鬥爭」。

[1] 《美參議員:無論承認與否美中已進入新冷戰》,美國之音中文網,
https://www.voachinese.com/a/us-senator-scott-china-cold-war-20200302/5312659.html。

[2] 本書作者另外著有《用常識治國:右派商人川普的當國智慧》,詳細敘述和分析川普新政對美國和世界的重大影響。該書二〇二〇年由八旗文化出版。
编辑: Yve -
光传媒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