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华语世界的保守主义思想者
從大脫鉤到新北約(上):近年中國的國際暴行,連「老朋友」也同 2020-11-18 19:23:24

從大脫鉤到新北約(上):近年中國的國際暴行,連「老朋友」也同聲譴責
余杰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11/ainyso13o56mtp0skuruoni6blcjev.jpg?auto=compress&h=648&q=80&w=108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用《一九八四》中的「新語」包裝的「朝貢體系」,它承襲了中國古已有之的「天下觀」,企圖建立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新秩序,也意味著中國試圖顛覆二戰之後建立的國際秩序,乃至近代以來民族國家平等交往的西發里亞體系。
歐洲歸隊
過去二十年來,中共對歐洲進行了史無前例的大外宣、大統戰、經貿鎖定、政治同化。尤其是德國、法國、英國和義大利等歐洲最富有、在歐盟話語權最大的四個工業化大國,成為中國的獵物。
上世紀末以來,歐洲發達國家長期為高福利、民主社會主義的「歐洲病」所苦,廉價的中國製造的產品以及中國龐大的消費市場,正好如鴉片般緩解了「歐洲病」的痼疾。於是,歐洲的統治階層不惜飲鴆止渴,俯首天朝,擁抱中國,中國一度取代美國成為歐盟的最大貿易夥伴。
在此一過程中,歐美之間的矛盾逐漸凸顯。美國幫助歐洲民主國家打贏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且在戰後以馬歇爾計劃幫助歐洲完成重建,繼而在冷戰時代以北約為平台幫助西歐對抗蘇聯東歐共產集團的虎視眈眈,可以說沒有美國,就沒有今日歐洲的榮景。
但是,歐洲諸大國,尤其是德國和法國,如同沒落貴族般傲慢自戀,不願接受被美國領導的從屬地位,在意識形態上日漸左傾,對右翼的美國常常冷嘲熱諷,尤其是川普(Donald Trump)執政以來,強硬要求歐洲各國分擔北約軍費,使歐洲政界和知識界肆無忌憚地唱衰美國、恩將仇報,在反美的同時,不惜更親近中國、與虎謀皮。


若非習近平最近幾年橫衝直撞、四處點火,對歐洲侵門踏戶、指手畫腳,歐洲不會從沉睡中醒來,認識到中國是比中世紀後期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更危險的敵國。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多次風塵僕僕地訪問歐洲,勸說歐洲盟友認清中國的真面目,與美國並肩作戰,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這才迷途知返。





二○二○年十月一日,歐盟二十七國領導人齊聚布魯塞爾,舉行兩天特別峰會,集中討論中國議題。歐洲領袖們除了呼籲中國履行貿易承諾,還對中國人權狀況及香港情勢表達嚴重關切。





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此前在聯大發言中罕見表態說,在美中競爭之間,歐盟「不認同中國政經制度所依據的價值觀」,更點名批評中國在對包括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及香港人權的侵犯。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也在聯大發言中首次提及中國維吾爾人權狀況,提議派出國際代表團前往新疆。





除了政治人物接連表態外,九月三十日,法國《世界報》和《解放報》同時刊登兩篇,由歐洲各界名流簽名支持的聲明,不約而同地對新疆局勢表達強烈關注,誓言要「成為新疆數百萬無聲人民的聲音。」《世界報》的文章由法國歐洲議會議員格魯克斯曼(Raphael Glucksmann)發起,得到來自多國歐洲議會議員、學者、演員、作家、經濟學家等近百名人士連署,標題為〈為維吾爾人行動是一種我們定義世界的方式〉。





《解放報》的文章則題為〈法國議員們與維吾爾人站在一起〉,超過五十位法國跨黨派議員連署,誓言以自由戰勝中共暴政。在二十世紀,經歷過人類歷史上最殘暴的納粹種族屠殺的歐洲諸國意識到,習近平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營」就是納粹集中營的升級版,若對此不聞不問,就是重演當初西方民主國家對納粹的綏靖主義政策,中共的暴政將蔓延全球,習近平將掌握定義中國和定義世界的權力,歐洲亦不可能偏安一隅。





與此同時,曾任末代港督、歐盟外交專員和牛津大學校監的彭定康(Chris Patten),亦在媒體發表題為〈不能相信中國領導層〉的文章,痛斥習近平的「惡棍式獨裁統治」。文章指出,習近平的惡劣的壓迫已遠超過「殘暴」的定義,超過一百萬維吾爾人在新疆遭到中國的監禁、被迫絕育和墮胎,這些行為已達到聯合國定義的「種族清洗」的概念。





一直關心香港局勢的彭定康更指出,習近平對香港的自治、自由和法治發起了「正面進攻」。「一國兩制」從來就是謊言,因為如果香港繼續自由且繁榮,它本身就是對中共統治的一種否定:「儘管中國共產主義人士聲稱對自己技術上的極權主義充滿自信,但香港所代表的是一個開放社會,共產主義者認為香港對他們所建立、掌控的國家存在各種威脅。」因此,共產黨非得消滅香港的自治、自由和法治,為此不惜破壞香港的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





共產黨在香港的鎮壓是由其本質決定的,這一點是無法通過談判來改善的。彭定康呼籲說:「全世界都不能信任習近平的專政。我們越快認知到這點並一同合作,就能越快讓這些北京惡霸收斂。世界也會因此更加安全且繁榮。」


在這場冷戰之後最激烈的世紀對決中,歐洲各國紛紛歸隊——回到「復仇者聯盟」的隊伍之中。曾遭受共產極權主義戕害的中歐、東歐和南歐各國,早已先行一步(如波蘭、捷克、波羅的海三國、斯洛維尼亞、烏克蘭等國表現得最親美,主動邀請美軍進駐,雖不富裕,也願意承擔軍費),承平日久、麻痺大意的西歐和英國也踉踉蹌蹌地跟了上來。


https://image5.thenewslens.com/2019/12/ry2c8d6435d8ecuya9uco8zryvkliy.jpg?auto=compress&q=80&w=1080


AP_9609300612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聯合國轉向


從柯林頓(Bill Clinton)時代以來,中國成功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深深嵌入國際貿易體系,以數億奴隸勞工生產的偽劣產品征服世界。腰包鼓起來之後,中國在聯合國等美國主導成立的國際組織中「大撒幣」,招攬了一大幫難兄難弟,一路攻城掠地。





中國利用一國一票制,讓諸多非民主制的亞非拉小國為其搖旗吶喊,儼然是得票最多的「老大」。比如,中國在香港用黑警血腥鎮壓反抗運動,居然在聯合國獲得包括伊朗、北韓、敘利亞和委內瑞拉在內的五十多個國家的支持。與此同時,約有四十五個國家簽署了古巴發表的一份聲明,支持中國提出的在新疆的行動,是反恐和去極端化舉措的說法。





與此同時,美國長期以來未能集中資源與中國衡,致使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紅旗飄飄。蘇聯崩潰之後,美國決策層稀里糊塗地接受每一次預測都搞錯的政治學者福山的「歷史終結論」,自以為從此就是美國說了算的單極世界,文嬉武戲,馬放南山,致使情報部門未能防範九一一恐怖襲擊的發生,美國本土遭受建國以來最可怕的重創。





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將戰略重心轉向中東及伊斯蘭世界,為此不惜安撫乃至縱容中國。於是,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等,一一淪陷為「匪區」。美國在戰後建構的國際關係新秩序和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被腐蝕得千瘡百孔。





然而,多行不義必自斃,中共的好日子長不了。二○二○年九月,聯合國第四十五屆會議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紐約聯合國總部也舉行了紀念聯合國成立七十五週年的特別活動。在這一系列會議和活動中,對中國的批評第一次成為主軸。





在日內瓦的會議上,作為非營利組織「聯合國觀察組織」代表的諾爾(Hillel Neuer)在大會指出,中國在國內嚴重迫害維吾爾人。中國代表大聲拍桌抗議,強烈要求主席「馬上讓諾爾停止發言」,但主席毫不理會,支持諾爾繼續發言。





諾爾接著提到,中國境內有一百萬的維吾爾人被強制拘留在再教育營,質疑伊斯蘭合作組織會員國,為何沒有提出任何決議來聲援遭到嚴重迫害的維吾爾人。中國代表再度大聲拍桌抗議。這次主席忍不住當場「打臉」中國代表,強調「講者本來就可以提到特定國家的狀況。」英國代表也出面力挺諾爾,「我們認為講者應該繼續他的發言。」諾爾發言完畢後,大會主席警告一直干擾會議程序的中國代表,「以後請你們不要再無故干擾會議進行。」








中國遭遇的更大挫敗是,美國總統川普在視頻講話中集中火力批評中國是造成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的元兇,並呼籲聯合國追究中國的責任。此後,在本屆聯大九月二十一日通過的《紀念聯合國成立七十五週年宣言》中,由於多個國家強烈反對,最初出現在決議草案中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字樣在最後的版本中被替換。





習近平執政以來,在國際社會頻頻以「天下大同」、「天下一家」來闡述「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中國主張說,「人類命運共同體」是開放包容、是互惠平等的。但習近平在國內的一次講話中,情不自禁地透露出其野心——「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符合中華民族歷來秉持的天下大同理念,符合中國人懷柔遠人、和諧萬邦的天下觀。」





可見,「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用《一九八四》中的「新語」包裝的「朝貢體系」,它承襲了中國古已有之的「天下觀」,企圖建立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新秩序,也意味著中國試圖顛覆二戰之後建立的國際秩序,乃至近代以來民族國家平等交往的西發里亞體系。





早在二○二○年六月,「五眼聯盟」和印度等國就一起反對將「人類命運共同體」寫入聯大決議。反對意見明確指出,這個短語是「中共語言」。聯合國大會主席將這個短語修改為「為了今世和後代的共同未來」。這一修改是習近平的大外宣計畫的慘敗,再加上西方國家紛紛關閉孔子學院,使中共的極權主義本質及中共借屍還魂的大一統、大中華「天朝主義」曝光於天下。聯合國不再是中共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傀儡機構。


二○二○年十月六日,德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克里斯托夫・霍伊斯根(Christoph Heusgen)在聯合國大會第三委員會一般性辯論中,代表阿爾巴尼亞、澳大利亞、奧地利、比利時、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保加利亞、加拿大、克羅埃西亞、丹麥、愛沙尼亞、芬蘭、法國、海地、宏都拉斯、冰島、愛爾蘭、義大利、日本、拉脫維亞、列支敦士登、立陶宛、盧森堡、馬紹爾群島、摩納哥、瑙魯、荷蘭、紐西蘭、北馬其頓、挪威、帛琉、波蘭、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國、美國和德國等三十九個國家發表聯合聲明,對新疆的人權狀況和香港事態表達嚴重關切。





人權觀察組織評論說,該聲明是對中國的「尖銳斥責」,「他們日益增長的憤慨表明,聯合國領導人迫切需要建立一個國際機制,以監督和報告中國各地日益嚴峻的人權狀況。」





與此同時,若干被中國視為「老朋友」的拉美國家也發出譴責中國的聲音。多明尼加、哥斯達黎加、哥倫比亞、智利、烏拉圭、墨西哥、委內瑞拉及古巴在內的八個拉美國家超過八十位政要、學者等,日前簽署「支持民主台灣、反對中國霸權宣言」。





這些拉美國家大部分都是中國的邦交國,這次發聲的雖只是民間力量,卻顯示即便是在中共用力頗深的拉美,亦已對中共暴行忍無可忍,正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從大脫鉤到新北約(下):習近平沒有意識到,「對中包圍圈」已緩慢形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关键评论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