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美國不會出兵挺台灣?談「美中等距」思想的謬誤
余杰:回首列根,眺望特朗普(上):總統與商人
親中反美,德國還要自尋死路嗎? 2020-07-24 23:18:03





親中反美,德國還要自尋死路嗎?


余杰
以文自立,歡迎支持:https://www.paypal.me/yujie2020



(附圖是當年《從天安門到柏林墻》沒有採用的封面,我很喜歡這個封面,希望以後重版能夠聯繫設計師使用此封面)


戰後,人們普遍認為,德國對納粹罪行的反省比日本更深刻。其實,這是一個長期由左派知識分子形塑的虛假“事實”。
就融入美國秩序而言,日本做得比德國好多了。日本對向自己投放了兩枚原子彈的美國充滿感激,因為如果不是美國的原子彈,日本的軍國主義分子還要將日本引向“本土玉碎”的絕境。戰後日本的民主主義的憲法,是美國人幫助起草的。日本歷屆政府和民間輿論都頗為親美。
反之,戰後通過馬歇爾計畫的美援才完成重建和經濟振興的德國,對美國從來就充滿抵觸乃至怨恨。
戰後西德第一任總理康拉德·阿登納(Konrad Adenauer)主要著眼於強化同美國和其它西方民主國家的關係,被視為較為偏向右派的總理。但這一趨勢在一九六九年社民黨人勃蘭特成為總理後出現轉變。勃蘭特打造了向蘇聯集團妥協的“東方政策”,提出“通過接觸促成轉變”的理念,與蘇聯簽訂《莫斯科條約》、同波蘭簽訂《華沙條約》。然而,共產極權國家並沒有因為跟西德的接觸而改變,是美國總統雷根的“星球大戰”戰略而不是勃蘭特的“東方政策”摧垮了蘇聯東歐共產黨集團。
德國人從未從冷戰時代錯誤的外交政策中覺醒過來。反美一如既往,過去的親蘇、輕東方如今成了親中——中國是比東歐更東方的“真正的東方”,中國更能滿足德國人的東方想像。
總部設在英國的YouGov民調中心發布的一項民調顯示,百分之四十二的德國人認為,今後幾十年內,美國將失去其世界霸主地位,被中國取而代之。不同政黨的選民,對這一問題的答案相差很大。左翼黨選民的大多數(百分之五十四)相信中國將取代美國, 自民黨和綠黨選民中持這種觀點的也高達百分之五十二。極右翼選項黨的支持者似乎更傾向於相信美國會保留全球霸主地位。不過,儘管如此其佔比也只有百分之十七。這就是德國的主流民意,這種主流民意跟魏瑪共和國末期德國傾向支持納粹黨和希特勒的的主流民意如出一轍。當年支持希特勒跟今天支持習近平並沒有根本性的差異,德國並未從當年的浩劫中吸取教訓。
二零二零年五月,據科爾伯基金會最新公佈的民調結果顯示,疫情期間,德國民眾對中國的好感度上升,而對美國的好感度卻下降——該基金會有其鮮明的政治立場,在習近平訪問德國期間邀請其前去演講,給予習近平以最高規格的接待。
對於這一民調,柏林出版的《世界報》以《德國式等距》為題,刊發由該報國際政治版首席記者Clemens Wergin撰寫的評論指出,此消彼長之下,認為應當與中國建立緊密關係的德國人,居然與認為應當維持同美國緊密關係的人數一樣多,這一數字相當令人驚訝。令人震驚的是,在進行民調的四月初,中國專政的醜惡一面早已在這場新冠病毒危機中展現了出來。“然而,北京當局卻在奉行咄咄逼人的威嚇策略及施加影響力行動,中國政客、外交官也喧囂其中,還在社交媒體上散佈假消息。中共政權想讓世人遺忘病毒起源中的中國因素,毫無忌憚地為反西方的新冠病毒陰謀論推波助瀾。”這篇文章因此警告說:“我們不應當被這一切蒙蔽了雙眼:即便是失足的美國,它所領導的世界,依然比不得不臣服於超級大國中國的世界要好上一千倍。”
侵入德國的,不僅僅是新冠病毒,更是源自中國的精神性病毒——很多在中國經營的德國企業,迅速學會腐敗、賄賂等“中國特色”。比如,為了在中國市場獲得先機和特權,德意志銀行無所不用其極,包括向中國政要饋贈貴重禮物,禮物之豐盛讓人瞠目結舌,送禮對象「包括時任中共總書記及國家主席的江澤民、總理溫家寶以及副總理曾培炎」。德銀內部稱為「中國先生」的中國分部總裁張紅力(Lee Zhang)是賄賂的操刀手。德意志銀行在亞洲各地共聘用多達兩百名的「太子黨」。據德銀內部郵件顯示,在很多情況下,這些「太子黨」除了擁有非凡的家庭背景之外,其他方面並不符合招聘條件。多行不義必自斃,德意志銀行這家資產總規模達二點一六兆歐元、多年佔據歐洲第一大行地位的金融機構,如今走到了破產的邊緣。
即便德國對中國予取予求,中國並沒有對德國真心友好。中國憑藉大量國家資本的重點加持,從對德國技術亦步亦趨的模仿者、盜版者,搖身一變成為德意志工業聯盟所稱的「系統性競爭者」。
長時間依賴中國市場的紅利,讓德國產業錯過升級轉型的良機。英國《經濟學人》、美國《彭博商業週刊》,乃至德國《明鏡週刊》都提出警告,德國引以為傲的產業模式正面臨失靈的危機:作為德國經濟命脈的汽車產業靠吃老本,對技術創新的投資嚴重落後,在電動車、電池與人工智能駕駛等尖端技術上都遠遠落後於美國和日本。
說到底,梅克爾及德國政界高層對中國的人權災難保持沉默,是為了保護德國在中國的經濟利益。德國作為出口導向的工業大國,中國是其最大的市場,也是最大的貿易夥伴。有評論指出,自從中國在二零零二年加入WTO,德國人就把最大的注下在中國。隨著中國消費力迅速增長,德國也迎來所謂「第二次經濟奇蹟」:出口總額屢破新高,政府稅收一路攀升、財政赤字轉黑,失業率下降到數十年來的新低點,民眾消費力增長兩成。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跟中國捆綁在一起之後,不可能不在其他方面走向“中國化”。對中國市場的高度依賴,造就德國企業應聲向中國「磕頭」現象——戴姆勒集團為在廣告中引述達賴喇嘛的一句毫無政治色彩的人生格言,而向中國道歉;漢莎航空的台灣官網自稱「中國台灣」並將台灣旅客列為「中國國籍」。德國企業的這些助紂為虐的做法,跟他們投票給希特勒的祖輩有多大差別呢?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題為《共產中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中說:“有些國家缺乏與我們站在一起的勇氣。北約的其中一個盟友不為香港捍衛自由,擔心北京會限制他們進入中國市場,這種膽怯會傷害該國的民眾,就像歷史發生過的一樣,我們不要重複過去的錯誤。面對中國的挑戰,需要民主國家的共同努力,從歐洲,非洲,南美洲到特別是印太區域的民主國家。如果我們現在不採取行動,最終中共將侵蝕我們的自由,並顛覆自由社會建立的規則和秩序。如果我們現在屈膝,我們的孩子可能會受到中共擺佈,中共的行動是對自由世界的主要挑戰。”他沒有點名,但誰都知道他說的是哪個國家。德國在上個世紀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都站在錯誤的一邊,在二十一世紀還要犯同樣的錯誤嗎?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