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讀《美國精神的封閉》:大學、媒體、好萊塢、華爾街都生病
《暗黑的民國史》認「俄」做父說分明 ◎余杰
余杰:譚德塞為何仇恨台灣? 2020-04-26 23:28:07


余杰:譚德塞為何仇恨台灣?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多次「挺中」言論引起國際撻伐。   圖:擷自twitter.com/WHO


二〇二〇年四月八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召開記者會時,突然用長達三分鐘的時間點名譴責台灣針對他的非裔和黑人身份進行人身攻擊,甚至是死亡威脅。他批台灣外交部對此視而不見,稱「我真的受夠了」。同時,他不點名地反駁美國總統川普說:「請不要將病毒政治化。如果想被病毒利用,想見到更多的裹屍袋,那就請便。如果不想有更多的裹屍袋,就不要政治化。」他敦促將把疫情政治化的行為予以「隔離」。


譚德塞宛如納粹集中營中的「死亡天使」


譚德塞只是受到言詞意義上的所謂「死亡威脅」就暴跳如雷(他該報警就報警吧,世衛組織中部所在地瑞士是最優質的法治國家),那麼,被他的「德政」害死的十多萬世界各國的瘟疫死難者及其傷心欲絕的家人又當如何?中國網路評論人沈公子指出,譚德塞和世衛組織有七宗罪:第一,輕信和傳播中國造假數字和疫情假相(包括「可防可控」和否認「人傳人」);第二,漠視武漢醫生被訓誡和公民記者被失蹤的事實;第三,誤導並且批評各國禁航停飛等必要的防疫措施;第四,拖延宣布全球疫情大流行;第五,默許中國政府惡意傳播病毒來源陰謀論;第六,忽視來自台灣的預警並迴避台灣的抗疫成功經驗;第七,與中國政府互捧,配合中共大外宣工作(包括推廣「中醫藥」)。由此可見,譚德塞的罪惡堪比納粹集中營中的「死亡天使」,他們都是醫生,都擁有博士學位,卻又都心甘情願地為獨裁暴政服務,視人命如草芥。


這次疫情期間,譚德塞幫助中共散佈謊言,釀成滔天大禍。這不是他第一次作惡。美國《國家利益》雜誌指出,譚德塞在擔任衣索比亞衛生部長時,霍亂疫情三度爆發(二〇〇六年、二〇〇九年、二〇一一年),但他沒有誠實通報霍亂爆發的情況。衣索比亞政府施壓外國援助單位不要使用「霍亂」字眼、不要報告受到感染的人數,並堅持將疫情稱為「急性水樣腹瀉」。當時,美國醫師組織致信譴責譚德塞說:「您的沈默應受譴責。」


然而,中國選擇代理人,不是看其專業素質如何,而是看其是否聽話。跟上一屆世衛組織秘書長、作為香港人(香港人不承認其是香港人,而認為其是中國人)的陳馮富珍相比,譚德塞看起來不是黃皮膚,以天朝民族主義而論,「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但對中共來說,「非洲兄弟」向來比本國國民更忠心耿耿,不會有反骨,他們窮怕了,有奶便是娘。所以,中國無論如何也要將支持其上位。譚德塞被中國拱上世衛組織秘書長寶座後,第一個石破天驚之舉就是任命手上沾滿鮮血的辛巴威獨裁者穆加貝(Robert Mugabe)為世衛組織親善大使,他解釋是因許多非洲人仍將穆加貝視為反西方殖民的英雄。在引起強烈反彈之後,譚德塞不得不撤回任命。


這一次,譚德塞的敘事策略是將個人罪責推卸到種族歧視這個永遠「政治正確」的問題上。說到種族歧視,台灣似乎從未像中國那樣拍出「把黑人洗白」的洗衣粉廣告——用了中國生產的洗衣粉,不必向麥可·傑克遜(Michael Jackson)那樣去做改變膚色的複雜手術,瞬間就可以讓非洲黑人成為頭頂有神光圈的中國人和黃種人,何樂而不為呢?中國的「央視春晚」,找中國演員塗黑臉扮非洲大媽,歌頌中國對非洲國家的「恩德」,非要把自己女兒嫁給中國人報答不可。而她的寵物猴子,則找了一個貨真價實的非洲演員扮演。這不是種族歧視,什麼才是種族歧視呢?譚德塞為何對這一切視而不見呢?更有甚者,疫情蔓延期間,廣州三元里附近的非洲移民聚居區,遭到中國警方的掃蕩式清理,許多非洲移民被趕出住宅,甚至流落街頭,譚德塞為什麼不為他的非洲同胞仗義執言呢?


面對譚德塞的污衊和誹謗,台灣豈能坐以待斃,台灣必須奮起反擊。台灣在採取行動之前,應當弄清楚譚德塞對台灣的仇恨從何而來?台灣如何避開居心叵測的譚德塞為台灣設置的連鎖陷阱?錯誤的回應,只能讓自己受害更深——比如有人在社交媒體上發起募捐,籌款在《紐約時報》刊登廣告,替台灣自我辯解——我們沒有種族歧視。這樣做正中譚德塞的下懷:問題的焦點變成了種族歧視。


台灣的存在就是譚德塞的眼中釘、肉中刺


譚德塞仇恨台灣,第一個原因乃是台灣不是世衛組織成員國(中國強烈介入的結果),卻屢屢通過其友邦提出讓台灣加入世衛組織的議案,並以醫療衛生事業不涉政治、攸關人道主義為由,讓聽命於中國的世衛組織處於某種尷尬的地位。在這個議題上,台灣儼然就是「麻煩製造者」。譚德塞當然不會將心比心地了解台灣作為「亞細亞孤兒」的歷史悲情——其祖國衣索比亞的近代史甚至比台灣還要悲慘,索比亞被意大利侵略,成為第一個化學武器受害者,之後又被暴君海爾·塞拉西統治多年,淪為「乞丐的國家」。


此次中國病毒禍害全球,造成的損失不亞於第三次世界大戰。而此前台灣的若干遭遇反倒讓台灣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第一,因為台灣不是世衛組織成員國,未被世衛組織的扭曲指令誤導;第二,中共因台灣大選而懲罰台灣,從2019年秋叫停中國遊客到台灣自由行,等於單方面跟台灣處於「半停航」狀態;第三,台灣長期被中共霸凌,對中國的本質有比其他國家更深刻認識,不相信中國官方的疫情通報。所以,台灣及早展開防疫工作,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以人口比例而論,確診和死亡案例都相當低。而且,台灣以德報怨,率先將真實和正確的資訊傳遞給世衛組織,希望引起世衛組織的重視,卻被譚德塞等世衛高層束之高閣,以至於事態一發不可收拾。這段時間表被翻檢出來,對已經備受爭議的譚德塞當然相當不利。


台灣的存在、台灣的民主自由制度、台灣防疫的成功,本身就成為譚德塞的「眼中釘、肉中刺」。小小的台灣居然讓「子係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有權指揮全球的譚德塞譚顏面掃地,譚德塞自然對台灣恨之入骨。譚德塞與台灣的矛盾,不單單是其個人與一個身份曖昧的國家的矛盾,而是觀念秩序層面的矛盾,也就是作為中華帝國天朝主義代理人之一的譚德塞與拒絕接受中華帝國天朝主義、拒絕朝貢、堅持自由和獨立價值的台灣之間的正面對決。當全球化一步步淪為「中國化」之際——世衛組織就是中國通過合縱連橫異化了全球化的一個成功(對中國而言的成功)案例,台灣卻意想不到地被上帝揀選成為「去中國式的全球化」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這是台灣的歷史使命,台灣當仁不讓,正如台灣學者曾昭明所論,譚德塞的發言證實了:台灣作為「中華型全球化秩序」中的「真實的例外」,將不得不承擔起一個特殊的世界史角色和責任——對「自古以來」的「聖王專政的天下帝國」,進行徹底的「價值重估」,來反擊「聖王專政全球化」所造成的「虛構的全球例外狀態」。這就是敲掉譚德塞的飯碗,譚德塞豈能對台灣的「砸鍋」行為無動於衷?


譚德塞以中國之好惡為自己之好惡


譚德塞仇恨台灣,第二個原因乃是為了討好中國。譚德塞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現,比中國人還要中國人。用美國總統川普的話來說,世衛組織主要由美國出資卻「非常以中國為中心」,在疫情信息方面判斷失誤,「弄砸了」。譚德塞公然用裹屍袋的說法來恐嚇全世界人民,這才是赤裸裸的死亡威脅。對此,川普毫不客氣地反駁說,把問題政治化的正是譚德塞:「我認為當你說更多裹屍袋問題時,你本來可以更好地盡職為人們服務,假如你們給出了正確的分析的話。可是你們以中國為中心,說一切安好,沒有人傳人,保持邊界開放。他想讓我保持邊界開放。我沒有聽他的,關閉了邊界,在當時那是一項艱難的決定。我們不顧世界衛生組織反對而做出了決定。所以當他說政治化時,他才是政治化。這是不應該的。」川普也指出,美國向世衛組織提供了巨額經費,中國提供的資金不成比例:五億比四千萬。


如果世衛組織是一個公司,當然是由大股東說了算。那麼,為什麼作為總經理的譚德塞不理會大股東美國的利益,而成為小股東中國的走卒呢?道理很簡單,美國的會費和捐款都是走明賬,是給世衛組織的,不是給譚德塞個人的。美國的對外援助都是必須向國民公佈的訊息,可以上政府網站看得一清二楚。而中國在公開的捐款之外,更有若干天文數字般的「黑金」,是給譚德塞及其兄弟伙的。這種「不足為外人道也」的賄賂,在中國古已有之,於今為烈。中國的偽國會——人大和政協——從來無權審議和批准共產黨和政府的外援項目和數字,這些資訊向來是「國家機密」。有學者呼籲中國制定《對外援助法》卻被消音,皇上的事情,豈容草民妄議?如果中國的外援透明化,又如何能買到譚德塞之流的忠心侍奉呢?


中國不僅買下了譚德塞的身體和靈魂,還買下了他的祖國衣索比亞——包括其議會大廈、鐵路、機場在內的重要建設,全都由中國的國有公司所壟斷,從原材料到勞工,全都來自中國。非洲大陸早已成為中國的「新大陸」,中國的外援在非洲造就了一個滿足於「自我殖民」的非洲特權階層,而未能讓底層民眾利益均沾。譚德塞就是此類獲利甚豐的「高等黑人」中的一員。譚德塞深知,世衛組織秘書長的職務不是終身制,有一天他是要下台的,而他能擁有的就是中國給的真金白銀、如花美眷。中國在他身上的投資是捨得下血本的。所以,他怎敢不對中國的每一個指示都言聽計從,為了討好中國而不惜讓全球陷入巨大危機之中?為了討好中國,他更要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那樣色厲內荏地對「不服從」的台灣喊打喊殺。


將台灣當做替罪羊,轉移矛盾焦點


譚德塞仇恨台灣,第三個原因是:在千夫所指的不利境況下,他企圖以斥罵台灣來轉移矛盾焦點。世界衛生組織已然是一艘即將沉沒的泰坦尼克號,作為船長的譚德塞不是想著如何拯救船上的乘客,而是悍然下令對另一艘好心來救援的船開炮。他是愚蠢,還是過於聰明?


日前,英國下議院外交委員會發表一份報告,建議成立「二十國集團公共衛生組織」(G20 for Public Health),將來自世界最發達經濟體的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召集在一起,在一個開放的平台上分享準確的數據。參與這個組織將取決於透明和誠實。報告直接批評世衛處理疫情做法不當,並直指中方故意誤導世衛及其他國家的科學家。報告寫道:「瘟疫大流行不尊重國界。它們需要基於科學、證據和國際合作的回應。但是,很明顯,包括世衛在內的現有區域和國際組織並未實現抗擊全球流行病所需的國際合作。」發表報告的外交委員會主席、保守黨議員圖根達特(Tom Tugendhat)在《每日郵報》發表評論文章,直指世衛重複中國的謊言,致使疫症在全球蔓延。報告還指中國「允許虛假信息像病毒一樣迅速傳播」、「他們沒有幫助其他國家做出迅速而有力的反應,而是越來越多地操縱有關病毒的重要信息以保護該政權的形象」。世衛組織已淪為中國的幫兇。


美國國會也提出有關議案,要求政府凍結給世衛組織的撥款。白宮方面開始考慮拋棄早已敗壞得無法改革的世衛組織,另起爐灶,或以聯合國抗擊艾滋病規劃署為基礎,另外打造一個廉潔、高效、透明的跨國衛生系統。川普政府已經告知美國國際開發署、國務院和其它向世衛組織注資的機構,需要有更高級別的許可,才能夠撥款給世衛組織。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對福克斯新聞台說,除非世衛組織改換領導層,否則,作為參議院撥款委員會外交行動小組委員會的主席,他不會在下一個撥款法案中為世衛組織撥款。而擔任參議院外交關係多邊機構小組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議員託德·楊(Todd Young)則去函譚德塞,要求其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就外界的疑慮作出解釋。他在信中強調:「作爲世衛組織最大的資助者,美國納稅人有權知道世衛組織對疫情反應的事實,如此一來,世界才能從錯誤當中學習。」他還批評世衛組織排除台灣的做法,並高度讚揚台灣的表現:「台灣多次試圖警告2019新冠病毒具有高傳染性,但WHO則沒有接受相關告知。」


可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四面楚歌的譚德塞拿台灣當做替罪羊的伎倆不僅沒有成功,反倒讓世界矚目台灣、肯定台灣、讚揚台灣。而譚德塞自己,則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他的未來將像納粹戰犯艾希曼一樣,遭到所有中國病毒受害國和受害者的追討,除非他遁入中國、入籍中國,成為中共的編外黨員,才能安享晚年。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