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川普病毒VS.習近平病毒
反抗或唾棄極權中國,是海外華人唯一的救贖
我在李登輝跟郝柏村身邊的那一天 2020-03-31 23:43:44

我在李登輝跟郝柏村身邊的那一天


Yi-Jing Lin





【我在李登輝跟郝柏村身邊的那一天】
一、
一九八九年,蔣經國總統過世剛滿一年,李登輝接任了總統,而我在陸軍總部的資訊中心擔任少尉資訊官。
那一年的春天,為了籌備漢光六號演習,我被派往台北市大直實踐家專後方山丘的坑道裡工作。那些坑道據說是日本人蓋的,後來被國軍接收,作為中華民國陸軍的戰時指揮中心。如果台海真的發生了戰爭,陸軍總部的核心人員就會馬上進駐到那些坑道裡,從那邊指揮全台灣的軍隊作戰。



二、
那些坑道縱橫交錯,長度至少有數百公尺深,說豪華當然稱不上豪華,但是說簡陋也不算太簡陋。地面是磨石子的地板,坑道上方則是圓弧狀的,還鋪上了塑膠的波浪板,每當下大雨的時候,雨水會從外面的山坡滲進來,沿著波浪板從坑道的兩側流下,像是小瀑布一樣,感覺十分壯觀,聲音也非常的好聽。


三、
平時那些坑道裡沒有人,就只有我們幾位預官住在那裡,我白天寫程式架設網路,晚上就睡在「總司令室」裡。而所謂的總司令室,不過是坑道旁邊的一個凹洞,裡面有一張床跟一張書桌。


四、
到了演習的前幾天,大批軍官開始進駐,我也被迫搬離了總司令室。
而進到坑道裡的軍官越來越高階,原本只是一些校級軍官,後來則是將軍們,然後參謀總長郝柏村來了,總統李登輝也來了。
當時政變的傳言甚囂塵上,許多黨外雜誌都說郝柏村即將發動政變,刺殺李登輝。因此,坑道裡的氣氛格外緊張,郝柏村帶著李登輝一路往裡面走,而李登輝什麼話都沒有說。


五、
當時我心裡想,如果郝柏村真的要發動政變的話,那應該是最好的時機跟最好的地點了。整個坑道裡數百位軍官,幾乎全都是黃埔軍校畢業的,全都是郝柏村的人,而李登輝的台大學弟,大概就只有我跟我的同學蔡少尉兩個人了。
偏偏那個坑道是兵法中的「死地」,要逃都沒有地方逃。想來真正危急的時候,我也只能操起我手中的鍵盤,朝著郝柏村的腦袋打過去了。


六、
就在這時候,李登輝跟郝柏村突然在我們的坑道旁邊停了下來。很顯然的,李登輝在這些坑道裡突然看到了一堆電腦,感到十分的詫異。
郝柏村馬上就向李登輝總統報告,說明這是我們中華民國陸軍自主研發的指揮、管制、通信、情報系統,可以在電腦上螢幕上的地圖顯示演習中的所有部隊位置等等。
李登輝靜靜的聽完之後,只說了一句:「我覺得軍隊還是用人來管比較好。」然後他們兩人就離開了,留下了我們這些錯愕的軍官。
我們竊竊私語,因為我們沒想到郝柏村對李登輝講話十分的恭謹,而李登輝對郝柏村說話卻相當的冷淡,十分的不給面子。


七、
這麼多年過去了,李登輝一直是我最佩服的台灣政治人物,但是我也一直對郝柏村心存敬意。
因為郝柏村終究沒有在那個坑道裡發動政變,要不然,如果我沒有成為一個為李登輝捐軀的烈士,就是變成率先擁立郝柏村登基的有功軍官之一了。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