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反抗或唾棄極權中國,是海外華人唯一的救贖
3/25 台灣民調:蔡英文及蘇貞昌分別獲得75.7%、74.9%的支持,防
面對未爆彈郝柏村,李登輝如何打一手好牌? 2020-03-30 14:39:19

王鼎棫/《國際橋牌社》:面對未爆彈郝柏村,李登輝如何打一手好牌?


法律白話文 PLM


1988年1月,時任總統蔣經國逝世後,身為副總統的李登輝依法繼任總統。圖攝於19...
1988年1月,時任總統蔣經國逝世後,身為副總統的李登輝依法繼任總統。圖攝於1993年國慶大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電視劇《國際橋牌社》裡的黎清波,是個個性沉穩低調,經歷黨內主流派與非主流派政爭後順利就任總統;面對隨即而來的內外交迫仍能運籌帷幄,照顧好黨內的質疑聲音,並回應黨外越發高漲民主聲浪的硬角色。



實際上,這個角色的原型——李登輝——也毫不遜色。李登輝出生於1923年,天資聰穎,就讀台北高校,並一路升學至京都帝國大學農學部。二戰期間曾擔任台籍日本兵,戰後前往美國取得碩、博士學位,其間論文還獲得美國農學會全美傑出論文獎。



學經歷如此優秀的人物,返國後短暫於台大任教,即因淡化外來統治印象的「吹台青」策略,被延攬至蔣經國政府中,並漸取得信任,逐步擔任台北市長、台灣省主席等職,最後於1984年出任副總統。不過就任沒多久,掌握大權的蔣經國就在未明確安排接班人的情況下過世。身為副總統的李登輝,於是依法順勢繼任總統。



國民黨過往家大業大,李登輝數度面對來自各方派系及軍方的政治衝擊,卻能逐步將過去「黨軍、國軍不分」的風氣扭轉過來,讓部隊真正成為「國家的軍隊」。究竟,李登輝是怎麼度過這些驚滔駭浪?




1988年1月蔣經國逝世,時任參謀總長郝柏村致祭追思。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1988年1月蔣經國逝世,時任參謀總長郝柏村致祭追思。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強人過世後的黨政軍勢力分布



1988年1月13日,當時的強人總統蔣經國去世,相較其父蔣介石離開前早已多年不主持政務,陸續將權力交接給兒子蔣經國,蔣經國算是猝逝,不及安排接班人選。正因沒有規劃接班,強人留下的,是一個權力分散的局面:黨部權力,基本由國民黨秘書長李煥處理;政府權力,掌握在行政院長俞國華手中;至於軍方,最高的負責人則是參謀總長郝柏村。



如此情形,如果你/妳是李登輝,該如何逐一面對?此時他放低姿態,先讓大多人將自己視為無威脅性的過渡人選。原因是,除了蔣經國大力提拔,學界出身的李登輝幾乎沒有任何政治資本——在黨內沒派系,不曾任職中央官職,也沒有地方派系基礎。因此,多數「山頭」都認為可以放心把權力「寄放」在李手上,之後再慢慢打算。



於是,李開始擁有總統與黨主席的雙重人事權,有了發動攻勢的根基。首先醞釀的,就是把與李較無淵源的行政院長俞國華換掉,讓之前的黨秘書長李煥接任。而當李煥轉到行政部門,留下來的秘書長位子,就交給推舉李登輝上曾有大功的宋楚瑜先生。經由宋運作,並透過接下來的黨務選舉,李也逐步掌握了黨內的影響力。



等安頓好黨內的運作,再來就是趁李煥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把當時已升任國防部長的郝柏村,換成行政院長。這次,就算李煥也無法動員其系統反對,因為他面對的是同樣大山一座的郝柏村。然而,也正因郝的根基深厚,背後代表著龐大的軍方體系,也同樣成為李登輝在這波政治鬥爭中最後的未爆彈。




圖為時任總統李登輝(左)與國防部參謀總長郝柏村(右)會中晤談,攝於1989年。 ...
圖為時任總統李登輝(左)與國防部參謀總長郝柏村(右)會中晤談,攝於1989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軍系未爆彈的遠因:私有掌控,避免監督



軍隊對於國民黨的威權統治,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支柱。比方說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對內成為威嚇台灣人民的主要工具;1949年國民黨遷台後,也對外制止了共軍侵台的企圖。



不過,軍隊是怎麼逐漸私有的呢?1933年起,蔣介石即開始不斷在各種軍事訓練中宣揚「信仰統帥」的思想,像是蔣曾說:「就全部革命軍而言,我蔣委員長就是一個頭腦,如果你們不信仰我使得全軍頭腦沒有,那麼無論手足怎麼有用也不能作用!」



強化私有則是透過「政工制度」對軍隊各個層級進行滲透與控制。也就是說在軍官指揮的領導體系外,外加「政工幹部」以幕僚長或政戰主管的身分輔佐軍官。因政工幹部有權向上級舉報部隊違法犯紀的狀況,所以部隊人人可說是投鼠忌器,相關的一舉一動都受到高度的監控,於是軍人慢慢開始對國民黨的指揮言聽計從。



郝伯村個人之所以能掌控軍方大權,更是因為俗稱「軍政、軍令二元化」的體制。根據1978年公布實施的《國防部參謀本部組織法》第9條規定:參謀總長在統帥系統為總統之幕僚長,總統行使統帥權,關於軍隊指揮,直接經由參謀總長下達軍隊;參謀總長在行政系統為部長之幕僚長。



也就是說,軍隊是由參謀總長擔任總統的幕僚長指揮「軍令」,並同時作為國防部長的幕僚長處理一般「軍政」。參謀總長既在軍政、軍令都扮演重要腳色,長期擔任此職位的郝自然喊水會結凍。




1990年5月,李登輝決定提名國防部長郝柏村組閣的消息傳到立法院,立即發生震撼。...
1990年5月,李登輝決定提名國防部長郝柏村組閣的消息傳到立法院,立即發生震撼。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不過,實際運作上,除了讓參謀總長與國防部長的職掌混淆不清,更讓參謀總長「有權無責」,對上直接聽命於總統,對下直接指揮三軍,卻不必受立法院監督、質詢;而國防部長則「有責無權」,無法直接指揮部隊,但卻需對立法院負責,接受相關質詢。



因此,這時期的軍隊可說處於一個接受總統與國民黨控制,但行政院與國會卻對軍隊缺乏控制機制的狀態。軍隊忠誠主要建立對國民黨領導人的個人魅力及權力網絡上,多半處於一種非正式的控制關係。所以在蔣去世之後,這顆未爆彈的引信則跑到軍事權力第二順位的郝手中1。對此,李後來究竟使出了什麼招式來逐一拆解呢?



拆彈第一招:借勢借端



1988至1990年期間,李非常仰賴郝在軍事派系的奧援。如同前述,李並無派系且無相關經驗,尚稱青澀的他,也在摸索不需要代理人就能遂行統帥權的運作模式。



而當李接任總統之際,郝已擔任參謀總長長達六年,在軍隊已培養出龐大且忠於他的人際網絡。為了安撫郝並爭取支持,李即再次任命郝為參謀總長;也為了強化自己統帥地位,穩定軍隊的支持,更一度任命郝擔任國防部長。



在這樣連當事人自己都稱「肝膽相照」的時期,李藉由郝作為「軍事代理人」,逐步在軍中建立起自己的威望,並經由親自與基層官兵對話,培養各級軍官,主持軍事會談等機會,讓各部隊與李之間,在心態上有了更直接的認同。



不過,相愛容易相處難,好時光沒有延續太久,1990至1993年,李與郝的政治紛歧逐漸檯面化,對領導權歸屬終須一戰,也在政壇點燃遍地烽火,而這件事是怎麼演進呢?




1990年5月,李登輝提名郝柏村出任閣揆,引發學生在中正紀念堂靜坐抗議。 圖/聯...
1990年5月,李登輝提名郝柏村出任閣揆,引發學生在中正紀念堂靜坐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拆彈第二招:請君入甕



1990年,郝被提名為行政院長,因為李想要進一步控制軍隊,且也想把郝柏村交給輿論、大眾與國會好好審查。



表面上,這個舉動雖給予軍人在台灣政治結構中取得空前地位的假象(即行政院長),然而當時的反對黨(即民進黨等團體)正到處宣揚「反對軍人干政」口號,從議會到街頭發動多次抗議活動,引發大眾對郝的軍系色彩有所不安。另一方面,由於郝欲擔任行政院長,也不得不迫於各方壓力從軍中退役,鬆動了郝在軍中多年累積的控制,讓李有機會透過「洗人事」的方式,逐步改變軍隊組成結構。



像是當時《首都早報》即在同年5月3日以斗大頭版刊出「幹!反對軍人組閣」標題,且《自立晚報》也在同日的社論中,貼出「無言」二字為社論。緊接著在同年5月8日,民進黨立委彭百顯等26人,也臨時提案要求確立文官體制,主張軍人入閣須先解除軍職,並經立院同意,行使同意權時應舉行聽證會。



接踵而來的抗議,郝也不得不在5月9日表示,已外職停役轉任文官,必定會以文人身分擔任行政院長。但是反對的力量並未停歇,同月19日,學運力量及「全民反軍人干政聯盟」更發起「反軍人干政大遊行」,在中正紀念堂大舉抗議。同日,當時的國是會議籌委也發起非正式決議,要求郝柏村除役,以緩和外界抗議聲浪。



一波波的反對浪潮,使得郝進一步退讓,同年5月27日李批准了國防部長郝柏村申請除役的要求,讓郝未來卸任政務官之後也不能夠恢復軍職,也不能夠再享有一級上將之待遇。




中站立著為時任總統李登輝,左為副總統李元簇,右為行政院長郝柏村,攝於1992年。...
中站立著為時任總統李登輝,左為副總統李元簇,右為行政院長郝柏村,攝於1992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拆彈第三招:召喚東風



1992年底,立法院全面改選,由於李郝長期政治意見有所摩擦,李就順勢以建立「行政院向新立法院負責」的憲政慣例為由,要求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辭職。最後,在國民黨主流派與民進黨的反郝聲浪中,郝終於1993年1月31日下午向國民黨黨中央提出內閣總辭,並於同年2月3日經國民黨中常會通過後,由郝柏村提出辭呈。



郝的政治事業因而告終,李的政治江山就此奠定。



利用郝進入行政院的人事空檔,李藉由升遷將領的選擇,慢慢改變了軍隊的領導生態。此一時期,李專注選擇「本土認同」程度最深的人,刻意拔擢願意配合時代脈動改革、服從黨國威權色彩較輕的人,甚至有些人認為根本就是任用郝的反對者來擔任重要軍職。



在這過程中,伴隨著台灣軍隊的大幅縮編,讓許多軍官人人自危,深恐自己成了縮編的犧牲品,斷送了原本期待的升遷之路。正為了爭取那日益減少的機會,許多軍人也就不得不認清風向,努力調整適應李的領導統御。




1993年,民進黨要求時任行政院院長郝柏村下台。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1993年,民進黨要求時任行政院院長郝柏村下台。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拆彈第四招:一勞永逸



簡單講,李就是要徹底建立「軍政、軍令一元化」的制度,正式改由「文人統制」,不再活在軍事強權的陰影中。前述漸進的人事改變,也有效防止軍隊大幅反對轉型,因軍人傾向認為這波轉變「有利可圖」,進而降低直接挑戰文人政權的威脅。



由於文人政府想要完全控制過往未能涉獵的軍事領域,李終究須採取「制度性」的手段,才能徹底將威權時期對軍隊的殘留影響一舉掃盡。這樣的考量下,所謂「文人統制」——將軍事力量置於文人政府領導之下,禁止軍事對內政進行干預,並同時受到國會監督——就成為了李追求長治久安的最後一塊拼圖。



對此開第一炮的是立法委員的助攻,還有大法官的空中接力。1998年7月,大法官經由立委聲請,作成司法院解釋第461號。聲請書中痛陳:






參謀總長應否列席立法院備詢或陳述意見……嚴重影響立法院質詢權的行使和國防預算的正常審查。


結果造成只有幾千萬元預算權的國防部長成為擁有幾千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