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教宗外交辭令蒼白VS.華勒沙義無反顧挺港
【評論】林鄭月娥的下場會比沙皇尼古拉二世更好嗎? 2019-11-30 01:08:40

【評論】林鄭月娥的下場會比沙皇尼古拉二世更好嗎?



2019-11-29 |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資料照)

文/余杰
 
大概是因為「近墨者黑,近朱者赤」,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長相、語言和舉手投足的姿勢都越來越像習近平了。隨著手上的鮮血越沾越多,他們自信滿滿、目露兇光。然而,林鄭的下場會比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更好嗎?


林鄭月娥應被撤銷英國國籍 
固執行為遭英議員嚴厲譴責

英國公民迪蘭·庫瑪(Deeran Kumar)在請願網站「世界變革平臺」(Change.org)發起連署,要求英國政府撤銷林鄭月娥一家人的英國國籍,數日之內,該連署數已有接近三十萬人簽名。迪蘭·庫瑪向英國內政部遞交了這份請願書,並呼籲說「英國對遏制香港的暴力行為須負道德責任,有鑒於林鄭月娥拒負香港特首責任並施行嚴刑峻法,英國內政部應該永久撤銷林鄭月娥一家的公民身分」。根據英國法律,只要簽名達到十二萬人,英國政府必須對訴求做出回應,並於國會進行討論。
 



迪蘭·庫瑪(Deeran Kumar)在請願網站「世界變革平臺」(Change.org)發起連署,要求英國政府撤銷林鄭月娥一家人的英國國籍。圖片來源:網站截圖

英國上議院議員阿爾頓勳爵(Lord Alton)也公開發文表達對香港事件的看法,提出英國應該重新考慮林鄭月娥家人的英國公民權問題。他還與另外兩名上議院議員給劍橋大學寫信,支持在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集會的學生的訴求——取消林鄭月娥此前獲得的沃爾森學院榮譽院士的名銜。

阿爾頓在文章中指出,香港的大學和學生們正經受如同天安門式的鎮壓,他嚴厲譴責說:「林鄭月娥的固執行為,向她北京主子的怯懦屈從,她的《緊急狀態條例》及多項法院禁令和事實上的戒嚴,這些都是為了扼殺恪守法律並熱愛自由的香港人的聲音。」 阿爾頓建議,「英國政府應該進一步重新考慮林鄭月娥及其家人的(英國)公民權,追究那些在香港大學校園裡發射一千枚催淚彈,並令超過六十名學生嚴重受傷的人的責任,應採取有針對性的制裁措施」,同時也要「考慮林鄭港府勾結三合會、當地幫派、臥底挑釁者和被收買的幫凶,企圖恐嚇、挑釁並為戒嚴、推遲選舉和「紅軍」的鎮壓製造藉口」的種種惡行。


​被拒絕入境並凍結資產 林鄭將被歷史唾棄

據媒體報道,林鄭月娥曾是英國國籍,後來為了在香港政府任職,退出英國國籍,但她的丈夫Lam Siu-Por和兩個兒子Lam Jit-si和Lam Yeuk-hei(英文名字分別是Joshua和Jeremy)都是英國公民。

如果林鄭及其家人都被取消英國國籍,且根據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等法律,他們有可能被美國及其他西方民主國家拒絕入境並凍結財產。那麼,林鄭月娥未來的下場就會跟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很相似:尼古拉二世退位後,一度希望全家能到英國避難——他的妻子、末代皇后亞歷山德拉是英國女王維多利亞的孫女,到英國跟親人團聚應當是合理的要求吧?偏偏英國政府拒絕了這個要求。除了英俄國當時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交戰國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尼古拉二世是全世界臭名昭著的嗜血屠夫,英國民意強烈反對沙皇移居英國。

在俄羅斯帝國的歷史上,沒有一個沙皇不獨裁且殘暴,尼古拉二世更兼有冷漠、平庸等特質。他從小接受嚴格的軍事教育,迷信武力是解決問題的最好和最快的方法。他篤信東正教,一生應當說過無數的「愛」、「寬恕」、「兄弟」之類的宗教術語,但他跟那些前輩沙皇一樣,也下達過許多「鎮壓」、「流放」、「槍斃」、「絞刑」的皇諭,他從未真正尊重生命的價值。

 

沙皇尼古拉二世。圖片來源:網路資料照

一九零五年一月九日,俄國的罷工工人計畫舉行一場和平遊行,並前往沙皇居住的東宮呈遞一份「謙恭」的請願書。但是,沙皇命令阻止遊行,必要的話,將不惜動用武力。在那個寒冷的星期日,民眾手裡舉著教堂的旗幡和聖像前往冬宮,給人一種宗教性列隊前進的印象,他們以為這樣可以避免軍隊開槍殺人。然而,當他們走近目的地時,集結的軍隊和員警發出致命的排槍射擊。高級軍官在沙皇的授意下居然還下令開槍射殺在冬宮附近好奇圍觀的人群。據官方統計,共有九十六人當場被殺,三百三十三人受傷(其中三十四人隨後死亡)。而據記者所作的非官方統計,死傷者超過四千人。

但這並非尼古拉統治時期最大的慘案,其登基典禮早就被鮮血浸透:尼古拉二世加冕時發生了「賀登卡」事件,他對群眾生死的輕視和冷酷在此事件中暴露無遺。加冕當天,沙皇要給群眾分發禮物,貧窮的人們奮力哄搶禮物,頓時人流如洪水般噴湧,發生了嚴重的踩踏事件。當場擠死數千多人,擠傷數萬人,喜事變成了悲劇。然而,「賀登卡」事件發生後,尼古拉二世和皇后依然出現在盛大的酒會上,與達官貴人們一起尋歡作樂。


權力無限的君主 林鄭到底應該對誰負責?

尼古拉二世在民間有一個著名的稱號「嗜血尼古拉」,這絕非「浪得虛名」。曾擔任過財政大臣和首相的維特伯爵在日記中記載,有一次,他收到一份報告說,波羅的海省份防暴部隊中有一名軍官當場射殺已投降的叛亂分子,當地行政官員認為這是毫無必要的做法。維特將文件呈送給沙皇,希望沙皇懲罰那名暴虐的軍官。然而,沙皇在文件上披批了一句話:「這名軍官是條好漢子!」維特伯爵評論說,尼古拉二世對羅曼諾夫王朝愈演愈烈的危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那些『靠上帝的恩典』而擔任絕對統治者的人必須為此類後果承擔任何可能的責任。不幸的是,當涉及決策時,我們的皇上說他只對上帝負責;可當涉及與凡人的關係時,他總是說上了某某的當、受了某某的蒙蔽。假如一個權力無限的君主想要臣屬為官職行為擔責任,他就應該聽取臣屬的建議和意見。否則,他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僅僅讓臣屬承擔嚴格執行命令的責任。」

以暴易暴,來得如此之快。二月革命之後,沙皇一家被臨時政府軟禁。很快又發生十月革命,布爾什維克黨掌權,其首腦是曾被沙皇流放的列寧。於是,沙皇一家的悲慘末路就無法避免了。美國歷史學家馬·斯坦伯格和俄國歷史學家弗·赫魯斯塔廖夫合著了《羅曼諾夫王朝的覆滅》一書,從俄羅斯聯邦國家檔案館首次公開的秘密檔案和文件中,輯入有關沙皇尼古拉和皇后亞歷山德拉之間的來往信件和日記、政府會議紀要,關於逮捕、拘禁和處決沙皇全家和隨從的官方檔,以及看押和處決沙皇全家的革命黨人的證詞等有關史料,將近百年前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重新呈現在世人面前,林鄭月娥應當好好讀一讀這本書。

書中記載,一九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妻子亞歷山德拉、皇太子阿列克謝(十四歲),四個女兒(最小的女兒安娜斯塔西婭十六歲),以及他們的僕人和廚師等十一人,被帶到他們被關押之處的地下室。行刑隊長當場宣讀上級命令:「羅曼諾夫王朝的皇室親屬們繼續向蘇維埃政權發動進攻,烏拉爾執行委員會決定槍決你們。」

 

尼古拉二世一家。圖片來源:資料照

尼古拉二世極度震驚,只能發出一連串的「什麼、什麼、什麼……」的疑問。行刑隊長再次重複只有短短幾句話的處決令,在電光火石之間,不由分說就讓士兵舉槍射擊。沒有審判,沒有法官,也沒有律師,甚至沒有自我辯護,死亡就降臨了。

一時間,無數子彈像雨點一樣飛,子彈在地下室的墻上和地上激起塵土,昏暗的空間中頓時一片狼藉。尼古拉二世一家人在慘叫聲中倒了下去。第一輪的槍擊之後,居然還有人倖存下來:原來,皇后和公主身穿的胸衣中縫了很多金銀珠寶,在關鍵時刻擋住了子彈。但是,兇狠的士兵們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他們直接用刺刀將她們捅死了。之後,沙皇一家的屍體被澆上汽油和硫酸焚毀,並扔到了烏拉爾的深山中。行刑者還故意將皇太子和一名公主的屍體埋藏在另外一個地方。


死於微不足道的子彈之下 林鄭月娥能不重演悲劇嗎?

直到蘇聯解體之後的一九九八年,沙皇一家的遺骸才被發掘出來,安葬在聖彼得堡的教堂之中。二零零八年四月,負責領導DNA鑑定團隊的莫斯科國立大學教授伊格列·羅革耶夫(Evgeny Rogaev)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根據DNA鑑定研究得知,尼古拉二世全部的孩子,包括之前傳說逃過一劫的安娜斯塔西亞,可以證實全都被殺,一個也沒能存活下來。

昔日坐在寶座上的沙皇,當他自己面對行刑隊的槍口時,是否有時間感受,那些從槍口飛出來的子彈,瞬間就要穿破他的軍人襯衫,穿過他的皮膚,再鑽入他的胸膛,接著擊碎他的心臟。而且,就在同時,別的子彈,也將擊碎他的妻子和四女兒、一個兒子的心臟。這些槍殺他的官兵,幾年前還是對他無比尊崇的俄羅斯帝國的子民。此時,尼古拉二世是否會想起,許多年以來,同樣的子彈,也以同樣的速度和力度,穿過莫斯科和彼得堡街頭示威群眾的胸膛、穿過伏爾加河畔反叛者的胸膛?此時此刻,沙皇有沒有時間想到,自己和家人居然也會死於微不足道的子彈之下?慘案之後,一名參與行刑的士兵回憶說,十一名死者的鮮血淌滿狹窄的地下室的石板地面,他的鞋子踏在上面好像被膠水粘住一般。沙皇倒在自己的鮮血和家人的鮮血之中,這一刻流出來的鮮血,從化學成分上看,同以前民眾流出的鮮血沒有什麼兩樣,同樣殷紅、同樣溫熱、同樣黏稠……
沙皇尼古拉二世已經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了。同樣的問題,留給似乎更聰明的、享有劍橋大學名譽院士頭銜的林鄭月娥來回答吧。
六都春秋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