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評論】林鄭月娥的下場會比沙皇尼古拉二世更好嗎?
美国之误:以“中国预想”构建对华政策
余杰:教宗外交辭令蒼白VS.華勒沙義無反顧挺港 2019-11-28 22:25:46

余杰:教宗外交辭令蒼白VS.華勒沙義無反顧挺港



香港理工大學旁的紅磡海底隧道27日終於恢復通車。(美聯社)

香港理工大學旁的紅磡海底隧道27日終於恢復通車。(美聯社)




日前,波蘭前總統華勒沙在接受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節目《WTH is going on》專訪時表示,他願意親自到訪香港,用行動支持港人的民主運動,「因為他們(香港人)爭取的理想,沒有妨礙到任何人,亦對世界進步有益。我願意幫助他們,我想全世界都應該向香港伸出援手。」

華勒沙表示,今日香港與當年波蘭恐怖地相似:大家都受到「極權帝國」(totalitarian empire)恐嚇、入侵和攻擊;民主運動由民間自發,對抗共產傀儡政府;傀儡政府向示威者開槍,拘捕反對派領袖,鎮壓示威;國際只得少數人相信民主力量能戰勝極權,「當我在爭扎時,全世界沒有人相信我們能取得勝利。我徵詢了世界主要領袖們的意見……所有人——是所有人——都說,我們一點機會都沒有。」

然而,波蘭出人意料地在短短幾年間就推翻了暴政、走向了民主,華勒沙在1990年成為波蘭首位民選總統。華勒沙認為,香港處境有比波蘭好的一面。比如,他當年帶領團結工會(Solidarity),用鞋油印製地下報紙,方能打破政權資訊壟斷;而香港人可以透過現代通訊作即時溝通,香港政府不可能全面控制傳媒。但華勒沙又指出,比起波蘭來,香港也面對一個更不利因素:當年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是改革派,不願出兵鎮壓波蘭的團結工會運動;而今天中共的統治者習近平則是拒絕政治改革的獨裁者,一如史達林和毛澤東,有可能一意孤行,在香港展示其暴力鎮壓機器。



如今,是否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是判斷善惡的分水嶺。在香港本地當然如此,旅居香港的中國人(如中國學生、學生家長等)也必須做出選擇。在中國和海外華人中,有眾多自願為奴的人支持香港警察,甚至渴望北京出兵鎮壓香港的「暴徒」;但也有不少勇敢者公開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甚至為此被捕入獄、遭受酷刑,比如年輕的公民記者黃雪琴。



達賴喇嘛與華勒沙,2018年9月。(AP)


達賴喇嘛與華勒沙,2018年9月。(AP)

臉書專頁「內地生撐香港」和推特「中流青年」聯合發起「樹洞撐香港計畫」,將中國控制的社交媒體如微信上被遮蔽的、支持港人的聲音發表出來。比如,一文署名「內地生的母親」的文章坦陳:「我只是內地一位普通的母親,我的女兒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感謝香港對我女兒的培養教育,使她成為有愛心、有正義、有理念的好女子。女兒讀書時,我參觀過理工大,那裡的人文環境、朝氣蓬勃的青年學子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曾想有一天,祥和的理工大校園會成為火光沖天的抗暴戰場,看著那些年輕的抗爭者被施暴、被殘害,每天難以抑制地淚流滿面,憤懣不已……謹以一顆普通母親之心向勇敢、堅強、聰慧的理工大的孩子們及香港所有追求自由與民主的抗暴者致以深深的敬意!榮光歸香港!」


另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在香港的大學中任教的學者,也貼出一篇文章,直言如果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在同樣來自中國的教師和訪問學者群體中,會倍遭壓抑和孤立。但他仍然勇敢地表達自己的看法:「在我的課堂上,有大量的香港學生,他們很多電腦背面,貼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有些會因為反抗反蒙面法而故意上課戴口罩。可是他們照樣非常尊重我這位老師,下課問問題、對待作業認真負責。為什麼人家提一點政治訴求,就被要被全盤否定?既然你不願意接受這些年輕人,要放棄他們,那為什麼你們還要在大學教書?你們配拿香港大學的高工資嗎?……我們也有正直、勇敢、有同理心、有良心的內地教授,在危難時刻,能夠和香港學生同行。這本是我們教授的應盡的本分。」


在民主意識深深扎根的美國,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當然是壓倒性的主流民意。美國前總統列根名下基金會公布了年度國防民意調查,結果有百分之六十八的受訪者贊成美國支持香港的民主示威者,儘管這樣有可能會觸怒中國;而表明支持中國的僅得百分之十四(這部分人很多都是在中國有生意和利益的,如拜登家族等)。調查結果顯示,倘若中國出動解放軍介入香港示威活動,有百分之六十九的受訪者認為美國應該對中方實施經濟制裁;亦有百分之五十九的受訪者認為,美國應該向香港示威者提供安全或其他援助。受訪者中,有六成認為中國為美國的敵人,僅次於伊朗和北韓。這就是民心所向,這就是善惡分明。


頗有諷刺意味的是,羅馬教宗方濟各在結束訪問日本的行程乘坐專機返回梵蒂岡時,於機上接受傳媒訪問。有德國記者問及方濟各對香港局勢、包括周末選舉結果的看法,方濟各表示,他未掌握足夠資料去評論香港情況,但他留意到其他地方如智利、法國、其他拉丁美洲國家如巴西,都面對相似的情況。方濟各呼籲各國以和平對話方式解決問題。記者問方濟各未來會否訪問北京,方濟各回答說,他希望能夠到訪北京,「我愛中國」。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2019年亞洲行,首度造訪日本。(AP)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2019年亞洲行,首度造訪日本。(AP)

這位左膠親共的教宗,一旦涉及中國,立即顧左右而言他、所問非所答。香港的局勢及是非善惡,並不需要掌握「足夠的資料」才能做出判斷。我在美國和日本等地旅行時,遇到計程車司機或餐廳服務生,跟他們談及香港局勢,他們都說支持香港民眾的民主訴求,對香港警察的暴力和中共的暴政深惡痛絕。有一位普通的美國女生在中國的社交媒體抖音上分享美妝心得時,話鋒一轉,為香港市民「集氣」,因而遭到銷號。教宗算是學富五車的神學家,難道連這些普通人的判斷力都不如嗎?他的神學若不能處理現實社會議題,又有何價值呢?其實,不是資訊不夠,而是他刻意媚共,希望中共允許他去中國訪問。他愛的不是中國無權無勢、單純堅韌的信徒,他愛的是共產黨掌握的龐大的宗教市場和數不盡的榮華富貴。


此前,教宗已經命令教廷與中共簽署全面妥協的協定,使得多年來堅守純真信仰、受到殘酷迫害的地下教會深感失望。教廷還命令地下教會的主教讓出位置來,由中共承認的紅色主教取而代之。然而,這種媚共舉動並未使中國天主教地下教會的處境有所改善,在中國愈演愈烈的宗教迫害運動中,當局並未對地下天主教會網開一面。跟魔鬼做交易的結果就是自己很快成為魔鬼,方濟各正在重蹈當年教廷與意大利墨索里尼政權和納粹德國勾搭的覆轍,他信仰的不是上帝,而是習近平。


與教宗的偽善怯懦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很多跟華勒沙一樣曾深受共產黨迫害之苦的波蘭天主教徒,對香港人的悲慘境遇感同身受,他們自動發起各種聲援香港的活動。比如,據天主教媒體藍色新聞報道,波蘭仁慈之母修女會的修女們為表達對香港的關愛,並同心祈求天主的憐憫,特別作出兩項安排:2019年11月5日下午5時,在天主教聖地普沃茨克(Płock)為香港舉行奉獻感恩聖祭;2019年11月7日下午5時,在天主教聖地克拉科夫 (Kraków) 為香港舉行奉獻感恩聖祭。這兩場活動均人潮洶湧、座無虛席,波蘭民眾紛紛表示,他們跟香港人心連心。在上帝眼中,一位修女或信徒的單純的愛與憐憫,不知比教宗虛偽蒼白的外交辭令寶貴多少倍。


香港人雖然還沒有爭取到基本的民主和人權,但香港人用他們的犧牲和抗爭幫助全世界更加看清了中共殘民以逞的本質,在這個意義上,香港已經成功了一半。(相關報導:陳國祥觀點:香港反送中大勝,為國民黨送終?更多文章




 

*作者為旅美作家


风传媒


hit tracker